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 正文

专访张信哲:自称“碎钻王老五” 继续做好男人

2010年01月22日10:13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访张信哲:自称“碎钻王老五” 继续做好男人

张信哲

腾讯音乐讯 在华语歌坛,有着“情歌王子”美誉的歌手张信哲保持了一些互相矛盾的纪录:他在北京、上海举办个唱次数最多(七次),虽未尝败绩却从不出版演唱会VCD;他是圈内公认对宣传最抵触的艺人,想要他的专访真是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可国内一家权威音乐杂志经过调查统计称他的歌迷最执著,十几年来与他如影随形,对他不离不弃,他的网络贴吧从来不缺人气;他跳舞是出了名的,但不是因为跳得好,而是因为不论他跳得多么卖力,观众都不肯认可;他是歌迷心目中的情歌王子,可已过不惑之年至今还是“碎钻王老五”;他原本是涉足广告和影视最少的歌手,可他在台湾拥有3间餐厅,近几年开始又演电影、当制片人、做舞台剧。

细细说来,从《爱如潮水》走来,哲式情歌已经跨越两个世纪,1月30日,他在北京的第七次演唱会票房又已是高开高走他,那么这位被无数人指点为“过气”的情歌王子到底依靠什么将一代代歌迷紧紧抓住?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张信哲。

记者:是《爱如潮水》使你真正走进歌迷内心,但据说那个专辑是你遭人轻视后发奋的结果?

阿哲:当时一方面因四大天王崛起,港星大举“入侵”使台湾歌坛也发生重大的转变,另一方面因为我在出完第3张专辑之后就去服兵役,几年后回来,发现自己已处在被人淡忘的边缘,来自制作人、经济公司的眼光都不对了。当时我下了很大的决心,决定用一年的时间跟自己赌一回,拒绝一切客人,拒绝一切商演和社会活动。那一年,不光是心理方面,经济状况也很糟糕,因为之前父母为我欠债,而我几张唱片的版税,都用来还还不够。那时很多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往往是掏钱最慢的一个,不了解的人看了会说,你人这么红了,为什么还这么小气,请顿饭又怎样?其实,我每天都要去算,今天有多少钱过日子,因为知道自己不会再有新的钱进来了。很难讲那一天天是怎么过来的,一年之后,有了《爱如潮水》。唱片发片的第一个月销量并不好,但第二个月,却突然大卖,这也许可以算背水一战吧。

记者:你有一张专辑名叫《做你的男人》,似乎与其他专辑有所不同?

阿哲:这么多年,我在演艺圈,总是被归类为好男人,居家男人,被人家票选过的好男人,有无数次,反而不是那种每天被归类为梦中情人,型男、猛男,评选“性感”“帅”都不会选到我,所以我心中一直有这样的感慨,希望能够为所有的居家男人和好男人唱一首歌,来表达一些好男人的心声。在生活中,这样的男生可能在外表上会说,不是最起眼的,丑也不算丑,说有多帅呢,也只是还过得去。但是当你多花一点时间了解他们,跟他们认识之后,会发现这些人很有内涵,很有才华,但是比较内敛。这个歌,其实很多歌词就在写这个,这些男生,其实付出很多,只要将来愿意,看到他们的付出,就会真的发现,原来身边还有真的可以值得依靠的人。与此同时,这也是我在唱这么多悲情的歌曲之后,也想歌颂一下感情的甜蜜。

记者:你很少在众人面前失态,即使在忙乱的危急情况面前,你都有会理性地思考解决方法,轻易不会恼羞成怒。

阿哲:你会发现我说话很慢,每回答一个问题前,都要沉思几秒钟,然后微笑着看着对方慢慢地回答。但从性格上来讲,我是一个蛮急躁的人。不过,你不会看到“发飙”骂人的阿哲,你不会看到摔东西发泄的阿哲,认真地说,做人待事,基本礼貌还是要的。所以不论对方怎样招惹自己,我顶多摆一张臭脸罢了。然后怎样?解决掉不良情绪之后,着手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在那些时候,歌声是最美妙的开心试剂。开着自己的车在高速路上飞驰,让车里也飘荡着同样快的旋律,烦躁的情绪这样简单就可被压抑住了。以散步来放松心情也是不错的方式,每晚独自出外散步,就是漫无目的地行的那一种。多年来,我都爱以这种拥有私人空间的方式来纾缓压力及不开心情绪。

记者:我想这跟阿哲受教育时的大环境多少有些关系,台湾曾是中国最重视国学的地区,可否给现在国内的年轻人一些自我修养上的建议?

阿哲:我觉得,追求新的东西,追求外来的东西当然是好的事情,绝对不该阻止大家去做这样的事,但以我的亲身经历来说,你会发现,文化底蕴和背景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大家都说“音乐无国界”,因为我从事音乐工作,所以感触特别深。现在是所谓的地球村嘛!这个世界已没有太多的封闭的地方,但当民族性与世界性互相碰撞与交融的时候,你会发现,民族性显得比以往更有魅力。只有保留特有的民族文化底蕴,在世界化的过程中,你才不会迷失自己,才能够跳脱出来,能够有一些创意。也许,现在一般年轻人还在追求所谓的世界化,但是我觉得,还是不要放弃自己原来的东西。你可以看到所有的,包括流行元素,包括文学艺术,其实,只有这些有独特背景的文化,才会受到世界性的认同和喜欢。所以说,无论如何,我们中国人不要丢掉传统。

记者:你的歌迷都是先被你的歌声所打动,很多人听你的情歌都会哭,你觉得自己声音中最动人的部分是什么?

