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娱乐频道 > 正文

傅彪术后首次面对媒体:我是不是年轻了?(图)
http://ent.QQ.com   2004年10月28日 09:30   北京青年报   评论()

摄影/记者王晓溪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点击欣赏更多明星精美写真

八卦
蔡依林带爱犬出席首映会
“金刚芭比”舍命玩游戏

  昨天,出院不久的傅彪首次面对媒体公开亮相,他和妻子张秋芳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用傅彪的话说:这代表他开始“工作”了。

  昨天的采访是在著名作家、如今是太合影视总裁的刘震云的办公室进行的。约好了上午10点见面,傅彪夫妇准时到来。原本以为接受肝脏移植手术的傅彪出门会裹得严严实实,步履蹒跚让人搀扶着走进来。谁想到戴着鸭舌帽,一身休闲装的傅彪大步走进房间,除了微微瘦了一点儿外,别无二样。不曾改变的还有他的真诚和幽默。傅彪说,生病后最大的好处就是戒烟了。入座不久,想吸烟的刘震云起身到门口去抽烟,傅彪赶紧拦着说:“刘老师,您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吸,您就在这儿抽,您就在这儿让我闻闻味。”

  与其说这是一次采访,不如说是一次小范围的朋友聚会聊天。在大伙眼里,手术后的傅彪显得比过去年轻了许多,黑黑的头发,人也显得精神,傅彪也说:“我手术之后,好像感觉比过去还健康。你们看我是不是比原来年轻精神了?皮肤比原来白了、细了?”在一旁的张秋芳插话说:“是呀,他过去手都特黑,跟老洗不干净似的,现在就挺白的了。你们看他的头发,倒是特奇怪,生病后越来越黑了。”傅彪紧接着张秋芳的话说:“最起码显得小6岁。”一席话把大家逗得大笑不止。傅彪又说:“我原来特胖,胖到睁着眼就想打呼噜。可咱不是偶像,咱不是那种一结婚就伤害观众的人,观众喜欢的就是咱这胖劲。有个说法,说文艺界有四个人不能减肥,男的是我和刘欢,女的是韩红和沈殿霞,所以咱不能减肥呀!”

  大家在惊叹傅彪康复的同时,也赞叹妻子张秋芳的伟大,正如傅彪所说:“我打一针麻药就什么都不知道,可她要经历每一个环节。每一分钟对她都是煎熬。”昨天,同样是一身休闲装的张秋芳没有任何粉饰地陪傅彪出现在大家面前。当摄影记者的镜头对准她的时候,张秋芳说:“你们还是拍彪子吧,别拍我了。”张秋芳因上火嘴上起了水疱,旁边的人问:“是不是着急着的?”还没等张秋芳回答,傅彪就抢着说:“是我变年轻了,把她急的。”

  昨天的见面,傅彪夫妇对记者说的最多的就是“感谢”这两个字。他们说,要感谢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他们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因为对于北京武警总医院和所有朋友们的感激之心,不是一句话两句话、一篇文章两篇文章就能表达的。“我们接受的不是热情服务,是感动服务,我们若干次被大伙所感动。”

  川流不息的探望人群迫使傅彪匆忙出院

  当记者问傅彪:“为什么今年9月2日才接受了肝移植手术,而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出来‘工作’,不在医院多住住,观察呢?”傅彪说:“沈教授告诉我,我的情况非常好,一个月就可以上班。但要说明一点,这个上班不是全日制的上班,而是指一天能到办公室呆个两三个小时。是否能真正拍戏还要看我自身的情况。”

  昨天,傅彪的一位身边好友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出院理由。由于傅彪是观众喜闻乐见的演员,所以自从他住院后,每天就有很多的人去看望他。手术后,来探望的人更是川流不息。傅彪的家人和好友为了让他更好地休息,和医院商量后决定让傅彪出院休息。这位好友还给记者讲了几个小故事:傅彪是个热心人,住院期间他的病房就是一个接待室,不停地接待各种人。有医院各个科室的大夫和实习生,每个人来时都关心地问一遍病情,每个人都有一个说法,傅彪像个学生一样认真地听着;还有医院临时工的亲戚远道而来看望傅彪,傅彪不想让人家失望,也同样热情接待;来探望的圈中好友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医院每天有喜欢各种演员的影迷等候,也同样影响了其他病人的休息。再就是很多媒体记者守候在医院,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工作,有个别记者甚至去太平间查名单找消息。

