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第29届香港金像奖 > 正文

金像奖揭晓:半百“帝后”当仁不让“熬”出头

2010年04月20日11:33新快报刘嫣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像奖揭晓:半百“帝后”当仁不让“熬”出头

“终于轮到他们了!”

一个55岁,一个50岁,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选出了不是史上第一大也是史上第二大的影帝影后年龄组合。如果说光是年纪大还不足以证明这对“帝后”的分量,那么看一看两人分别入行多少年也许会更有启发性:任达华从影33年,惠英红也是14岁就出道。在各自都“走过天堂、走过地狱”之后,终于轮到他们把金像奖的小金人揽入怀里。有人说,这对“帝后”都是“熬”出来的。

任达华淡定:拿奖不拿奖对我来说都一样

以模特出道,后来加入无线艺员训练班成为演员,在香港娱乐圈打拼了三十多年,却一直到2004年才凭《PTU》中的角色拿到自己生涯中第一个“影帝”的头衔,任达华这一路走来也很不容易。前晚,在连续第四年提名金像影帝之后,已经年过半百的任达华终于凭借《岁月神偷》中朴实平凡的鞋匠父亲,拿下了金像影帝的奖杯。不知道是他演技太好,还是就一直抱有平常心,无论是拿奖前还是拿奖后,华哥的态度都非常淡定,他说:“拿奖,我会继续拍戏,不拿奖,我也会继续拍戏。我这个人很有60年代的精神。”

角色 现在大家都叫我“罗先生”

在谈到任达华《岁月神偷》中的角色时,就连陈可辛也忍不住说:“我不知道导演为什么要找任达华来演这个角色,他无论是身上的港味还是土味,都不如梁家辉。但是我看了电影后,发现他有一两场戏的确很能打动我,他在这部电影中的表现很有突破。”

尽管曾经表示自己在《天水围的夜与雾》中的表现比《岁月神偷》更好,但是任达华对影片中自己扮演的鞋匠非常有感情。“香港电影很特别,我之前演的很多角色不是警察就是贼。但《岁月神偷》之后,这两个月他们见了我都叫我‘罗先生’。这个有生命力的角色带给他们的是欢笑和回忆,还有一种反思,因为他让我们很有生命力地去生存,并以这种生命力去对待每一份工作。”

而这份生命力对任达华自己也很重要,他表示“岁月”这个“神偷”虽然“偷”走我们很多回忆,但留住了自己对以前每一份工作、每一个朋友的珍惜。

得奖 感谢太太琦琦感谢两个女儿

都说任达华得奖有点像大前年的刘青云,提名了那么多次,评委们都觉得怎么样也要给他一次,于是就做了影帝。大前年青云在台上还激动得忍不住掉了眼泪,但是华哥却显得比一般人都要淡定。他在台上深情地感谢了自己的太太琦琦和自己的两个女儿。

得奖后接受记者专访的时候,华哥被问到入行33年才拿到金像影帝,他是不是觉得这个奖“分量十足”,他说:“拿奖不拿奖对我来说都一样。我常常说,拍了这么多部电影,每部我都很努力在拍,不要求什么回报。其实我这个人有60年代的精神,这要归功于我的爸爸,他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教给我的工作态度首先要准时,其次对职业要有热情。我小时候帮他擦皮鞋就相当认真,后来拍戏,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很有热情,无论是大的制作还是小的制作。”

至于现在是不是有“熬出头”的感觉,华哥则表示奖杯就当是送给爸爸的礼物,但是“拿奖,我会继续拍戏,不拿奖,我也会继续拍戏。因为我太喜欢演戏了。”

惠英红大哭:28年走过天堂也走过地狱

14岁在夜总会表演,被导演张彻发掘进了电影圈子。1982年凭《长辈》中的表演成为香港电影金像奖的首位影后,今年刚刚50岁的惠英红在之后的28年里辉煌过,也低谷过,低到最低的时候她甚至想过吃安眠药来了结自己的生命。如今重获影后奖杯,她在台上泣不成声并表示自己“属于电影”的场面,是所有爱护她的人都最想看到的一幕。

