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周]宁浩:拍电影就是混口饭 用不着那么崇高

[摘要]拖了四年的《无人区》终于在2013年快要过完的时候上映并已经取得了2亿票房,然而如果你觉得宁浩这是“苦尽甘来”那就错了,因为对宁浩来讲《无人区》能不能上映,并不会让他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导演周]宁浩:拍电影就是混口饭 用不着那么崇高

宁浩接受腾讯娱乐专访

腾讯娱乐专稿(采写/付超 喻德术 责编/宋小卡)

如果不拍电影,宁浩也许会成为一个哲学家;但很不幸,他拍了电影。

所谓电影,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戏中人的游戏,如果认真你就输了;所以在进退两难的时刻,宁浩果断开启“外挂”模式(“外挂”是一个游戏用语,指玩儿家下载一个软件,让电脑在那儿替他玩儿,然后自己该干嘛干嘛去),逍遥自在。

《无人区》正在国内热映,首日票房超过2000万、两天收回成本、首周1.3亿,宁浩名利双收;但从拍摄到上映,耗时四年,中间历经无数次修改;有很多人都替宁浩担心,担心他这些年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其实宁浩没有“熬”,他早已开启“外挂”模式,该干嘛干嘛去了:君不见,这些年除了《无人区》,宁浩还办过演员培训班、推出过另一部电影《黄金大劫案》(票房过亿)、新作《致命邂逅》也已经拍摄过半,然后还把生活过得有声有色。

“我是现实主义者,就是能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混口饭。”这是宁浩的原话;但如果你以为他只会混口饭,那就错了。

2000年宁浩在张元导演电影《如果没有爱》的片场,当时宁浩在Channel[V]做电视记者

小镇青年:

最穷的时候一个馒头和老婆分着吃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2000多年前孟子的这段话,简直就是对宁浩的完美描述。

这个出生于山西的“小镇青年”,曾做过自行车装配工、舞台美术设计、广告设计、平面摄影师、摄像师,人生的轨迹充满传奇。

当年只身来到北京求学,宁浩并非是有多大的理想,更谈不上对电影有多热爱,用他自己的话说,当年考学只不过是“为了找个借口混在北京”,但不想自己还真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当时读的是大专,导演专业)。即便走到这一步,宁浩也没有料到自己会与电影发生多少关系,他的毕业作品《星期三,星期四》拍完后就随便扔在宿舍里,一起租房子的室友方刚亮(代表作《上学路上》)无意中看过之后告诉他:“你应该去做导演。”

就这样,他又去考了北京电影学院,读的是摄影专业,成名前拍摄的《香火》和《绿草地》,在各类电影节上获奖无数。是金子总会发光,2006年,刘德华通过“亚洲新星导计划”发掘了他,《疯狂的石头》让他一举成名,随后《疯狂的赛车》又票房过亿,宁浩成为中国第一个在30岁以前就票房过亿的导演。

这一切,在现在看来似乎都顺理成章,其实不是,宁浩回忆说,他曾遇到无数困难,有时候甚至需要赌上性命去干一件事情,比如在内蒙拍摄《绿草地》的时候,有一次他困在了沙漠中,手机没信号、车也坏掉,身边没有水也没有粮食,无计可施之下只好靠“数星星”来辨别方向、学美国电影里的桥段给汽车打火,本来以为“回不去了”,结果劫后余生。

成名多年,宁浩身上没有任何一丝绯闻,这缘于他和妻子邢爱娜共同的人生经历,那时候在北京,两人被“贫穷”紧紧地绑在一起,最穷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个馒头,你让我、我让你;冰冷的寒夜,没有暖气的屋子,一小瓶二锅头,两人你一口、我一口。“那时候虽然很穷,但我穷得还剩下一个老婆,这个老婆是金钱所无法衡量的。”宁浩说。

宁浩成名前拍摄的《香火》(左图)和《绿草地》,在各类电影节上获奖无数。

现实主义者:

拍电影就是混口饭 用不着那么崇高

也许正是这样的人生经历,让宁浩成了一个“现实主义者”,他很烦喊口号、或者“上纲上线”把一件事情的意义拔得很高。即便说到电影,他也坚持认为不是在“为了理想而奋斗”,而是为了“混口饭”:“我比较少计划我的人生,遇到啥情况,就按照啥方式就来呗。我是现实主义者,就是能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混口饭。反正我的电影能养活我自己就行了。”

那么,在“混口饭”之外呢,拍电影究竟是为了什么,宁浩大笑:“为人民服务,就是小小的为人民服务。”不过犹豫了一下,他又立即纠正:“我后来想想,拍电影主要还是个工作吧,主要目的是拍个有趣的电影,供大家娱乐下就完了。

“拍个有趣的电影”、“供大家娱乐”,他确实是这么做的。从《疯狂的石头》到《疯狂的赛车》、再到《黄金大劫案》和《无人区》,宁浩的电影主线都非常清晰——尽管有时候是好几条主线、对白也会尽量做到有趣——为了娱乐嘛,即便是在相对严肃的《无人区》里,他也能整出一句“身体真棒”,博大家开心一笑。

也正因为如此,宁浩讨厌聊“转型”之类的话题,因为他认为拍电影就是拍电影,把它拍到好看、好玩儿就行,仅此而已:“其实哪有什么转型?就像你的人生一样,你选择这种生活方式,每天都在干这事。然后突然就说,哥们儿你的生活准备转型吗?没有,我还是过日子啊,我还是在拍电影啊!”

前段时间,宁浩出席一个媒体群访,被问及假如《无人区》在四年前就已经公映,会不会提高他在中国电影界的地位,宁浩再次大笑:“我一共就一米七,还能提高到哪儿去?”

