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电影沙龙业内人聊暑期档:保底发行没有错

[摘要]三位嘉宾相当有代表性,分别来自制片方、宣传方和院线。他们认为今年暑期档只是缺乏爆款,其实整体并不算差,而保底发行仍是一种值得肯定的发行方式。

腾讯娱乐专稿(文/程佳 摄影/薛建宇 摄像/阿洋

进入9月,意味着2016年暑期档正式结束。到了这样的时间节点,总该来些小结和展望,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充斥着期待与失望,争议与疑问的特殊时期。9月3日,腾讯电影沙龙第20期迎来了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宸铭影业制片人赵龙和北京UME影城副总经理刘晖三位嘉宾,在中国电影资料馆策展人沙丹的主持下,共同问诊2016暑期档的得与失。关于票房遇冷,保底失败,艺术片排片等热门话题通通在这场沙龙中一网打尽。

腾讯电影沙龙业内人聊暑期档:保底发行没有错

腾讯电影沙龙,嘉宾们各抒己见

2016暑期档不行?整体表现不差,只缺爆款

习惯了狂奔的中国电影市场,在这个刚刚过去的暑期档猛踩了急刹车。据统计,全国影院暑期档总票房大约为124亿上下,与去年持平。但从2013年开始,暑期档票房的增长率都在30%以上,以此来看2016年暑期档,自然显得冷清。除了票房走低,电影的口碑更是平庸,以往受欢迎的青春片、爱情片今年成了被吐槽的“重灾区”。这让业内外人士难免都要发出这样的疑问,曾经火热的暑期档究竟怎么了?

当天的三位嘉宾相当有代表性,分别代表了制作方、宣传方和院线。聊到暑期档票房问题,营销公司代表朱玮杰率先发言。在他看来,大家认为“2016暑期档不行”,是建立在2015年票房大爆的印象上,“去年有喜剧《煎饼侠》,合家欢电影《捉妖记》,今年这两种卖座的类型比较缺失,但类型更加丰富,有《使徒行者》,也有《我们诞生在中国》,是百花齐放的状态。”朱玮杰认为,单从票房数字来看,虽然增长放缓,但从整体类型爆发趋势来看,“暑期档没有不行,还是挺行的。”

坐镇票房终端的刘晖或许有更直观的感受。刘晖同意朱玮杰的看法,并补充称缺乏爆款也是导致大家感觉今年暑期档不热闹的原因之一。要知道,去年同时段单单《捉妖记》《煎饼侠》和《大圣归来》“三驾马车”就斩获票房超40亿元,一下子带热了市场,今年超过五亿的也仅有《盗墓笔记》《绝地逃亡》等五部影片。此外,刘晖还透露今年全国银幕数依然保持可喜的增长势头,“去年底全国银幕数31000块,今年上半年35000块,增长超过10%”。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银幕数的增加也意味着影院之间的竞争也更加激烈,“以前场均35、36人,今年平均下来25人左右,所以从影院角度来说,会觉得今年市场不太好做。”

赵龙同样对暑期档持乐观态度,他分析称,在整体经济下降超过10%的大环境下,电影票房还能维持这个成绩已经相当不易。再加上暑期档越来越拥挤,每个月固定产出的票房被多个影片分销了,所以出现爆款几率也有所下降。

腾讯电影沙龙业内人聊暑期档:保底发行没有错

暑期档五部保底影片

保底发行被唱衰?院线、营销和制片方都不这么看

与票房遇冷的现实相对的是,此前电影人对于今年暑期档其实相当乐观。今年暑假共有《致青春2》、《绝地逃亡》、《封神传奇》、《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以及《盗墓笔记》5部影片进行保底发行,这5个种子选手背负了发行方38亿元以上的票房期待,但实际上这个数字最终仅为26.5亿左右。这也意味着整个暑期档保底发行这条路基本都失败了。保底发行曾在《心花路放》《美人鱼》等电影上大放异彩,现在为什么就行不通了?

