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我已经在练习跟《康熙来了》告别

[导读]蔡康永身上的书卷气与世俗感非常神奇的混合。他轻描淡写的形容自己几乎看过一切枯燥难懂的英文小说,他除了有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直播感之外,还有浓郁的知识分子气息。

蔡康永:我已经在练习跟《康熙来了》告别

蔡康永(微博)仍然是个凌厉的人,一个清醒的审视者,甚至会语带讥讽。

腾讯娱乐专稿(文/柏小莲 摄影/panda) 蔡康永身上的书卷气与世俗感非常神奇的混合在一起。他轻描淡写的形容自己几乎看过一切枯燥难懂的英文小说,所以他的谈吐举止除了有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直播感之外,还有浓郁的知识分子气息。他会推荐我们去台北信义区那间24小时营业的诚品看“有几层有很好玩的很有感觉的东西”,会说“我们这间画室的楼下就是淘宝上台湾最大服装铺子的实体店,适合你们女孩子的哦”。

但是他仍然是个凌厉的人,一个清醒的审视者,甚至会语带讥讽。他受邀出任金马奖主持人是因为他尊重的侯孝贤导演认为他离电影圈是最近的,他却觉得评价台湾电影干什么?都不如去评价非洲电影。

蔡康永的文字与他的主持风格全然不同,睿智深沉,苦口婆心,让人不禁会想到如果他重操旧业写剧本,未必不会为台湾电影圈添砖加瓦。但是显然他太忙了,要写书、当主持人,还要跨界设计女鞋。如果一个人同时有多个专长与能力,我直觉蔡康永一定不会选那个他认为是最艰难的事情,比如拍电影。他那么欣赏李安,但他永远不会成为李安。就像李安也没可能去做电视节目主持人一样。

整个采访推进的不知不觉。记者完全没意识到时间,而蔡康永准确的把话题停止在一小时处——长期录制电视节目对时间的掌控是比别人都要精确的多。他是华人世界里见识最多的主持人,勉强跟他比肩的大概只有陈文茜,只有这两个人才能让各种政客、知名作家、诺贝尔奖得主、演艺红星乖乖坐下来,直白如张柏芝,深刻如李安,都能在他这里放开胸怀,慢慢聊人生。

就算我中风倒下去 小S也能继续主持

那一档让蔡康永迅猛打开知名度的节目曾经用名《奇怪十点档——康熙来了》,首播于2004年1月。这个名字不简洁也不好记,而简化成《康熙来了》一播就是将近9年。从04年的第三期访问怪咖许纯美开始收视率狂飙为发端,8年多的时间里,“康熙”变成了一个品牌,很多明星被“打回原形”,更多的明星凭借上了康熙让大家重新认识,最终得以翻身。这是一个神奇的节目,但再神奇,也总有自己的寿命,连主持人小S都由当年的豪放少女几经恋情嫁为人妇,又接连不断的生孩子,再加上节目的形式一改再改,人肉背景板陈汉典(微博)的加盟,在这些风起云涌的变化里,好像唯一不变的就是“读书人”蔡康永。

腾讯娱乐:哪一天《康熙来了》真的没有了,你会去干什么?

蔡康永:《康熙来了》从我的人生消失是很快的事情。我现在已经开始怀念这个工作了,因为我知道我要告别了。我是一个很喜欢先做准备的人,所以我先倒数,到时候我该想的事情都想过了我可以没有问题地离开这个地方。

我如果离开《康熙来了》以后可以搞失踪一阵子,这个是莫大的运气。如果成功就绝对不会再把自己送回来,就超爽,继续失踪到最后。失踪的同时用另外一个身份写作。我觉得人应该要享受失踪,可是很可惜,现在越来越难失踪,因为我们几乎处于被植入芯片的状态,虽然还不到那个阶段,可是我们其实已经被定位得很明确了,我们很难失踪。

腾讯娱乐:你做电视主持从事这一行当的乐趣在哪里?

蔡康永:谈话当中有很多乐趣是,你不让这个人亲口说出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曾经这样想过。所以一个有趣的谈话节目不是在于看电视的人看到让他惊讶的内容,而是受访问的人说出了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的话来。

我以前有一个节目是专门访问华人世界里面最成功的人士。我当时唯一的乐趣就是在于探索别人是不是过得比我爽,我只要确认首富也是过这样子,诺贝尔得主也是过这样子,然后我就会很放心,觉得自己也没有太差。

我也访问最厉害的物理学家或者是数学家,那个是我完全陌生的领域,我读完他的资料根本不知道我在看什么东西,我连一题都问不出来,他解释完我也听不懂。可是我很想知道,你的脑子对我来讲像宇宙的星空一样,那你有没有比我有智慧100倍?你是不是被情人抛弃的时候你会豁达100倍?结果没有。看起来比我还糟一点。所以我觉得那还好,数学也没有帮他什么忙。

腾讯娱乐:那小S呢,你觉得没有了你的“康熙”她会怎样做?

蔡康永:她完全没有问题,我如果突然中风倒在旁边,她还可以一个人继续主持下去。

我最近偷偷在节目里面偶尔停下来不讲话,看她可不可以一个人,她没有察觉,她很好地做完,而且我试了几次,我就不问,我看她问的问题是不是我想问的。然后她问的就是我想问的,所以我知道她已经不需要我了。

以前我陪她一起主持典礼的时候,我会告诉她我们要做哪五件事,做第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会看你一眼,第二件事情的时候我会碰你一下,所以你不要担心,我在你旁边,我会保护你,所以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就好了。她就会很安心。可是后来我跟她接触我就知道她只是精神上需要有个人在她旁边,她完全没有在紧张,她现在已经主持过金曲、金钟、金马了。

腾讯娱乐:我看了台湾做莫言拿了诺贝尔的节目,整个节目很吵闹,太娱乐化了,我不能接受。

蔡康永:《康熙来了》有时候就像神经病一样的节目,我们对很多事情都自得其乐地要命。

但是我建议你看看别的节目,你起码得在电视机前面坐30分钟,就老老实实地拿着摇控器,从最尾巴的频道往前跑,里面有一些怪东西可以看一下。它几乎就是台湾社会的缩影,不管是讲话的态度、尺度或者是这个节目是在卖东西还是新闻报道的角度,充分地显示出来台湾这个小地方的人在一个时期的状态以及他们讲事情的方法。而只用《康熙来了》来当成橱窗就是一个太简单的方法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viviandeng]

大家在说

名人微播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