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出台22条军规原因:禁是因为控制不住

[导读]6月5日,电视导演协会组织了一场关于“总局22条军规和上半年电视市场形态”的研讨会。二十多位导演中,明显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不能一竿子打死某些类型剧,一派认为更应该把目光放在“自律”上。

广电总局出台22条军规原因:禁是因为控制不住

现场。

广电总局“22条规定”曝光:未见收视率整顿

广电总局出台22条军规原因:禁是因为控制不住

广电总局文件曝光。

腾讯娱乐讯(文/小方芳)随着广电总局22条新规一点点被曝光,相信中国电视人看着这一条条越发严苛的“禁令”都不禁汗毛竖起。6月5日,电视导演协会在会长陈家林带领下组织了一场关于“总局22条军规和上半年电视市场形态”的研讨会。

在研讨会上,公布并分析了广电总局22条军规出炉的来龙去脉,包括阎建钢、康洪雷、李路、都晓等二十多位导演对于总局的“禁令”进行讨论,不过在二十多位导演中,明显分为两派,一派认为限制不一定是高招 ,不能一竿子打死某些类型剧,一派认为总局禁令无法违抗,更应该把目光放在“自律”问题上。另外,他们对于2013年电视剧上半年行业现象做了研讨和梳理,提出了一些行业乱现象。

22条军规乃总局无奈之举,播出许可证只是“大学生毕业证”

在导演协会的论坛上,导演陈燕民作为唯一出席“南昌会议”的导演,他分享了当时的广电总局的会议精神。他透露,“37家电视台台长、购片主任,全是一把手无一缺席。当天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表示,2012年407部电视剧,17703集的产量,比上一年增长12%,但他只表扬了24部剧。”

对于各个卫视在每年的播出计划中,现实题材播出比例超过50%。李京盛透露达标的仅有16家。做的最好的是央视、北京卫视、上海卫视、天津卫视,做的最差的青海电视台只有百分之十几。

陈燕民分享了总局对于22条军规出炉的前因, “田副局长非常语重心长的说,‘禁’是因为控制不住,原来审查电视剧都在总局,但电视台认为总局是一言堂,所以总局将权力给了各台。但给了大家,大家却不好好行使权力,净添麻烦。其实禁令真是不得已而为之。前一段时间,涉案剧不让播,古装剧也限制比例了,抗战剧似乎好通过,大家一窝蜂都上抗战剧。但你不能没标准,不能拿中国民族的血泪史去做娱乐消费,这是不对的,三令五申说完了不听,本来已经一只眼闭一只眼睁,依旧没有缓和,想要回到正常状态不得已只能‘禁’。”

至于限制古装剧比例,也是因为不限制不行。总局领导认为,不限制比例的时候,正剧如《赵氏孤儿案》、《楚汉传奇》没人拍,尽拍一些‘传奇历史剧’”。

据陈燕民分析抗战剧不会全部禁止,“在库里待字闺中的抗战剧60多部,待拍的60多部,总数130多部,占资金近60个亿,总局也不会允许造成如此大的经济损失。”

陈燕民还分享了田进副局长对于电视剧播出许可证的解析,“什么叫许可证?实际上是作品的出生证,是一个大学生的毕业证。什么是毕业证?60分及格就能拿毕业证了,但用人单位不会仅仅满足毕业证书,他们肯定要挑好的。所以卫视平台播剧的时候,不能拿许可证说事儿。因此许可证只是毕业证,至于这个‘大学生’是不是个人才,是不是符合单位的需要,那还需要考察,还有一堆数据。”

陈燕民认为,22条新规对制作单位打击非常大,对部分电视台也有影响,比如:抗战剧播出比例84%人称抗战一台的云南台,和抗战剧播出比例为66%人称抗战二台的福建台。

吐槽方:限制不一定是高招 一竿子打不合理

1、抗战剧变雷剧,根源在审查制度

从昨天的讨论中,看到大部分吐槽总局制度严格的只要原因在于:限制古装、限制抗战和涉案。

陈家林笑称:“为什么抗战剧会泛滥?就因为之前这个不许拍,那个又不通过,但一旦挂上‘鬼子’就能够通过。似乎成为国际国内大潮流,因此统统抗战了。但却不管质量,什么传奇、穿越都是瞎编。”

陈家林认为总局发现雷人剧就应该直接毙掉它,审查权不是在总局手里么,就应该履行职责,最后让大家看恶心了,现在又一竿子全禁。也有导演认为限制不一定是高招,不应该不让拍,而是不让拍“雷剧”,歪曲事实和不具备合理性的剧才应该被禁,而不是现在一竿子全打死。

2、伪收视和唯收视率让市场混乱

提到为什么雷剧当道,导演们也提到两个让人痛心疾首的话题,一个是唯收视率论。“什么刺激,什么过分就拍什么准有收视率,现在市场养成了‘不雷就没有收视’,让其他好剧没有出口,而且似乎不雷电视台就不要你的戏”。

