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综艺不只是闹腾,这档清流节目,看过的人都想哭

腾讯娱乐专稿 文/陈晨 责编/赵二宝

《见字如面》录制前,张国立把自己的行程发给了导演,上面密密麻麻,某日,上午干吗、下午参加什么、晚上拍什么。第二日、第三日亦然。信息这头的导演不觉感概,“你这是要累死自己”。这个导演叫关正文,此前他做出了两档文化类节目《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和《中国成语大会》。这一次,他做了一档新的节目,《见字如面》。

即使档期上“要把自己忙死”,张国立还是接受了关正文的邀请,来上他的这档《见字如面》。

“见字如面”,这是人们在书信交流时代常用的表达语。而这个节目,也是一个读信的节目,“用书信打开历史”,这是关正文的野心。

用书信打开历史,是《见字如面》节目的初衷

在现在室外真人秀和室内棚拍节目,动辄就加上“大型”二字的年代,《见字如面》这样的“小制作”,本身就显得疯狂。更可况,它还过于安静。一个快餐消费、碎片化表达的社会,谁还会写信、读信、听信?市场也对节目表现了自己的谨慎。但观众却对节目给出了自己的喜爱,很奇特的是,这个节目在各平台的评论里,几乎一水的好评。12月29日晚,这档节目正式登陆腾讯视频,一开始,谁都不认为《见字如面》能成,现在,我们看到它成了。

这究竟是一档什么样的节目?是什么造成这样的反差?《见字如面》从制作到播出背后,又经历了哪些波折?本期《疯狂综艺》,腾讯娱乐直面导演关正文,听他讲述《见字如面》幕后的故事。

PART 1 什么是《见字如面》?一人、一信、一话筒、无数掌声

《见字如面》节目的抢先版里,张国立读着左权写给妻子的信,声音和缓、感情充沛。用克制又冲动的声音慢慢的读出最后的四个字,“念、念、念、念”。读完,张国立抬起两只手,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屏幕这边看节目的观众,在评论中也纷纷不吝啬的给出好评,表达着自己的感动。

张国立读左权写给妻子的信大哭

不是祭奠和缅怀,而是用书信”打开历史”

《见字如面》的节目形式,一言以蔽之,读信。读信的人既有林更新这样的小鲜肉;也有张国立、何冰王耀庆这样的实力演员;甚至归亚蕾蒋勤勤等女性视角的演员。他们事先与节目组沟通确定读信的内容,随后开始读。

《见字如面》的录制现场很简单,作为棚内的综艺节目,它只有一个台子,读信的嘉宾站在上面。下面是呈圆形围坐的百余位观众,松散的坐着。读信的嘉宾拿着一个文件夹,读出上面的文字,这些画面被记录下来,就拍成了节目。

作为一款“另类”综艺,《见字如面》的舞美设置简单低调

起初,制片人兼导演关正文想做一个读书节目。但关正文很快否决了自己做读书栏目的创意。直到他看到一本英国的书籍,那上面满满的全是西方世界征集到的私人信件。“这解决了我的困惑,我应该读信”。

对关正文来说,这不是一场文学的祭奠,也不是对几乎逝去的书信系统的缅怀,他在书信世界里,发现了大秘密:打开历史。他觉得从历史中借鉴经验是人们生活的本来需求,这要比感官型的娱乐节目更被需要。

我没法拿钱砸明星,肯来的都是支持我们的

《见字如面》的节目里,既有革命人物左权的信,也有李小龙蔡琴的信。这些都是关正文团队花费半年,从20多个专家顾问那里征集了几万封信,而后一轮轮筛选得来的。筛选的标准是,这封信值不值得被更多的人看到。

最终,他们留下了90多封。

信定了,接下来就是读信的人。对关正文来说,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任务。现在的综艺节目,尤其是真人秀类节目,已经将明星艺人的出场费不断的抬高。市场热,大家的价格自然高。“我们没法像那些综艺节目一样拿钱砸,一千万你不来,那两千万呢?再加呢 ?你最终肯定会来”。

关正文说,自己做的“是一个有文化的事情”,看的是嘉宾认不认同这个价值观。来的“都是支持我们的”。

节目的发布会上,林更新说自己一听到这个邀请,觉得很新奇,赶紧让经纪人问清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节目。而何冰、归亚蕾是拒绝所有综艺节目邀请的人,却来了这个节目。

PART2 用声音扮演角色:张国立被原著者请吃饭,林更新方了

确立了读信的嘉宾后,关正文专门给每个人写过一封信。在他的口中,他称呼读信的人为“艺术家”。信中,关正文拜托每一个读信的人,“我不要朗读,我要角色、我要生活,我要真实的情感流露”。这种感觉,如同一个导演在给演员讲戏,一封封信背后,其实是一个个戏剧性的故事。