  因为自己的新家正在装修,出院后的傅彪住在北京闹市中心的一处闹中取静的房子里,这处房子是一位好朋友借给的,保安措施严格,傅彪可以经常在院子里自由活动。张秋芳还给记者讲了一个真实的小故事:傅彪出院后的一天,一位亲戚来给他们送东西,到了小区门口保安问找谁,那位亲戚说找的这个人“保密”,保安说我们这也有保密要求,既然您保密,那我们为了业主考虑也得保密,您不能进。张秋芳大笑:“大家都为了傅彪休息好,保密到一块儿了。”

  媒体罕见的团结让傅彪一家平安度过非常时期

  说到媒体,傅彪夫妇说他们特别感谢在这次生病手术过程中许多媒体给予的帮助和支持。因为这些媒体本着“为保护病人不被干扰,更好地治疗,不给患者家人增添痛苦”的“不抢新闻”的态度,让傅彪和家人平安地度过了非常时期。全国几十家新闻单位联名发出的“让傅彪安心养病,不再报道关于他病情的稿件”的倡议,以及在傅彪住院期间,娱乐界罕见地表现出的统一团结,让傅彪手术后感动不已。

  手术后的傅彪看了一些媒体的报道,让他啼笑皆非。一家报纸的记者不顾病人生死冲进重症监护室不说,还在报纸上写道:“看见傅彪浑身绑着绷带”。昨天,傅彪笑着对记者说:“那个绑着绷带的绝对不是我,我就是‘心肝宝贝’不好,也用不着全身绑着纱布呀!”

  傅彪说他最近看到报道说冯小刚导演因家庭住址被某媒体曝光而大怒,他说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经常有20多人在你家附近等着你,你着不着急呀!

  好朋友们的帮助和支持帮傅彪打赢了这场战斗

  傅彪告诉记者,要不是冯小刚,他还下不了决心。早在检查期间,冯小刚一个决策性的建议,让他下定决心接受手术治疗。当时,冯小刚要去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他走之前,帮忙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包括医院和大夫等等。他到了加拿大以后,每天还没完没了地发短信问候。

  傅彪说,圈中太多太多的人帮助他。他好朋友丁志城是较早知道他生病的人,他每天都来看他。手术前一星期出席华表奖的时候,丁志城亲自开车送他去,平日开车“较猛”的丁志城那天把车开得稳稳当当的,生怕好朋友受颠簸。到了中央电视台,傅彪进去参加晚会,丁志城就坐在大厅里抽闷烟等他。

  刚做完手术后不久,丁志城端着鲍鱼和鱼翅喂傅彪,可傅彪吃不了,把丁志城急得一个人跑出去哭。后来,丁志城又端着他妈妈包的饺子来,傅彪还是吃不了,但已经从手术状态中逐渐恢复的傅彪紧紧地握住丁志城的手,当时丁志城那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住院期间,丁志城还把傅彪“偷偷”地接回家里,特地吃了一顿他妈妈包的饺子。

  张秋芳告诉记者,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是傅彪不知道的。张国立和葛优把傅彪送进手术室后,就请有关的各方面的朋友吃饭应酬,帮彪子把面子做足。傅彪在这场与疾病做斗争的战斗中没有输,全靠好朋友们的帮助和支持。他说,我们的朋友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当时傅彪在重症监护室,谁也看不到他。大家都来照顾我,他们对我说:“我们见

  不着傅彪,就照顾你,你身体好了,再好好地照顾傅彪。”李雪健的爱人跟我说:“我特别能理解你的心情,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说。”说起丁志城,当时他每天都来,突然有几天他没过来,他让他弟弟过来陪,他也不跟我们联系。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去普陀山给傅彪“圆梦”去了。

