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贝娜要强的一生:为歌而生 为歌弃命

明星资讯腾讯娱乐 [微博] 文/赵振宗 采访/马晓溪 程佳 毛予2015-01-22 01:33
0

[摘要]他忘不了姚贝娜临走时说的话,她说,爸,我不怕死。可是我死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怎么办?白发人送黑发人。“小姑娘心地善良,总在顾及别人的感受,生怕麻烦了别人,包括爸爸妈妈。”

姚贝娜要强的一生:为歌而生 为歌弃命

姚贝娜在“好声音”(在线观看)赛场上。

腾讯娱乐专稿 文/赵振宗 采访/马晓溪 程佳 毛予倩

“如果再给她时间,她还会进步,她太爱唱歌了,太拼了。”在女儿姚贝娜的告别仪式上,姚峰哽咽道。

大批歌迷和当地市民那天也自发赶赴告别式,送姚贝娜最后一程,他们的神情更多带着惋惜。有人送上了花圈,挽联上写着姚贝娜的歌词:她是最短暂的花朵,也是最长久的琥珀。更多的人在微博、微信上向她告别,人群中姚峰夫妻的身影有些佝偻。

姚峰称女儿为“艺术精灵”,“她妈妈不让我说她完美,说她是天才,她现在没了,我为什么不能说她完美呢?她不是天才吗!”

他忘不了姚贝娜临走时说的话,她说,爸,我不怕死。可是我死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怎么办?白发人送黑发人。“小姑娘心地善良,总在顾及别人的感受,生怕麻烦了别人,包括爸爸妈妈。”说到这,姚峰已经泣不成声。

“爸,劝劝妈,不要难过。”这是姚贝娜和姚峰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信非得求人才能考上大学

多年后,姚峰的同事范洪涛还记得,姚峰在得知女儿姚贝娜被中国音乐学院录取后的表情——头扬得很高,满脸的自豪。

出生于1981年的姚贝娜用自己的成长经历,解释了“子承父业”这个词——她的父亲姚峰是武汉音乐学院的大学教授,母亲则是省歌舞团的歌唱演员。

在父亲有意识的引导下,姚贝娜九岁开始第一次登台,时常上电视台露脸,甚至成了当地的小童星,从艺之路打小就顺风顺水。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很少能次次陪姚贝娜去演出,现在已经很难了解当时的她,在外如何照顾自己。更多的亲友觉得,姚贝娜的独立就是在那个时期形成的。范洪涛回忆起早前年的一件小事,有一次下雨,他站在楼上,忽然看见楼下有个小姑娘在雨里往家属楼跑,仔细一看就是小“姚贝”,“可能是刚放学,那天的雨还真的挺大的,”他后来责备姚贝娜父母,“你们怎么连个伞都不给孩子准备?”

“那是在武汉当地电视台门口”,同样身为武汉音乐学院老师的费星,有天正好碰上还是中学生的姚贝娜和她的奶奶。当天,姚贝娜要带着自己写的歌到电视台参加一个节目的演出,“可在电视台门口就看姚贝娜满脸不高兴,后来才知道,她那是埋怨奶奶,不想她老跟着自己。”

到了17岁,姚贝娜和父母隔得更远——姚峰夫妻俩要调去深圳工作。还在上中学的姚贝娜留在武汉和奶奶一起生活。这个变化,让早已学会独立的姚贝娜,更习惯一个人承担所有事情。也是在这一年,她开始跟随父亲的同事、好友冯家慧系统地学习民族声乐。两年后,姚贝娜面临高考,已经定了要上星海音乐学院的通俗唱法专业,可这个想法却被冯家慧否了。“当时贝娜考武汉音乐学院民族唱法专业,专业课可是第一名。”冯家慧不甘心,想让她去北京的中国音乐学院试试,那个国内民族唱法最顶尖的学府。姚峰和姚贝娜也同意了冯老师的想法,决定去试试,只是这个专业名额极为有限,全国只招收15个人。

为了帮女儿保驾护航,姚贝娜的母亲曾建议姚峰去北京走动走动,毕竟都是做声乐教育的,找些资源帮助女儿考学并不是难事。可姚峰却并没听她的,这使得夫妻俩之间有了矛盾,而这,反倒更刺激了姚峰,“我就不信,一个唱歌的好苗子,不求人就上不了学了?”姚峰最终硬是没求任何人。故事的结局是姚贝娜被中国音乐学院民歌系录取。

退伍是想挣更多的钱?还是想出更大名?