朱玮杰认为保底发行依然是一种正确的发行方式,这点毋庸置疑,“有的公司设计了很好的金融方案,理财保底,设收益中间层,这样赔不了太多,还有的保底则是为了上市公司业绩等目的”,朱玮杰调侃,“比我们有钱的人比我们聪明,要相信他们接受考验的能力。”他还进一步表示,对于刚刚进入电影行业的公司而言,可以凭借保底的方式获得最好的演员、宣发等各项业内资源配合,对接下来操作电影项目有极大的帮助,“即使这一部赔了也能接受,学费交了。”

从制片方的角度来说,赵龙也同样欢迎保底这种模式,他认为敢操作保底发行的公司,绝对不是在做“拍脑门”决策,一定有整体的经济考量。而影院也同样欢迎有保底发行的电影上映,刘晖表示,“这意味着会对电影有更多的营销和投入,毕竟是跟收益直接挂钩的。”简而言之,大家是一荣共荣的关系。

腾讯电影沙龙业内人聊暑期档:保底发行没有错

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北京UME影城副总经理刘晖、宸铭影业制片人赵龙

展望国庆、贺岁档:看好冯小刚,对张艺谋持观望态度

在探讨完暑期档后,现场嘉宾也对接下来国庆档、贺岁档、春节档等几个黄金票仓期进行了展望。要知道,张艺谋的大制作《长城》和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都将在下半年上画,爆款会不会在大导们的新片中产生呢?

快言快语的刘晖表示,冯小刚的电影口碑和认可度一直较高,《我不是潘金莲》的最终成绩也值得期待。但是由于影片选择的是国庆档,反而使得票房存在不稳定因素,在她看来,国庆档一直是比较“燥”的档期,容易出《心花路放》《港囧》等爆款喜剧电影, 《黄金时代》《我不是潘金莲》等走心的电影反而不适合假日氛围。至于老谋子的《长城》,刘晖持谨慎观察态度,“大制作未必等于好的效果,而且是用外国人讲述中国故事,我持保守态度。”

赵龙也透露,自己有朋友已经看过《我不是潘金莲》,并给了正面反馈:圆形画幅呈现的正片形式比想象中要精彩。但由于该片直击的是现实题材,从票房上不一定能成为爆款,不过品质仍值得期待。

朱玮杰也提到一个现象:在自媒体时代,越来越多的公众号评价电影的态度是“为骂而骂”,“为了点击量,粉丝量,起的标题都很耸动,什么烂片已是国产片代名词”。朱玮杰透露,自己昨天刚看完一篇自媒体,内容为“2016无片可看”,“这种言论是很不负责任的”,朱玮杰有些无奈,他称自己目前已经提前观看了下半年的部分上映影片,“虽然不能透露名字,但至少有三到四部电影,会让大家有惊喜。”

腾讯电影沙龙业内人聊暑期档:保底发行没有错

朱玮杰“逼问”刘晖

花絮:朱玮杰“逼问”刘晖:《我们诞生在中国》上座率高,院线为啥不给多排片

现场,嘉宾们除了在主持人沙丹的引导下各抒己见外,也在各自领域的交流中碰出不少火花。朱玮杰在介绍自己公司负责营销的《我们诞生在中国》时,就提到该片是自己从业以来,唯一一部排片不足5%,总票房却能超过六千万的项目。朱玮杰还玩笑称,自己和陆川在说起如何提高票房时,曾给对方支招表演“胸口碎大石”。提到该片,他尚有遗憾,更现场追问院线方代表刘晖:该片上座率一直是第一,排片为什么却上不去?

对此,刘晖也解释称,其实影片在UME影城的排片一直很高,直到现在都保持在15%左右。不过该片存在很强的地域性,北上广会是重要票仓,而在三四线城市受众相对狭窄,因而对总票房有不小影响。

现场,刘晖还谈到了艺术电影与商业院线一直以来的矛盾。她认为,观众是能接受好电影的,而很多艺术片导演在创作上过于个人化,导致与商业影院观众喜好脱节,故而很难取得好的市场反响,“其实跟商业影院本身没有直接关系,作品永远都是跟观众发生关系”。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anwuzh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