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摘要]看起来是湖南台当家花旦的谢娜曾面临这样的困境:十几年来,台里没给她任何一档独立主持的节目。随之而来的是离不开何炅的质疑,但她却越来越想证明我可以。如今她取得了打破困局的阶段性胜利。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腾讯娱乐专稿(文/陈露 责编/露冷)

在腾讯视频星光大赏上,谢娜捧着“最受欢迎女MC”的荣誉,泪水充盈了眼眶:“在我主持的路上一直都有两种声音,一种是谢娜就知道嘻嘻哈哈,一种是快乐减压。”

她后来在微博上又发了一遍这段感言,还各自搭配了两个表情。对“嘻嘻哈哈”她用的是白眼和晃动手指的否定;对“快乐减压”搭配吐舌头笑和象征认可的剪刀手。

回顾下谢娜的履历表,她做主持人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然而,其实她直到去年才在网综中获得第一档自己主持的节目。此前,她在湖南台的主持生涯,除了《快乐大本营》(在线观看),只有一档与何炅搭档的《百变大咖秀》。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台里“任何新节目开播都没有我的事情”,谢娜说。

那的确是关于谢娜的两面,所谓“两种声音”的另外一种说法大约就是:她在专业能力上一直不被认可,但她在大众知名度上取得的成功却可谓辉煌。

在一些时刻,谢娜以“放得开、脸皮厚”著称。当年初登《快本》舞台,一段时间里,她被安排坐在台下,想到点才可以上台。结果她一次次的往台上冲,甚至连节目组都不得不限制她。“我被大本营导演轰过的新闻,就是这么来的。”

然而另外一些时候,她脸皮却薄得很。她自称在台里迎面看到领导走过来,自己也会低着头绕过去,不好意思打招呼。在湖南台,她只有过一次毛遂自荐,希望去独自主持一档节目。结果节目组在经过了开会讨论后拒绝了她。那时,外界给她扣上了帽子:谢娜的主持离不开何炅。她自己心理惶恐,但没有找任何人倾诉这件事,包括她的老公张杰。“因为我怕真的是那样,真的是那样我是不是应该认命?”

后来,她终于获得了独自主持的机会,在《偶滴歌神啊》第一季结尾,她特意请来了何炅,何炅站在台上说:“这个节目让我看到了另一个娜娜。因为一档节目要求她当主K的时候,她会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但在这个节目里,我看到了她既能彰显自己的个性,又可以把这么大一盘棋玩转,让我看到了另一个娜娜。”旁边的谢娜眼里充满了惊喜、感动,随后哭得很凶。

而如今,谢娜说:“内心一直坚定的知道,我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如果用传统主持人字正腔圆的主持风格比对谢娜,她显然不合适。

但单从主持的平台资源这个角度,她却实现了传统主持人难以想象的局面。《快乐大本营》在老东家湖南卫视,《娜就这么说》合作东方卫视,《王牌对王牌》在浙江卫视播出,《偶滴歌神啊》牵手爱奇艺,《拜托了衣橱》结缘腾讯视频。她还搭档朱军,一度成为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转型的法宝。无论是电视一线频道,还是视频网站业内大佬,谢娜实现了通吃。

电视台一家独大的年代,各电视台流行标榜自己的“当家花旦”,到友台实现互动主持是少之又少的事。即便是视频网站开始崛起,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极少有像谢娜一样,同时包揽了几乎全部的一线电视台屏幕。现在,视频网站的竞争日渐白热化,优酷找到了汪涵,腾讯拥抱何炅,也是各自抓取优秀主持人资源。谢娜,却同时出现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节目中,游刃有余。

《拜托了衣橱》的录制现场,陈赫对欧阳娜娜诉说自己连轴转的辛苦奔波。记者同样问了谢娜这个问题,“你的工作强度是怎样的?”“我没有那么大,我两周录一次《大本营》,一次录两期;然后就是《拜托了衣橱》,接下来可能要上台里的一个新节目”。

