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绯闻历练让我成熟 不会被舆论所绑架

[导读]近日,章子怡和台湾电影教母级人物焦雄屏深谈十年的电影之路。她称自己尽力保持清晰的自我认知,不忘最初的追求,也就不会丢失自我,就不会被舆论所绑架。

章子怡:绯闻历练让我成熟 不会被舆论所绑架

章子怡

腾讯娱乐讯 近日,章子怡和台湾电影教母级人物焦雄屏(微博)深谈十年的电影之路。这十年,章子怡蹿红的速度有多快,遭遇的非议就有多深。面对非议,一度不喜解释的章子怡表示自己一直在学习释然,无论外界如何看待她,她自己尽力保持清晰的自我认知,不忘最初的追求,也就不会丢失自我,就不会被舆论所绑架。正是这些历练和做公众人物所受的责难,成熟了现在的章子怡。

文字实录

焦雄屏访前语:

章子怡19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在柏林电影节看到她,21岁的时候,我在戛纳电影节再看到她。两次我们看到两部作品已经使她登上国际的巅峰,她成为了这10年来外国人最熟悉的中国面孔,成为中国最好的最专业的演员。这10年中间的成长、她的变化、她的心境、她的专业素养等等,都使我对她非常地好奇。今天我们有机会来到康莱德酒店,希望这一次能够跟她好好地深谈,看这10年的发展。

对话正文

章子怡的ICON:自尊、顽强、生命力

焦雄屏:子怡好久不见,好高兴。

章子怡:我也是,谢谢焦大姐。

焦雄屏:我觉得你跟这么多好导演合作,每一个导演其实在不同的时间上也在塑造你。 比如王家卫的作品,我觉得将来也应该在影坛上传为佳话的作品,其实,他也看到了《2046》的章子怡跟“宫二”式的章子怡,总结将来会变成一个图像叫章子怡的Icon,章子怡的图像的象征。我们在电影史上看到,比如三船敏郎是武士,我们John Ford的John Wayne是一个西部大英雄,我们有谁谁谁手下的某个大演员。你将来希望大家记着你的是哪一个?

章子怡: 荧幕上的这种所谓的Icon,我觉得,我多少给大家有那样一个印象就是,我碰到的角色都是自尊很强的,也很顽强,然后也很有生命力的。我觉得生命力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词,我经常会说到这个词。我觉得,当一个角色她只是白纸黑字平铺在你的课桌的时候,她是没有生命力的。当你第一次接触到剧本,第一次对她有了一个幻想,第一次用一句台词去处理她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的生命其实跟你已经有了关系了。

焦雄屏:逐渐立体化。

章子怡:对,我每一次读剧本的时候(有大量的剧本我在看),就是有那么一个瞬间,这个角色,我说,我要完整她的一切,我要完成她的生命,我要给她她想要的爱情。

焦雄屏: 所以,相当程度投射你自己对这个角色的情感。所以你觉得这个Icon跟你自己的本人相差大吗?还是说她也都代表你?

章子怡:都有一点点我的个性在。像宫二身上的那种坚决和隐忍,我觉得我也会有。可是回到《非常幸运》,我觉得她大部分时间就是我。

焦雄屏:一个很糊涂的傻大姐?

章子怡:当然我没有她那么二了,但是我也有这样的成分在我的血液里面。所以也是为什么我对苏菲这个角色念念不忘。

焦雄屏:而且,我们看《卧虎藏龙》,本来你应该是配角吧,硬生生的给你演成主角。而且,李安说你演的玉娇龙成就了这个电影。我觉得,后来这个电影给人家留下来的Icon一定会是玉娇龙那个角色。但是咱们先把那放旁边,先谈,就是看这10年,你这么密集地成长,变成了中国最知名的演员,应该也说是最好的演员,梁朝伟说,不是之一是唯一。

