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成龙:我错了,以前不该教人喝酒打架

[导读]采访成龙时,他明显已很累了,但聊起天仍嗓门洪亮动作夸张。而他的身份太复杂:做生意,做慈善,喜欢开炮,参与政治话题,他不断占据娱乐头条,如果没有《十二生肖》,几乎被人忘记他是个演员。

封面人物成龙:我错了,以前不该教人喝酒打架

《封面人物》成龙专访

腾讯娱乐专稿(文/柏小莲 图/小钢)

成龙很忙。

先是“遗产风波”,他说自己的财产一半给林凤娇和房祖名(微博)(微信号:jcfangzi),另一半捐掉。言下之意就是吴绮莉母女一毛钱都拿不到,固然是轩然大波,但其实这个决定,早在当年“小龙女”事件爆发就已经确定,所以他不吭声不回应。

然后是“持枪事件”,他接受某周刊采访说到在香港跟黑社会对峙,用了枪,一下子惊动了香港媒体和香港警方,声称要成龙出来作证。后来成龙不断出来解释道歉,说事情发生在持枪合法的美国,说整个事件没有那么严重,说整个事情就是一场误会。

紧接着是“慈善基金”事件,他的基金会卷入儿慈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洗钱”丑闻,成龙不得不再次澄清,微博中,访谈里,他很是忧心会阻碍大家继续做慈善。

这三个危机公关肯定不是高明的,但确是最符合成龙的个性,有就是有,默认或承认,没有就是没有,高调否认,言之凿凿。毕竟这段时间对他最要紧的还是新片《十二生肖》的车轮宣传,好在观众都买账,票房很争气,《十二生肖》首周末票房突破两亿,4天累计票房2.15亿,跟同档期的《人再囧途之泰囧》打了个平手。成龙也很大度,对手是一个新导演的处女作,他不在乎,仍然跟徐峥(微博)大大咧咧的言笑调侃,与接受采访时相比也没什么两样:明显已经很累,却还能打起精神拍照,嗓门很洪亮动作很夸张,但他仍然是个容易冲动的人,所以他在访谈中越是眉飞色舞,他的话越是要打对折。

反正我是相信这些惹了麻烦的话都是他说的,就像采访里说的那半个集装箱的火山灰是夸张的,那个英国的电话亭是不存在的一样。他做别的都会被骂,只有做演员不会,票房支持他,媒体也挺他,他用一百部电影只确立了一个形象:威武、幽默、绝地反击,永远不死(印象里似乎只死过一次),他是个多么主流的演员啊,他做着最多人认为最正确的事,爱国家,拥护主流价值观。包括这次的《十二生肖》,为了国家可以不要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可以不管契约,可以去偷去抢。成龙一身江湖气永远都在,不管是坐在那里,还是在电影里。只是他真的是老了,戏谑和打斗怎么都拉不回那个《醉拳》、《A计划》和《警察故事》时期那个头很大鼻子也很大的朝气蓬勃的样子了。

封面人物成龙:我错了,以前不该教人喝酒打架

成龙在“小龙女”事件之后,才公开承认林凤娇与房祖名的身份。

“全世界男人都会做错的事”

跟成龙对谈中可以提林凤娇,他自己也在提,称“娇姐”,也可以提房祖名,永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给我作曲子他拖了一个月,唉!”但是不可以提吴绮莉,也没有机会提吴卓林。前不久爆发的“遗产风波”中,他说自己的财产一半给林凤娇和房祖名,另一半捐掉。言下之意吴绮莉母女一毛钱拿不到,固然是轩然大波,但其实这个决定,早在当年“小龙女”事件爆发就已经确定了。1999年他在新加坡机场受到香港记者“围攻”说出了那句“我做错了全世界男人都会做错的事情”,人人都知道这就等同于默认。随后,当林凤娇表示既往不咎,他就已经将一半财产划到母子名下,而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没有任何媒体报道显示成龙与另一对母女有金钱交割和往来,吴绮莉数次以“那个人”代替成龙,永远都是“没有来往”。