当《拜托了衣橱》找到谢娜时,她手里已经握着十多个备选的节目名单。选中《衣橱》的一个原因,是她可以不用再做游戏,可以穿得美美的坐下来控场聊天。

节目试图让嘉宾宁静完成一段撒娇表演,谢娜先cue了一圈常驻嘉宾设计师们,用余光感觉宁静还是不太愿意配合;她再转头cue另一个主持人陈赫,陈赫给出了一连套的撒娇技巧,谢娜不时配合着作出恶心等反应,宁静还是不到位;她又cue了另一个嘉宾欧阳娜娜,最后指挥陈赫向宁静发动最后一轮进攻。宁静先是努力了一下,最后豪迈给出一句“去你妈的”。虽然撒娇未果,但节目的点已经出来了。

整个过程下来,谢娜一气呵成。记者观察的近四个小时录制中,谢娜没有出现一次卡壳,她是现场控制节奏的那个人。

采访中,谢娜会很专业的跟记者分析,她认为节目成片率还是过低,录一期要四个小时,“点太多”。她把第一期节目看了三遍。第一遍看感觉,第二遍看自己的表现,第三遍看细节:细致到哪里的剪辑有些突兀,现场她认为好的点为什么剪去。这时,主持人谢娜显得专业而从容。

她前进的步伐,如同她在宣传中维护老公张杰一样坚定。在被固化为“不能一个人主持节目”的十余年后,她实现了谢娜式的井喷。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谢娜在《拜托了衣橱》游刃有余。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在谢娜的公开履历资料里,第一项内容是参加推新人大赛,因为普通话不标准而被淘汰。

如果真的有时光机,可以穿越回去问问那时候14岁的谢娜:你之后会成为一名主持人,你会怎么想?但这种假设放在谢娜身上,就失去了成立的前提。采访中,她多次表达“面对未知,我从来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包括她开启一档新的主持节目,也完全不会做任何功课,等待着天然的自己和未知的新节目发生碰撞、产生火花。

在《拜托了衣橱》的节目现场,录制进入短暂的休息时间,嘉宾宁静旁边围了很多工作人员。化妆师帮她补妆,发型师在调整她的刘海。相比之下,节目里六个刚出道的设计师嘉宾旁边显得冷清许多。其中一人不断指着自己的嘴巴,向场外示意,化妆师收到了讯息,飞快跑上台,帮她补了补口红。

时光退后十几年,这个“悄悄补妆”的设计师,就似乎是当年谢娜的写照。

实际上,她在那个可谓成就了她的《快乐大本营》经历了三进三出的命运。第一次时,她甚至没法用自己的本名。

媒体报道里,谢娜似乎总有何炅保驾护航,这在谢娜后来大部分的工作中是成立的。但她第一次登上《快本》,却是凭借自己的“放得开”面试得来的。2002年前后,《快本》希望引入两个队伍进行游戏PK,需要两个队长。为此,节目组导演飞到北京展开面试,给大家规定情境,看每个人的表演。“我比较放得开,所以就选我了”,谢娜说。

在此之前,观众对谢娜的记忆或许只有两个:一个是《九妹》MV里那个舔牙的红棉袄女生,另一个就是电视剧《少年英雄方世玉》里的丫鬟“小丽”。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15岁的谢娜出演《九妹》MV。

第一次登上《快本》时,谢娜还叫“叶子”。那时《快本》拥有稳定的格局:何炅+李湘+李维嘉。学表演出身的谢娜,连综艺节目都没上过,就上了直播的《快本》,还是以辅助主持人的身份。她继续在节目里“放得开”,可是却显得不合时宜。努力想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又与分寸感相悖。

“录制了几期节目后,我觉得不合适,就走了”。谢娜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毯子,跟记者说,语气轻松平静。

在媒体的报道里,谢娜刚下了《快本》的直播,就自己跑到网吧让老板帮她搜出节目来看,结果看到满屏“叶子滚出大本营”的评论。她趴在网吧里嚎啕大哭,哭声惊动了每一个网吧里的陌生人。社交网络尚未兴起的年代,甚至还有人写信到节目组专门骂她。

第二次进入后也并不顺利。但当时谢娜遇到了一个契机——《快本》的当家花旦李湘选择离开了节目,随后一个月,她公布了和第一任丈夫的婚讯。“节目组还是觉得没看到我身上的亮点”,因此先是在何炅、李维嘉和谢娜之间搞了一场PK,只留下了何炅一人。接着又做了“闪亮新主播”的选拔活动,选出了杜海涛吴昕

