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视 > 张纪中《西游记》 > 正文

新版《西游记》:带着脚镣跳舞

2012年02月08日10:2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版《西游记》:带着脚镣跳舞

《西游记》剧照

新版《西游记》:带着脚镣跳舞

《西游记》剧照

新版《西游记》:带着脚镣跳舞

《西游记》剧照

新版《西游记》:带着脚镣跳舞

《西游记》剧照

由吴承恩的《西游记》衍生出的流行文化产品,几乎无法统计,对于任何一部新产品,制造者都是戴着脚镣跳舞,无形之中都有着焦虑和对观众评价的恐惧之感,当然也可以无视,张纪中(微博)大约是后一种态度吧。

观众总爱说“新版超越不了旧版”或者“旧版不可超越”,这是被怀旧的感情蒙蔽了双眼,未必是公正的判断。俗话说得好:“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旧版就好像故人,总是带着观众更多美好的记忆。

张纪中担任制片人、张建亚导演的《新西游记》(观剧)剧集正在浙江等各大卫视热播。张纪中制作的剧集,向来是话题中心,本版《西游记》不可能不被观众拿来与老版做比较,《西游记》的故事也是在四大名著中最有群众基础的,这就让口水战有了最充足的水源。其实说到底,两个版本都各有优缺点,不要谈新必定不如旧,也不要随便说新版超越旧版。旧版之所以成为经典,有着特殊的历史原因。新版在爆炸性的娱乐时代,不可能获得旧版播出的平台和观众的心态。

由吴承恩的《西游记》衍生出的流行文化产品,几乎无法统计,对于任何一部新产品,制造者都是戴着脚镣跳舞,无形之中都有着焦虑和对观众评价的恐惧之感,当然也可以无视,张纪中大约是后一种态度吧。由于观众看惯了好莱坞的特技大片,无论如何都难以对本剧的特技满意,这一点不能回避。

我的一位朋友认为,《西游记》说的就是我们的一生,从懵懂无知,到求知若渴再到叛逆无道,直至最终被那世上的磨难与不公平消磨了锐气,走到与世无争的路子上来,一路坎坷,一生悲伤。而张纪中、张建亚版《西游记》在相当程度上达到了这个意思。

旧版在表演上很有舞台气息,六小龄童以其家传猴戏而闻名遐迩,而特技和化妆因为当年的局限,只能因陋就简。最严重的是大幅度删节故事,一集一个小故事的处理方式,也只能如此,导致每一集都大同小异地陷入遇难、斗争、胜利的呆板模式,师徒四人及妖怪、神仙的角色设定过度固化,尤其是将故事低幼化的叙事倾向,并不值得太多肯定。与旧版相比,新版更加忠实于原著,台词调侃、戏谑、插科打诨得很,“圈子论”“裙带关系”“厚黑学”“私属产权”等,虽然被一些观众质疑,但在我看来,回到幽默风格、与时俱进的段子,却恰恰是更忠实于吴承恩的精神。

经典翻拍到底有无必要?既然大多数人总是认为新版超越不了旧版,那么意思即是:翻拍是无意义的、无必要的。事实上是否如此?翻拍有必要。时代在发展,我们有必要体现我们这个时代对经典的解读方式。时代毕竟在改变,当年的万人空巷很重要的前提是娱乐方式太少、电视剧也很不足,如今的多元化渠道收视,依然能够找到足够多的观众,就足以说明至少从商业上是成功的。

怎样才是尊重原著呢?带上过多现代元素(台词、造型各方面),许多观众对此表示不满,这个问题,能够称其为“缺陷”吗?这是现代人在拍,带上现代视角无可厚非。新版在筹拍时做的功课也是相当多的,一成不变才是最可怕的。《西游记》和《水浒传》(观剧)的故事已有许多版本,绝大多数版本会带有创作者所加入的“现代元素”。至于具体的改变是否都完美,那是另外一个话题。

有些批评新版的观众还说:“旧版的创作态度更纯粹,新版掺杂太多商业因素,从筹备到成形,有太多炒作的、哗众取宠的东西。”对于这个问题,我承认新版的商业元素不少,炒作也很多,但是哗众取宠倒是未必,在娱乐至死的时代,哗众和取宠往往是割裂的。

批评新版的观众还有一句大而化之的批评——旧版就是有文化,新版就是没文化。但问题是,关于文化这个东西,观众们认真去体会新版所要传达的东西了吗?新版面世,观众已然在市场经济带来的信息爆炸环境中生活了十几年,无穷尽的海量信息涌入,对于创作者和观众而言,会陷入选择的焦虑,我愿意相信,创作者在进行改编时,有很多可供选择的方案,而且都各有说得通的缘由。一部分观众只是停留在泛黄的美好记忆之中,就会吹毛求疵,对于新版试图给予的新意无动于衷。

相关专题:

张纪中版《西游记》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teph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