  张秋芳说,我问丁志城是圆什么梦?他不说。后来我又问傅彪,傅彪说这是秘密,也不说。

  此前,记者曾采访过一些傅彪的病友们,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表示,傅彪待人谦和,没有一点明星的架子。一位家属说:“住在这里的都是等待接受移植手术的病人,傅彪经常过来安慰我们。我丈夫身体状况就不是很好,每次他过来都会和我丈夫唠唠嗑,拿他自己的经验鼓励我爱人,让我爱人一定要坚持住这个最难熬的阶段。”比傅彪晚做了三天手术的一位病人的家属说:“可能同是北京人的缘故,所以傅彪和我爱人之间关系也比较好,我们比他晚做了几天的手术,但是傅彪恢复得非常快,我爱人由于刀口没有长好又重新缝合了一次,傅彪听说后还特地在术前术后来看他。我感觉他和一般的病人没有两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待遇与要求,待人非常平和。”

  华表奖颁奖晚会忘了拉李冰冰的手也没给大伙鞠躬

  傅彪移植手术前不久还出席了今年的电影华表奖颁奖晚会。傅彪说,他今天回过头来看那天的录像,他觉得自己表现得太差了。他说,原本前一天的电视飞天奖晚会是要出席的,但因为实在太难受不能参加。难受的原因并不是自己本身,而是因检查身体打药所引起的反应。傅彪后悔说,参加华表奖颁奖晚会那天,因为身体不适,上台时也没有拉着李冰冰的手,一点儿风度都没有。再有就是只给观众朋友问了声好,没有给大伙鞠个躬。傅彪说:“本事是老师给的,能力是自己锻炼的,但名气和掌声是观众给的。”他希望通过本报给所有的观众朋友问个好,也给所有的观众朋友鞠躬致谢。傅彪也通过记者表达对那些一直播他节目的电视台致谢。

  携手走过危难的傅彪夫妇互称“勇敢”

  在昨天的采访中,给记者印象最深的就是傅彪夫妇的相濡以沫。在分别的谈话中,他们给对方的评价都是“勇敢”!

  傅彪说:“这件事,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有人告诉我能接受这个手术的人是最勇敢的人,但我要说是病人的家属才是最勇敢的人。我知道秋芳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还要强作欢颜在我面前不表现出来。我打一针麻药就什么都不知道,可她要经历每一个环节。你想她签字的时候笔该有多重,多难落笔下手呀!家里家外都要靠她。所以我说,在我们家妻子最伟大!”傅彪还说:“我住院的时候有一位病人,因为手术的原因,他的家人一天要给他做七顿饭。他身体难受,所以有时骂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只是默默地承受,无私地奉献。等他身体状况好一点的时候,我就和他聊这些。在电视剧《妻子》结尾处,秋芳扮演的妻子照顾生病的丈夫,我想告诉大家我们真实的生活比戏中更感人,因为这不是演的。”

  经历了生死关后,张秋芳告诉记者她和傅彪更珍惜、更相依为命了,不再是一般过日子的感觉。在她眼中,傅彪是最勇敢的人!直到进手术室的前一分钟,傅彪还和葛优、张国立等人开玩笑。张秋芳说,傅彪的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他从小在医院的大院里长大,他自己能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他只是不想让我们担心。要不是各界的朋友帮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好。后来,朋友们开玩笑跟我说,你给彪子手术签字的时候,尽管抖着手、流着泪,但字还是挺漂亮的。对于今后的打算,张秋芳告诉记者,把傅彪的工作强度降低一点,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

  危难时刻现真情,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傅彪夫妇深深感受到亲情的可贵与友情的力量。再加上傅彪本人的乐观态度与良好的身体素质,让傅彪一家人终于走过了灾难。以后的路还长,祝福傅彪一家人一路走好。

