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29届香港金像奖 > 正文

大众日报:《岁月神偷》罗启锐偷走你的眼泪

2010年04月19日09:31大众网-大众日报戴玉亮我要评论(0)
字号:T|T

□ 戴玉亮

4月影市,中外大小片扎堆。粗略统计,本月约有20部电影上档。这样大的流量,难免泥沙俱下 ,泥多沙少,沙里淘出的金子就更少。然而16日上映的《岁月神偷》,就是闪闪发光的金子。这部罗启锐导演、张婉婷监制 ,夫妻二人合作的香港电影,以饱满细腻的剧情、浓浓的怀旧情绪和朴素但不乏张力的表演,悄悄地“偷走”了观众的眼泪。

记忆中,本人从小就不爱哭,不是因为冷血,可能天生泪腺不发达。长大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心脏越发坚强和硬化,流泪的机会就更少。用我的同事、专栏作家小逄的话说就是,“我的眼窝已经大面积沙漠化。”然而当时光推移至2010年的这个4月,居然有两部电影让笔者的眼睛再次充盈海水,一部是清明节期间上映的《我们天上见》,一部就是《岁月神偷》。

而在此之前,笔者的有生之年中,只有屈指可数的几部电影曾让我泪下 。最早是上世纪80年代,初中时看的那部《少年犯》,具体情节不记得了,好像是少年犯们在台上载歌载舞地表演有关想亲妈的情景时。之后是 1997 年的《泰坦尼克号》,虽然是部大烂片,但杰克用尽所有力气让罗斯脱险,而自己将永沉大西洋底时的生死离别无法不让人动容。还有就是2005年李安导演的《断背山》。这部伟大的电影,个人认为是迄今为止最好的同性恋题材电影。当影片接近尾声,恩尼斯抱着已经去世的杰克的衬衣强忍内心巨大的悲痛时,泪水来到我的眼窝。一位对同性恋持不屑态度的朋友,在看过《断背山》后对我说,这部电影改变了他对同性恋的看法。

《岁月神偷》同样是一部伟大,或者说接近伟大(该片个别细节处理上略微有点小问题,技术上不够完美)的电影。一家四口,罗爸爸是个做鞋匠,日夜操劳,养家糊口。罗妈妈是家庭主妇,操持家务,并负责推销、砍价等,嘴上功夫了得。大儿子罗进一上精英中学,品学兼优,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小儿子罗进二,也就是故事的讲述者上小学,与哥哥恰恰相反,“无恶不作”,除了中文、英文、数学三门功课全部都是差外,还偷电影院的夜光杯、英国国旗、观音庙里的孙悟空像等。生意时好时坏,罗氏一家人的日子,用片中罗妈妈的话说就是“难一步,佳一步”,但是酸酸甜甜,打打闹闹,日子还得过,而且过得还有滋有味。然而不幸终于降临,这个家庭的最大希望罗进一得了绝症。

一部电影的成功主要取决于剧情 ,剧情的成功主要取决于真实可信和打动人心。《岁月神偷》老老实实地,以一个儿童的视角讲了一个有关亲情的故事。除了亲情,《岁月神偷》还穿插了一个淡得不能再淡的爱情故事,就是罗进一与富家女刘芳菲的交往。但这个小小的爱情同样动人,两个清纯的少男少女,连手都没拉过,只是一起去看金鱼什么的,但在两个互相喜欢的人的眼里,连那些草地中的墓碑都如此美丽。亲情和爱情在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里几乎没有交叉,但在影片的最后重逢。刘芳菲假期从美国回来看生病的罗进一,两个人轻轻一吻,是初吻也是最后一吻。然后女孩去买金鱼,回来时男孩已经去世,从嘴里流出的鲜血洒在女孩拿来的黄玫瑰上,打碎的杯子玻璃四溅。至此,全片达到高潮。

让人流泪的影视剧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所谓的“催泪”式,如琼瑶作品,但它们更像是逼出来的,有点像把人打哭了。还有一种就是由衷地让人感动,如《岁月神偷》。罗启锐称,《岁月神偷》是他的一段童年往事,除了爱情故事是把自己真实的初恋移植到了哥哥身上,几乎所有细节都来自本人的成长经历。

22年前,当罗启锐从美国学成归来后就有了这个剧本的设想。但片商告诉他,新人一个,你罗启锐的往事谁看?于是,故事一搁多年。在拍出《七小福》(在第2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等 7 项大奖)多年后,罗启锐终于有机会拍出了他最想拍的电影。在香港上映一个月,《岁月神偷》取得超过2000 万元的票房奇迹,“偷走”观众眼泪无数。

(大众日报)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