林更新的慌张

林更新是第一个参与节目录制的嘉宾。他录制的当天赶上了节目的发布会。发布会比原定的开始时间推迟了半个小时,宣传跑出来和大家解释,“不好意思,林更新录制有一点超时”。

节目录制棚内,林更新一身同色系西装,九分西装裤,露着脚踝。棚内温度不高,林更新不自觉得会打个哆嗦。也许是第一个录制,林更新开始出现读信卡壳的情况。后期他甚至有点懵,当观众叫停指出他读错了时,林更新会反问一句,“我读错了吗”?

第一次上台读信的林更新内心紧张

关正文其实很感谢林更新,因为“他是年轻人,还这么热心这个事情”。至于林更新的卡壳,他觉得是“特别倒霉”,因为第一个录制,没有前面嘉宾的录制视频可做参考。

“他会觉得那么多人围观我去读一封信,中间出现了一个卡壳,他一定会很担心,他们都看见我卡壳了,怎么办”?关正文说。

之后的发布会上,林更新捂着脸苦笑,他说自己提前好几天就挨个准备了每一封信,上面充满了自己的标识和理解。从上海飞到北京录制节目后才发现,自己准备的信落在了上海的宾馆!

张国立调档期

这个标题讲述的,其实在《见字如面》的嘉宾里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反正很多人都调了档期”,关正文说。比如现在尚未出现的张涵予,第一次邀请时,实在调不出档期,但再次磨合时,还是努力调出了时间。

节目里,张国立娓娓道来,他和王耀庆还合作了一把,两人一样的白衬衣黑马甲,一前一后的读黄永玉曹禺之间的信件。张国立在节目里读的尽兴,节目外信件的主人公黄永玉听着也畅快,让女儿给节目组打电话,要邀请张国立来自己家吃饭。“这是人瑞啊,咱得去”,这是关正文转述黄的邀请时,张国立的原话。

随后的问题,还是档期。为了调吃饭的日子,张国立给关正文发去了自己的日程安排。“上午、下午、晚上,全国各地”,关正文不觉感慨,“你这是要累死自己啊”。最后,还是张国立自己找到了档期中的缺口,“我下了飞机以后,赶紧赶过去,咱们吃饭,然后晚上我再赶回来”。

归亚蕾深红色的眼睛

已经70多岁高龄的归亚蕾,现在定居在美国。那些“赚大钱”的节目她都没有接,却为了《见字如面》专门飞回来,“就要参加这个节目”,关正文说。

正式录制之前,归亚蕾已经准备了三天。节目组特意为她准备了大字版,她不想戴眼镜、怕影响画面的效果。大字版的信被归亚蕾标注的密密麻麻,拿不准的字、拿不准的断点,全都是一个个的记号。

三天熬下来,归亚蕾的眼睛全是红色。到了现场,她还问导演组,这能拍出来吗?关正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我们现在都是高清,你只要注意观察都能看见,不是浅红、是深红”。

归亚蕾为了更好地展现读信效果,熬红了眼

录制是在北京的冬天。画面里,70多岁的归亚蕾穿着美丽的连衣裙,“特别薄特别漂亮”,关正文心疼的请她穿平底鞋就好,归亚蕾拒绝了。她穿着高跟鞋,优雅的读完了每一封信。

PART3 “冰火两重天”:人们对《见字如面》有多喜欢,就有多忧虑

在某播出平台的项目测评会上,关正文拿着《见字如面》的提案和其他的节目一起阐述,然后他走出会议室,等待主办机构的讨论、评分。几分钟后,他再次被叫进去,主办机构很兴奋的跟他说,《见字如面》获得19.5分,满分20分。“他们说特别棒,所有人都喜欢”。

网友对节目表现出一边倒的好评

但真的到了推广节目阶段,大家的担心又袭来,“有谁会相信它是一个大众产品呢?有谁会相信它可以跟我们一线的娱乐节目比肩呢”?

也许“所有人都喜欢”后面,还应该再加上一句。关正文告诉记者,“我们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困惑,所有人见到这个节目都说喜欢,但同时还会说一句,但是挺可惜的,这是一个小众节目”。

节目的火:平台来买节目跟钱无关,拼得只是纯粹的喜欢

如同“所有人”对关正文表达的评价,《见字如面》的点击量虽然目前无法和一线综艺节目比肩,但是每一个看过的人给出的评论,都是清一色的正向好评。“好节目”、“良心制作”、“一个人听的泪崩了”。更让关正文意外的是,行业内的另外两家播出平台,在短视频发出的第一天,都来了。“关老师,这节目你能给我们吗”?

