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摘要]站在“大碗娱乐”成立发布会台上的贾玲有点紧张局促,她一度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这和她在台上自如松弛的状态反差极大,“今天比我结婚还要紧张”。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腾讯娱乐专稿 文/陈露 摄像/秦付强 责编/雷雨子

站在“大碗娱乐”成立发布会台上的贾玲有点紧张局促,她一度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这和她在台上自如松弛的状态反差极大,“今天比我结婚还要紧张”。“大碗娱乐”是贾玲跟“绯闻男友”编剧孙集斌以及大碗娱乐合伙人一起开的公司。

至此,当年顶着“冯巩女弟子”头衔,和白凯南上春晚说相声出道的贾玲,现在已经发展蜕变为一家公司的女总裁。但是她一点也不霸道,不然也不会因为跟孙集斌夜宵时的一些亲密动作被偷拍而被误会是男女朋友。

当初那条“贾玲男友曝光”的偷拍新闻出来时,贾玲看到后把链接转给了孙集斌,“看看吧”,然后孙集斌看了看。

某种程度上,贾玲和孙集斌互为彼此的贵人,遇到孙集斌前,贾玲不怎么相信喜剧编剧,更相信演员的自我创作。遇到贾玲前,孙集斌正在努力北漂,过着“写一个本子赚一份钱”的生活。

现在,从外形上看,贾玲和孙集斌越来越登对了。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贾玲孙集斌在领奖台上

孙集斌是胖子,贾玲的体重也从110斤长到了140斤。发布会当天,佟大为包贝尔马东去给贾玲捧场。贾玲忍不住向佟大为自黑,“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才110斤,现在……”。

但实际上,贾玲和孙集斌真的只是好朋友。贾玲认识孙集斌的时候很得意,觉得自己半年创作60个小品已是行业翘楚,没想到有人告诉她还有人“半年写了80个小品”,这人就是孙集斌。

套用一句已被用烂的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放在贾玲等喜剧演员身上再合适不过。各大卫视接力上档的喜剧节目,给了贾玲、沈腾、宋小宝等喜剧演员“一夜爆红”的机会。如某节目导演所说,“我们找到沈腾的时候,他还是春晚出来的郝建,宋小宝还是东北三省的一个本土喜剧演员”。

但是高强度的创作周期,让一众喜剧演员往往真的是用生命在创作。贾玲说自己在排练《喜剧总动员》的时候,连着好几个月是迎着北京的早高峰回家。

可是谁敢放松呢?谁知道错过了这次,下一个喜剧风口何时来?

贾玲也不敢放松。更何况,她现在还有一公司“个顶个胖”的员工要养活。

第一次录完《欢乐喜剧人》的时候 “我的第一想法是退出演艺圈 ”

“大碗娱乐”成立后的第一个作品,是在《喜剧总动员》里的参赛节目《你好,李焕英》。李焕英是贾玲妈妈的名字,她把自己对早早过世的妈妈的思念,全部放到了这个小品里。表演时,贾玲站在舞台上,失控地痛哭。这样的哭泣,每次跟她一起排练的张小斐都会看到。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贾玲《你好,李焕英》声泪俱下

这个小品的创意,来自贾玲在韩国旅游时出租车上放的音乐。一听到那个曲子,她当场悲痛失声。在自己心底被屏蔽了11年的,对妈妈的思念如开闸般奔涌而出。

她想做一个怀念妈妈的作品。

实际上,一直到开演前,贾玲都很忐忑。“在一个喜剧的舞台上演一个悲情的故事,观众会不会骂我”?她的合作人孙集斌安慰她,“你就是和观众聊聊天、说说话,观众都特别宽容的”。

排练这个作品时,贾玲异常的用心。彼时,她正在参加马东《拜拜啦肉肉》的录制,是一个全封闭的明星减肥节目。按规定,贾玲不能外出。她就悄悄地求节目组,在拍完以后或者拍不到她的时候,让她出去一会儿。

有时候录完节目已是凌晨一点,贾玲再赶出来排练三四个小时,回去时正好赶上早上六点起床时间。接着录节目。

贾玲和喜剧结缘,源于小时候一个“王八和蛇”的故事。幼时,她被姐姐带到她老师家里,老师让贾玲讲个故事。贾玲信口说了一个“王八和蛇”的故事。讲完,大家都夸她“哇,你简直是天才!”“我当时想天才好容易当”,贾玲在公司宣传片里说。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2010年,贾玲顶着“冯巩女弟子”的头衔,和白凯南一起上春晚、说相声。马尾辫、微胖的身材、绘声绘色的表演,贾玲随着《大话捧逗》一起,一炮而红。

