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导读]1927年的中国老电影《盘丝洞》日前挪威国家图书馆被发现了,这对中国电影研究者来说无疑是个喜大普奔的消息。而对于围观群众而言,中国电影老胶片居然在挪威被发现,说起来还有点令人心情复杂。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盘丝洞》剧照

失传电影《盘丝洞》80多年后挪威重映截图

失传电影《盘丝洞》80多年后挪威重映

1'32''

45

黑龙江电视台

腾讯娱乐专稿 (采访/姜黎 陆姝 文/陆姝 统筹&责编/宋小卡)

数十天前,从遥远的挪威传来消息,被认为已经失传了80多年的老电影《盘丝洞》的拷贝在挪威国家图书馆被发现了。对于中国电影爱好者和研究者来说,这无疑是个“喜大普奔”的消息,因为大部分中国电影人和电影爱好者对该片的印象还停留在《中国电影发展史》里那张露大腿的“蜘蛛精”剧照。而对于广大的围观群众而言,一部中国电影老胶片,咱自己没存货,居然在挪威被发现,还被人家修复了,这事儿说起来也着实令人心情复杂……

1927年《盘丝洞》拍摄片场珍贵存照

1927年《盘丝洞》拍摄片场珍贵存照

《盘丝洞》1929年曾在挪威放映 80年后重见天日

1927年上海影戏公司摄制的无声电影《西游记·盘丝洞》曾轰动一时,在中国电影早期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影片根据上海影戏公司根据《西游记》第72回和第73回改编的,并于1929年1月在挪威进行了首映,在挪威放映时改名为《蜘蛛精》(Spiders)。挪威《晚邮报》当年1月18日刊登用中文和挪威文制作的电影海报介绍本片时称,这是第一部在挪威放映的中国电影。

挪威国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Tina Anckarman向腾讯娱乐介绍了《盘丝洞》的发掘过程:“我们是在挪威诺尔兰郡拉纳市摩镇电影收藏的整理工作中,发现了这部古老的中国电影拷贝的。当时被一起发现的还有很多其他老电影的片子。”那个时候挪威方面并不知道《盘丝洞》这部电影拷贝的价值,以为不过是众多老电影拷贝之一而已。

恰好此时,挪威国家图书馆影像资料部主任查德·耶姆斯(Richard Gjems)在北京出席FIAF(国际电影资料馆联合会)的会议,在得知《盘丝洞》的拷贝被发现一事后,跟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才知道原来《盘丝洞》在中国已经失传了。

10月13日,该片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的“南方电影节”上进行了公开放映,伦敦国王学院研究中国电影史的英国专家裴开瑞(Chris Berry)应邀飞赴挪威,观看了这部电影80年后的再次放映,并作为推介人向现场挪威观众介绍这部电影的创作背景。

裴开瑞告诉腾讯娱乐,电影非常完整,只有一本(Reel)拷贝遗失(笔者注:早期电影一本拷贝长约10分钟左右)并且是被修复后的版本。裴开瑞评价说:“电影里充满了妖魔、有诱惑力的蜘蛛精以及武打动作,电影也非常的有趣。我很享受的和一群几乎全是挪威的观众一起看了这部电影,他们在看到有关孙悟空的一些趣味场景时笑得很大声。”

另据新华网同样在现场观看了影片的记者的报道,该片放映时长约1小时。

点击观看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电影史专家裴开瑞(Chris Berry)为腾讯娱乐撰写的独家影评《盘丝洞》:重见天日的中国电影宝藏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盘丝洞》剧照

《盘丝洞》溯源:香艳时尚 曾引巨大争议

据中国电影资料馆副研究员左衡介绍,19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中国电影史上出现了最早的一轮商业娱乐片浪潮,其中,神怪片是一个非常重要而显赫的类型。“应该说,《盘丝洞》的成就和地位不是这批影片中最高的。当时最火爆的,是长达18集之多的《火烧红莲寺》系列。但尽管如此,《盘丝洞》在当时仍引起了巨大的关注度。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但杜宇与殷明珠的结婚照

导演与女主角是上海滩著名才子佳人

《盘丝洞》的导演名叫但杜宇,是当时上海滩有名的才子。在从事电影行当之前,他的职业是画家,不过不是艺术画,而是商业画,尤其擅长海报杂志广告最爱用的美女图。1920年,但杜宇在闸北成立上海影戏公司,走上电影之路,编导了爱情片《海誓》,讲的是穷画家和富家女如何纠结作死地相爱。这部影片也是中国最早的三部长片之一。据记载,影片布景服饰无不精美奢华,完全不顾穷画家的身份,受到评论界的批评,不过这不妨碍沪上青年男女的追捧。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左起)15岁、20多岁和41岁的殷明珠