章子怡:没有了,这个是他对我的鼓励吧。无论李安导演说的关于《卧虎藏龙》的这个事情,还是梁先生说的这个,我觉得就是因为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女孩,我必须这样说,我的成绩跟他们的鼓励和提携是紧密相连的。我其实一直都很感恩,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可以做一个演员,我更没有想过我可以做一个有代表性的演员,我觉得这个是大家给予你的一个认可。所以我觉得我没有理由去怠慢我的电影,去怠慢我的角色,因为她们给予了我更完整和更丰富的生命。

焦雄屏:就是角色跟你中间会有一个非常强的互动。

章子怡:当然,对。

焦雄屏:你刚才讲了一个幸运嘛,我们觉得一个演员的成功一定有三个最起码的层面:你的用功、天赋、还有你的机遇。

章子怡:努力这个事情,我觉得任何一个成功的人,其实大家不把努力放在嘴里。因为你热爱这个行业,你科学家也好,还是像您这种大的影评家(也好),我觉得你们在案头做工作的时候,其实也付出很多东西。我觉得这个努力是因为你热爱它,你不会觉得它是辛苦的。

焦雄屏:比如说,你做《卧虎藏龙》,你也是非常辛苦。因为听说这个中间还有一部分是你的倔强,

章子怡:就是要争一口气吧。

焦雄屏:听说李安是最后一个定的你?

章子怡:是的,他折磨了我很久。

焦雄屏:你觉得非要把这口气争出来?你觉得这个是不是刚好跟你的角色玉娇龙完全吻合,所以作为一种本色演员,你利用了这个特质?

章子怡:是的,我觉得是这样,就是那个年纪你是会有一个冲动的,这个冲动就是我不能丢人。我从小会有(这种想法),现在好多了,因为自己够自信了,内心也够强大了。

焦雄屏:讲一个他折磨你的例子。

章子怡:他折磨我,他不跟我说话啊。

焦雄屏:(李安)气你演不好?

章子怡:其实我觉得是导演他自身也有很大的压力。开机前他是不抽烟的,然后他拍了我之后,每一天抽闷烟。他到现在还在这儿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就在那儿抽闷烟。然后电影本身,那个剧本好像也不是这个路数,就是玉娇龙的这条线,拍着拍着,他就开始找到了我身上的一些特质,就把她全面地给提炼出来了。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谈不上什么演技,就你身上的那股子劲。

焦雄屏:特质 !本色!

章子怡:对。你本身有一个什么样的气场,他可能抓到了,就就全部放在玉娇龙身上。

我幸运都碰到了好导演

焦雄屏:说真的,你是非常非常幸运,你想这么多好的大导演,都跟你合作了,张艺谋陈凯歌(微博)、王家卫、李安、娄烨 侯咏、顾长卫,名单列出来挺吓人。但我们一般来讲,其实一开始我们看到的是本色演员,可是什么时候开始你真的确定你自己是一个专业的演员,不是一股气不服输而已?

章子怡:拍完《卧虎藏龙》之后,我觉得李安导演给我那个拥抱给了我很大的肯定。因为我整部电影,其实就是希望我可以让他满意。然后,最后他拥抱我的时候,我眼泪不停地在流,我觉得这一切的努力就是(为了)得到他的这个认可。今年《一代宗师》上映之后,他有给我发一个E-mail,其实往常我们都会通电话,但是在很关键的时候,他希望是用文字来表达他的心情,他说,他看到了一个成长的演员。他说的就是在表演上对我的肯定。我觉得他的这一次的肯定,是对我这十几年的一个真正的肯定,因为他有这个权威。

焦雄屏:他有在旁边一直观察你。

章子怡:对,他有这个权威。他说话我是非常相信的,我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我觉得这整个过程,十几年,他们今天给我算好像我出道十五年是吗?我自己没太算过,差不多十五年,我只拍过二十几部戏,其实我的那个产量是蛮低的,它就是一个成长和磨炼的一个过程。我觉得演技这个东西,只要你还是有这个天赋的话,它是会被提炼出来的。我幸运是因为我碰到的都是好导演。

焦雄屏:对,你选角能力也是不得了,你怎么那么会挑导演?还是说这些导演都在你身上看到一些潜质?