也有导演调侃,“你说如果哪个卫视敢在哪个时段播三级片,哪个时段收视率不高才怪。”此时某导演立刻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就是伪收视率,“现在的收视可以造假,某卫视花钱,一天5万,能将收视率从19名上升到12名。”

谈及身边收视率造假的例子,导演们显得不吐不快,争相举出各类奇葩案例。“一个电视台办了个警匪栏目,收视率特别高,后来相关部门找负责人谈话,栏目就吓得停播了,可15天后发现收视率还是第一,结果电视台财务说没收到不给钱的指令,钱继续给收视率自然就高居不下”。

3、导演地位极具下降,沦为“小五”

导演巴特尔提出了原本市场极其混乱的条件下,电视剧导演地位一日不如一日,“大家向往的‘导演中心制’越来越远了。现在出品方老大,制片老二,明星大腕儿老三,购片方老四,我们只能沦为‘老五’”。

对此阎建钢也表示,“导演的职权的确越来越小,这无疑造成很多行业乱现象。如对副导演、演员决定权都不在导演手中,全在制片手中。我接了三个组,演员和副导演都不归导演管”。

4、影视行业承包制,形成乱现象

据导演们分析,导演没有实权的原因还在于,行业存在“承包制”。肖锋提到:“投资方把钱拿了,就把事儿承包给制片,制片又承包给执行制片,执行制片承包给执行导演,执行导演又把选角承包给副导演,副导演把群众演员承包给‘群头’,这无疑就造成了乱现象滋生。”

无数导演提到,持有掌控权的人不懂技术和市场,只懂泡妞和花钱。陈家林透露,“现在人找我拍戏,我先是教他们什么是电视剧,什么是电视剧市场,如何拍电视剧,如何卖电视剧。”

拥护方:自律和行业资质证很关键

1、管好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相比一直吐槽行业各种乱现象和恶虐环境让导演工作越发举步维艰,阎建钢认为,应该找到自己的问题。“抱怨没有意义,攻击雷剧也没有用,这个市场上有收视率好但不雷的,我认为从业人应该尽量提高那些不雷的好剧数量。就说《赵氏孤儿》我从不认为它收视率糟糕,在央视能够播到那样,我很满足了,而且也赚了,这个我自己最清楚。”

因此阎建钢认为导演应该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和坚持自己的艺术信仰,尽量多做好剧,管好自己比抱怨更重要。

2、行业无资格证门槛低,影视行业没有“城管”

阎建钢和康洪雷同时提出,导演无从业资格证,也造成了烂剧丛生以及资方能随便换导演的原因。“一切都是钱闹的,要坚守就没有人找你拍戏。为什么没有人找你拍戏,因为人家随随便便就能找个人把戏拍了,只要有剧本。原因是什么,就是门槛太低,谁都能当导演。街头摆地摊都有证,我们都没有,这个行业自然也没有城管。其实行业自己也有问题。”

3、相信有好的制片和资方

陈家林分享了他多年在影视行业的经验,“总局禁令是有必要的,至少是及时的,因为的确这个市场存在问题。那么作为导演一味抱怨也没有用,要学会选择,选择适合自己的戏拍,能拍拍不能拍要拒绝。”

康洪雷也以自身为例,他相信有好的制片和好的资方及好的电视人,所以他也呼吁导演们坚守。

八卦赠送:

行业中的“奖金制”、“品牌制”

昨天的论坛上,导演们畅所欲言道出许多八卦仅供网友娱乐。

导演们提到,现在很多地方存在“奖励制”,才会有人不择手段上央视一套、八套。“某地能上一套1个点,八套给0.8个点。还有的干脆就明文规定上央视一套一集奖励15万,上央视八套一集奖励8万。要是电影能上央视六套,奖励60万。”

还有导演提到,有某省、某市倾家荡产的做电视剧,就是想要得到所谓的“专项基金”和奖励政策。陈家林透露自己接手的戏里有三四个都是挂牌,“为了拿到奖励,打品牌、打效益,提高知名度“名人、名县、名山、名水”,这种奖励方式直接扼杀了电视剧质量和电视剧艺术追求。

电视剧过审“技巧”

某导演在研讨会上揭秘电视剧如何顺利过审的技巧,他说:“往往总局给的审核回复是:这里删、这里删,哪里也得删。那就先按广电总局的要求删吧,删完过审之后按照原来的版本播。”一边的都晓导演附和道:我们都这样干。

导演习辛状告于正(微博)一审胜诉

去年十月,于正连发数条微博称“导演习辛潜规则女演员杨蓉,要陪酒不然就换人”,该事件足足炒了一个礼拜,引发成娱乐圈罗生门。最终导演协会出面维权并进入起诉阶段。昨天在导演协会研讨会上,阎建钢透露,习辛案件一审胜诉。习辛也无奈的笑称:明明炒作女演员,还泼我脏水。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henzhu]

大家在说

名人微播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