但很快,贾玲在说相声这条路上遇到了瓶颈。她的合伙人孙集斌说,“她当时做了很多尝试,但发现相声真的不是适合女生的艺术”。

于是贾玲转战到小品上来。

三年前,在一档喜剧类节目中,贾玲遇到了当时是竞争对手的孙集斌。那会儿,孙集斌不知道贾玲是谁。尽管她已经凭借湖南卫视《百变大咖秀》“百变五侠”的身份又火了一层。也许就是因为这种“不识”,才让北漂、助理起家的孙集斌,能够更加无障碍地走近贾玲。

一个喜剧演员,一个喜剧编剧,再加上多位合作默契的新生代喜剧演员,一个稳定的喜剧创作团队由此而生。

很快,他们遇到了这一波喜剧节目井喷的时期。各大卫视争先上档喜剧节目。以东方卫视为例,其在今年的招商会上将喜剧节目《欢乐喜剧人》列为其2016年唯一一档现象类节目,这一殊荣在2015年属于聚集了黄渤孙红雷等大咖的《极限挑战》。

但喜剧演员的超负荷运转也由此开始。在此之前,一个春晚类喜剧小品出来,前前后后需要几个月。但周播类喜剧节目,将作品的创作周期提速到一周。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录像是一天,彩排是一天,剩下五天时间用来写本、排练、做道具”,孙集斌说。“一般大家下午一点集合,然后开始排到凌晨三四点。什么时候身体扛不住了什么时候休息”。

在一段介绍贾玲的VCR里,贾玲坐在深夜的车上,半靠在椅背上。“喜剧演员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导致大家都是玩命的去排练”。“内心真的是崩溃了。我就觉得再也不想过这种一星期出一个作品的日子,真的是煎熬,心脏疼”。

贾玲团队常常把“崩盘”挂在嘴上,“完了完了,这次真的要崩盘了”,剧本晚一天出来,他们都会如泰山压顶,心里焦虑感顿生。

作为贾玲的助演,当看到《欢乐喜剧人》一结束,贾玲下台就抱着编剧孙集斌大哭时,张小斐特别有感触,“我天天看着贾玲真的是特别特别痛苦”。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第一次录完《欢乐喜剧人》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我要退出演艺圈。我要逃离这个地方”。贾玲自己说。

实际上,贾玲不但没逃,当团队进入创作瓶颈时,她还是负责稳定军心的那个人。孙集斌有时还会把“创作者的崩溃”写在脸上,但贾玲很少,她可能正在给大家讲笑话,用这样的方式给大家、也给自己解压。

她甚至还刚刚开了自己的公司,要打造一个“喜剧乌托邦”。

这个女总裁贾玲一点都不霸道 “猪站在风口上都能飞”

站在“大碗娱乐”成立发布会的舞台上,贾玲像其他创业公司的老板一样,穿着连帽卫衣,走来走去地讲述自己成立公司的初衷。

“我就是走着走着,诶,演了这个小品,然后走着走着,想成立一家公司了,于是就做了”。当今年年初,贾玲心里水到渠成、自然萌生的想成立公司的想法时,她第一个告诉的人就是孙集斌。“他当时假模假式地说,好啊姐,我早就有开公司的想法了,我们一起做”。

可真做起来,贾玲觉得自己的想法像是“儿戏”。她就想把自己团队的“这帮人”组织在一起,然后能有个地方,每天一起“写剧本、吃饭、喝酒就够了”。后来她遇到马东,马东一个问题就把她问蒙了,“你知道什么叫all in 吗”?贾玲立马给孙集斌打电话,“你知道什么叫all in吗”?孙集斌也不清楚。“然后还有好多O,什么CEO、COO”,贾玲发现成立公司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今年,拍完包贝尔的《欢喜密探》后,贾玲七个月的时间基本没接什么工作。她想充分地弄明白开公司这件事。后来她和孙集斌找到了栗坤,其担任北京卫视主持人的同时,还是一名成熟的投资人。如《中国合伙人》一样,三个合伙人搭起了戏台子,“大碗娱乐”成型了。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大碗娱乐发布会