想拿把吉他就能去香格里拉的酒吧去唱歌

虽然上大学之前的两年来一直和闺女分处异地生活,但女儿这回求学所在地毕竟是北京,不再是自家那方圆五百米、周围邻里熟悉的小圈子,父亲姚峰有些担心。

入学那天,帮姚贝娜准备妥当一切生活必需品之后,在学校食堂,姚峰和姚贝娜有了一次父女间的严肃对话,“都说大学是个大染缸……只要缺钱,就给爸爸打电话。”姚峰说,“当然,爸爸也只是工薪阶层,你也要懂得节约。”

缺钱的电话没有接到过,后来反倒是姚峰担心女儿,追着问姚贝娜缺不缺钱,每次得到的回应都是,“有,足够!”至于姚爸爸担心的“染缸型”事件也没有发生。

“这里确实有条件的男孩子很多,姚贝娜又漂亮,追她的也真的不少,有些甚至真的能在事业上帮她,可她就坚持自己的爱。”作为姚贝娜的大学老师之一,马秋华和姚贝娜算是亦师亦友。她说,姚贝娜甚至带她见过自己当时的男朋友。马秋华发现,那就是个普通的男孩,这让马秋华更觉得姚贝娜可爱和单纯。

2005年大学毕业,由于在歌剧《金沙》中的优异表现,再加上成绩出类拔萃,姚贝娜最终加入了海政文工团,成了一名文艺兵。这让姚峰夫妻很是高兴,“当兵也是我们年轻时的梦想,能在女儿身上实现,怎么能不高兴?”当然,另一方面,这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正是在海政期间,姚贝娜拿了多项大奖,其中就包括青歌赛的金奖。

在一切看来都顺风顺水之时,姚贝娜却突然提出离开海政文工团,这个决定几乎让她身边所有人都不能理解。姚峰夫妇特地从深圳飞来北京,约上大学的另一位老师董华一起劝姚贝娜不要离开。“第一次劝留住了,第二次劝也留下了,到第三次就劝不住了”,董华说。在加入海政文工团4年后,姚贝娜选择了退伍,身后留下的是一票亲友、同事的惋惜声。

如今的海政文工团团长、当时的副团长宋祖英,在一次和姚峰的偶然碰面中提到姚贝娜的离开,宋祖英觉得既可惜又无奈,“她是想挣更多的钱?还是想出更大名?”

姚峰之前同样不解,但和女儿谈过之后,他把女儿的原话转述给了宋祖英。“她说她想要更多的自由,”姚峰说,“她希望她能拿着把吉他,跑到香格里拉的酒吧去唱歌,那才是她想要的。”在香格里拉酒吧唱一晚酬劳大概是200块钱,姚贝娜在海政期间的身价在3、4万块钱一场了“这不是钱的事,她想要的不一样。”

姚贝娜想要什么?

作为青歌赛的冠军,登上过春晚的歌手,姚贝娜不再需要为谋生而考虑。“她想要的自由,就是在台上唱自己想唱的歌,被更多地人认可”,姚贝娜的高中同学、闺蜜晓雨(应采访者要求,使用化名)告诉记者。2011年晓雨与姚贝娜在回母校演出时曾经聊起这段经历,“当时,她还说过很羡慕那些超女歌手。”

“她总怕麻烦了别人,包括她的爸爸妈妈”

晓雨再次见到姚贝娜已经是2012年,这时的姚贝娜做完手术和化疗,回到武汉休养,也就是在此时,在一次平常的聚会中,姚贝娜轻描淡写地说起自己得病的事。“乳腺癌,我听了都快疯了,她好像完全没太当回事。”

其实姚贝娜很早就关注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异样,她曾求助过自己的老师董华,她也曾和助理一起遍访了京城各大医院,盼求诊疗方法。但她没有告诉她的父母。

最终确诊是乳腺癌的那天,姚贝娜给姚峰打了个电话。听女儿打电话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姚峰恍惚觉得天塌了,“可她却劝我们‘别紧张、没关系’,她说她这是早期,没事。”作为父亲,姚峰觉得他太了解他的女儿了,“她时时在顾及别人的感受,总怕麻烦了别人,包括她的爸爸妈妈。”

