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曹林 | 你可以貌美如花,也可以挣钱养家

我们15个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曹林2016-04-26 16:12
0评论

[摘要]前些天热议的柳岩被捉弄、和颐酒店女生被拖拽的新闻,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女权主义的呼喊不会就此停止。女权争取的是平等的权利,是对“我负责挣钱养家,你只管貌美如花”的颠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微信号:zqb_caolin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些天热议的柳岩被捉弄、和颐酒店女生被拖拽的新闻,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连续数天的舆论激辩降了分贝,弥漫网络的恐惧也稀释了不少。具体的起因经过可能在速朽的传播中被淡忘,但女权主义的呼喊不会就此停止。经由几轮事件的发酵,与女性权益相关的议题,已在舆论场中站稳了脚跟。

尽管远离了世俗人群,但平顶上同样无法回避男权与女权之间的摩擦。有人坚持女性也该有所作为,有人则坚称女人只负责貌美如花则足矣,不必挣钱养家。有维护女权的男居民,也有依赖男性的女居民。其复杂程度,丝毫不亚于现实世界。近日,提倡女权主义的社会学家李银河上山,与四位观点迥然不同的居民展开了关乎男女权争的对话。其社会研究的形式,或许能给我们观察这个以自由为名的乌托邦中的权力矛盾打开新的视窗。

女人比你强,丢不丢人?

曹林 | 你可以貌美如花,也可以挣钱养家

对于部分男性而言,讨论女权,一个绕不过的问题是接受女性领导、面对崛起的女权,到底丢不丢人?从往期的剧情来看,当刘洛汐争当平顶的领导时,孙铭大呼无法忍受娘们指挥。对于来自女性居民的不同意见,小宝则表示“你只要顺从我就好了”,男性居民似乎觉得接受女性领导是一件丢人的事。这种心理在日常的体现则更为明显。极少能见到某家单位的领导是清一色的女性,听老婆话的往往被讥讽为“软耳朵”。

我们在讨论究竟一个人是否适宜领导的时候,不先从能力与眼光的角度加以评判,而是考虑她的性别身份。这本身就是一种偏见,仿佛女性天生就意味着感性有余而果断不足、情感丰富而能力有限。无论是平顶居民还是现实中的你我,很多人仍然沉浸在专制时期、农耕时代男子凭借世袭身份抑或力量优势而挥斥方遒的旧梦里,享受这权力所衍生出的地位,享受着以女人为附庸的支配快感,至今无法接受女权的崛起,不愿让渡手中的权利。

如果女人能“安分”地相夫教子,那么自己就没有丢人的可能。这种观念显然忽视了女性拓展发展空间、实现自我价值的权益。

女权所呼吁的,不单是社会地位、领导机会上的平等。其在技能上的优势也应该被理性看待。男人车开得溜是正常,女司机车技高不该成新闻;理科班成绩好的多半是男生就正常,前几名全是女生也不该过分侧目。女性的优异,并不是在影射男性的不足,其实不必过于敏感了。

如果让女人当领导,你愿意服从吗?如果伴侣赚钱比你高,你会有压力吗?这几个尖锐的问题在李银河与男居民的对话中屡次出现。在一场人性观察试验中,面对社会学家的提问,崔叔与守望也许不必躲藏,但在平顶之外的生活中,很多人可能就没法直面这种被戳破的痛点了。

被妖魔化的女权主义

打量那些深受欢迎的流行观点,不难发现男女身份上的差异。男人奔事业是有闯劲、有责任心的表现,女人则被斥为不顾家、太强势。男人娶了年轻姑娘是有能耐,女人嫁了年轻小伙是吃嫩草。男人娶了比自己弱的女人是幸福的保证,女人嫁了比自己弱的男人是不幸的开始。这些观点哪怕是带着浓郁的偏见,依然根深蒂固地存在至今。

在这种语境下,男权和女权其实并不是两个地位对等的词。男权,是一种被拥戴的、掌权的统治角色,自带着一种优越感,容易牵引出一种“压迫女性,以女性为附庸”的刻板印象。而女权,则相对弱小,长久以来被要求顺从,在“女权主义”的呼喊声中,本身就是一个抗议、反抗的姿态的出现。甚至有学者认为,男权是父系体制、农耕文明、战争更迭的产物,而女权则是为了反抗男权压迫与性别歧视的产物,二者不是在平等的位置上伸张平等的权力。

但问题是,数千年的男权统治束缚了很多人的头脑,因而意识不到这种不对等的身份差异。在男权主导的舆论场中,人们对女权的理解存在一定误区:许多人对女权主义的呼号和诉求比较警惕,总觉得伸张女权的人比较张扬跋扈、咄咄逼人。其实,这是把女权主义看得妖魔化了,其结果是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矛盾:很多女性愿意公开表达平等的权利诉求,但拒绝承认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好像后者是一个丢人的身份标签,必须赶紧撇清。

