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宋小宝:小丑,小丑,是他的心酸化作喜悦呈现给你

腾讯娱乐专稿 文/叶弥衫 责编/赵二宝

出现在酒店房间的宋小宝是个普通人。他身穿黑T恤牛仔裤,神色平静,带点疲惫,说到感恩之类的话题习惯性要双手合十。除了矮一点、黑一点,他就是一个泯然众人的普通人,人群当中并不一定会被第一眼发现。

但在舞台上,他能让所有人的眼睛都无法离开他。通常来说,上台的时候,他还要再黑上两个色号;脸上但凡能挤出褶子的地方,他都用精确又夸张的表情管理做到无一疏漏;别人的标准笑容露8颗牙,他微微一笑就能露18颗森森白牙,扮女装的时候,还附赠一张血盆大口。

这个令人过目不忘的宋小宝形象快速攻占了我们的荧幕。不论各种晚会,今年光综艺节目他就参加了20多档,每个周末随便换台,几乎都可以看到这张丑怪非常,却也因此令人忍俊不禁的脸。

他的知名度迅速扩展到东北三省之外,名列综艺界五大神兽,出场费号称80万一天。与此同时,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创造力不断降低,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几乎没有私人时间。在《咱们穿越吧》里他看到金圣柱的母亲而掩面落泪:自己的母亲仍在住院,而他只在手术前一天见过她,自此之后都没有时间去探病。

“我打算17年一开始就先静下来一段时间,陪陪家人,陪陪老人,再好好养养身体。往下沉一沉,往下静一静,养养自己的心。”宋小宝说。

“是休整不是退出”

月初在《食在囧途》的发布会后,宋小宝首次提出要暂别综艺圈:“工作像高压线一样压着我,我本人身体呢 ,压根就不是怎么太好,所以我要请个假,腾出一段时间来,为自己好好活一段时间。因为真的是身体扛不住了。”他对媒体说。

“扛不住”早有端倪。2015年参加《欢乐喜剧人》,节目中他摔了一跤,台上依然“大黑耗子”一样欢快蹦哒,下台动弹不得被人架着走,医生报告显示腰椎骨折。小品《看病》里他演一个积极乐观的患病老人,主持人夸他演技了得,他眼含泪光解释:“我本人现在也受疾病困扰。”至于《食在囧途》发布会,他不顾医生劝阻,挂了两瓶点滴才让自己出现在台上。

△宋小宝体力不支,在上场前打点滴

“我头一天晚上上吐下泻,去了三次卫生间,最后真的是扶墙回的床上。第二天到了之后我也没跟谁说,觉得吃点药就好,结果吃了药先是低烧,后来又高烧,昏昏沉沉的。那时候徐峥大哥啊、尹正啊、麒麟他们都过来了,说不行今天就别上了,大夫也建议我别上了。我说别啊,既然来了,让大夫给我扎点滴就好了,这么多年我都是这么干的。扎完两瓶,我能够直起腰了,又喝了点开水,身上没那么冷了,我就上台了。”宋小宝回忆。

带病上场的宋小宝说话有气无力,摆pose合影时几乎不能站稳,需要人搀扶。《食在囧途》的宣传兼艺人总监林艳回忆,发布会结束宋小宝被扶下台时,对她说了一句:“我尽力了。”

《食在囧途》的发布会,宋小宝看上去精神状况不佳

宋小宝接受腾讯采访解释,自己从小体弱多病,过去这些年里“挺拼的”、“没日没夜的”,而他的病正好与这样的工作状态“相克”:“怕熬夜,怕上火,怕累。医生也不建议这么去做(节目),他说再这么下去的话,你的病会严重。所以我真的是该注意注意身体了。如若不然的话,真的躺下了,你有再多的想法,你有再多的表演欲望,想呈现再好的作品,你没有能力去呈现的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除此之外,一年参与20多档综艺,“时间排得太紧了,好多我自己想去表演好的东西,也尽全力去做、去表演了,但是创作时间不是很够、不是很满。导致我的节目质量下降,我自己看完之后也非常不开心、非常不满意。我就觉得,对不起观众,对不起观众对我的爱。因为我要保证更好的节目质量,去呈现给观众。在这个意义上,我这个退,其实是进。”宋小宝说。

事实上,创作力下降尚不能完全概括问题症结,《欢乐喜剧人》第一季播出后,就已经被网友质疑其中多个小品存在抄袭、借鉴之处,宋小宝团队也在其列。

而宋小宝表示,“停下来”之后,他会更多搜集题材,“我们演的小品的题材,平时一般是在生活当中听别人说一个什么样什么样的故事,听了之后,如果觉得有创作的必要,就拿过来,改一改、做一做就变成一个小品了。但你想三天之内完成一个小品和三个月你完成一个小品,它的质量能是一样的吗?它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更多的时间花在作品上。”

