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大陆星闻 > 正文

国家话剧院新址启用 盘点18年小剧场历程(图)

2011年05月19日02:16新京报[微博]天蓝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家话剧院新址启用 盘点18年小剧场历程(图)

国家话剧院新址 广安门外甘石桥305号

国家话剧院新址启用 盘点18年小剧场历程(图)

国家话剧院原址 地安门外大街帽儿胡同45号

新京报5月19日报道 昨日,中国国家话剧院新址正式启用,国话元老演员雷恪生和两名年轻演员一起把国话新匾送来,一老二少象征薪火相传,从国家话剧院搬来的明代石狮子也佩戴上大红花喜迎搬迁。同时,身处帽儿胡同的国话旧址面临拆迁的命运。国话导演田沁鑫就曾表示“要做钉子户”,与田沁鑫同样不愿“搬家”的还有孟京辉,他所有作品几乎都诞生在这里。袁泉毕业后的舞台处女作也是在这儿上演的,她说,“现在一想到老剧场,心里就像在流血”。

悲哀也好,无奈也罢,请记住这个门牌号:帽儿胡同45号。它很不起眼,却曾有最早的专业化小剧场,开创了全国的小剧场运动,也曾是无数明星梦开始的地方。王晓鹰、郭涛(微博)朱媛媛辛柏青(微博)廖凡(微博)段奕宏(微博)、黄盈、赵淼……这里承载了他们无法抹去的记忆。尘归尘,土归土,过些时日,国话旧址将不复存在,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文化符号最终将化为一片废墟。在此,我们与曾经把这里视为“圣地”的戏剧人一起,重温国话小剧场18年来的那些戏、那些人、那些事,是为纪念。

国家话剧院新址 广安门外甘石桥305号

从2007年奠基到现在,历时四年终于竣工。国话的这次搬迁,就如同从筒子楼搬进了别墅。如今的新址,总建筑面积2.1万平方米、坐拥一大一小两个剧场外加一栋办公楼,终于让国话人圆了多年的梦想。尤其是880座的大剧场,被量身打造成目前北京最新、最专业的话剧演出场所。用国话员工自己的话来说,国话进驻了设施齐全、管理有序、装潢现代的“豪宅”。

国家话剧院原址 地安门外大街帽儿胡同45号

国话小剧场东起南锣鼓巷,西至地安门外大街,位于后海的中心地带。院内建筑包括一座L形的三层白色办公楼和两个简易的排练场,其中办公楼一层西南角曾是“京城第一家小剧场”。因为面积小,设备简陋,几十年来开开关关,关关开开。不过由于那里是众多名导、名剧、明星的摇篮,曾几何时,“游什刹海、逛锣鼓巷、看国话戏”成为游客来北京的必修课。国话搬走后,这里即将全面拆迁。

想当年,演《思凡》台下经常爆发出放肆的狂笑。可想而知当时中国人的思想被禁锢得就像小和尚、小尼姑一样。——郭涛(国话演员)

想当年,在排练场排戏,不是促成一对就是拆散一对。——孟京辉(国话导演)

想当年,没有VIP,好戏常常一票难求,美国大使这样的人来晚了,都没有特殊待遇,一律站着看。——刘铁钢(国话演出营销主任)

已经消失的地安门帽儿胡同45号,是国家话剧院曾经的办公楼。这个小胡同清朝是提督衙门,解放后才改为实验话剧院。实验话剧院小剧场就在这里诞生。直到2001年底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和实验话剧院合并后,更名为“国话小剧场”。虽然一直深藏小胡同,可它对戏剧人来说,却是施展拳脚的大舞台。

1993年前·入场

提督衙门变身小剧场

如果你和国话人聊起帽儿胡同45号,每一个国话人都会骄傲地说,他们这里曾经是清朝的九门提督府。历史资料显示,老国话原为清代提督衙门。乾隆二十一年,成为步军统领衙门,后又为民国保安部。解放后,在周恩来、朱德与罗瑞卿的支持下,这里被改为中央实验话剧院,并由朱德亲笔题字。不过由于历史的变故,当年的提督衙门府那时已荡然无存。实验话剧院便在院子里盖起了简易的办公楼以及职工宿舍。上世纪80年代还建起了一座与周围环境不算和谐的灰色塔楼。

上世纪90年代初,实验话剧院决定在那里新建一座L型的三层办公楼,以解决实验话剧院一直以来简陋的办公环境。那是1992年时任中央实验话剧院院长的赵有亮上任不久亲自抓的第一个政绩。一年之后,这座白色小楼正式落成了。

那时候孟京辉已经分配到实验话剧院。他记得当时有人曾提议将小剧场二楼设计成卡拉OK厅,给剧院挣一些“散碎银两”。这便是国话小剧场为什么从主楼“凸”出来的原因。孟京辉说筹备过程中,卡拉OK行业走下坡路,这个也就夭折了。

1993年·启幕

孟京辉竖起实验大旗

代表剧目:《思凡》《问问嘴唇》

1992年戏剧进入低谷时期。那年实验话剧院一年都没一部戏,只有剧院的老演员游本昌排了一部小品《思凡》。

赵有亮希望新的办公楼能够发挥作用,于是找来了剧院的老员工刘铁钢担任经理,并策划小剧场的经营。与北京人艺主打写实主义的传统话剧不同,实验话剧院主打实验风格。孟京辉是当时刚进剧院的年轻导演,所以赵有亮第一个想到了他。就这样,1993年初,孟京辉成了第一个走进实验话剧院小剧场的导演,以话剧《思凡》为小剧场鸣锣开张。

《思凡》的演出取得了巨大成功,连演二十场,场场爆满。这让剧院看到了希望。据刘铁钢回忆,到1995年的时候,很多外院的剧目也开始选择来这里演出,像上海话剧中心的《留守娘儿们》《美国来的妻子》、内蒙古话剧院的《司法局长》等等。此外为了增进中外文化的交流,当时他们也开始引进一些国外的剧目,比如日本的《问问嘴唇》、挪威的《六个女人》等等。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