章子怡:其实每一次都是导演来找我,我哪有本事去挑人家呢。都是导演来找我说,子怡有这么一个角色,我都会很开心的。而且我觉得,可能是我在拍《我的父亲母亲》,或者是《卧虎藏龙》(的时候),在年幼的时候,得到了好的锻炼,就是体验生活,提前去做很多的准备。动作戏的话,我们会大量地去训练。像《一代宗师》这种,练很长时间。我觉得要提前走入到角色的世界当中,对于一个专业演员来说是重要的。因为现在这个电影市场这么活跃,大家就是拍完这个(剧组)进那个剧组,好像这中间沉淀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觉得(沉淀)这个东西你丢什么,这个不能丢掉。

焦雄屏:所以你的低产量,其实跟这个也有关系?

章子怡:是的。

焦雄屏:你必须要有很长时间,对这个行业或对这个事情的尊重,对吧?

章子怡:我觉得,起码你是要对自己和你自己的选择的一个尊重。

点击第二页:章子怡感性和理性 一体两面

点击第三页:演员是条漫长的路

感性和理性 一体两面

焦雄屏:你读剧本,你这样子一直看,哪一段时间忽然找到那个moment,是灵光乍现说我要去丰满你,我要去实现你?

章子怡:去年的时候,我在飞机上拿到吴宇森导演的《太平轮》的剧本,我很多时候是在我的卧室读剧本,因为那个空间是很小的,很安静的,只有我和剧本之间的这个交流。还有一个空间就是在飞机上,大部分时间我是在飞机上读剧本。

焦雄屏:因为专心,你也不能做别的事。

章子怡:对,非常专心。我那一次读《太平轮》,看到一半的时候我不敢看下去。我一直在落泪,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一个经历。我看到我的角色,在她身上发生的故事,我把剧本合上了,无论她发生什么,这个角色是属于我的。而且我害怕知道发生什么。我为她心痛,为她难过,为整个的,对当时的环境,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我痛!我不想再知道了。

焦雄屏:感觉是,你在很多时候会很快地融入,或者是进入那个角色。

章子怡: 我很感性,我特别感性,而且我对文字特别敏感。为什么李安是用E-mail,用文字来沟通,我收到这个文字之后,我也是用文字回报给导演的。我觉得文字那个穿透力和它的那种感染力,是你没有办法用简单的语言去表达它的,这也是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焦雄屏:我们举一些例子啊,BBC说你是“十个最应该认得的中国人”,日本大学生选你是“日本人最爱的中国人第一名”,《时代》杂志说你是“全世界一百个最有影响力的人”。那这些不同文化不同国家对你的阅读,不只是一个演员这个角色,你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公共形象,也有演员,但是这演员其实是很残酷的事。我觉得刚刚你讲的很多部分,包括你自己也非常敏感,对很多事情,有很多感性的状况,怎么去应付很多情况?比方说,我上次看到一个演员讲的话,我觉得感触很深,他说,演员实在没有自己哭泣的空间,他很多成长都是暴露在公众的放大镜下头。那演员碰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怎么应付?

章子怡:因为你选择做这一行,其实你已经要做好这样的一个准备,尤其像我的这个经历。我拍第一部戏,大家就开始关注我了。我觉得,很重要一点就是说,你尽可能不要被绑架。因为绑架就是你可能被动性地去给大家解释,去放入他们的认知,他们对你的这种认可或者是不认可。那我觉得就是,你自己必须内心很清晰你在做什么,你的价值观。我觉得(价值观)那个东西是特别重要的。当你很模糊的时候,你很容易就被带跑了,你可能就完全丢掉自我了。很多时候是你要很清楚,我追求的是什么,你别忘了你最初出发的时候你想要的是什么东西。我做演员这么多年收获很大,不仅仅是因为我自己的经历,是因为我在每一部电影里面,其实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电影,还包括我看到那么多的大量的电影里面,我感悟到很多的人生的态度:当你很窘迫的时候,当你很颓废的时候,你怎么样正确去面对自己,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怎么样强大自己的内心……