他更强调,停下来只是暂时的,观众既不要担心他的身体,也不要担心从此见不到他。“不是退出,是休整”。并且见不到他的时间,最多也就年后的两三个月,毕竟他目前的工作计划也要排到2017:《食在囧途》的录制就要在过年以后,而目前接的春晚也已经有三四个台,“有的先不演小品,涉及到小品,就要大制作,大制作就真的没有时间去耗费。“至于综艺节目也不是不上,“我会有选择性地去选择一些栏目,能够发挥地更好的,能给观众带来更多印象的作品。”

而他最大的目标,是做自己的电影:“正好腾出时间把这个剧本好好地去理顺理顺。剧本如果不成的话,我宁愿我这一生也不拍电影。我一定是要把剧本弄得我自己心理满意了,我才能够去着手去做这些事。”

娱乐圈需要一个怎样的宋小宝

2015年,宋小宝最重要的综艺存在应该是《欢乐喜剧人》,并且,对一个喜剧演员而言,《欢乐喜剧人》与其说是真人秀,不如说是一场行业大赛,一个用于传播“辽宁民间艺术团”影响力的平台。

但到他表示要暂退综艺界的《食在囧途》,已经是他在2016年参加的第22个综艺节目,并且,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真人秀。相比在喜剧节目中表演小品,在这些真人秀中,宋小宝只负责表演“宋小宝”——大众心目中,那个丑角似的喜剧演员。

这是一个不谋而合的结果。节目组邀请宋小宝的时候,明确邀请的是一个没有包袱、自黑到底的搞笑担当。林艳对腾讯娱乐介绍,《食在囧途》一开始就定宋小宝为不二人选,“的确他进来之后,整个效果跟氛围(就是我们想的那样)。(宋小宝还没进来的时候)我们当时拉了一个艺人群,说实话,当时还担心五个组咖的效果。但宝哥进来之后,当时就觉得场子热了,化学效果一下就出来了。”

而在宋小宝,他也非常知道节目组需要什么。“他是我见过最不矫情的艺人,说什么就极力的去配合。”林艳说。或许因此,《我们来了》他扎着辫子戴着头巾抹着唇膏扮村花,《跑男》(在线观看)里他详细步骤分解教鹿晗表演“雨露均沾”,《今夜百乐门》里几次出现,他都娇羞地扭捏地说了同一句台词:“瞅你这损色(shai)!”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必要。

△《欢乐喜剧人》中,宋小宝扮演的“咖妃”和“雨露均沾”体红遍娱乐圈

也有观众因此开始厌倦宋小宝,觉得他过度使用成名段子,过度消费自己,失去了创造力。但相对其他二人转演员往往多才多艺,宋小宝在入行时,就已经明白自己的才艺有限。在他这些年的小品中,除了不时扭个秧歌亮个嗓子,他确实没有展现过其他才艺。

此前宋小宝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半路出家,是“最没有才华的一个”:“几乎所有二人转演员都会使手绢、扇子、二胡、唢呐、巴乌什么的。我从学戏的那天起就没用过这些,到现在我也不使,也没想过学。有一次上台打打锣,我师父说你也不会打呀!很多人以为,像我这样身轻如燕的肯定会翻跟斗,可是我也不会。”

然而他却是一个只演了4个月,就获得《本山快乐营》“年度最佳男演员”的人,赵本山当时评价他“宋小宝火起来是必然的事,在众多二人转演员中,他的表演最细腻。”

“细腻”的由来便是宋小宝的最长项:表情管理。在剧场演出时,他就喜欢离观众近的舞台:“容易和观众沟通”,“我最喜欢突出表情的戏,就是比较走心的那种。”

他的辨识度整体上依靠扮丑而来,但仔细观察,他能丑出不同层次与风格:当他扮“咖妃”、扮“宋爷爷”、甚至扮“辽宁民间艺术团的宋小宝”时,同是挤眉弄眼,处理却各有不同:宠妃眉飞色舞外加嘬嘴,老人眼神略散,咧嘴笑的角度较为平缓,而他自己在小品舞台上标志性的表情,则是笑起来嘴咧到最大,眼眯到最小,同时抬起脸,传达出一种智商不在线的自得其乐。

△宋小宝的表情包已经成为网友的日常

这或许是宋小宝最大的本事,通过形象使人发笑。而真人秀节目组的重金,从来不是用来聘请那个生活中沉默寡言、内向到有点自卑、长得和普通劳动人民并无二致的宋宝利(宋小宝本名),而是一个一看到就能让人笑起来的角色,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自黑或扮丑,咯吱或蹦哒,老哏或新料。