这大概是成龙处理一切问题的方式,钱、电影、女人、家庭、兄弟……会吹牛,也莽撞,但是不隐瞒,有错就认。“小龙女”事件成为一个分界线,从此成龙的公众形象开始有所改变,以前人人都视他为一个打不死的英雄,台上台下都“大哥”,呼风唤雨,应有尽有,从那次以后,动作英雄渐渐被人发现言辞并不谨慎,口无遮拦,隔三差五就爆出点大麻烦。

也许跟读书不多也有关系,从理论上讲,成龙的最高学历只有小学一年级。这个遗憾伴随多年,哪怕后来闯荡好莱坞他一字一句咬牙死磕终于练成了一口流利的英文,但在忆自己这大半生仍心存遗憾,“真后悔为什么年轻时没多读点书”。7岁时他的名字还是陈港生,不爱读书顽劣不逊,父亲决定带他到戏校里去切实体验一下“不能读书”的痛苦,“对于一个在剑客以及少林武憎的故事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多动的男孩来说”,多年以后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师傅的情形,成龙用了一个词——“天堂”,不用学习,没有老师,可以玩,可以打架。这所戏校便是声名卓著的于占元在移居香港之初创办的中国戏剧学校,戏校的制度甚至跟旧时戏班一样,要签类似“卖身契”,最少5年,陈爸爸看着这个顽皮到家厌恶读书的小儿子,咬牙签了10年。这10年决定了成龙的一生,他将以打和受伤作为安身立命之本。

封面人物成龙:我错了,以前不该教人喝酒打架

成龙怀念做武师的日子。(右图为七小福合影)

“叫他来补一个试试看”

成龙唱过一首歌叫《国家》,“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家是最小的国,国是千万的家”。也想到他在2009年博鳌论坛说过的另外一句引起轩然大波的话“现在太自由了,中国人就该管起来”。香港本土的报纸通栏大标题骂他,持续骂了两天,他被市民投诉要求剥夺他旅游大使的头衔。

但显然成龙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从那以后他非但没有控制自己这一类言论,甚至贯彻的更彻底。比如这部《十二生肖》就是一部很“正确”的电影。在前后两次时隔半年的采访中,都能感受到他无时无刻不在强调的“正能量”。成龙讲起这个故事的缘起,眼神发亮,“我去柬埔寨,好好的一尊佛,没有头,去印度也是没有头的佛像,你大英博物馆连佛像的一个鼻子都拿去!?你为什么不还回去呢?”这让他特别想拍这部电影。片中他扮演的大盗受雇于人去偷兽首,在整个过程中他受到了“震撼”,所以把偷到的这些宝物归还给原来的国家,比如中国、印度和柬埔寨。

《十二生肖》上映之后,成龙的言论更加激进,有媒体问“如果你不是明星,你会不会当神偷把中国文物偷回来”,他毫不犹豫的回答“会啊”。时至今日他也不怕再被批评,因为《十二生肖》从试片到现在,口碑不一,但票房还不错。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大家众口一词——“那个成龙回来了”。“那个成龙”31岁的时候在还叫南斯拉夫的萨格勒布拍跳山崖的戏,只一根威亚,出了问题,他被重重掼在山脚,头骨严重受伤,不得不在当地接受颅骨手术和将近一个月的治疗;“那个成龙”45岁拍《我是谁》选择从荷兰鹿特丹一座玻璃和钢筋结构的办公楼21层往下跳,“唯一可以听见的就是风声、耳中血液奔流的声音,以及心脏像猛击大鼓一般的声音”;当“那个成龙”坐在我们面前已经接近60岁了,仍然在银幕上用肉身涉险,只为搏你一笑,因为他真是深知观众心理“他们来到电影院,就是渴望看到一个英雄”。

直到今天已经成为影坛巨星的成龙还时常说起自己当时的苦干和实力。他不菲薄小角色,做龙虎武师,即使几拳就被打死他也是实打实地真干。导演见这个替身演员如此投入和卖命,不禁留意地多看他两眼,有了这个印象,导演在拍新片或武师不够用时,总会想到他:“元楼呢?叫他来补最后一个试试看。”成名之后的成龙永远记着这句话,这句话让他挨打,也给他饭碗,又高兴,又心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iahli]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