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乔任梁资料图

腾讯娱乐专稿(文/程佳 责编/子时)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来。9月16日晚,无数网友的朋友圈被乔任梁三个字刷屏,这个28岁的男星在上海家中离世,给世界留下了无尽的惋惜。

警方随后通报排除他杀,虽然具体死亡原因仍在调查中,但多位生前好友告诉记者,乔任梁生前精神状态不佳,一直靠药物睡眠。难以想象,这个在朋友眼中“豪爽、乐观”的大男孩,却在生前饱受抑郁症的困扰。

时间往前推四天,9月12日,是哥哥张国荣的60岁冥诞。2003年4月1日,他从香港文华酒店24层纵身跳下,留下寥寥片语“Depression(沮丧、抑郁)。我一年来很辛苦,不能再忍受。我一生没做坏事,为何这样?”

抑郁症,这个潜伏在世间的隐形杀手,它以悄无声息的姿态吞噬每一位患者的求生意志。尤其是在高压环境下的娱乐圈,近年来屡屡曝出艺人抑郁自杀的新闻,数量之多让人触目惊心。

正如韩寒在微博所说的,请珍惜你爱的和爱你的,理解你不理解的和不理解你的。2015年,我们曾做过一次关于抑郁症的调查,这虽然不是最新也可能不是最全面的调查,但仍希望通过这篇报道你能多了解抑郁症一些,哪怕只是比过去多了一点点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2002年,崔永元离开了让他成名的央视《实话实说》栏目,当时外界对他此举一片哗然,甚至有声音称他“脑子病了”。3年后,在《艺术人生》的访谈中,他向观众坦承,当时生病的不是脑子,而是心:“我得的是抑郁症,而且是很严重的抑郁症,重度。”

连崔永元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这次发言让抑郁症——这个在当时还未被中国公众所熟悉的词汇广泛地传播开来,也成为很多人认识、了解抑郁症的起点。

什么是抑郁症?它到底什么样?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郑秀文杨坤都曾深受抑郁症困扰

我已经没有任何勇气走下去了,很简单地在家里刷牙我都没有力气,我的整个人好像垮下来了,没有任何勇气去做事。——郑秀文

2004年,拍完关锦鹏导演的《长恨歌》后,郑秀文整整休息了3年,从事业巅峰到销声匿迹,港媒揣测良多,“暴瘦暴肥”、“疯了”、“自杀”这些对女明星有着致命杀伤力的字眼,成为她相当一段时间内挥之不去的“坏名声”。

早在进组之初,郑秀文就已经感受到身体的异样,“但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得了病,也没有和导演说。”据她回忆“那段时间整天都没有力气,不能和别人讲话”,连和演对手戏的梁家辉沟通也都是通过短信:“他的房间就在我隔壁,但我都不能跟他碰面,只能写东西来交流,真的挺严重的……”

我真的不骗你,完全没有幸福的感觉,对生活也失去了动力吧,没有任何激情,挣扎得一塌糊涂。——杨坤

2005年,杨坤在发行专辑《2008》后,情绪开始变得低落。他一方面要处理公司解约的问题,一方面又要面临大量的商演邀约。“那会儿就出现了很不好的状况,见人多就会出冷汗,一通知我去演出,我的手就开始抖了。”

最严重的时候,杨坤一个月暴瘦了15斤,他感到自己“魂儿都没了,头晕并且全身发烫,身上的筋会不自主地跳,全身虚弱、记忆力衰退,还有胸闷气短,各种症状”。有时候朋友约他出去吃饭,原本都已经开车出去了,但到半路又调头回家。

以上两位明星,都曾是抑郁症患者。在医学上,抑郁症指的是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从而引起一系列身心不适的精神疾病。它不仅只是抑郁悲观等情绪问题,还包括正常人想象不到的失眠、食欲减退、社交恐惧、思维迟缓、语言能力和记忆力下降等身心痛苦。

韩国自杀艺人一半不超30岁

奥地利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在《哀悼与忧郁症》中提道:忧郁症最突出的特征是非常痛苦的沮丧,对外在世界不感兴趣,丧失爱的能力,自我评价降低,以至于通过自我谴责来加以表达。这种情况发展到极致时甚至会虚妄地期待受到惩罚,而惩罚的终极体验就是死亡。

