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蔼安详长者多布杰 从铁血英雄到最酷反派

和蔼安详长者多布杰 从铁血英雄到最酷反派

多布杰

熟悉西藏题材影视剧的人,对多布杰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在《尘埃落定》、《西藏秘密》、《格达活佛》《红河谷》等一系列影视剧中塑造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形象,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他最为普通观众所熟知的角色,莫过于《可可西里》中的因保护藏羚羊而英勇牺牲的英雄日泰队长。如今热映中的《无人区》里,他出演的却是一个与日泰队长截然相反的角色——杀人不眨眼的鹰贩子。

和蔼安详的长者

采访多布杰老师前两天,我刚在电影院看完《无人区》。粗粝的黄沙间,鹰贩子目光每次滑向镜头,都让我胆战心惊,冷峻的充满杀意的气场,即便相隔一座银幕也足以让人窒息。以至于在拨通他的电话之前,我的手一直在打颤,几度深呼吸以强行压住纷乱的心跳。没想到,电话接通,对面传来的声音却意外的和蔼安详,西藏口音的普通话甚至微萌,完全没有鹰贩子的影子,也没有日泰队长的影子。声音在我脑海中凝成一位笃定温和的长者,恍惚的错乱感瞬间袭来。

其实多布杰的戏路很宽,绝不仅限于硬汉之类,你绝想不到,他在上戏的毕业汇报演出中,出演的竟然是罗密欧!光活佛他便演过好几位,而且位位都各有特色。从博学多才却多愁善感的六世达赖喇嘛,到外表温文尔雅内心强悍刚强的格达活佛,至于曾统一全西藏、在全西藏范围内确立格鲁派统治地位的五世达赖喇嘛,则是他对自己的一大挑战:从20来岁一直演到70来岁。这部拍摄于88年的电影,在89年中国第一届电影节得到极高的评价,只可惜赶上特殊的历史时期最终无法公映。

穿越无人区遭遇险情

在拍摄《无人区》之前,多布杰并不认识宁浩,更没合作过。那时《疯狂的石头》刚刚上映,而他忙于拍《雪域天路》并没有去看这部电影。有一天他收到一个陌生的来电,《无人区》的副导演打过电话来,问他看没看过《疯狂的石头》,他坦白地说没看过。副导演向他推荐《疯狂的石头》,对他讲宁浩作为新锐导演的潜质,并邀请他出演鹰贩子。听了后多布杰有些犹豫,如此残忍的一个人物,让虔信佛教的他很难接受,正巧他当时需要去上海治牙,便以此为理由拒绝了。但副导演依然锲而不舍,再度打来电话,反复强调宁浩导演的诚意,他终于犹豫着答应下来。

所有参演的演员中,多布杰面临的挑战是最大的。不光是因为从保护野生动物的英雄到盗猎野生动物的恶魔之间需要跨越的鸿沟,也是因为他的宗教信仰。为了能更好的理解角色,宁浩导演让多布杰陪他选景,以便直观地感受下四周的环境。随后又找来一大堆的黑帮片,《教父》《老无所依》,让他好好观摩。为了能最传神的把握人物,多布杰并不仅仅将角色局限在剧本里,而是试图在剧本之外还原人物的整个生命历程。在与宁浩导演的反复讨论中,一位在恶劣的环境下挣扎着生存下来、黑历史甚至可以回溯到童年的冷血老大形象渐渐成型。对人物细致入微的揣摩也确实得到了丰沛的收获,《无人区》一上映便引发票房风暴,多布杰饰演的这位鹰贩子也被观众捧为“中国电影里最酷的反派”。

此外,身为全剧组年龄最大的演员,适应新疆极大的温差、与西藏迥然相异的气候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为了给角色更大的延展空间,宁浩导演还为多布杰设计了一条假肢。这条假肢戴上后走路很疼,走着走着就开始一瘸一拐,倒是更接近角色,只是苦了多布杰自己。片中多布杰开的皮卡车是剧组特别改装的,非常笨重,很不好开。有一次还闹出险情,多布杰开着车穿越无人区出外验车,没想到车在半路熄火,偏又没带手机无法联络,幸好剧组工作人员觉察到他走了太久没回来情况不对,赶紧来找才算脱了险。

意外走上演艺之路

多布杰的成长经历,对于一个50后中国知识分子而言,典型又不典型。是因为18岁以前他是一个煤矿工人,随后选进话剧团当了工农兵学员,1977年起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在那个的年代,这样一条人生轨迹在中国的每个角落一再重复。70年代末的内地,无数青年挣扎着试图抓住“恢复高考”的飘萍,博取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而多布杰却在懵懂间跟随冥冥间的指引,不知不觉地走上了演艺之路。

多布杰出生在日喀则地区南木林县的一个小山村里,年少时胆小害羞的他,其实从未做过当演员的梦。村干部想让他参加宣传队,他竟羞得大哭,执拗地不愿上舞台。老同志们只得慢慢做他的思想工作,好不容易才说通。要说理想,则要算当兵。无奈当时的他身材太过瘦小,年年报,年年落榜,都是因为重量不够。稍大一点到了日喀则地区当煤矿工人,话剧团来招人,又挑中了他。谈及往事,多布杰老师的语气并没有什么波动,但言语穿越三十余年的时光,采访之初的错乱感再度袭来。其实如今他硬朗霸气的外表之下,还依稀能看得到当年眉目清秀的羞涩少年的痕迹,只是精湛到了无痕迹的演技,让强烈的代入感无可逃避。1976年,多布杰赶上了工农兵学员招生的尾巴,成为中国最后一批工农兵大学生,这意味着他不需要经过高考便可以进入大学就读。在上海求学期间,用多布杰自己的话说,就是“小学中学大学一起上了”。

而今,生活当中的多布杰依然如年少时般安静内向,但只要到了舞台,一进入状态他便像打了激素一样兴奋起来。他偏爱那些和自己性格反差很大的角色。“酝酿那种生活中没有的情绪,完成是一种享受,这大概是演员的职业病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anfengsui]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