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快男:尊重人性和音乐的复杂多元 更加包容

[导读]每个选手的手足无措、爆棚自信、执拗或自闭,正确或错误,这些可贵的,多样化的真实,被原味保留。这好似让观众在万花筒中窥视别人,映照自己。至此,湖南卫视这场真人秀,已经成功了一半。

2013快男:尊重人性和音乐的复杂多元 更加包容

2013快乐男声长沙、广州唱区个性选手:华晨宇、贾盛强、左立

2013快男:尊重人性和音乐的复杂多元 更加包容

2007快乐男声全国13强

腾讯娱乐专稿 文/阿落

当我们的传统音乐产业如同过独木桥一般,小心翼翼地完成着千人一面的偶像制造,当我们一味地拷贝韩风,逐渐忘记尊重原创,尊重人性的复杂多元,当大多数传统媒体对民众日渐增长的音乐欣赏能力假装失明的时候,电视湘军又敢为天下先了一回。2013年快乐男声喊着“干掉无趣”的口号火辣上星,首期节目没有再重复“最强音”盲目自信的滑铁卢,剪辑节奏跳跃,具备二次元属性,观看过程中,配以弹幕或脑内吐槽,任君选择。作为大本营的长沙,十强中有民谣小清新风格的左立、肌肉舞者居来提·库提,自闭天才华晨宇、翻版林宥嘉(微博)麻一聪,兼容并蓄,类型多样,而镜头之下,每个选手的手足无措、爆棚自信、执拗或自闭,正确或错误,这些可贵的,多样化的真实,也被原味保留。以上种种,都让口味愈发刁钻,性格愈发多元的观众好似在万花筒中窥视别人,映照自己。至此,湖南卫视这场真人秀,已经成功了一半。

【赞13:死磕无趣】

派“怪人”干掉无趣,看起来是快男首播的主旋律。

先不论广州唱区把话筒塞进嘴巴的马头哥们潇洒的Rock The Style,也不论胸中有团火的酒吧服务员是怎么凭借一腔真诚P掉了唱得太油的驻场歌手。就先谈谈长沙这个大本营唱区,凭借一腔孤独,同无趣死磕的,那位属性呆萌,名叫华晨宇的自闭小孩。

如果说赛前狂吃橘子的他还有点儿呆萌的话,自顾自弹唱起自己的原创作品时,那情形可并不乐观,蔡国庆撇嘴,陶晶莹(微博)按叮,差点就上演一幕“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惨剧,好在,评委席上还有尚雯婕(微博),当他虚弱地说起“孤僻”二字时,显然击中了尚雯婕心底某块柔软禁地,在尚雯婕的鼓励下,他精彩地完成了如同意识流一般的原创作品,俩人还即兴合作了一段知音和鸣。

“你是不是写歌一写就四五个小时,你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周边发生什么,你都不知道?”、“你家里的摆设是不是特别简单,只有书桌和电脑?”、“你出去的时候,眼神和状态是不是让别人觉得你有点精神失常?”“当写完一首歌之后,你走路是不是都是飘着走的?”“因为我也是这样的,虽然我现在画着妆,但我的内心应该跟你很像……”

尚雯婕如机关枪一般的问题,击中华晨宇孤独的内心,也击中了她自己的,曾经的她,似他一样,也是一个不被理解的怪人,同样经历过被孤立,被耻笑的过往,但旁若无人的坚持,让她走出了自己的风格之路,最终坐在了选秀评委席上,赢得了话语权和一席之地。华晨宇日后是否也能像她这般好运,还要打个问号,但可贵的是那一幕异类相知被完整呈现出来,电视上几分钟的故事,却可能鼓励无数个现实生活中孤僻自闭,却有能量创造出伟大艺术的孩子,让他们发觉自己不再是那个只能躲在角落里自言自语的个体。

