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明日上映 成龙:我是世界和平使者

《十二生肖》明日上映 成龙:我是世界和平使者

成龙说,自己曾是“被纵容坏的导演”,但现在不这样了。

新京报12月19日报道 成龙的《醉拳》《A计划》《飞鹰计划》曾给大家带来录像厅的美好回忆,在他身上,很多观众也是第一次知道“自编自导自演”这一概念。继《我是谁》之后,今年成龙重新回到“自编自导自演”角色,新的动作冒险片《十二生肖》将于明日上映。虽然名字有了改变,但了解的人都知道,该片就是《龙兄虎弟》《飞鹰计划》的延续,跳海、跳伞的动作场面,满世界夺宝的冒险情节将重现江湖。

年近六十的成龙,除了在电影领域依旧生龙活虎,在公众面前也一直有话说,尽管很多话总是惹来非议。接受专访时,他依旧“大哥+顽童”风范:戴着墨镜躲在记者身后吓人、说到精彩处差点站到凳子上去。他说他实在是爱电影,舍不得退休,他也说,他更爱的是,观众爱看他的电影。

若成世界首富

一定买回我所有电影版权

新京报:这次你不仅做导演,而且也参与投资,为什么这么主动?

成龙:自从《我是谁》之后,我一直找人家当导演,有时我也会帮帮忙,中间自己会干着急。你会发现一些导演被投资商、制片人削减预算,缩短拍摄期。现在华语市场拍电影都比较凑合,除非是冯小刚(微博)张艺谋那种,我要怎么拍就怎么拍。

《十二生肖》筹备七年,我预算从八千万做到1.6亿,杨先生(杨受成)要砍预算。最后我拿着3200万的支票还给他,我决定自己投资,要怎么花就怎么花。

现在哪有一个人敢花费一年时间,去全世界八个地方拍电影;哪有一个老板会对制片人说,不要把剧组的人不当人,350个工作人员要有350个凳子、杯子,吃饭一定要有热菜。现在钱对我已经不重要了,我要拍一个自己喜欢的电影。

新京报:重执导筒会不会有些生疏?

成龙:不会,就像你玩iPhone一定比我强。在拍摄现场没有一个部门可以瞒得了我,我拍了52年电影,每天都在片场混。

新京报:这部电影和《龙兄虎弟》《飞鹰计划》有点像,为何不叫《飞鹰计划2》?

成龙:唉……因为我不能用,一用就有版权问题。《飞鹰计划》和《龙兄虎弟》,卖给了不同的人,一个是华纳兄弟、一个是Star TV,如果要叫《飞鹰计划之十二生肖》,你不知道哪家公司会找你麻烦。要给他分成,那算了。

有一天我成世界首富了,一定把我所有电影版权买回来。以前谁知道版权重要——嘉禾当年两百多部片子卖给Star Tv才换回来2.6亿港元,华纳新线买我三部戏六千万美金。如果当时嘉禾hold一下难关就过来了,现在后悔都来不及。

新京报:但里面很多桥段都和你之前的电影桥段似曾相识。

成龙:当然有。比如弹口香糖啦;主角我不用“Jackie”,我用“JC”你也告不了我吧;《飞鹰计划》开场是双层气球滚下山,《十二生肖》里就是滑轮;我用嘴巴咬手电筒、被杜宾犬追……这都是要让观众知道,这部电影和当年的戏有些联系。007系列电影,每一集都有一些相似的动作,这是它的标志。

我刚从俄罗斯宣传回来,他们就说这是《飞鹰计划2》,我说这是你们讲的,不关我事。(笑)

《十二生肖》明日上映 成龙:我是世界和平使者

再做导演,成龙并不觉得生疏,在片场呆过太多年的他说,没有一个部门能瞒得了他。

家仇国恨永远放电影里,会没法过日子

新京报:片中姚星彤那个角色的意思是,直接从西方人手里抢回中国文物,但有人认为这种态度很愤青。

成龙:片中我的角色说的就是我的态度:历史不要忘记,但也不能重演。我不会拍像李小龙那样的电影,日本人全部都是坏人,中国人都是好人。我是个世界和平使者。把家仇国恨永远放脑子里、放电影里,永远消除不了,这样我们会很不开心、没法过日子的。

你看电影里法国人抢我们的东西,但帮助我的也是法国人。我要让观众知道,好人、坏人哪里都有。英法联军当年抢我们东西,那时是强权时代,谁强就抢我们东西,今天不一样,需要用文明的方式。

新京报:如果你不是明星,你会不会当神偷把中国文物偷回来?