在为《海誓》选女主角时,但杜宇挑中了一位时尚美女,也就是日后被成为“中国第一位女影星”的殷明珠。殷明珠从影前已经在上海滩颇有名气,跳舞、骑马、驾车无一不精,人称“FF小姐”,意为Foreign Fashion,洋范十足。《海誓》完成后,但杜宇和殷明珠因戏生情,结为伉俪,一时轰动上海滩,传为佳话。婚后,二人亲密合作,夫导妻演,颇出品了一些影片,《盘丝洞》是最出名的一部。

电影资料馆副研究员左衡表示,他并不主张把但杜宇和殷明珠夫妇简单看作惟利是图的电影投机商或自恋成癖的先锋艺术家。“他们夫妇对待电影的态度还是不乏认真的,而且在电影拍摄的技巧和工作手段方面都很用心。为了制作出理想的影片,但杜宇一度陷入财政危机,还是殷明珠拿出自己嫁妆的珠宝首饰,才帮丈夫度过了难关。”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盘丝洞》的剧照中女主角完全穿的是现代服装

《盘丝洞》剧情遵循原著 风格香艳时尚

在《西游记》原著里,“盘丝洞”的故事里没有紫霞仙子也没有至尊宝,而是充满暴力和香艳之气。唐僧心血来潮,非要自己化缘,然后遇到7位妙龄女子,4个做针线,3个踢气球。她们用一桌人肉筵席款待唐僧,并在遭到拒绝后实施了绑架:轻解罗衫,肚脐中飞出蜘蛛丝,把唐长老捆个结实。八戒寻找师傅的过程中正逢蜘蛛精在山泉间洗浴,色心发作,结果也大吃苦头。电影《盘丝洞》的编剧基本上就是照搬原著的故事,也并没有过多的特技,虽然也有不少神怪场面,不过和同时期的《火烧红莲寺》里的特技相比,规模和程度都有差距。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当时比《盘丝洞》更火的是18集系列片《火烧红莲寺》

尽管如此,《盘丝洞》却留给世人难以磨灭的印象,原因是这部影片中充斥着令卫道士深恶痛绝、令影史学者大摇其头的两个方面:时尚和香艳。从《盘丝洞》留下的剧照上看,有些场景里,蜘蛛精造型是非常接近于现代的睡衣、甚至泳装。也正是因为有了睡衣和泳装的元素,再加上原著里原本就相当露骨的情节,殷明珠玉体横陈的场面就成了影片的一大看点。这当然会引起当年上海滩影迷的观影热潮,也必然会招致激烈的批评和斥骂,如诲淫诲盗,荒诞不经,出卖色相,等等。

《盘丝洞》之后还有续集 有助于中国神怪片历史研究

《盘丝洞》市场非常成功,于是1929年但杜宇又拍了《续盘丝洞》。

左衡曾经看过该片的故事梗概,“它用了后传的形式,里面居然出现了‘穿越‘的剧情,还玩了个套层结构。让蜈蚣精给蜘蛛精讲故事来点化蜘蛛精不要继续作恶,他讲的故事居然发生在千年余后的中国海边的一座大城市里,这座城市名叫上海!虽然主要情节不过是校园里男女学生的爱恨情仇,但那样的故事讲法仍然令人印象深刻。同样是西游穿越,《续盘丝洞》比《大话西游》早了66年。”

左衡遗憾的表示:“这部续集也失传很久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机缘看到。无论如何,《盘丝洞》和《续盘丝洞》是研究中国电影史绕不过去的题目。”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盘丝洞》的特效简直狂拽炫酷屌炸天

《盘丝洞》中的古今混搭,怪力乱神,对于中国神怪影片历史的研究具有重大的意义。“如果这样的影片出现在今天,当然是比较无聊无趣的手法。不过在1927年,就不能轻易下此结论了。”左衡对《盘丝洞》当年和后来受到的批评并不完全认可,“1920到1930年间,中国有些地方社会急剧现代化,西方文艺成为一种摩登时尚,但杜宇殷明珠无疑是代表人物。事实上,恰恰是《盘丝洞》对中国古代传奇故事的呈现方式,成为中国电影最早结合现代时尚观念的自觉尝试。从现代性景观的角度理解和研究《盘丝洞》,要比骂它封建糟粕或者西洋淫邪要靠谱得多。”

裴开瑞认为,《盘丝洞》的发现意义重大:“对于中国电影的研究者和爱好者来说,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发现。现存的1920年代的中国早期无声电影目前大概不超过10部,《盘丝洞》是显存的最早的著名的片种——神怪片的样本。这一类型因涉及封建迷信在1930年代被禁了。近些年,学者们开始重新拥抱这些曾经被否定的中国早期电影。纽约大学的张真教授鼓励我们把这些电影看成“白话现代主义”,通过描绘特殊能力和展现电影特效,对科学技术的魔力进行的回应。《盘丝洞》是一个伟大的例子!”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挪威国家图书馆始建于1913年,座落在挪威的首都奥斯陆和北方城镇莫伊拉那。