张信哲:我的声音特点本身是一个重点,另外我觉得是音乐和声音的配合很重要,我是追求完美的人,但我自己也知道,有些时候一些可以让人接受的瑕疵是另一种完美。情歌中,情绪比唱的完美更重要。我有很多我自己的体验,在唱情歌的时候,不要太注重声音的技巧,花腔啦等等,这其实反而很容易让感情失真,怎么先保有真诚的感情这很重要,所以甚至有一些所谓的缺陷,比如声音方面、技巧方面的缺陷,我觉得它有的时候我都能接受,它对感情的部分会有很大的帮助的,所以你要抓住重点的部分来发挥。另外我可能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对生活上一些小的细节是很容易感受到的,所以每次我进录音室的时候,都会多花一点时间去琢磨,想想如何拿捏好这首歌里的“情”字,把这个部分的东西放到我的歌里。

记者:但也有人说你和你的情歌已经“过时”,不属于这个时代……

阿哲:其实歌坛新人辈出,这是自然的发展规律,但是如果能唱情歌唱到唱不动了,应该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吧。而且我现在还可以好好地唱歌给大家听。你说我有没有落伍呢?当年我发片量大的时候,正好是华语乐坛最辉煌的时候,许多歌手演唱的歌曲只要掺一些新鲜的曲风,就会被认可。现在的华语乐坛是百花齐放,我也没有必要随波逐流。所以我很珍惜从过去到现在慢慢累积的音乐基础。新专辑的歌曲还是以能够发挥我的声音特点为基础,以能够让大家感动的情歌为主。只不过在音乐风格的选择上做了比较大的尝试,也有了一些跨界的想法。

记者:你说的跨界是不是包括电影、舞台剧这些领域,据说还做过制片人?

阿哲:其实这些领域还是和音乐关联会多一些,音乐做得好的话可以像电影、舞台剧一样有故事;而好的电影、舞台剧也离不开出色的音乐做情感烘托。而当制片人完全是一个意外,那是我本人第一次投资、第一次‘完全属于我自己’的音乐电影——《不完全恋人》,甚至在获得东京电影节的奖项提名做自我介绍时还紧张得发抖。但过程真的不容易,跟导演谈好之后,我才发现还有超多的事情要处理,去找合适的演员,去筹这么多投资的钱,反正之后碰了蛮多钉子,还曾经为了拍电影而变卖古董,为了实现一个心愿而忍痛割爱真是心疼,不过之后有收回来一些,心里总算没那么痛了。虽然有痛,但我性格里也有挺倔的一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蛮有兴趣再尝试一些音乐电影,反正影迷我是不担心的,我有这么多歌迷,如果我拍电影,他们肯定都会“变”成影迷。

记者:本次演唱会的主题是“幸福觉哲”,现在是不是你自己心目中最幸福的时光?

阿哲:的确如此,我心目中最幸福的时光不是唱片业最盛、唱片最好卖的日子,反而是现在。我现在能够随心所欲,可以选择喜欢的工作。从前唱片卖得最好时,大家或会觉得那是事业上最好的时光,但唱片受欢迎的同时,我却要做很多不喜欢的工作。而最叫我辛苦的,是要面对唱片公司的复杂制度及人事关系。我现在有自己的制作公司,这样的工作方式比较自由,可以在应市场需求去做音乐之余,有更多机会做不同类型的音乐。

记者:你是歌迷心目中的情歌王子,但自己却还是钻石王老五,什么样的女孩子才会让你心动?

阿哲:虽然情歌我一直在唱,但“王子”这个称号不敢当,如果我自己选,我宁愿选择另一顶更为妥帖的帽子“一个爱唱歌的人”。另外,我恐怕只是‘碎钻王老五’,钱都要用来做音乐上的投资呢!结婚要看缘分,我未必一定要这样做。我认识的一对长辈已经78岁,他们一起几十年也没有结婚;今年,他们才决定要结婚,是因为有感大家的生活将到尽头,想要给对方一个名分。我觉得他们这种相处方式很好。如果有结婚对象,我希望这个女生一定要温柔,善解人意,还应该是一个个性独立的人,因为两个人在一起难免会有摩擦,而我自己又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不是很有耐心,如果她能包容一些,那两个人的相处就会容易许多。现在我自己总是太忙,随时飞来飞去,身边基本上以工作人员为主,没有太多机会认识女生,也几乎没有什么时间考虑感情方面的事情。一切顺其自然吧,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我还是这句话,等待缘分。

常常有人说,人越活越世故,这么多年,张信哲和歌迷们一起长大,但他用自己的坚持颠覆了这一传统,相信1月30日出现在歌迷面前的,还将是二十年前的那个阿哲,有着一如既往的纯净和磊落,以及执著个性背后的尽善尽美。

[责任编辑:ellanyin]

相关专题:

张信哲广州演唱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