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星美传媒董事局主席覃宏:对付好莱坞招儿多了

2011年04月01日02:14新京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星美传媒董事局主席覃宏:对付好莱坞招儿多了

覃宏 籍贯四川,现任星美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2003年起,对星美集团业务进行整合、流程再造,全力投身于中国电影事业的开拓,经过近几年的扩充和运营,在电影制作、发行和影院这一产业链中取得成功。

公司简介

星美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9月,公司核心业务包括电影制作、影院投资、明星经纪、电影院线、影视基地、电视剧、时尚模特等,形成独具竞争优势的综合性文化传媒产业链,旗下包括星美(北京)影业有限公司、星美国际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星美影院发展有限公司、星美今晟影视城(原怀柔飞腾影视基地)等子公司。历经十年,星美已经发展成为业务遍及海内外的中国最大文化传媒企业之一。

代表作

星美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拍摄的影片包括《青红》《如果·爱》《定军山》《门》《投名状》《左右》《我的唐朝兄弟》《南京!南京!》《爱有来生》《三笑之才子佳人》 《无人驾驶》《赵氏孤儿》等,其中如《青红》等影片在国内外各大电影节上均有收获,为星美的品牌树立了良好的口碑。

目标导演 靠作品赢得话语权

“星美选择的合作导演成梯子形,有陈可辛这样的大导演,也有顾长卫陆川(微博)这样极具潜力的导演,同时也在培养新人。希望星美跟他们一块成长。”

新京报:星美与导演之间的合作并非简单的签约,而是入股其公司或者工作室,为什么会采用这样的方式?

覃宏:签约导演这个概念在我看来已经过时了,入股你的工作室或者公司,是要形成一个资产上的链接,你的项目我有优先选择权,而且你想跟别的公司合作,也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即便星美不是完全控股也要是最大股东,而且必须拥有发行权。我希望到一定程度可以向公司性质发展,他们也可以担任监制、扶植青年导演,没准这些导演以后发展成为梦工厂、环球了,那星美也是跟着你一块成长的。

星美选择的合作导演是成梯子形的,有陈可辛这样的大导演,也有顾长卫、陆川、管虎、曹保平这样的极具潜力的导演,同时还在培养新导演。同时,在几个大的档期里,必须不能缺了星美出品的作品,《武侠》计划放在暑期档,《王的盛宴》放在贺岁档,《杀生》可能在春节档,《血滴子》计划明年五一档上映。

新京报:如果某个导演拍出来的东西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不想再继续合作怎么办?

覃宏:恰恰是因为要回避这种现象,所以我才采取这种合作方式。这些导演我不是瞎签的,但是你需要给他时间,靠作品来赢得话语权。比如陈可辛监制的《神奇侠侣》,是赔钱了,但是我一点都不紧张,因为他后面还有《武侠》《血滴子》《等待》等等,斯皮尔伯格在拍《大白鲨》之前的作品也都是赔钱的啊。而对于跟年轻导演的合作,我也会把话说在前头,咱们先合作一把,如果行,咱们再继续。

新京报:星美选择的这些导演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都不算是纯商业性的导演,对此你怎么看?

覃宏:跟我们合作的这些导演都是属于能够将商业和艺术融合得很好的,我很看重这点。打动人心的、能留下来的作品,我喜欢。即便片子偏艺术,不赚钱,但它是可以长期留下来的,而我所拥有的版权这个空间是巨大的,比如早年我投拍的《青红》,到现在我都认为是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我一直认为,应该坚持本土导演的发展,因为他们是真正能够体现中国文化底蕴、拍出真正有深度的影片,而不是简单的打打杀杀,特别商业的那种,看完后什么都留不下。可能短时间内会产生利润,但是没有长性,没有积淀。我承认,在项目开发上面,华谊已经走在前头了,而跟这些导演合作,也是为了加强原创开发的项目,希望星美能够开发出一些新的类型片出来。当然星美也会给其他公司的片子加磅,但是这种加磅就属于礼尚往来了,也会更注重选择商业性电影。

新京报:一直有一个说法,陈可辛的片子虽然有质量的保证,但是由于成本太高,让投资方并不赚钱甚至赔钱。你怎么看待与陈可辛这种长期的合作?

覃宏:陈可辛不是不赚钱,只是赚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如果接下来的《武侠》《血滴子》票房能上4亿,他肯定紧接着拍一部低成本影片。其实,他选择大明星高成本,是因为他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品牌了,他觉得自己在内地市场的品牌不如冯小刚(微博)张艺谋陈凯歌这样的大导演,他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自己。这次陈可辛特意跟我说,《武侠》我要让你赚大钱。别忘了他是个商人,一个很精明的商人。

核心业务 有银幕就有话语权

“影院建设是星美的核心竞争力,我也注意到一些公司现在开始盖影院,但是他们起步晚了。”

新京报:星美的核心竞争力是影院的建设发展,在这方面有些什么新的计划?在整个电影产业链中,你如何看待影院发展这一终端消费的环节?