喜剧的忧伤

在《我们来了》里,刘嘉玲、奚梦瑶等一见宋小宝就表示了慕名已久的喜爱,然而吃饭时面对一干女神他还要结结巴巴解释:“我是脸特别薄的人,我是从最底层来的,我来到这个地方有一种担心,担心大家用什么眼光看我。”在场每个人都安慰他鼓励他,然而他还是固执地说:“我内心当中有一种东西是无法表达出来,内心这么多年的不自信。”

△宋小宝深得女神刘嘉玲喜爱

每一个喜剧演员或许都明白,自己身上那种逗人发笑的、惹人喜爱的特质,不过是表现的舞台形象,而在成功的形象之外,自己还能不能同样惹人喜爱,是一个残酷的问题。更残酷的是,一些人的发笑,也并非出于善意。

很多喜剧人受此折磨。陈佩斯就曾遭遇观众对他的受苦受难幸灾乐祸,“我当时就不接受:喜剧怎么能这么残酷、这么残忍?”

同为喜剧人的宋小宝这么描述自己的心理过程:“先舍掉尊严,还有自尊,都是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然后撕下这张脸,把里面这张脸蹂躏完之后,再把外面这张脸掏出来戴上。”

但相对而言,他出生底层,对生活的各种绝望的了解与体验程度,以及通过二人转改变命运的迫切性,都与城市知识分子不同。一定意义上,他面对女神们的自卑,更是先前经历带来的不自信。前几年与黄圣依合作《第二十二条婚规》时,黄圣依就曾回忆过宋小宝开始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宋小宝与黄圣依合作《第二十二条婚规》

“别人怎么看”始终是宋小宝无法释怀之处,这固然是他基于自身形象的自卑,也与他从小因为贫困感受人情世故有关。

“我从小家里就特别穷,跟父母南征北跑,从小看到人和人之间,所以从小心就特别重,感受到很多很多。”

15岁他因家贫辍学,去沈阳打工,“那时候我连理想都没有,我就想着生存,生存是我第一要完成的。”

在沈阳他住在南站附近的一个大通铺上,3元一宿,运气好的话,他打零工能挣32元一天,运气不好的话,他没有活干,甚至,干了活不给结工钱。“当我经历了一段社会之后,我觉得,在沈阳生存都那么困难,我还是回去种地吧。”买完回家的车票他身上只剩42元。

有着这样的经历,如今的工作量对他来说确实可能不算什么。“我没有遇到我师傅之前,那可真是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每一天生活状态跟现在是截然不同,比现在苦多了。等于说我现在还比那会儿强了不少了。”他对我们说。

对这样的人而言,诸如喜剧的忧伤之类的感慨无疑是奢侈而遥远的。毕竟,对于别人可以是兴趣爱好,可以是表演欲望,但对宋小宝来说,二人转或曰喜剧表演,只能是拼尽全力去抓住的机会,它,事关生存。

新的“面子”

宋小宝映衬出的,是一个只有眼前路的人,所会为生存所付出的努力。2007年他拜赵本山为师,弟子间列席第32名,到现在,他的照片已经挂在本山传媒官网“本山弟子”一栏中的首位。他成为了新的“面子”。

2015年他与小沈阳参加《欢乐喜剧人》,节目VCR中自白对这个活动极其重视,“这段时间以来,有很多人在背后议论我们这个团队,说了很多很多。“他们是带着求胜——也就相当于正名——的使命来的。而在当时媒体的采访中,他好几次提到希望自己能帮师父有所分担,“所以在这个时候,我要起到一个带头作用,那么多的师兄弟在朝这条路上走,我要给他们做一个好的榜样。” 宋小宝说,“有了师父才有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师父,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们是相互的。”

△在赵本山的一众弟子中,宋小宝算出类拔萃者

他享有面子的荣光,相应的,也得承担面子的责任。因此,他必须保持最大的曝光率,必须在任何场合都逗得人哈哈大笑。也因此对师父栽培、观众厚爱的感恩成了他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更因此,他就算身体原因暂退,也就两三个月的缓冲,他说了:“只要观众还爱看到我,小宝就永远在这个舞台上。”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自己的感受。接受采访时他告诉我们,另一大神兽薛之谦也表示自己要停下来,去创作真正想做的东西,让自己静一静。

“因为我们彼此都懂得那份心累是什么感觉。”他总结。

无非是,扮演了太久了节目需要的那类形象。

在《我们来了》里,他跟谢娜说,看她在台上笑的时候他容易哭,把谢娜当场就弄哭了。

也无非是,推己及人。

而在那集节目中,他终于也哭了,因为汪涵对他唱了一句:“小丑,小丑,是他的心酸化作喜悦呈现给你。”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pinkzh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