“其实吴昕和海涛正式成为快本主持人的时间比我还早”,谢娜说。

节目组后来做了一个新的安排,让谢娜和李维嘉坐在台下,如果觉得有点可以冲上台。那是《快乐大本营》这个近20年的老牌综艺节目颇为动荡和折腾的一段时间,却间接给了尚未定型、放得开,又豁得出的谢娜多次机会。

“那个时候,我就盯着。人开始变得专注,盯着哪里有互动我就上去,甚至频繁到最后被导演赶下台。那真的需要很厚的脸皮。因为你不上去,这一期可能你就没有亮点。你上去互动三次选一次,你都是成功的。但是互动三次可能有一次你要被轰下来,因为节目还要继续进行”。那段时间的节目录制里,常常会听到何炅说,“好,娜娜先回坐”。因为往台上冲得太凶,谢娜还被节目组制止过。“反正网上之前也写的谢娜被《快乐大本营》导演轰过,就是那个时候”,谢娜说。

最终,谢娜终于站上《快乐大本营》的舞台,也开始在观众脑海中建立主持人谢娜的雏形。在湖南台内部的评价中,五人组合的“快乐家族”,也终于让收视率持续滑坡的《快本》起死回生。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快本》改版后最初的快乐家族。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谢娜最近获得了两个荣誉。她主持的《偶滴歌神啊》获得了爱奇艺颁发的“最具网络影响力节目奖”;她本人获得腾讯视频颁出的“最受欢迎女MC”。她为这此发了两条工整的微博,还特意将自己的获奖感言一字一句打出来,一并发到微博上。

与其说她重视奖项,不如说她重视奖项背后代表的“被认可”。如果不提醒,你可能很难发现,尽管媒体报道里谢娜和李湘的“湖南卫视一姐之争”持续了很久,但主持人谢娜在湖南卫视却没有一档自己独立主持的节目。这在何炅、汪涵、甚至李湘身上如家常便饭的事情,却成为谢娜头上长期的紧箍咒和内心的担忧。

外界对她普遍的定论是:谢娜的主持离不开何炅。

阿雅曾经评价谢娜的主持:反应很快。这和她的另一属性“放得开”一起成为其主持标签。但这样天马行空的风格与带有规则的控场能力天生是违背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媒体喜欢拿她和台湾主持人小S作比较。小S需要蔡康永保驾护航,谢娜也需要何炅来负责控场。

在李湘离开湖南卫视前后,谢娜频繁的开始出现在湖南卫视小年夜、金鹰节等大型晚会的主持台上。据湖南台内部的导演透露,这是台里领导有意扶持谢娜的表现。一个省级卫视平台,不能光有何炅、汪涵这样的男主持担当,也需要同样能撑起台面的女主持人。在《快本》收获高人气、又接班李湘的谢娜,无疑是不二人选。

谢娜很努力的配合,然后很快发现自己并不合适。如同明明是一个苹果,你却希望它拥有梨的味道。

频繁主持大型晚会的那段时间,几乎也是谢娜主持能力被质疑得最凶的时期。现在检索网络,“谢娜十大出糗瞬间”等新闻,也多是出自那时。比如跨年晚会上,跟在李湘“happy new year”后面那句“happy birthday”的口误。

采访中,记者问谢娜,“有哪种节目类型是你一定不会再碰的吗”?“特别严肃的晚会”,谢娜很快、且很肯定的回答,“一旦让我背词我就……那不是我想说的话。”

湖南台的导演透露,谢娜主持直播晚会的时候,导演们都会捏把汗,必须得有一个何炅这样的主持人在旁边控着她。

苹果最终没有变成梨,甚至都没有成为一个折中方案的苹果梨。

湖南卫视的大型晚会女主持位置上已很少看到谢娜,他们又开创了一种新的形式,引入演员海清、宁静、陈乔恩等搭配稳定全能的何炅。

“离不开何炅”的标签下,谢娜慢慢有了自己的担忧,“难道我只能做《快乐大本营》吗?我要做到四十几岁,五十几岁吗”?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湖南卫视大型晚会女主持的位置上已很少再看见谢娜。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在《拜托了衣橱》的录制现场,谢娜依然保有自己反应快的特质,当现场突然放起张杰《这就是爱》的音乐时,她和陈赫第一时间从座位上站起来,张开双臂作陶醉状。如同这个细节一样,她几乎完成了将所有潜在的点转化为梗的动作。不止于此,在节目嘉宾宁静、欧阳娜娜、六个设计师嘉宾和主持人陈赫之间,她也实现了自如的切换和交叉:节目的主控在谢娜身上。