焦雄屏:永远是不足的。

章子怡:这个东西我觉得很难讲。通俗一点就是,你特别荣耀的时候,或者大家都捧着你的时候,你自己不能这么认为,(否则)那种落差会很大。所以在我家里,基本上我爸爸妈妈不会去讨论我哪部电影演得很好,他们对我是怎么样的赞扬,家里面就是很正常的家庭,没有这些东西。那我自己也是一个很坚定的人,我的个性里面是有这个成分在里面的。当我特别消极的时候,我也没有放弃过。我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最终说话的,谁走到最后,谁笑到最后。

焦雄屏:比如像我们大家常常觉得,赫本做了一个最好的典范。你看她做的一些事,大家总是对她后来一直到非常光辉最高贵的最后一刻,还对她非常尊敬。你会有这样子的期待吗?

章子怡:我希望可以。

焦雄屏:有没有积极开始做一些事呢?看你做很多慈善大使的一些工作。

章子怡:对,我觉得当你帮助别人的时候,它会让你变得更幸福,幸福感更强,这种幸福感是其他的事情没有办法替代的。我是对孩子啊,对女性的这种保护啊是特别敏感的。

焦雄屏:你有母性哦!我看你那个《中国最强音》,怎么会哭成这样,这么地……

章子怡:除了母性还很感性。

焦雄屏:对对对,为了什么?可不可以说一下,分享一下那个感觉?

章子怡:就是你投入进去了嘛!你就觉得,你有这个责任为他们争取所有的应该是属于他们的那个瞬间。

焦雄屏:仅此而已,不复杂。

章子怡:其实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们都不认识,就因为一个节目大家就有机会认识了。所以就是我的优点可能也是在这吧,就是我做事情会很投入。我不仅投入我的经历,我还投入很多情感。

焦雄屏:所以也容易受伤。我看你哪个言论说,你觉得人生一直在学习的是释然,是开始要对自己……所以是一条很大的人生的路。

章子怡:是的。

焦雄屏:觉得现在走得还满意吗?我刚刚就问了你,有没有后悔过?

章子怡:我没有后悔过。

焦雄屏:从没有?

章子怡:我为什么要后悔呢?

焦雄屏:有的时候会付出代价的时候。

章子怡:不会(后悔),因为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所有的事情发生,你就勇敢地去面对它,因为你说不准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好的不好的、灾难、天灾、人祸都有可能发生。

焦雄屏:四面八方而来。

章子怡:我觉得就是,你自己要坚定,要知道自己的价值观、人生态度、底线,不要轻易被左右了。

焦雄屏:所以说有的时候不看最好。

章子怡:看了也没事。我觉得这东西也不是说你不看就不知道了,就跟戏里面宫二的爸爸说的,这个世界就是它有肮脏的一面,当然了,所以它结构成了这样的一个社会。它也有善良的一面。

焦雄屏:所以你真的适合做艺术哎!你真的是两面都有,又很强悍坚毅,又有一定的敏感度跟脆弱。

章子怡:水瓶座,我不知道水瓶座是不是这样子的。

焦雄屏:水瓶座不是就常会有,一个摇摆。

好莱坞的爱与恨

焦雄屏:你对自己的规划,其实并不像你觉得自己是个小迷糊,常常糊里糊涂的。你看你有按部就班,也有进好莱坞,然后也有做制片人。

章子怡:那个都不是我计划之内的,就是顺其自然,好像是随着这个小溪,这水怎么流我真不知道。我拍那个《尖峰时刻2》是我第一次跑到美国拍戏,稀里糊涂地就去了,然后角色是什么也不知道,就觉得好玩就去了。然后《艺伎回忆录》那个,我得到那个角色,我也没有准备好,我连英文都不会的那个时候。

焦雄屏:你记得我给你写个条子让你好好学英文啊吗?