  事件回放

  9月3日,媒体突曝演员傅彪患肝癌晚期,并在北京武警总医院接受了肝移植手术。消息一出,引起各方强烈关注。后据报道,傅彪9月2日下午被推进手术室,经过13个小时的手术,傅彪闯过了鬼门关。据称他在术后被送入移植监护病房,当晚神志清醒,第二天早上能自己饮水,进少量流食。20多天后转入普通病房。10月21日,傅彪在各项指标正常,特别是肝功能指标达到正常的情况下出院。据了解,傅彪出院后,还要每天严格按时服用免疫抑制剂,并要定期到医院进行检查。

  傅彪的病情暴发得十分突然,他的父母因年老体弱早于他本人先住了院,为了不让老人和孩子担心,张秋芳希望能将此事瞒过他们,同时也让傅彪专心地投入治疗。谁想到,一篇《身患肝癌的著名演员傅彪成功做完了肝移植手术,病情已趋于稳定》的文章让所有华语世界的读者震惊,也让张秋芳措手不及。不仅如此,一时间关于傅彪病情的各种文章充斥着各大媒体,某些猜测的报道让关心傅彪的读者和朋友误解,也让原本安静治疗的医院变成了“大车店”。经过慎重考虑,9月8日张秋芳委托本报发表一封致媒体的公开信,以表达她对媒体关心的谢意并呼吁大家给傅彪一个安心治疗的环境。同时,一些新闻单位联名发出了“让傅彪安心养病,不再报道关于他病情的稿件”的倡议。在傅彪住院期间,娱乐界也罕见地表现出了统一的团结,傅彪的圈中好友在面对媒体询问时纷纷表示“无法证实”的态度。

  链接:傅彪这个人

  1963年9月27日,傅彪出生在北京总后勤部的军队大院里。他的家庭,就像是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石光荣式的家庭。

  离开学校后,傅彪考上了铁路文工团的话剧团。后来,傅彪从话剧团调到曲艺团,曲艺团的领导认为傅彪有演评书、相声的才能,但傅彪却不喜欢,他觉得学了这么多年的表演,他应该演戏,心里老是觉得不甘心。傅彪想出去拍戏,但团里不让。傅彪过着“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生活。在等待中,终于有一天,一个长得与傅彪“彼此彼此”的人出现了,这个人就是冯小刚。

  冯小刚执导《甲方乙方》,外景地就在傅彪父亲工作的总后部队大院里。当时的制片主任陆国强是傅彪特别好的朋友。《甲方乙方》当时很缺钱,陆国强请他帮忙办一些剧务。傅彪很热心地帮剧组在食堂订到了价廉物美的伙食,傅彪还亲自把包子一笼一笼地从一楼端到四楼。这一切,都被冯小刚看在眼里。

  过了几天,冯小刚突然发现《甲方乙方》剧中还有个张福贵没人演,就对陆国强说:“你那哥们不也是演员吗,就让那哥们演张福贵吧。”后来得知傅彪的媳妇也是演员,冯小刚就说:“一块演吧,只要不嫌戏少。”于是他们夫妻双双把夫妻演。就这样,傅彪正式进入了“冯家班”,在冯小刚1999年的贺岁片《没完没了》中主演了大配角,最终一炮走红。

  傅彪和妻子张秋芳是铁路文工团话剧团学员班的同学。张秋芳是话剧团的美女之一,但她最终选择与傅彪风雨同舟。

  张秋芳说:“当时他很不显眼,他不穿外套,就一件大棉袄,是我们班最丑的一个,但很憨厚,很幽默,讲笑话经常让人从开始笑到最后。可能是女孩子的直觉,感觉他很安全,自己能够受到保护。”

  1989年,两人正式结婚。接下来漫长的日子,傅彪和张秋芳经营着他们美好的爱情。(作者:姜薇)

  相关专题:傅彪患肝癌住院 换肝手术顺利完成

影视鉴赏    查看更多影视资讯>>
《门》 日本情色电影 《少年汉尼拔》
魔界之龙珠 贞观之治 天使情人




猜 星
电影中最经典的床戏镜头,这是哪一部电影?
*请点击选项参与猜星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