当记者表达“看你录节目,感觉你控场能力挺强的”时,谢娜身体不由得前倾一些,接话迅速的问:“我吗?这是我以前没想到的。”

网上对谢娜的评价,她自己都会熟稔的记在心上。“很多人觉得,是,谢娜你是不错,但是你离开何炅,你就是什么都不会”,谢娜自己说。她在《快本》的舞台上站了近十年,开始担心自己真的只能主持这一个节目。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谢娜在《快本》的舞台上站了近十年。

前面提到的严肃晚会主持受挫后,湖南台内部更加深了对谢娜控场能力不行的认同。电视台节目之间竞争残酷,一个团队新上一档节目时,自然希望是一炮而红。主持人作为其中重要的一环,制作方当然更想打安全牌,希望选择何炅、汪涵这样的全能型主持人。

湖南卫视网络大V舞美师说,谢娜身上的争议对她的影响是致命的。因为她的争议都是在控场、直播口误这样的主持专业能力上。即使一档新的节目本来想用谢娜,想到这些,制片人也可能会把她默默挪到第二、甚至第三的位置上去。

谢娜自己心里也有矛盾。她很坚定地描述自己是不服输的性格,“因为我这么多年,我从来不相信你说我不可以,我就不可以”。但当舆论强大到一定程度,她也会默默忐忑。这时候,她没有找任何人倾诉或者寻求支持,包括她的丈夫张杰。“因为我怕真的是那样,真的是那样我是不是应该认命?”

“我这个人也是想尝试一下。”谢娜对记者说,“而想试一试,我不能去伸手问台里要,我觉得我没有这个资格。”主持人擅长的社交能力她多不具备,荧屏上热络、被称为娱乐圈人脉王的谢娜,形容自己私下“不会通点关系什么的,我不懂这些。其实我是怂的”。她看见台领导会躲着走。

主持事业上的长期停滞不变和内心的焦虑不断抗衡。憋不住的谢娜做了两次尝试。一次是自己要到了《百变大咖秀》的主持机会。当时节目组找到她时,是想让她做评委,谢娜坚持说“做就做主持人”,直到最后一刻,节目组才确定她做主持人,旁边还是站着何炅。

另一次,台里先上了一档真人秀,谢娜毛遂自荐,“你们看我合不合适”?“然后他们那个节目组开会讨论,然后跟我说,开会了,觉得你不适合做真人秀。我说‘哦’,饱受打击”。

可是另一边,谢娜说自己又收到了很多其他真人秀节目的邀请,“我就觉得,是不是我其实还是适合做真人秀啊,我不服气,我想要尝试一下”。她随后去了一次《奔跑吧兄弟》(在线观看),去了一次《极限挑战》,结果“效果非常好”。

直到此时,她都处在墙内开花墙外香的阶段。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谢娜主持《百变大咖秀》。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别的节目主持机会争取不到,在自己的主阵地《快乐大本营》上,谢娜也遇到了瓶颈。她形容那段时间“观众不知道,只有我自己、节目组和快乐家族知道”。

2011年9月26日,谢娜和张杰在香格里拉举行了婚礼。这成为她瓶颈期的导火索。《快本》的上一个女主持人李湘在自己28岁时退出了节目,随后一个月,走入自己的第一段婚姻。谢娜结婚时,也已经30岁了。

“我已经结婚了,我已经是个大人了。”谢娜张开双手,把双腿也蜷缩进毛毯里,跟记者说。

在她的理解里,《快本》里嘻嘻哈哈玩游戏是小孩子的世界。她还特意举了个例子,“大家聊起来《快本》的时候,会说好久不看了,今天看了一下。你发现没有?一定会有‘好久不看’,因为你不写,大家就觉得你是小孩”。似乎只有小孩才看《快本》。