曹林 | 你可以貌美如花,也可以挣钱养家

正如李银河同居民们所讲:被妖魔化的女权主义,往往被理解成女人在张牙舞爪地与男人对决,要从男人手中抢回多少权力。很多人说,女人不在家里好好呆着而要跑出去工作,是跟男人抢饭碗。人家凭自己的智慧、汗水赚得一份酬劳,贴补家用,怎么是跟人抢饭碗呢?这种言辞所暴露出的,就是男权逻辑,对两性社会分工的认识上,依然停留在女人只配相夫教子,男人才该去勇闯天涯的狭隘中。

其实,不管是女权主义还是女性主义,共同的追求是男女平等,而不是让天平从一端沉落,另一端翘起。李银河的上山,无疑有为女权主义正名之意。

你可以貌美如花,也可以挣钱养家

男权逻辑的典型体现,是那句“我负责征战天下,你负责貌美如花”。听上去很有一种豪情——天下我来打,家庭我来养,你什么也不用干,静坐镜前貌美如花就好。但细一揣摩,这种豪情不仅张扬着大男子主义情结,还把女性价值框在了一个小圈子里,它只局限于满足男性的审美需求。

不容否认,很多同崔叔、郑义一样,持有“你就貌美如花,我来挣钱养家”的男子,是出于一种疼爱与呵护。不忍心让妻子走进人心险恶的职场,在激烈竞争中摸爬滚打。自己甘愿走在爱人前面,风雨砺石都一个人挡,用自己的肩膀撑起爱人的天空。给这样的付出,扣上带有贬义色彩的“大男子主义”“男权主义”的帽子,确有令人心寒之嫌。

同样不容否认的是,不管“独立”的呼声有多高,依然有很多女人跟崔楠很像,非常享受男人挣钱养家,自己貌美如花的搭配方式,非常享受小鸟依人的安全感,以“你甘心沦为缠绕在男人身上的藤蔓”来指责,也不合时宜。

然而,初衷饱含爱意、占据了道德优势,未必就见得合理,未必有利于社会运转。有多少权利,就是借着爱的名义一步步被蚕食的。一句“你就貌美如花”,虽然豪情万丈,但不由分说地拒绝了女性承担社会分工的渴望,也拒绝了她们实现自我价值、寻找安全感的可能——相较于参与打拼实现经济独立的安全感,凭借相貌而从男人身上汲取的安全感太过稀薄。年华逝去的怎么办呢?相貌平平的怎么办呢?何况,很多时候,经济地位的悬殊差异,导致了强势一方的话语权膨胀,而弱势一方只能顺从。“你就貌美如花,我来挣钱养家”的真相,不见得如其描述得那般安逸梦幻。

从另一个角度说,更不能因为得到了一部分女性的认同,就强行在所有女性中推广。不见得所有女性都安于男权主义者提供的庇护,不见得所有女性都享受着被人养的闲适。

一个开放自由的社会,不应将“貌美如花”与“挣钱养家”理解成二元对立的选项。所谓自由,是指除了法律,不必看任何人的脸色,不必考虑任何观念的束缚。在不违反法律的框架中,选择相夫教子还是外出工作,不是丈夫说了算,不受似是而非的传统束缚,完全听凭心意。既允许依赖男人养活的小女人,也不排斥不歧视凭本事养活自己的职业女性,以此实现选择权上的平等——你可以貌美如花,也可以挣钱养家。毕竟,平等才是男权女权之争的根本意图所在。

曹林 | 你可以貌美如花,也可以挣钱养家

看了平顶上的男权女权之争,直观的感觉是在现实中真正实现平等谈何容易。须知,镜头是一种无形的约束,无论多么真实的人,在镜头前都无法避免地要收敛自己的言行,尽量使自己现于人前的形象是一副尊重、体贴的模样。挑剔的观众、易怒的网友,对他们都是一种无形的道德压力。如此压力之下,暴露出的男权色彩尚且如此浓重,一旦回归到无人监督的日常,可能会是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景象。从平顶到现实的视线转移,或许是李银河访谈的真正意义所在。

>>点击观看《15个》直播 回顾第217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andicechen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朱军说他坚决不洗碗,性别话题的天又被聊死了

朱军说他坚决不洗碗,性别话题的天又被聊死了

2017-05-23 18:58:25

腾讯娱乐专稿(文/缙闻)近日,北京电视台综艺节目《音乐大师课》的一段内审视频流出。视频中朱军夸赞一位带着儿子前来参加节目的母亲:“我们有句老话,‘一个好女人,幸福三代人’,这个不是没有道理。你看女人一生的角色,她是女儿,她是妻子,她是母亲,上要孝敬父母,中要侍候丈夫,往下要照顾儿女……”其中“侍候”

企业服务

最新娱乐资讯

时尚资讯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