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29届香港金像奖 > 正文

东方有个好莱坞 它的名字叫香港

2010年04月13日09:54荆楚网-楚天金报傅文仁 吴珂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东方有个好莱坞 它的名字叫香港

金像剪影之港片繁华篇

4月18日,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将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举行。自1982年,由《电影双周刊》倡导举办以来,香港电影金像奖已经伴随着香港电影走过近30个年头。其间,香港电影经历过烈火烹油般的繁华,如今却面临着繁花落尽的落寞。年产量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300部,锐减到2009年的49部,从1982年的4亿票房,跌落到2009年的2.4亿港元——曾一统东南亚电影市场的香港电影人,在焦虑和执著中寻找着出路。

今日起,本报将以金像奖历届获奖电影为轨迹,带领读者们回顾近30年来,香港电影的繁华与落寞,回顾香港电影人的痛苦与坚持,呈现你所不知道的金像奖以及香港电影的故事。

东方有个好莱坞

香港曾被称为东方的好莱坞。几十年来,这个人口不足千万的弹丸之地,一直拥有全球规模数一数二的电影王国,所制作的影片数量,几乎超越了西方国家;输出的电影数量,也只是仅次于美国。与内地和台湾电影相比较,香港汲取了好莱坞电影工业的长处,率先告别了“小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取得了宝贵的电影产业化经验,发展了适合大众娱乐消费的新形式。

20世纪80年代初,香港电影带给内地观众的,不止是新鲜,更多的是一种来自精神领域的“全面开放”。《少林寺》敲开了内地大门,一时创造了观影人数达到5亿人次的神话。随后内地的观众开始“恶补”邵氏和嘉禾的影片,李小龙的《唐山大兄》、《猛龙过江》;成龙《醉拳》、《师弟出马》;后来的《英雄本色》系列、《赌神》系列、《倩女幽魂》系列、《黄飞鸿》(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系列、《逃学威龙》系列——香港电影成了一代人最初的文化启蒙,成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个人记忆”或共同的“集体记忆”,而这也可以看做是见证香港电影繁华的一种标签。

百花齐放的影坛

20世纪70年代,香港电影为人所知的都是一些夸张的武打和复仇为主线的功夫片。《唐山大兄》、《精武门》等电影在虎虎生风的拳脚之间,捧红了香港第一个国际巨星——李小龙。随着李小龙陨落,成龙带着他的功夫喜剧片走上电影舞台,《蛇形刁手》、《醉拳》让他如日中天。李小龙、成龙这两条形象截然不同的龙,昭示着香港电影的早期形象。

20世纪80年代初,香港一群年轻人拍出一批具有强烈现实意义、技巧前卫而视觉效果精致的作品,震撼了香港影视界。随着他们进入电影圈,他们的作品被称为香港电影“新浪潮”。如徐克《蝶变》许鞍华的《投奔怒海》、方育平的《父子情》和《半边人》、章国明的《点指兵兵》等。“新浪潮”重塑了香港电影,香港电影也进入了辉煌时期。

百鸟争鸣的电影人

香港电影的包容度之大,给了香港电影人更多的发展空间:从商业的吴宇森、徐克、周星驰、王晶到关怀香港社会状况的徐鞍华、陈果,都能在香港影坛找到一席之地。当然,当年曾横扫金像奖的许鞍华的《投奔怒海》,和十多年后陈果的《香港制造》,都只能表示出香港电影金像奖的一种包容的态度,以及并不十分商业的倾向。

在香港电影繁荣的大环境下,《投奔怒海》、《千言万语》、《半生缘》、《榴莲飘飘》、《香港制造》这类影片还有生存空间,这或许也是香港电影繁荣的另一种表现。

过江龙纷纷“碰壁”

香港电影的鼎盛时期,可以看做是大量优秀的香港电影人的好莱坞征程。成龙、李连杰、周润发、吴宇森、徐克等大量经历过市场考验的香港电影人,在香港电影的鼎盛时期,都将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好莱坞市场。

不过这些玩转香港影坛的大佬们,却在好莱坞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挫折。香港电影的繁荣,在亚洲电影市场的“绝对权力”,在好莱坞的大佬们看来,只是边缘化的“异域风情”。冥冥中,这种漠视和边缘化,是否暗示着香港电影在风光近20年后的危机四伏?

[责任编辑:lily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