章子怡:对啊,我知道,很多人鼓励我,但是没有意识,因为你没有概念说我要做国际影星,我要去国际舞台,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东西。所以,大家会看到我每一步的这个过程,觉得我是很有计划的。其实我就是跟着这个水流。这个戏请我演,挺好的。跑美国去拍戏,就拍呗。拍的话我就知道,我要很努力。我努力之后,那个电影的效果出来,金球奖就提名了,我没有想过。你知道那一天,就是一个小故事,因为东西海岸不是有时差嘛,当洛杉矶提名的时候,美国还是早上六点钟,他们是九点钟电视直播。我的经纪人叫我起床,我死都不肯起。我说,这个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提他们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经纪人)说,不行,你要起来看。我根本就没起来。然后他们,我的那个Publicize,还有经纪人,还有经纪公司的人,他们都在一起,就有点像我们看春晚的意思你知道吧?大家集合在一块,然后就觉得这是一个……

焦雄屏:仪式性的。

章子怡:对,就是觉得要参与,他们电影人也愿意(参与)。我现在可能谁提名我会感兴趣,那个时候根本就跟我无关,什么奥斯卡,什么好莱坞,这个跟我没有关系的事情。然后他们就在客厅,我在屋里睡觉,他们就在外面狂叫你知道吗?他们进来把我扽出来,说,听到了吗?有你的名字!我就愣在那儿了。然后马上就说,快点收拾收拾(去)做电视节目,就把我扽到去做电视节目了。美国,你知道那个效率,他们像工作间一样,什么发生了,下一步怎么样,再下一步怎么样,都是有顺序的。他们带着我,马上换了套衣服,洗把脸就跟着他们去做访问去了。就那个经历,我觉得也挺有意思。所以,什么东西是计划之内呢?什么都没有,你反而会得到更多,反而自在一点。因为你很轻松,你越是那样期盼着,很多时候你会失望的。

焦雄屏:好莱坞其实你也去过这么多次了,觉得它有足够的地方让中国演员发挥吗?

章子怡:没有。

焦雄屏:斩钉截铁。

章子怡:所以,我没有拍那么多好莱坞片,因为它不足够让我去为它努力和付出。他们给的角色实在是太容易了。

焦雄屏:定型化。

章子怡:对,太容易了。

焦雄屏:其实,也有一点点这个困难的是文化上的差距吧。

章子怡:是的。因为我看到,往往他们(好莱坞)给亚洲人的角色,就是很表面化的。但凡有一点内容的话,他们宁可给黑人演员。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子的。

焦雄屏:比方说,我觉得在1960年代,我们看到那个阿兰.德龙,他是法国当然第一把的俊美的男性,大家也对他进好莱坞很有期待。但是我们发现,好莱坞它期待的是John Wayne这种很阳刚性的演员,他们对那种阴柔的俊美的男人并不喜欢。所以,我觉得当你进入好莱坞,别人会不会用一种特定的文化上的阅读,而因此减少了在好莱坞(很好的发展机会),没有像在中国电影界,这么过瘾的发展机会。

章子怡:我觉得,其实某一个时期,他们会好奇某一类型的演员。

焦雄屏:哦,忽然有墨西哥拉丁的……

章子怡:对。所以,我觉得会有一段时间,他们会对亚洲演员感兴趣。这我觉得这是一种时尚,跟电影本身没有关系。

焦雄屏:跟我们忽然要穿中国元素……

章子怡:从演员的角度去想这个问题,我觉得是特别简单的,就是,你offer我的剧本和角色,足不足够打动我,跟钱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很多时候,好莱坞是欺负亚洲演员的。

焦雄屏:钱会减半。

章子怡:对啊,他们会给你很低的薪劳。然后,他们知道,你们挤破脑袋都要这个机会。凭什么我们变成廉价的劳动力呢?我有的时候也咽不下这口气。

焦雄屏:那你会出来跟他们对抗吗?

