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娱乐观 | 陆片大胜,成就金马奖的是开放和包容

腾讯娱乐专稿(文/沈河西)

冯小刚在颁最佳女主角时表示“感谢金马奖的胸怀”,因2010年徐帆在金马奖上惜败吕丽萍,当时冯小刚炮轰金马奖,但金马奖不计前嫌,把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颁给他,基本可以算连庄。

娱乐观 | 陆片大胜,成就金马奖的是开放和包容

金马奖确实有”胸怀“,从今年来看,这个胸怀的最大体现便是陆片大胜,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导演、最佳电影这几个分量最重的奖项都落入大陆影人囊中。朋友圈里的一位台湾朋友笑说:陆片大胜,绿营的又要骂了,然后金马奖还是不鸟他们。独立于政治干预,只论专业实力,这是金马奖最可值得骄傲的胸怀,环视整个华语电影圈的几大电影奖项,无出其右。

当然,金马奖不是向来如此有胸怀的。众所周知,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在2000年以前,金马奖更多表彰的是台湾和香港的电影人,大陆电影人则长期被排斥在外。而这些年金马奖大面积惠及大陆电影人,固然有产业规模势力对比的因素,但毫无疑问,这些年的金马奖已经越来越自觉地让这匹金马跃出台湾岛,跃进整个华人文化圈的疆域。

辐射整个华语电影圈向来是金马奖建立起权威性的重要方面。譬如2013年新加坡电影《爸妈不在家》爆冷获得最佳电影。今年,缅甸华裔导演赵德胤获颁台湾年度杰出电影工作者也是绝佳例证。

相比于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港人自娱自乐(譬如,吴君如就曾公开质疑金像奖连续几年将最佳女主角颁给内地演员,言语间颇多腹诽),内地金鸡奖浓重的政治操作色彩,今天的金马奖真正做到了电影如何成为一种超越意识形态、地域的限制,辐射整个华人文化圈。而金马奖的这一“胸襟”本身也是长期以来的“台湾梦”的一大表征。赵德胤本人就是“台湾梦”的最好注脚,当年他参加侨委会海外招生考试,以侨生身份获奖学金来台湾求学并定居,而赵德胤的身后,则是千千万万他作品《再见瓦城》中背井离乡、奔赴自由世界的东南亚移民和劳工。当然,当赵德胤在获奖感言中说到他的“台湾梦”,说到感谢台湾包容开放的电影创作环境时,有些许错位的是,这个始自80年代经济腾飞的“台湾梦”在本土内部似乎越来越难以为继。

往往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处于不景气的状况时,在文化上就会表现得越保守,越固步自封。然而,金马奖的难能可贵恰恰体现在,它清楚地知道如果片面地像金像奖那样着重保护港片,或像绿营人士所希望的那样保护本土文化产业,那对金马奖来说,无疑是真正的自绝后路,只有开放和包容才能成就金马奖,也才能进一步激活日益萎缩的台湾电影工业。

同时,我也注意到,金马奖的包容也体现在对于整个电影产业从业者的表彰上。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终身成就奖颁给了编剧张永祥。颁奖嘉宾、台湾电影健康写实派的代表人物李行导演在颁奖时说,这个奖来得太晚,但是还不迟。张永祥是第一位获得终身成就奖的编剧。老爷子发表领奖感言时,弹幕昏天倒地在刷范冰冰周冬雨等女星,甚至有人催促说“爷爷说够了,快下去歇息吧”。基本上,在电影颁奖礼上,大众对于电影的关注度等同于导演加主演,至于幕后人士的努力和付出即便得到表彰,也鲜为注目。张永祥在感言中呼吁金马奖未来给幕后的工作人员更多肯定。在这次颁奖礼上,我们也看到幕后工作人员集体亮相的短片。几年前,金马奖也曾有把台湾年度杰出电影工作者颁给资深场记王伟六、制片人叶如芬的先例。一方面,这代表了金马奖的人文情怀,另一方面,当平时处于幕后、在电影工业中处于末端的工作者走上颁奖台的时候,或许对于台湾这个处于风雨飘摇的地区来说,也是一种凝聚本土认同的手段吧。

说到开放和包容,也希望金马奖的这一传统可以对台湾人民和绿营人士产生有效的启示作用吧。类似龙应台女士那种典型的视台湾为文明视大陆为野蛮的“高等华人”言论最好还是收敛收敛吧。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uafeic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