那么,《无人区》终于公映这件事呢,他是不是应该小小高兴一下?没想到他还是一副淡然模样:“没什么心情,其实很多人都会觉得,你应该特别高兴或者特别怎么激动,好像也没有,我都到这岁数了,我还有什么呢?接近不惑之年了。”

宁浩在《无人区》中扮演了一位路人甲,没有台词,只有一个从牙缝里滋痰的动作。

淡定大导演

《无人区》不上映 并没感到煎熬

命运总有改变的时候,苦会变甜,反之亦然。《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两部电影让宁浩名满天下。2009年,他进一步受到业界大佬“三爷”(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器重,《无人区》在当年春天开机。

尽管不是转型,但对宁浩来说,《无人区》还是与众不同,这是他特别想拍的一部电影,因为这里面包含了他太多的人生思索和过往经历。但现实就是这样,有些东西,你越是想要、它就越是遥远。《无人区》顺利关机后,本来原定2009-2010年贺岁档上映,但很不幸倒在了审查门口,而且一倒就是好几年。

换作别人,可能就跟这件事耗上了,别的啥也干不了——主要是没心情干,但像宁浩这种经历过无数挫折、看淡了功名利禄的人,早就见怪不怪、波澜不惊了,于是他果断“外挂”,该干嘛干嘛去。

2011年6月,宁浩的新作《黄金大劫案》开机。开机之前,他还办了一段时间的演员培训班,目的就是为该片选择新人——最后也在影片中用了。2012年4月,该片在国内公映,9天票房过亿,最终票房超过1.5亿,唬得外界一愣一愣的。

《黄金大劫案》之后,宁浩并没有闲着,除了《无人区》的修修改改,他还筹备了自己的另一部作品《玩命邂逅》,该片由黄渤(微博)徐峥(微博)周冬雨(微博)等人主演,目前已经拍摄过半,预计将于明年与观众见面。

很多人都担心,宁浩这些年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其实他并没有“熬”,他干了很多别的事情。至于《无人区》,宁浩看得很明白,该片的幕后老大是“三爷”,三爷都没办法搞定的事情,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我是个盖楼的人,所以我更多是考虑怎么把它弄好。其实一个片子什么时候上映是有诸多因素的,比如中影集团,我认为相当长时间中影集团是无暇考虑这件事情。或者选择现在这个档期中影也有他们的考虑,但具体怎么考虑的,我作为一个创作者也伸不上手。”

其实,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中影集团作为中国电影的“龙头”,手里有无数项目,《无人区》投资1600万(而且还不是中影一家独投),对中影来讲,能否上映真的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没有必要那么心急如焚,有时候甚至是没空去搭理它。

至于影片最后的删改,采访过程中宁浩反复提及一点: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命,《无人区》的命就是这样:“我觉得每个戏都有每个戏的命,它既然是这样,那这就是它的命运。”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人区》前半段命运多舛,后半段是因祸得福,上映两天之内就收回了成本,如今票房已超过1.5亿,赚得盆满钵满。

人生变化:

依旧洒脱但变得谦逊起来

尽管对人生没有计划,也不太计较得失,但这些年,宁浩的人生还是有了巨变,尤其是最近四年,他在心态上有了明显变化。

一位宁浩的好友(其本人不愿透露姓名)告诉记者,2009年《无人区》初剪的时候,宁浩由于前面两部作品《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太顺,其本人也信心爆棚,一度觉得自己牛逼到不行。可经过这四年多次修改的折腾,加上年龄的增长,宁浩现在变得谦逊多了:“他开始明白,很多事情,单靠他个人根本就无能无力。”

另一位与宁浩私交甚好的媒体人也应证了这种说法,原来《无人区》修改过程中,宁浩曾给很多人打电话征求意见和看法,他就曾给这位老兄打电话讨论台词。比如片中徐铮饰演的潘肖对多布杰饰演的大反派说:“你跟我们不一样,你又不是人。”后者答:“对,我是吃肉的,你是吃素的。”宁浩当时觉得“我是吃肉的,你是吃素的”这句对白是不是有点儿矫情,于是就打电话讨论要不要删掉,但最后还是保留了下来。

这正是宁浩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不太愿意上纲上线、正襟危坐地讨论电影,却又在细节上极为苛刻;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只是为了“混口饭”,但如果你以为他只会“混口饭”,那就大错特错了:前面说过,如果不拍电影,宁浩也许会成为一个哲学家,他可不愿意苟活。

“我们生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其实从我个人来讲,我是蛮幻灭的一个人,我也不知道我们生存这一次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实际上我还是相信总有某些东西是有意义的,总有一些东西是有意义的,虽然我们不停地在牺牲,我们从来就,打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是吧?就是到这么一个轮回当中,总还有某些东西是有意义的,因为那种改变是有意义的。”

在采访的末尾,宁浩说了这样一段话。

记者手记:

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

宁浩是个很随性的人,这种随性,建立在他肆意的才华上面。

《无人区》中,宁浩亲自出马演了一个“路人甲”,徐铮饰演的潘肖向他问路,他吭都没吭一声,只是向外嗞了一口唾沫,一副屌到极致的模样。

这就是宁浩本人的写照。采访过程中,刚开聊的时候,他几乎觉得所有问题都没意义,统统用“没什么啊”、“还好”、“就那么回事儿吧”这样的字眼打发,好像不是在采访,而是在被问路。可等到聊高兴了,他又开始滔滔不绝,能跟你从新疆牛肉拉面一直扯到外太空和生死轮回。真可谓,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kakaso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