这让关正文觉得,也许这事成了。

更何况,还有张国立等节目嘉宾的支持。每一个参与节目录制的嘉宾,都给出了关正文一个“公益价”,这也可以侧面表现他们对这一节目的喜欢。

节目的冰:卖了两轮,冠名商仍在决定中

与节目的受欢迎相对比的是,《见字如面》至今尚未找到广告商愿意冠名。

关正文的团队去找过两轮广告商,第一次是拿着节目的方案,第二次是拿着节目的片段。“沟通的时候很困难,我说我要做一个读信的节目,谁信啊?不说它的社会影响,只说这个东西能做成节目,很多人就不信。一个人站在台上,读完信走,这事听起来比读诗节目还不靠谱”。

而关正文把这个节目启动的时候,“所有人都担心”,包括他自己团队的同事,这样的经历他也不陌生,在《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创办过程中,他也经历过。

一向做文化类节目的关正文团队,给自己的公司取名“实力文化”。他们会成为综艺节目制作行业的正午阳光吗?这可能得等他们做出自己的《琅琊榜》和《伪装者》之后才能得出答案。那《见字如面》会是《琅琊榜》、《伪装者》吗?一切未知。

现在的进展是,已经有几家广告商展现了兴趣,“接近签约了”。

PART4 直面质疑:因为你供应鱼香肉丝,老觉得人们都只爱吃鱼香肉丝

《见字如面》受到的质疑,如同爱它的人对它的称赞一样,没有停止过。如果说这是一次综艺实验,有争议似乎也侧面印证了实验的必要性。

有评论认为这是一档主打情怀的节目,关正文积极否认,“我做的就是市场”。

甚至几乎每个人向他表达的节目是“小众”的,他也不认同。

导演关正文对这档节目信心满满

主打情怀?“我做的就是市场”

或是左权一样的革命情感,或是蔡琴、李小龙一样的名人感怀,或是沈从文、曹禺一样的文人气质。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90度封信件,很容易和一个词发生关联:情怀。“主打情怀”也成为对《见字如面》评价的主流声音。

但关正文却掷地有声地反对了这一声音。他不止一次地向记者表达,自己一开始“就是做市场的”。

“别老说情怀的事,我认为这就是人类文化生活的主流需求”。

在关正文的概念里,做市场的人,有短期和中长期之分。《见字如面》显然属于后者。他毫不留情的声讨“那些喧嚣的爆款节目”,“有几个能延续两年以上的”?

关正文如何理解《见字如面》?他说这是“动了脑子的娱乐”,这样的快感要远远大于“感官性的娱乐”。说到这里,他再次重申,“这个价值跟情怀无关”。

小众节目?这是人们根目录上的需求

“所有人”对关正文表达的《见字如面》是小众节目,他也不认同。综艺节目里的爆款,比如《奔跑吧兄弟》(在线观看)、《我是歌手》(观看)等,关正文有自己的不同意见。他举了一个例子,“因为你集中供应鱼香肉丝,老觉得人们爱吃鱼香肉丝,你就忘了还有别的食品,也不供应别的食品。因为供应别的食品是有风险的。但是人们天天吃鱼香肉丝,他们本来就已经腻了,更何况还有好多人不爱吃鱼香肉丝”。

显然,关正文认为,《见字如面》就是非鱼香肉丝食物。

书信是人们打开历史的方法,而历史是人们借鉴经验最主要的来源。从这个角度讲,《见字如面》满足的是“人们生存的需要”。

这不比“鱼香肉丝”大众多了吗?

结语:

很显然,关正文是身上有棱角的人。

对“小众”的高度介意,可能与他的个人经历和知识储备有关。谈起现在的综艺节目爆款时,他的情绪显得高昂、语速变快、语调升高。他把这些节目统称为“感官刺激类节目”。

在他的表述里,“感官刺激类的节目”得不停的改变,否则刺激不动观众了,就会被抛弃。“谁知道你是什么命呢”?

他甚至直言这样的爆款,只是“大家短时间的变异性的狂欢”。采访中,他常常会用“人类”、“整个历史”、“人类文化”等宏大的词语。指出如《见字如面》一般的节目才是人们最终的追求所在。

如果《见字如面》是现在综艺节目风潮中的一个逆流实验,它会成功吗?它似乎引起了水花,会有大浪袭来吗?这个答案,只有观众能给。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pinkzhao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