角色 演我身边每天发生过的事

《心魔》是一部小成本电影,在香港上了没几天就没有场次了,内地更是无法上映。就在4月17日,影片的DVD终于在香港出版,英红姐的影迷们买了一摞来找这位新晋的影后签名,让她非常感动。

谈到《心魔》,她说看到剧本的时候已经很喜欢,因为这个妈妈很爱很爱自己的儿子,爱到他几乎变成一个废人,而惠英红说自己的妈妈就很爱很爱自己和妹妹,而剧本中很多的事情,都好像她身边每天在发生的事情,所以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为了练好角色的马来西亚口音,还每天给自己在马来西亚的姐姐打电话,学口音。

得奖 我要摆脱我的“心魔”

在大屏幕上宣布影后归属的那一刻,可以看到英红姐是最紧张的那一个。当宣布影后是她的那一刻,她立马就已经哭了起来,等到上台的时候更是哭得一塌糊涂,就连妹妹也忍不住在台下掉眼泪。

英红姐在台上说:“我刚才吃药了,我很渴望拿这个奖,28年,拿完第一次,我风光了十几年,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找我拍戏了,好在有一群好朋友,不离不弃,例如钟慧冰、大姐明(艺人林建明),多谢乐小姐(无线高层乐易玲),在没人要我时,叫我拍戏,珍姐(无线高层曾励珍)、添哥(无线高层李添胜)不断给我戏拍,他们说你根本是好演员。我曾经自我放弃过四年,但我现在很有信心,我知道我属于电影、演戏,无论一天也好、两天也好,我都会演好,摆脱我的‘心魔’。”

后来在接受记者专访的时候谈到自己的“心魔”,英红姐说:“我曾经去到过很高的地方,但是后来又掉得太厉害,我心里面过不了。以前总觉得自己年轻,能打,身体好,到有一天别人都说我老的时候,我真的很不能接受,就想不开。后来是很多朋友帮我,鼓励我继续拍戏,我才发现原来年纪大不是问题。”

直言目前感情生活依旧“空白”,惠英红说:“我现在不强求啦,感情这种事情不是努力就行的。”她表示自己现在对另一半的要求最重要就是“心地好”。

陈德森

得奖拿出整整两页纸“感谢信”

陈德森获“最佳导演”奖,多少都有点“意料之中,情理之外”。《十月围城》拍了一半拍不下去了,临时找了刘伟强救场,连陈嘉上都随时准备过来帮一把手,很多人都觉得这部电影其实并不是陈德森一个人的作品。

对于自己的拿奖,陈德森非常感恩,他在领奖的时候拿出整整两页纸去表示感谢,而这两张纸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是改过了很多遍的。庆功宴上被问到这一奖杯要如何与其他几个帮忙的人分享时,陈德森想了想说,“会在刘伟强家里放到秋季,然后冬季放在陈可辛那里,明年春季再回到我这里吧。”

谢霆锋

“最好的庆祝就是早点回家!”

穿一身红衣,赢了最佳衣着奖,又顺利地拿下了最佳男配角奖,专门抽了一天的空回来拿奖的谢霆锋,台上就自曝与柏芝的第二个孩子将在两个星期后出生。到后台接受采访,问到他晚上准备怎么庆祝的时候,他说:“我明天一早的飞机,最好的庆祝就是等一下早点回家。”

说着也忍不住小秀一下自己与柏芝的恩爱:“她刚刚通过我的助手,发了一条很可爱的短消息,说拿了最佳衣着奖,‘有首饰’,还说赢了八万块也很不错啊。”说这话的时候,他一直都甜甜地笑。

说到做到的谢霆锋,果然就只在《十月围城》的庆功宴上呆了一小会,就匆匆离开了,成为当天最早退场的人。

新科影帝

用菠萝包来比喻自己

颁奖礼上,任达华用菠萝包来比喻自己。这个典故缘于他曾经在谈剧本的时候,与导演罗启锐一边吃菠萝包一边谈,最终以很低的片酬接下了这个角色。他说:“菠萝包,大家都吃过,一个菠萝包可以发生一件血案,但一个菠萝包又可以发生一件很感人的故事,谢谢导演给我一个很好的角色,一个慈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