在世界卫生组织的自杀率统计中,亚洲地区最高的是韩国。韩国艺人朴真熙曾将娱乐圈明星抑郁症作为自己的毕业论文课题。在对260名韩国艺人进行调查后,她发现40%的演员患有抑郁症,并且曾有过自杀念头。

近年来,韩国艺人接二连三的自杀新闻让人印象深刻。自2005年知名影星李恩珠在家中上吊自杀起,在随后的10年间,共有超过30位韩星相继走上绝路,其中不乏崔真实、郑多彬等知名艺人。腾讯娱乐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在这三十余位韩国艺人中,有21人因抑郁症或疑因抑郁选择自杀,其中有11人去世时的年龄不超过30岁。

内地及港台地区的现状同样不容乐观,据媒体报道,香港娱乐圈有抑郁倾向的艺人已接近九成。张国荣、陈宝莲都因重度抑郁跳楼自杀;郑秀文、吴彦祖张惠妹张家辉、杨坤、张静初张杰姚笛薛凯琪范晓萱王杰等数十位明星均公开承认曾饱受抑郁症侵扰;而在欧美地区,好莱坞知名影星希斯·莱杰罗宾·威廉姆斯等都是因为抑郁症选择结束生命,小甜甜布兰妮(微博)妮可·基德曼、凯瑟琳·泽塔·琼斯、Lady Gaga也都有过痛苦的抑郁经历——娱乐圈几乎成了抑郁症的重灾区。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表1: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因抑郁症自杀的韩国艺人达21名,其中11人在去世时还不满30岁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表2: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内地及港台地区因抑郁症自杀的艺人名单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表3: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欧美地区因抑郁自杀的艺人名单(国内媒体有所报道)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明星们的心理健康问题令人咋舌,不少人几乎将娱乐圈和抑郁圈画上了等号。“娱乐圈的抑郁情况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一位长期从事临床抑郁症诊疗工作的医生告诉记者,“作为公众人物,明星们的健康状况更容易得到关注。但对普通人而言,它更隐蔽,伤害也更大。”

抑郁症认知率极低 “走饭”微博成倾诉树洞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当这条微博出现在网络时,走饭已经离开我们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2012年3月18日,网友“走饭”通过定时发送工具将生前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到了网络上。

对死亡轻描淡写的33个字,在随后的十几天里被网友转发了八万多次。这个年仅22岁的大四女生的离开,曾引发了舆论对普通抑郁症患者前所未有的关注,周笔畅高晓松柳岩王茜等明星均在网络上自发悼念。

三年过去了,“走饭”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文字却穿越了时间。每天仍然有人来她的主页留言,最多的一条微博底下留言数超过36万。这个永远不会更新的微博成为不少抑郁症患者的秘密树洞。“死亡”、“解脱”、“重生”是留言中的高频词,无法被身边人理解是网友寻求倾诉的主要原因。正如微博上,“走饭”流露出厌世的念头早已超过两年,而她的家人却几乎一无所知。

这是一组不该忽视的数据: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目前全球已有3.5亿名抑郁症患者,而这还只是保守估计。2009年,加拿大学者费立鹏在《柳叶刀》上发表文章,称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按其比率推算,国内抑郁症患者已达到9000万。

世卫组织预测,作为目前世界的第三大负担疾病,抑郁症将在2020年取代冠心病,上升到第二位。然而,与日益庞大的患病群体无法匹配的是,大众对抑郁症认知的缺失。

“包括我的家人,我的领导,他们都觉得没有这种病。”崔永元在患病之初面临的最大问题来自于身边人,“他们觉得我就是想不开,小心眼、爱算计,以前火现在不火了,所以受不了了,都是在这样想。”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调查1:在腾讯网的抑郁症调查中,只有25%的网友表示了解抑郁症,75%的网友表示对其不甚了解

在腾讯网发起的一项关于抑郁症的网络调查中,表示对抑郁症“很了解”的网友仅有25.02%,63.99%的网友认为,“听说过,但不是很了解”,6.44%的网友表示,“知道有问题,但不知道它是病”,还有4.56%的网友则表示“完全不知道”。

不仅普通人对抑郁症知之甚少,作为一种病因机制复杂的精神疾病,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在其病理根源问题上几乎争吵了几个世纪,却仍无答案。“如果用历史的进程打比方,人类对抑郁症的了解大概还处于公元前的世纪里。”北京大学临床医学博士姚方表示。