谢娜把结婚看做了自己人生的分水岭,她急于想变得成熟,做点“大人”该做的事情。如同一个人小时候爱吃某种糖果,长大后也许会继续爱吃,但在形容这种糖果时,一定会加上“我小时候爱吃的”这几个字。

内心试图成熟化,很快外显到她的行动上。那段时间,谢娜在台上变得不配合,节目台本里要求她玩什么游戏,“我觉得太幼稚,我不要做”,她形容自己“像神经病一样”。

不止一次,她跑去找节目组导演,一遍遍的表达“我希望我们的节目可以偏访谈类”。节目组回复她“这个可能暂时不好弄”。

谢娜变得“拧巴、非常拧巴”。台上的节奏她控制不了,“我跟你们说要访谈,怎么还越来越high了?我就不喜欢high”。每次上台前,她都抓狂很久。

对抗失败,谢娜直接选择离开了节目组一段时间。对外的口径是,她到美国波士顿大学学习了三个月,偶尔会在节目里以连线的方式出现。

三个月的时间,她仍旧没有找到“成熟”应该有的表现形式。她跟自己做了一个实验,“我想看我能不能把《快本》从我生命里拿掉”,结果是,她失败了。

再回来,她变得特别配合,豁然开朗。看到台本上有的游戏没有安排自己,她会赶紧问节目组,“这个游戏怎么没有我?”“娜姐你可以玩吗?”“当然可以啊。”

谢娜伸出自己的右手,给记者看她的食指中间关节,那里肿胀还略有弯曲,是她前几天做游戏受伤的后遗症。她玩起游戏来,又回归到了放得开、豁得出的状态。

但这只是基于“快乐”的谢娜本体需求。快乐不只是她对观众的价值输出,也是她自身的需求所在。但对于“成熟”的困惑,并未解决。

两年后,她在《偶像来了》遇到林青霞,仍会向其请教:“青霞姐,我说我现在特拧巴,我觉得我应该做更成熟的事情。”她说,你觉得现在不成熟吗?我说,嘻嘻哈哈的,不成熟。然后她说那你现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觉得快乐吗?我说做的时候是快乐的,但是做完了,我又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做更成熟一点的。她说什么是成熟啊,你需要去调整自己。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谢娜与林青霞。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拜托了衣橱》录制最后,谢娜在现场发了火。她开开心心的和陈赫对着镜头说完了再见,掌声和结束音乐结束后,节目组要求她再补录一下广告商的口播。“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嘉宾欧阳娜娜走到她的身边,搂住她的肩膀试图安抚,谢娜仍旧在皱着鼻子,“明明有别的方法可以实现的”。

但她还是勉强配合的完成了补录。回到休息间,换上拖鞋、披上御寒的毯子,她礼貌地跟记者打招呼,“你好”。当记者提起刚才录制的不愉快时,谢娜没有试图用一些面对媒体的公关说辞美化自己,她继续表达着不满。

“因为你一念,旁边的人就会看着你,气氛就会down下来,我不喜欢这样,其实可以用其他的方式避免的。我最喜欢开始时热热闹闹,结束的时候大家开开心心,而不是结束的时候大家等在那儿念广告,我最受不了气氛不好。”

她用了两个强烈的“最喜欢”、“最受不了”来表达自己对于节目氛围的看重。在采访前,宁静和欧阳娜娜的两期节目放在一起录制,共录制了七个小时。

她似乎真的不会感到累一样,录制现场,她显得精力充沛,或者,精力过剩。即使录制休息间隙,现场放起舞曲让大家休息,待到节奏进行到一个强音时,谢娜也会像被按了开关一样,不自觉的开始晃动身体,热舞起来。

谢娜:一个非典型女主持人的职场浮沉记

谢娜在《拜托了衣橱》展现了她的控场能力。

《拜托了衣橱》是她在网站领域的第三个尝试。这是她从十余个节目主持邀请中选择出来的。去年,当她在湖南台内部找寻不到自己主持的节目机会时,网综《偶滴歌神啊》找上门来。