这是一份尊重,尊重每个年轻人的独立人格,独特个性,让今年的快乐男声,闪耀出不同于以往的光芒。

除了华晨宇,打破无趣的,还有左立。

十几年、二十几年前的偶像,除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最重要一点还得没女朋友。今年快男有点怪,竟允许左立带着女友,亲密地出现在镜头前,除此之外,还允许他唱起了宋冬野的《董小姐》,这首几乎未曾出现在主流媒体平台,却在独立音乐圈儿耳熟能详的作品。“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如诗如画的原创曲儿上了电视媒体的台面,不再是音乐节上,文艺青年们敝帚自珍的玩意儿,你知道这有多伟大?类似的事情,2007年快男中的摇滚小子姚政 (微博)也做过,他那年把何勇(微博)《钟鼓楼》带向选秀舞台,那之后的几年,音乐节越做越火,谁敢说,摇滚乐这几年的复兴,没有那场选秀潜移默化的影响呢?记起一年半之前,一位从事网络音乐媒体的友人阴差阳错地围观了一次好妹妹乐队的现场,那晚的粉丝,让她感慨媒体落后大众,嗅觉缺失,值得一提的是,好妹妹乐队的主唱秦昊曾在2007年参加过快男,并与姚政同赛区,与闯入全国13强的姚政相比,他看上去似乎并没有那么幸运,而是被某女评委直接否定,但当下,特立独行的好妹妹乐队却在他们一直以来死守的圈地内得以绝对成功。今年,快男团队显然不再打算遗失独立范儿的民谣璞玉,在大多数传统媒体假装失明,集体缺席的当下,快乐男声今夏,在独立音乐概念上,又先行了一步。

【问07:致赤子心】

谢霆锋在快男预告片之中,说过一段震撼人心的发言:他们说我是个傻子,不关心嘘声或掌声,他们说我是个聋子,听不见流言和纷争,他们说我是个瞎子,看不见什么功败垂成……

然而那些从快男品牌走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过来人们,是否一如前辈所言这般潇洒无畏?

同样是今年快男宣传片,2007届快男的那版,张杰(微博)魏晨(微博)俞灏明(微博)陈楚生(微博)吉杰(微博),每个人都被处理成了黑白颜色,无意或者有意地,在这年鲜活的可能性面前,他们透出了一股老成持重的沧桑感。当然,07的他们,的确是分量颇重的怀旧牌,足够让有快男情结的妹子们,多一条蹲守电视的理由。而选秀情结粉儿们跟当年旧人偶遇的状况也很可能是这样的,十点半,一刷微博,友邻一句:“长沙唱区到目前选了一个黑版的陈楚生 ,一个会跳舞的阿穆隆,在一起吧……”,而与此同时,你正在发表一条:“到现在为止,长沙唱区出现了第二个林宥嘉,第二个阿穆隆,第二个陈楚生……”的微博,接下来,你们可以互相转播,相视一笑。

只是这笑中有甜有苦,大概可以总结成三个字:“致青春”。

贪恋的岁月,被无情偿还,骄纵的心性,已烟消云散。

2007年,你以为魏晨会做他的“香草冰激凌”,怎会想到这样一名害羞、少话,跳起舞来肢体不协调的软肉男生,到了2013年已经成为一名韩风唱跳歌手;2007年,你以为星星才是张杰的全部,不会想到他与谢娜(微博)一场比赛中的共舞,是他们日后,携手人生的序曲;2007年,你以为俞灏明和王栎鑫(微博)会好兄弟“一被子”,不会想到,笑起来无忧无虑的灏明,会经历一场残酷的人生劫难;2007年,你无法预料,看起来少言寡语的陈楚生,会率先跟老东家翻脸,经历官司,而后又与前尘往事一笔勾销,握手言和。哦对,还有那个曾经的R&B小天王,因为太“个性”,而被雪藏的苏醒(微博)同学……

看看自己,已从天不怕地不怕、热血冲动的学生党,变身一名朝九晚五的办公室早衰症患者,大概也会懂得他们曾经怎样为了一腔热血,与这个世界碰撞,遍体鳞伤,而今又怎么平和得,好似什么都未曾发生一样。

理想是有限的,欲望是无穷的,无论你最终有没有实现理想,最后都要受制于填补欲望的生活程序。唱歌从遥不可及的理想,变成一个快乐而稳定的工作,不过需要几年的时间,他们离成功越来越近,却好像缺了点什么,偶像日臻完美,却缺了些少年时的青涩无惧,辛辣芳香。一如我们自己。

所以更有理由珍惜那些才华横溢的人初出茅庐的第一笔,这个夏天存在的意义或许是,那些崭新面孔,可以提醒每个人,心底理想未死,体内热血尚在。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v_ayzhang]

大家在说

名人微播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