老板贾玲,既不霸道,也一点都不严肃。她站在台上开心地介绍自己公司现有的艺人,画风都是“舔王”、“奶妈”,关注的重点也是“腹肌”、“腿粗”。媒体问“大碗娱乐”招聘艺人的标准是啥?孙集斌说“一是能演戏,二是能陪老板玩”,贾玲补充,“还得好玩”。

贾玲公司的艺人,实际上都是跟了她两三年的喜剧演员。成立“大碗娱乐”,贾玲想让他们“都能够红”。

三个合伙人的分工很是明确,“贾玲去招活,栗坤谈活,我干活”,孙集斌介绍。

发布会上,大碗娱乐合伙人栗坤语调兴奋而高昂,介绍着公司现在的成绩。“我们给自己设立了一个小目标,就是我们的每个作品网络点击量都要突破一个亿。但实际上,《你好,李焕英》这个作品现在的点击量已经突破7个亿!”

而且,“这个作品将要被拍成电影,登上大荧幕”。“只要和喜剧有关的一切,我们都做”,孙集斌补充。目前,老板贾玲还要进军综艺界,自己做节目——她将和腾讯视频合作,邀请国内十个顶级喜剧大咖,来一场老人教新人的《喜剧的战争》。

从节目被动参与者到主动策划者,这是一次质的改变。可贾玲的野心远不局限在此,她还试图提高如孙集斌一样的喜剧编剧生存环境。

“举个例子,比如说演员吧,集斌在《欢乐喜剧人》给别人写剧本,他可能扶持这个演员走到12期以后,演员的身价可能翻个几十倍,编剧呢只可能会加多一点点钱,不会加多少”,贾玲说。

“大碗娱乐”被投资界估值已达5000万,贾玲笑着说“少了,肯定少了”。如今,公司初入规模,并引入了资本投资,曾有点担心是不是太快了的贾玲,曾得到孙集斌这样的鼓励,“姐,猪站在风口上都能飞”。

偷买果冻包偷涂红色指甲油 “她的少女心都藏在了看不见的地方”

私下的贾玲是什么样子?

孙集斌和张小斐不约而同的给出了相同的评价,“跟镜头前几乎一模一样,大大咧咧、直率”。

比如跟员工们出去吃饭,贾玲从来都是包揽买单。她还诙谐地调侃孙集斌“他……没有结过账,从来没有……结过账”。孙集斌一听,愤而反击,“胡说”!“我买过,只是买的少。为什么买的少,因为她是董事长,官大、有钱,所以我不跟她抢”。

张小斐对贾玲的评价里,比孙集斌多了一个词,“有时候也挺娘的”。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她过生日的时候,会自己送给自己一个果冻包,粉色的。跟她实际年龄特别不相符的少女包。当时我和她还有一个朋友一起逛街,她看到那个果冻包之后就走不动路了。”

“因为我们经常一起排练,根本没个人形象可言,可能大家都会脱了鞋袜,然后你会突然发现贾玲偷偷涂了红色指甲油”,张小斐说,“她的少女心都藏在了看不见的地方”。

被问到红色指甲油,贾玲有点不好意思,“我也偶尔会涂”,然后突然话锋一转,举起自己的指甲跟记者说,“但我指甲前两天被我自己啃了”。

贾玲说,跟好朋友一起旅行,是自己唯一会精心打扮的时候。“精心”的标准,“主要是洗脸”。

拼命三娘一般的拼搏事业,当起老板带领一公司的人,如果放在十年前的贾玲身上,都是不会想到的画面。那时候,她的心态是“我一定会嫁得很好,因为我当时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有很多人在追我,我还拼搏什么事业,我老公就在不远处等着我”。

24岁,是贾玲的“十年前”,现在,她依然单身,“就差娶俩了哈哈哈”。当事业上卓有成色的时候,贾玲反而“不恨嫁了”,她开始感叹自己现在单身是因为心态不对,没有想要找男朋友的冲动。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如果要结婚,她一定会广而告之。“这么多年,这么多人结婚,我随了多少份子”!

当她想离开演艺圈那会儿,她说自己有很多想做的事。“我想去美国上个学,我想学学情景喜剧,我想生个孩子,我想结个婚”。

现在,她奔波努力在女喜剧人的路上。问她最大的爱好是什么?她回答得很简练,“说实话,虽然有点矫情,真的就是演喜剧”。

“在我的有生之年,为工作,为梦想,拼尽全力了,这就够了”。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贾玲:十年前,我的梦想是嫁得好,那时候我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xuey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