面对这个邀请,谢娜甚至都没有和身边人商量,她独自到约定的酒店大堂,打算直接婉拒掉。“在湖南台十几年了,不管是大家对我的看法,还是我自己觉得,我一个人都不能主持。”

见面后,几番拉锯下来,谢娜倒戈,直接答应了节目组的邀请。“当时节目组说觉得你特别棒,我说我一个人做不了,实在不好意思。他们说你可以,从开始做这个节目,我们就觉得主持人是你。我说真的吗?他说是。我说行,那就这么定了。”

谢娜快速熟练地还原着当时和节目组的对话,然后转头告诉记者,“我这个人就受不了别人相信我,相信我了,我就赴汤蹈火。”

这大概是谢娜成功背后的原因。她不懂得自我推销,却对别人的信任绝不辜负。当年她第一次站到《快本》舞台时,备受质疑中,有一天录节目看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写着“谢娜”的灯牌。她觉得很奇怪,竟然有人支持自己,后来一问才知道,这是节目组为了鼓励她,特意安排人去举着的。她为此跑到厕所里哭,脸上带着妆又不能花掉,她现场向记者演示,把头低到和地面平行,这样眼泪既能流出去又不至于哭化了妆。也是那时开始,她发誓《大本营》只要用她,她次次都去。

跟《偶滴歌神啊》节目组定完的第二天早上,谢娜一醒来有点懵。“我定了一个什么事,我一个人去主持一个节目?我不敢相信。后来我才跟身边的人,他们都觉得我太唐突了,啥也不问清楚就答应了。”谢娜答应的时候,连节目形式、节目内容、嘉宾是谁都没问,“其实也是一次赌博。”

谢娜不是那种有清晰人生规划的人,否则表演系出身、立志成为巩俐式演员的她,也不会误打误撞成为主持人。已经35岁、在娱乐圈奋斗十几年的她,似乎还是找不出灰色地带。在对待机会和人上,她非黑即白,你信我,我就拼命报答你,你骗我,我们就一刀两断。

她安慰自己:“无非就是两个结果,一个就是我彻底自己控不了场,那以后我就不控场了,继续做《快乐大本营》,也没差。如果我真的可以的话,那不就是一个很大的惊喜吗?”

《偶像来了》里的谢娜也是这样的处事逻辑。她毛遂自荐被拒绝后,就再也没和台里任何节目组争取过。当《偶像来了》节目组的陈汝涵找到她,跟她表达“娜娜你很适合真人秀”时,谢娜觉得“你信我,我就得对得起你”。

所以她在第一季《偶像来了》里贡献了点击量超高的模仿秀,模仿杨钰莹蔡少芬等说话,惟妙惟肖。她知道别人对自己的期待在哪,第二季《我们来了》开始后,她就默默观察、准备着第二次模仿秀:不能让信她的人失望。

《偶滴歌神啊》真正到了彩排的时候,谢娜说自己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有我一个人”。节目里设置的鉴音团、来的嘉宾全是她不认识的,“我觉得我站在那个台上,快被吸进去了。”

下午彩排,晚上录制。一到录制的时候,谢娜觉得自己赌赢了。她是状态型的主持人,十几年的摸索中,控场能力在潜移默化中获取:她竟然能控制整个节目的节奏。

之后她又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脱口秀——《娜就这么说》。现在,谢娜能够清晰的对自己的主持道路进行总结。她凭借着“放得开”上路,自带反应快的属性,在《偶滴歌神啊》验证了控场能力,用《娜就这么说》磨练了自己的语言能力,现在在《拜托了衣橱》里进行着成果验收。

采访当天,她高兴地跟记者分享,台里有一个节目终于找到她来主持,并且是她一个人。这个节目叫《神奇的孩子》,是和孩子之间互动的一个脱口秀。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曲线救国似的认可了。

2013年,当朱军带着《艺术人生》邀请谢娜时,谢娜说:“谁会想到会找我去,谁又会想到我就敢去?”这样的未知,对谢娜拥有致命的吸引力。

“我不想把自己放在一个停步不前的状态,可是你想要往前走,你就必须要冒险。”

(编辑助理/王含悦)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qingyiye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