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訾鹏崔叔控诉网投 李银河劝居民轻视网络暴力

[摘要]《我们15个》正在腾讯视频24小时直播。4月24日,社会学家李银河进入平顶,和居民们交流女权主义。

腾讯娱乐专稿(文/优嘎 发自平顶之上)《我们15个》正在腾讯视频24小时直播。4月24日,社会学家李银河进入平顶,和居民们交流女权主义、婚姻与爱情的关系等话题,她称,“女权主义在中国有点妖魔化”。另外,在李银河主持的反击会上,訾鹏、崔叔等居民态度坚决地抗议网络投票,说到激动处都哽咽起来,崔叔连连愤慨道,“真的让人心寒!”而李银河以自身遭遇网络暴力的经历,劝居民们“别太拿网络暴力当回事”,同时也呼吁多给一些正面的能量。

訾鹏崔叔控诉网投 李银河劝居民轻视网络暴力

李银河在平顶

李银河称女权主义在中国被妖魔化 自曝神经过敏不习惯被监视

李银河一进入平顶,就收到了居民的追捧,她也向居民慷慨赠送签名书籍。张守望还介绍,自己一直对李银河的研究领域特别感兴趣,并自称是个“女权主义者”。

李银河把居民们聚集在一起,科普女权主义,她介绍女权主义“在中国有点妖魔化,大家就觉得是那种张牙舞爪的,要跟男的决一高下的那种。”李银河认为,大家都盯着激进的那些了,一听女权主义就觉得是个负面的词,甚至近些年都以“女性主义”的面目出现。

而婚姻是个绕不开的话题。有居民就提出关于婚姻和爱的关系的问题,李银河将其扩大化,她称爱、性和婚姻的关系,不一定是三个都连在一起的,“各种情况都有”。拿爱和性的关系举例,“爱和性分开的活动是大量的,比如婚姻中夫妻之间没有爱的情况”,但最好的情况是“有爱的性是最高质量的,没有爱的性会很空洞。”

她的一番话也得到了郑义的共鸣。他自曝“非常讨厌婚姻这种形式,所以一直是独身”,李银河也介绍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话题打开后,李银河向居民科普了各国的女权现状以及各民族的奇葩习俗,比如印度就有妻子为丈夫殉葬的习俗,令居民们大开眼界。

刚进入平顶一天,李银河就在吃饭时和居民吐槽,在监视之下很不舒服,一举一动全都被看到。李银河向身旁的小宝好奇发问,“是不是时间一长,就感觉不到了?”她解释自己是神经过敏,“很容易被刺痛的感觉”。

訾鹏崔叔流泪抗议网投 李银河以亲身经历劝居民轻视网络暴力

李银河还为居民主持了反击会,她带来了五条热议栏中网友的恶评,涂圆圆、张守望、郑义等居民需要亲自读出留言,也可进行辩解。涂圆圆首个接受恶评,网友吐槽她“一看就是狠角色,上去撕郑义”。她回应“狠”字跟自己不太搭嘎,至于撕不撕义叔,“说不好,义哥如果再搞联盟,该撕就该撕。撕不撕,也看我心情。”李银河也凭借短暂相处的印象,帮涂圆圆“辩解”,“不像个看上去相当柔弱”。

而说到网友对郑义的评论“拆花姨的温室,太目中无人了吧”,花姨首个站出来,“太不像话了吧”。她出面说明情况,其实是网友误解了义叔,温室并非是义叔拆掉了,“是我提出要拆掉的,焦阳带头、守望帮忙的,而且这是个好事。怎么会这个样子?真的是莫名其妙。”花姨也很不解。

关于建议废除网友投票的事,訾鹏再度坚决表态反对,他也发表了一段很长的言论,“外界的声音有自己的评判模式,就像一些娱乐节目需要网友的投票,但不一定是客观的、公正的。我就想捋一捋这个事情是有没有意义,有些事情我说服我自己不在意就够了。这是一个节目,不是生活,也不是个家庭。它有让我感到悲观的一面、不喜欢的一面。”

说话间,訾鹏已经从哽咽到流泪。他表示,“做好自己就够了,何必管那么多。该走还要走,顺其自然,走成什么样,我只能听心里的声音。”其他一些居民听到他的感慨,也默默抹起泪来。訾鹏的一番话也引起了很多居民的共鸣。崔叔就谈到自己两次网投第一的经历,“我非常心寒,我从进来就每天改变平顶,投我这一票真的接受不了。投我第一名是什么意思?什么目的?要把理由告诉我,要不然我不知道怎么改正。”他也坚决支持取消网友投票的权利,“歪曲了事实,你们确实是不公正,我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崔叔也说不下去了,当场泪崩,不断重复,“真的让人心寒!”

反击会的末尾,李银河总结了居民们面对网络暴力的态度。她也给居民建议,“别太拿网络暴力当回事”,她也以自己为例,透露网友对她的骂、人身攻击很多,有一次就有网友给自己评论,“如果在中国杀人不犯法的话,我就一刀捅死你”。李银河认为有时候网友就是要通过网络宣泄,她也呼吁网友理性一些,多给一些正面的能量,而不是宣泄负面情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gamac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企业服务

最新娱乐资讯

时尚资讯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