《盘丝洞》在挪威被封闭保护 我国三四千部老胶片10年内或被毁

《盘丝洞》的发现也让我国的老胶片保存问题被赤裸裸的暴露,一部中国老电影,之在80年前在挪威放映过,却不但被保存了下来,还被很好的修复。挪威电影图书馆非常慷慨的表示,他们将会把修复好的电影拷贝复制一份送给中国,而这份慷慨却让中国的电影人既欣喜,又沉重。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挪威国家电影图书馆的工作人员

挪威重视文化遗产 《盘丝洞》在挪威被封闭保护

在采访中,挪威国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Tina Anckarman同时还向我们介绍了《盘丝洞》在挪威被发现后的修复过程。“因为这部片子年代很久远,还是硝酸片基电影胶片制造的。我们找到它的时候,原胶片都已经变色了,而且损坏情况很严重,但是还没有严重到完全不能修复的状态。”Tina介绍到,修复工作是由专门的小组负责的,“每个人都有分工,还原颜色、声音、画面等,总之是一个团体活,大概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才完成。”

而对于原拷贝,挪威电影图书馆也对其进行了特殊保护:“因为这部电影拷贝非常年代久远,比较容易损坏,而且是硝酸片基电影胶片,非常容易燃烧。考虑到这部片子在中国电影史上的地位以及文学价值,我们对它采取了专门的特殊保护,《盘丝洞》的拷贝是单独储存在封闭空间中,有着温度以及湿度的严格控制。”

在年代久远的电影资料搜集整理与拷贝修复的方面,挪威历来有相当出色的成绩。近年来修复了一批本国影史上的重要资料,如根据文学名著改编、拍摄于1926年的《哈当格尔的婚礼》,1999年得到修复,此片2008年时还在中国国家大剧院做过配乐放映。再如挪威探险家上世纪初在南极考察的纪录片拷贝也在2011年得到重新修复整理。瑞典驻中国大使馆前文化参赞梅园梅女士就曾经、并且正在参与一些老电影的修复、翻译、介绍等项目。

我国老胶片保护存盲区 三四千部拷贝10年内或被毁

也就是说,挪威人发现《盘丝洞》不是偶然的,也没有什么针对的的意味。对于他们,这是正常的工作结果,然而对于中国电影人,却是一桩重大事件。早期中国电影史的写作,可能要开出一条新的路径,那就是:老电影的海外发现和海归工作。

中国近代史的动荡也使老胶片的保存工作受到致命的打击,或许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何《盘丝洞》在中国失传。根据左衡介绍,中国早期电影资料遭遇过几次大的劫难:一是中日战争,1931年一二八事变时,上海电影业损失惨重,很多片场片库被炸;1937抗战全面开展,11月上海陷落,电影业内迁南下,又丢失许多。早期电影拷贝散佚失传主要是这一段。1949后虽做了些搜集整理,但封存起来,清理不及,效果有限。文革时(甚至文革前的运动中)毁掉大批资料,主要是文图史料,但也有不少老电影拷贝,至今难以统计。”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阮玲玉与金焰在《恋爱与义务》中一幕

比如阮玲玉主演的联华电影制片厂的名片《恋爱与义务》的拷贝就曾因战乱而流落国外,多年前由南美洲乌拉圭的华侨将拷贝捐献给台湾电影资料馆,经台湾电影资料馆修复后,中国电影资料馆也得到了拷贝。

除中国电影资料馆外,据相关报道介绍,上海目前至少还有胶片电影三四千部。一部分在上影集团位于车墩的片库,另一部分在上海电影技术厂库房。但这两个地方都不具备保存胶片所需的恒温恒湿条件,以至于今年7月,在张瑞芳逝世一周年的活动上,拍摄于1957年的老电影《凤凰之歌》放映到一半,突然胶片起火。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对此评论道:“按照目前的保存条件,不出10年,这些珍贵影像基本都会毁掉。”

中国对电影老胶片保护的盲区令人哀叹,不过近年来,中国电影资料馆已经越来越广泛的开展了与各国电影资料馆的合作。据资料馆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也会遇到在收集整理的过程中,发现珍稀拷贝的情况,一般会通过官网或内刊将该信息发布出来,当中方发现其他国家发现了珍贵的中国胶片时,中方也会主动与其联系进行合作或交换。

[电影说] 老胶片《盘丝洞》的“奇幻漂流”

后记:《盘丝洞》何日亮相中国尚无明确时间表

《盘丝洞》发现后,挪威电影图书馆曾表示,将会把《盘丝洞》修复后的拷贝复制一份送给中国电影资料馆。不过在腾讯娱乐也为此连线中国电影资料馆时,对方表示这个活动“还在进行中”,目前拷贝还没有来到中国,因此,何时能面向公众放映,目前尚无时间表。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电影说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kakaso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