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摘要]《三人行》中的这家医院实际就是杜琪峯的龙门客栈,一个偶然形成的江湖纷争中心地带。固定的空间,不断有人进到里面,带着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形成心照不宣对立的阵营。

腾讯娱乐专稿(文/小新 编辑/樟木)

《三人行》既像是那个熟悉的杜琪峯,回归其描摹太多次的警匪交锋。然而却又不是那个熟悉的杜琪峯,一切化繁就简,起承转合皆安置在一个有限空间内编排铺陈,仿佛从多幕剧变成独幕剧,以外部格局的缩小,换取心理暗战的放大。

通常一部电影是先有故事和人物,再有场景。《三人行》反其道而行之,现有场景,再根据场景确定人物,然后才由人物性格来搭建故事。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影片的三位主演

现在看来,之前的《华丽上班族》如同一场有预谋的铺垫,舞台化的布景让杜琪峯尝试到了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可行性,诸多情节都围绕一家公司打转,达到移步换景的巧妙效果。

而《三人行》再接再厉,场景简化到只剩一家医院的楼上楼下,并让以往银河映像作品中最后才会出现的狭路相逢提前发生。开场就是以古天乐饰演的陈伟乐为代表的警察,押送钟汉良饰演的悍匪张礼信前来就医,跟医生、病患汇聚于此。

可以说,这家医院实际就是杜琪峯的龙门客栈,一个偶然形成的江湖纷争中心地带。固定的空间,不断有人进到里面,带着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形成心照不宣对立的阵营,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紧张躁动氛围里,等待矛盾堆积到最后时刻猛烈爆发。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所以相比以往杜氏警匪的火爆,这次《三人行》的叙事张力蕴藏在警医匪三方并不显山露水的暗斗里。

医院里出镜率最高的住院部布局巧妙,护士值班区域位于中间位置,视野开阔,可以观察到分立于四周的病床,而病床之间的布帘将每个病床小区域变成一个希区柯克式的后窗,上演着各自的浮世悲欢。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警察是杜琪峯最擅长刻画的群体,只不过世界从来不是黑白两面的,警察也会有阴暗面。在杜琪峯的理解中,他们身处执法的第一线,与“犯罪”接触的距离和频率使其很容易有机会犯错。而古天乐演的陈伟乐就是这样一个警察,为打击罪犯,不惜以身试法,为守护正义,不惜违背正义。随着情节的展开,他的暴戾和阴暗被逐步揭晓,尤其是走廊里设计作伪证的一幕,善恶中间的那根弦绷断了,骤然扭转观众对于警察的固有认知。古天乐跟杜琪峯合作太多次,表演上是最没有问题的,完整呈现了导演所需要的冷酷黑化状态,成为一个醒目的符号。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悍匪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悍匪,其悍在于自认为可以控制全部局面的高智商。钟汉良饰演的张礼信出场就是病患状态,脑部有警察违规开枪留下的子弹,需要及时接受开颅手术,然而等待同伙营救的他拒绝手术。表面上,他在警匪、医患这两重关系中皆处于劣势,然而他利用煽动性的言辞和看不见的布局,逆转了这场猫鼠游戏。可以说他是片中最出彩的人设,尽管大部分戏份都被病床限制了肢体表演,但那份邪魅狂狷已有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气势。

作为首次插足杜式警匪关系中的医生,电影架构两组病患辅助刻画了赵薇饰演的脑外科医生佟倩。该角色的内地背景赋予其太多的潜台词。首先她很努力,从求学到就业都要比别人做得更好,以换取在香港生存立足的机会,而这又造成其严肃紧张的性格特征,比如手术过程中不让播放音乐。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杜琪峯显然没兴趣塑造一个常规的白衣天使形象,他总能描摹出人性中“恶”的成分。佟倩这个角色有时像是机械,精密专业。或许碍于这个标签太过明显,使得表演中欠缺了一份生动。佟倩最大的错误在于执念,那两组病患就是因为她不惜以激进冒险的手术方案救人,反而导致了更坏的结果。只有归入她的身份背景下考量,其那么努力、那么拼的执念才是可以解释的,她所谓的替病人着想中,不可避免地夹杂了自我实现的成分。

陈伟乐和张礼信都希望能够利用佟倩整垮对方,而佟倩态度的动摇,让这场猫鼠游戏朝着失控的方向上加速递进。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在警医匪三元对立的主线之外,其实电影还有一条隐藏副线,就是林雪饰演警察肥波。这个人物始终游离于主线之外,甚至几次跟上司陈伟乐的交集都产生了“打断”效果,比如从外面买回麦当劳的一幕。他从一出场发现手铐钥匙丢了开始,就根本不在警察的状态,属于这个阵营里的异类,所以主线剧情也被排除在外,包括陈伟乐与手下密谋制造伪证。

一方面,林雪承担的故事副线是银河映像爱玩的小花样,曾经《PTU机动部队》里丢枪找枪的他,这次《三人行》里变成丢钥匙找钥匙,失物的象征意义和寻找的过程掀起的风波,算是游乃海剧本中耐人寻味的经典梗。钥匙象征警察的正义准则,陈伟乐缺乏证据将张礼信绳之以法的怨愤,一早就动摇了他心里的正义准则。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另一方面,林雪的寻找过程实际上拓展了叙事的视角,比如张礼信的同伙并不是最后一下子从天而降的,通过肥波的视角有所铺垫,不单是他与匪徒在大堂和车库相遇交手,从他回忆口哨声的细节中可知在他们刚到医院的时候,匪徒们已经在医院里有所接应了,这也让张礼信有信心冒险拒绝手术变得更符合逻辑。

杜琪峯和游乃海下了这么大一盘棋,都是在为最后的枪战做准备。故事主线中警医匪三个人物外在的冲突,引出的是人性内在的角力,他们最大的敌人其实都是自己。每个人都太过相信自己的判断和控制力,却忽略了命运才是最大的庄家。杜琪峯没有耐心给他们讲这个道理,而是直接用一场枪战让他们在生死轮回边缘走了一遭。

《三人行》影评:命运永远是银河映像最大庄家

拍摄花絮照

这场枪战的场面调度无疑奉上了杜琪峯电影生涯里的又一个经典时刻,这是你之前无法想象到的处理手法,也是你无法想象到的缜密布局。移动长镜头里所有人集中到住院部,子弹横飞的惊险时刻在演员的慢动作表演下被拉长,仿佛死亡临近时的梦魇。警匪两个阵营各自战术层面的攻防站位,医患们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的恐慌与求生状态,都被拆解呈现。前面几十分钟所有的压抑与愤怒在这一刻释放,再迅速转化关于生死宿命的人生顿悟。

纵使《三人行》不是《枪火》、不是《放·逐》,没有那么多的快意恩仇,却依旧不失为一部过硬的电影,呈现出不断进行着电影艺术探索的杜琪峯对于场景调度的新尝试。如果说过去二十年的银河映像创作了一种独特的难以想象的电影风格,那么现在这种风格仍然霸道地发挥着它的魅力。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ichuanlei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