抑郁症患者“病耻感”严重 就医人数不足10%

抑郁症知识缺失带来的后果是,不少患者即使出现了相关症状,也很难排查。2005年,杨坤经历了一段难熬的情绪低潮,“易怒、胸闷气短、浑身抽搐,眼睛聚不了焦,思维特别混乱”。在朋友的建议下,他先后做了6次全身检查,“其中包括四次核磁共振,杀死了很多健康细胞”。他觉得自己难受到随时随地都可能晕倒,但医生却说,“你很健康,身体没什么毛病”。后来,在一个香港医生的诊疗下,他被诊断为中度抑郁症。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调查2:当遭遇抑郁症时,仅有7.54%的网友愿意寻求医生帮助,这与现实生活中抑郁症就医率几乎吻合

更多的人面对疾病选择的是“不作为”。腾讯网的调查显示,只有7.54%的网友表示在出现抑郁情况时,会及时就医。33.29%的网友表示,“想去看,但还是要想想”。而其余大部分网友则认为可以自愈。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精神卫生学系主任季建林表示,“在国内抑郁症人群中,大概只有10%到20%的患者,是经过正规医院诊断出的,这个诊断率非常低。”而剩下的8成患者则在家默默承受,不曾踏进任何医院。即便被医生诊断出抑郁症,患者愿意接受治疗的人数也不到10%。原因之一,是患者和患者家属有着强烈的 “病耻感”。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何燕玲曾有过亲身经历,她的一位患者在诊治过程中曾被家人阻止,“精神病院这种地方,怎么能去?”后来,这位患者选择了跳楼自杀。“我可以说,他就是被‘病耻感’杀死的,如果社会没有那么多偏见和歧视,结果一定不是这样。”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与大众低认知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抑郁症的高治愈率。郑秀文、范晓萱、崔永元、白岩松、杨坤等明星都在生死的抛物线上安然落地。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抑郁症并不可怕,它需要的是正确的方法、充足的时间,以及更多的理解。

把自己交给医生 治愈率可达80%

明星们虽然对抑郁症痛苦的描述千差万别,但对于治疗的方法和过程几乎是异口同声:一位专业的精神科医生以及合适自己病情的药物,短则数周,长则数月,症状即可得到缓解。

北京回龙观医院抑郁症科主任邸晓兰把抑郁症形容为“精神的感冒”,这个比喻很形象地告诉大家,抑郁症可以治疗,而且可控。而最好的控制方法不是意志、勇气,而是药物。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崔永元通过规律的药物治疗,战胜了抑郁症

知道自己生病以后,杨坤去看过心理医生,“1小时800块钱的都试过,但没有用,我能把医生说哭了。”而转向药物治疗后,他的情况慢慢好转,“抑郁症就像是高血压、糖尿病一样,不能自行治愈,一定要配合吃药。”崔永元的重度抑郁,曾使他几度徘徊在生死边缘,同样靠的是规律服药,身体才慢慢恢复健康。

医学研究表明,服用抗抑郁药物之后,60%-80%的患者会被治愈。相比心理治疗的漫长和电痉挛疗法的副作用,药物治疗通常更受欢迎。

同济大学医学院教授赵旭东表示,“在生物化学的层面,已经有很多证据证明,抑郁症患者的大脑中,某些神经系统的活性会发生改变,比如5-羟色胺在减少。”5-羟色胺、去甲肾上素和多巴胺可以帮助大脑保证认知能力和稳定情绪,而在抑郁症患者的体内,它们的含量往往低于常人。服用抗抑郁药物,可以帮助人体增加这些物质的浓度或活性。

范晓萱写日记发泄情绪 杨坤抗抑郁疯狂健身

药物治疗有效却并不唯一,精神科医生同样认同心理疗法。不少明星就在药疗的基础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自救之道。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在医生指引下,范晓萱通过写日记发泄情绪

在停工的三年间,郑秀文每天画画,看书,以基督教为精神寄托,“以前我是靠自己,现在我把所有东西交托给上帝。你要肯打碎自己,要完全放手,重新塑造自己。当你有了交托,忧虑就会变得很小。”范晓萱从医生那里得到的建议是,用写日记的方法纾解情绪,“医生建议我把当下所有的感受写下来,从中来观察自己的情绪起伏,总结规律打开心结。”后来,她把这本日记出版成书,书名叫做《乱写》。