成龙:会啊。(不怕违法?)我偷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现在很多人有钱没地方花,比如毕加索的油画是从哪个博物馆偷回来的,他们就藏起来,摆在地库里自己看。有趣的是,这些有钱人也可能买到假的,电影里我也有讲到。

艺术品市场假货太多,不是我说,你问问马未都,90%都是假的。比如这支笔很多文物专家都没见过,我拿出来很多文物专家说是真的,然后你拿到市场上去拍卖了。不久这支笔的真货出来了,文物专家为了面子也不可能说自己之前判断错误嘛,真的就变成假的了。这种事情大有人在,拥有真文物的人投诉无门。

女星红了就没法用,新人让我压力小

新京报:《十二生肖》里其他演员名气都不大,尤其是女演员,为何用新人?

成龙:你翻查我的电影,先不说张曼玉郑裕玲(微博)王祖贤——她们都是我公司的人,后期的徐若瑄(微博)吴辰君(微博)什么的,都是新人。女星红了后,每天只能给我4个小时,我就没法用了。

那时张曼玉、刘嘉玲(微博)早上7点到我片场化妆,坐到晚上1点一个镜头没拍,每天如此。要不是副导演提醒我两个演员坐在下面,我还不知道。我那时算是被纵容坏的导演,一路想一路拍,当然现在不这样了。大牌演员给我的心理压力大,新人坐旁边,我随时想到桥段就可以叫他们来演。

新京报:片尾出现了林凤娇,她以后还会客串你的片子吗?

成龙:从来没有合作过,这次就是觉得很好玩。她也不会再演了吧。(笑)

新京报:这真的是你最后一部动作大片?

成龙:实话讲,以后还会拍动作片。但可不可以类似《功夫梦》《大兵小将》那种,不用再跳海、跳楼、撞车——哎呀,以前为了让大家看到我不是用替身,每个跳楼的戏,我都要回头看一下镜头的,我要让观众看到,不是替身呐!

■ 成龙语录

我不想拍飞来飞去的电影,但也不能玩超人、蝙蝠侠那种——好莱坞一定玩得比我们好。算了,我还是走老路,拍擅长的冒险动作片,我能做到什么就什么,以前可以跳10楼,现在就跳3楼,说不定过几年只能跳三尺了。

到今天为止我都是制作费最高的,而且拍摄周期很长。我很幸运以前有这个想法,这样每部才能变成经典。这一切回忆起来也算是狗屎运吧,都是被干爹何冠昌给惯坏的,我那时拍戏不仅周期长,而且都没剧本的,《飞鹰计划》也是边拍边改。

拍《龙兄虎弟》受伤脑开完刀不到十天,就要重拍跳热气球。(站起来演示)只比这凳子高一点,我不敢跳。后来才把信心找回来。俗话说,被撞过就不敢过马路,那是瞎话,多少人被车撞过,还不是照样过马路。拍动作片道理也类似。

《十二生肖》明日上映 成龙:我是世界和平使者

年近六十的成龙,无论在电影里还是在采访现场,总是“大哥+顽童”风范。

■ NG集锦

你的很多电影片尾都有NG镜头集锦,周星驰的电影也有,这也是中国的一代“录像厅观众”印象最深的东西之一。这种方式是谁开创的?

皮克斯他们可能是向我致敬吧

成龙:我啊。那是《师弟出马》(1980年,成龙首次自编自导自演)时,我看这么辛苦的东西没有人看见,不如把它放在片尾给人看。第一次做之后,竟然很受欢迎,后来就每次都做。

其他电影片尾为何没这么多NG镜头,因为他们一方面用了替身,一方面,像周星驰他们那种都是对白错误,我这里是动作失误。不仅我的镜头,其他演员失误的镜头我也会集合在一起,让观众尊重一下我们的动作演员。

外国电影很少有花絮镜头集锦。他们都是蓝绿背景,他们花什么絮啊,只能有幕后制作特辑。皮克斯的《虫虫危机》《怪兽电力公司》倒是有NG镜头集锦,可能是向我致敬吧,他们用都和我说过的。

■ 成龙语录

那时香港还没回归,我找张艺谋,问他能不能让我演《红高粱》姜文的角色,如果那时没姜文,张艺谋一定是请我的。(笑)

很早我就想转型,我给张艺谋讲《警察故事》第三集的概念,他听完了只说“好”,我心想,这不行啊。最后拍着拍着就是我来拍了。我想演文艺片啊!

我看张艺谋他们,拍了太多文艺片,想拍动作片。后来我看到张艺谋的《英雄》(电影版美剧版)才知道,他拍的动作片我们是拍不出来的。我们不会拍意境——水珠过来用剑劈开,我可不会这个。

■ 人体滑轮

几年前我在电视上看到他,那时候他还没红,我就记下来——平时我都会留意这些东西,随时记在我的电脑里,有些我用不到的创意就会给朋友用。

我到法国找到布朗杜,他为我设计了一套重17公斤,包含胸、背、手、肘、膝、腿、脚共24个滑轮的整套设备。

我在欧洲拍时,他每天到现场来看,非要客串演海盗,一开场不是有人叫开枪打我吗,那个叫开枪的人就是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ackqin]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