覃宏:现在的记者总是关注内容制作,对影院的关注远远不够。在我看来,在整个电影产业链中,内容制作和终端消费渠道这一头一尾是最重要的,中间的发行环节是次要的。但是前期内容制作上相对风险是比较大的,所以应该加快影院建设。

你说现在我拿10个亿投电影,我都不知道投谁,就那么几个导演和演员,根本花不完。比如像《武侠》这样的大片,其实你都不用全投,投个30%至40%我就是大股东,这才能花多少钱啊。恰恰影院这块是花钱最大的。今年我们计划盖50家电影院,银幕数增至300至400块。平均每家电影院1500万至2000万的投资,50家就是8亿到10亿,这还不包括收购的影院。我计划三年之后星美拥有的影院达到200家,1400至1500块银幕,占到中国银幕总数的10%左右,那时你就有话语权了。影院建设是星美的核心竞争力,未来内容制作也将是很大的业务,而影院的收益完全可以支撑前期制作的费用,把这两头掌握了,别的小公司基本就没法生存了。2010年星美是在打基础,接下来的三年星美将会脱胎换骨,对星美发展也是至关重要的三年。现在,国内有影响力的几家民营公司已经形成差异化了,虽然都各自拥有核心业务品牌,但我也注意到一些公司现在开始盖影院,但是他们起步晚了。

新京报:对于影院建设未来的发展,你怎么看?你认为会形成分线发行的局面吗?

覃宏:随着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中国必然出现几大民营公司垄断的局面,院线也一定会逐渐合并,现在中国才6200块银幕,到了20000块一定会出现分线发行。这部大片只在星美院线上,那部大片只在万达院线上,别的院线想提前一星期上,拿钱来吧。反过来说,你想拍一片子,先问问各大院线想不想要,如果没人要,那别拍了,因为说明你没市场。

运营方向 原创工作室拓宽思路

“我希望打破传统艺人经纪公司的概念。但我不会做太多艺人,做不过来,要小而精。”

新京报:星美今年重新启动了电视剧制作,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覃宏:早年高希希(微博)的几部电视剧全是我们投资的。星美电视剧业务的暂停是因为2006年1月,当时做电视剧公司的老总携1.4亿巨款潜逃。现在星美决定重新启动这块业务,一是从利益的角度考虑,目前电影还是高风险的,但电视剧真的是赚钱容易得多,也是最能规避风险的;二是我们现在有了自己的艺人经纪公司,演员带来的资源我们为什么不去利用?现在我们已经拍完一部由管虎执导,闫妮耿乐主演的电视剧,今年还会计划拍4到5部。

新京报:星美于去年成立了艺人经纪公司,对这块业务有什么规划?

覃宏:我希望是原创工作室的性质,不光是简单地为艺人去谈戏、拉广告、做宣传,而是要开发和运营项目,打破传统艺人经纪公司的概念。比如陆川的《王的盛宴》里有一些新人,公司也已经签下这些新人壮大队伍,同时会加大原创性,比如蒋雯丽刘烨王珞丹他们如果想演一个什么样的戏,我们可以利用导演资源为他们量身定做,开发专门为演员打造的原创项目。但是我不会做太多艺人,是因为做不过来,要小而精。演员多了,像华谊,我看中磊也挺难受的(笑)。

大佬印象

覃宏是个性情中人,属于那种有一说一的直性子。他会很坦诚地告诉我,现在给自己10个亿投拍电影,这钱根本花不完。他也会直言,发行在他看来是次要的,抓住内容制作和影院这两头才是关键,并对此笑言,若是星美和华谊联手,基本就是“天下无敌”了。他甚至会主动跟我谈到对娱乐圈的潜规则现象这样“偏离”采访主题的话题,痛斥“这样做就是在毁戏”。

而从星美对导演和项目的选择中不难看出,覃宏并没有一味地追求纯商业性项目,而是喜好具有一定人文关怀和情结的作品,且对本土导演和演员十分偏爱,“我要激发他们的斗志,青年导演要想有话语权,是需要用作品来证明的。”可谓赚钱、个人情怀两不误。

同题问答

●新京报:随着加入WTO,中国面临进一步开发文化市场,进口电影引进配额将可能增加。如果好莱坞进口片数量加大,你认为会对中国电影产业发展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又该如何应对?

●覃宏:绝不可能产生太大影响,因为中国政府一定会保护本土电影。我们还需要时间去保护本土文化,培养出喜欢本土电影的固定观众群体。现在我们还没有站稳脚,你拿《非诚勿扰》《变形金刚》碰碰试试,市场肯定没了。但是我们国家正在逐渐强大,当你的文化变成世界主流文化的时候,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所以我相信政府一定会大力支持。同时别忘了,中国人很智慧,就算配额再增加30部,我可以只给你引进5部好片子,其他25部全是烂片,你怎么跟本土电影打?招儿多了。

(新京报)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enderf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