章子怡:我当然会了。

焦雄屏:快举个例子快点,好想听。

章子怡:我一定会,我就觉得,因为他的心态,他们的制片人或者是Studio,他知道你不做的话,肯定有人不要钱……

焦雄屏:排着队来。

章子怡:对,不要钱去做。所以他就用这样的一个……

焦雄屏:威胁利诱。

章子怡:就欺负人嘛。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各方面合适了,才会再迈出这一步去。

点击第一页:章子怡的ICON:自尊、顽强、生命力

点击第三页:章子怡:演员是条漫长的路

演员是条漫长的路

焦雄屏:我们看到你的专业演员和你的这个执行都到制片了啊,你都已经到达一个顶峰状态了,你觉得你往下还能往哪一方向走呢?

章子怡:我还有很多角色没演啊,因为我的本质工作是演员嘛。

焦雄屏:惊悚、恐怖片?你有想去演恐怖片啊?

章子怡:想啊!因为我喜欢看啊。把自己吓的,钻在被窝里躲在那儿。就是这种不同的类型,我愿意都去参与一下。

焦雄屏:有没有可能在现在,尽你的力量,作为好莱坞跟中国电影之间的一个桥梁呢?

章子怡:我只能从自己的业务范畴内下手。比如说我在洛杉矶,前一阵子一直在开会,在筹备新的剧本,那我就是在跟美国的团队在做。

焦雄屏:这是一部美国片?

章子怡:我要做一部中国片,但是我要美国的团队进来。也许这个片子到最后的时候,它就是一个中美合拍片。我希望它可以做到这样的一个程度,完完全全中国的故事,开始是中国的故事。

焦雄屏:开始借用好莱坞的制度?

章子怡:对。我必须要用他们的智慧和他们的能力、他们的经验,来帮助我们完成一个我们中国的故事。也许将来我会用它的技术,不同部门的技术,我可以用它的,但是我在拍中国电影。

焦雄屏:我懂了。就是说你现在用你的力量,在你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已经开始做这些事情。将来也有可能变成全面性的一种方式?

章子怡:对。我希望这件事情可以做成。我觉得,因为我帮不上别人,也没有人来请我帮助,我也没有到这样的一个能力,我只能说,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愿望,看看能不能够实现。

焦雄屏:太棒了。借这个机会,给其他的、正在以你为楷模的这些新晋的演员或者是比较年轻的Talents,给他们一些建议、想法、方向。

章子怡:其实我也没有太大的资格去说什么建议,我自己的一点点体会和经验就是,演员是一条很漫长的路。如果你热爱这个职业的话,你可以一直演到底。这个过程,成功或者是失败,我觉得都是很正常的。我们会有偶尔的失败,也会有偶尔的成功。但是你想让自己在这条路上走得稳一点,扎实一点,长久一点,还是要脚踏实地地下功夫在自己的作品上,其他的东西,都会是昙花一现。

焦雄屏本期推荐影片《一代宗师》推荐辞:

章子怡十九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见着她。她和导演张艺谋带着《我的父亲母亲》来柏林电影节。我们四人(还有张艾嘉(微博))在中国餐馆饱餐一顿,我想当时连张艺谋都没料到这小妮子会成为国际巨星。

现在她挂着BBC“十个应该知道的中国人”、日本大学生“最爱的中国人#1”、时代周刊“世界100个最有影响力的人”等等招牌,光靠美,是拿不下这些赞誉的。

我觉得她身上有一股绝不服输的蛮劲和毅力,好强帮了她,某些历练与做?公众人物所受的的责难也“成熟”了她,她开始从明星变成扎实的演员:亮眼,抢戏,富感染力。否则明明谈叶问的《一代宗师》怎变成了一代宫二?

我对《一代宗师》有保留,但看《一代宗师》,重点在章子怡的表演。

点击第一页:章子怡的ICON:自尊、顽强、生命力

点击第二页:章子怡感性和理性 一体两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haozh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