李若彤曾因抑郁症一别银幕十年,治疗过程中,外甥女成为了她最大的精神支柱,“为了照顾和教育好她,我特意去学习了儿童心理学,她是我走出来的最大动力。”明星的生活不规律,杨坤生病后学会了从“不正常”里寻找“正常”:按时睡觉、吃饭,主动出门社交,再走到健身房里呆上一下午,骑车、跑步、游泳、做器械,“每天都要出一身大汗,什么不开心的事、什么计较与争执都会忘掉,心就会平和下来。”

不过,医生姚方表示,宗教、健身、社交等辅助方法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缓解抑郁病症,但患者绝对不能心存“靠自己就能走出来”的幻想,对于抑郁症来说,“医学治疗才是根本。”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2011年10月25日,28岁的青年演员尚于博跳楼自杀。这位曾出演过《杜拉拉升职记》《娘家的故事》等热播剧的男演员曾被业界看好。在他去世一年后,她的妈妈毛爱珍在北京成立了尚善公益基金会。“抑郁症最难治和可怕的地方,源于大家的不了解。我后悔没有早点发现,没能帮助到儿子”,毛爱珍成立基金会的这四年间一直在致力于抑郁症防治的宣传和普及。

躁郁症≠抑郁症 多数患者曾被“误诊”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演员尚于博患躁郁症三年,并最终选择自杀

自杀前,尚于博患病整整三年,这也正是他产量最高、事业发展最快的一段时期,这与其他抑郁患者无法工作,完全自闭等症状有些不同。毛爱珍透露,击倒尚于博的是一种叫躁狂抑郁症的疾病。实际上,它比普通抑郁症更难治疗,令患者更加痛苦。

单相抑郁症的典型症状是丧失快乐、对任何事物都感到悲伤、漠然,最终引起认知失调、行动萎缩和身体上的各种不适。而躁狂抑郁症患者往往要面临躁狂和抑郁的双重折磨。躁狂发作时,莫名亢奋、精力充沛、言谈和思考的速度异常地快,有自我膨胀感和自负感。但躁狂结束后,患者又会转入抑郁状态,毛爱珍形容,“这种状态就像坐过山车。”

尽管公众对“躁狂抑郁症”很陌生,但事实上患病人数并不少。躁郁症患者往往自认躁狂是精力充沛的表现,没有加以重视;只有在情绪转向低落时,出现了抑郁症状,才察觉到问题存在。大多数病患只有在抑郁期才向医生寻求帮助,描述的也都是抑郁症状,因此极其容易被误诊。

美国的一项研究,跟踪随访了13年前被诊断为抑郁症的200名患者,结果发现当年被诊断为单相抑郁症的患者中,46%其实是躁狂抑郁症。毛爱珍说,事实上,张国荣、美籍作家张纯如实际上也都因躁郁症自杀。

开心的人不抑郁?喜剧大师也被击倒了

研究表明,抑郁症患者也并非总是以泪洗面,部分人会用表面的乐观开朗来掩饰内心深处的真实感受。这种抑郁类型通常也被称为“微笑型抑郁症”。

关于这一病症,有一个典型的故事:一位抑郁症患者去看病,医生告诉他城里来了一个特别幽默的人,在街上讲了三天笑话,把全城的人都逗笑了,并建议患者去找他聊聊,能对病情有所帮助。患者看了看医生,无奈地说:“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幽默的人。”

故事中患者的原型,就是“喜剧电影之王”卓别林。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罗宾·威廉姆斯的自杀让所有影迷深感痛心

同样的故事还发生在好莱坞著名喜剧明星“憨豆先生”罗温·艾金森金·凯瑞的身上,他们在银幕前尽其所能的搞笑、耍宝、笑脸示人,丝毫看不出异样;但在舞台之后,都曾因抑郁症入院治疗,罗宾·威廉姆斯更在饱受抑郁折磨多年后选择自杀。

“微笑型抑郁症”的根源在于患者无法正当地处理外界压力,他们的共同点是不愿意倾诉、不愿意放弃“尊严”,从而进入一个恶性循环。这也解释了,为何银幕前喜剧明星总是与笑声相连的,而他们背后往往和抑郁结合得更紧。

总结陈词:

崔永元曾说:“我就想告诉大家,确实有这样一种病(抑郁症),希望大家能知道,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得了这种病,希望你不要歧视他,然后鼓励他去看医生,医生可以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

而这,也正是我们想要对你说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zishife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