2011年5月31日,姚贝娜做了乳腺癌切除的手术。术后化疗,一切恢复极佳。用她当时主治医生的话说,按照她的恢复水平,复发的概率甚至不到5%。也就是在这次手术之后,姚峰告诉她,刘欢想邀请她去唱《甄嬛传》的主题曲。姚峰考虑到女儿的身体状况并没有一口答应,但姚贝娜很坚决,“一定要去。”在征求了主治医生的同意后,姚贝娜最终完成了《甄嬛传》主题曲的录音。

随着《甄嬛传》的热播,姚贝娜开始像她向往的那样,被越来越多人认识、记住,甚至崇拜。各种电视节目的邀请络绎不绝,其中就包括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在线观看)。后来发生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这档节目成为了姚贝娜人生当中的高光点。几乎是一夜之间,姚贝娜再也不是“那个唱《甄嬛传》主题歌的姑娘”,而成了真正被人熟知的“歌手姚贝娜”、“好声音(在线观看)姚贝娜”。

当年年底,姚贝娜便推出了个人EP《1/2的我》——虽然这并不是她的第一张专辑,但终于唱到了“自己想唱的歌”的姚贝娜,为这张专辑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心血。网站记者周文韬那时曾跟踪采访过姚贝娜两次,她记得,在EP首唱会的彩排上,光是一首歌的前奏速度,她要先问自己爸爸合不合适,又问经纪人,最后打了个说武汉话的电话,完了跟记者翻译:“我打给同学问问意见。”

姚贝娜似乎已经忘了她曾是一个癌症病人。忙累了就在沙发上窝一会儿,醒了接着练。终于EP首发之后,她就住了院。出院后,她决定,今后工作不要再那么紧张 ——“再也不一天跑两个城市赶演出了。”

作为姚贝娜所在公司华谊音乐的宣传总监,张亮承认,那时候的姚贝娜是最忙的,在她那次身体出现异常的时候,他们当即就决定让姚贝娜停工一周,自那之后,“我们都把姚贝娜当做‘特殊的艺人’,不会给她安排太多额外的工作。”

接演出不为挣钱 为了更多人知道她唱歌好听

姚贝娜不愿接受公司的特殊对待。周文韬记得,那会儿找上门的商演特别多,姚贝娜很少拒绝,20多万一场,能接的她都接,“姚贝娜曾经说过,倒不是为了挣钱,只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她唱歌好听。”

与姚贝娜拼命工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去年春节她没能再和董华老师一起吃团圆饭,俩人最后一次见面也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同样的还有晓雨,虽是密友,可她俩分别的时间也超过了一年;至于马秋华老师,虽然半年前见过一次姚贝娜,但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

《中国好声音》副总导演章骊觉得姚贝娜一体两面,“一方面,她有田园的一面。她的内心对闲云野鹤的生活是向往的”,另一方面,“她对唱歌是有瘾的。”

属于自己的时间减少,去复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每次都是要主治医生曹迎明提醒,姚贝娜才会想起来要去医院。直到2014年6月27日,曹迎明发现,姚贝娜的癌症再次复发,已经渗透到了肝脏和骨头。这让他非常惊讶,“她这么年轻,而且当初恢复得那么好。我跟她说别太劳累。”曹迎明非常希望姚贝娜接受化疗。但与之前积极配合治疗相比,姚贝娜这次选择了拒绝。“她太热爱自己的事业了,宁可牺牲很多其他的东西。”

对于姚贝娜的身体,马秋华和董华两位老师一直格外的关心。在“好声音”之后,马秋华还曾向姚贝娜提出过一个提议——回学校教书。

在马秋华看来,姚贝娜的专业强,又是学校自己培养出来的明星,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回学校教书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听到这话,姚贝娜笑着问,“老师我行么?”最后姚贝娜给了马秋华一个答复,她还是想趁年轻,“想在台上先再多干两年再说。”

2014年11月27日,姚贝娜留下了人生最后一条微博,她说,“躺了将近一个月了,现在憋得我真想唱歌啊”。

而晓雨想起,就在不久之前,当高中微信群里有人问起姚贝娜身体状况如何的时候,她还回答,“别信网上的,我身体没事。”可1月15号,之前网上的传闻似乎成为了现实,晓雨惊了。她马上拨了电话给姚爸爸,才知道,这个好友身体状况极为不好,她赶紧订了第二天的机票,直飞深圳。但她依旧没能赶上看姚贝娜的最后一眼。

2015年1月16日16点55分,姚贝娜走了。33岁零112天。

“她就是这样!”晓雨语气中带着埋怨,“太要强!”此后,我们采访陷入了一段沉默。晓雨再没绷住,闷声哭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netaliu]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