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娱乐观 | 杨幂当花瓶不是坏事,磨炼不出演技才是

腾讯娱乐专稿(文/一把青)

尽管常年处在热搜话题的风口浪尖,新年新开始,杨幂首次直面关于她演技争议的花瓶论,四两拨千斤地回答,“别人在评价你是花瓶的时候,首先承认了你的外形不错,这也不是一件坏事,接受就好了。”

娱乐观 | 杨幂当花瓶不是坏事,磨炼不出演技才是

以柔克刚与打太极,杨幂向来是个中高手,上一次轰轰烈烈的刘恺威对剧本事件,她也是简单的一句“完全相信恺威”带过,以免多说多错,最终不了了之,第N次地闪过了外界对她婚姻状态的猜疑。在真人秀《真正男子汉》中的她,就靠“高情商”、“记性好”、“直男斩”等诸多标签圈粉,新兵班班长对她的评价,是她平时嬉笑怒骂,开得起玩笑,讲得来段子,却懂得在该严肃的时候严肃,训练的时候严格要求自己。

然而一个有意思的事实是,这样一个在军营中上天下海,无畏种种高强度练习的杨幂,关于花瓶之说的后半句论调是,“演技可以不断的去磨,不断努力去变得更好”——掰掰手指,她4岁童星出道,05年以专业课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换句话说,在表演这件事上,她理应资质不凡,且在镁光灯前摸爬滚打,一“磨”就已经磨了二十八年。

从花瓶磨出来的演技派女星固然是不少,第一个让人联想到的自然是张曼玉。20岁首登大荧幕,她是周星驰成龙系列电影中衣着摩登、身材窈窕的娇俏少女,未褪去婴儿肥又有些兔牙,角色定位大多跟当今的傻白甜无异,和现在的小花旦小鲜肉们一样,她也轧戏,1988年一年就拍了12部电影,但就在同年,即入行后的第四年,她交出了《旺角卡门》中内心复杂的阿娥这个人物,并接二连三的,开启了《阮玲玉》、《滚滚红尘》电视剧版 电影版《新龙门客栈》等一系列经典,1997年,她以《甜蜜蜜》(张曼玉版 孙俪版)中的李翘斩获多个影后,片中当曾志伟饰演的豹哥死后,她那个情绪逐渐崩溃,如花瓣片片凋零的哭泣的长镜头,更是华语电影史上的经典,而这时,她距离起点13年,不及杨幂“打磨”时间的一半。

反观杨幂,其实她的早期成绩单,《神雕侠侣》(内地版 古天乐版 刘德华版)也好,《仙剑奇侠传3》也罢,风评都不错,演技清新可人,胶原蛋白满满,又有着学院派的规训,甚至专程为了一个镜头,在杀青后又坐飞机回片场重新来过,反而是《宫锁心玉》让她爆红之后,花瓶之说伴着整容之论尘嚣日上,2015年底上映的电影《我是证人》,宣传语之一就是“偶像玩演技,转型出证绩”,强调两大主演杨幂和鹿晗都实现了质的突破,但不同于后者从未学过表演的先天不足,杨幂则像是做了一番拨乱反正的工作,重新找回那个《宫》之前的自己,然而所呈现出来的,依然是瞪眼、皱眉、咧嘴笑,可以说,不仅跟《小时代》中的林萧差不多,甚至跟真人秀中的杨幂本人也差不多。对于明星来说,这或许是一以贯之的真实,对于演员来说,却不得不说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或曰,时也命也运也,处在这个烂片泛滥的时代的杨幂,和当年那些经历了华语电影起飞,一步步从花瓶蜕变走来的女星岂可同日而语?但我们依然能够看到《麻雀》中演技遭诟病的周冬雨,同样也是《七月与安生》中的最佳女主角,同样接了不少烂片的阿娇,在《罗曼蒂克消亡史》中依然从头到脚都是风韵,作为“仙剑留守儿童”的胡歌,为了沉淀演技参与8小时超长话剧《如梦之梦》且屡获好评,就连身为“敌人”的王鸥,演技也是可圈可点。如今流行“匠人精神”,可以“磨”人的角色和剧本,并非没有,以杨幂的地位和资源,绝不至于苦寻而不至,但相比都需要高投入,却只能换来低产出,同样是以杨幂作为明星的商业价值考量,她有这么多的精力、时间和耐性,去掏心掏肺地悉心揣摩吗?

不妨拿另一个“花瓶”范冰冰来比较一下,早前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她自毁形象扮演村妇,虽然演技仍有争议,扮丑求突破也未必值得效仿,但努力证明自己,以求摘下“花瓶”帽子的诚意,起码是拿出来了。再追溯到被拿来和李雪莲比较的秋菊,一个幕后轶闻是,扮演者巩俐发现农村妇女的头发没什么光泽,因为她们用洗衣粉洗头,于是就用洗衣粉洗头几个月,把自己的头发洗成跟农村妇女一样的粗糙,这样的自我修养,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众所周知,女明星是没得回头的,年岁渐长,往往突然在一部戏里,就从少女转型成了熟女,就给差不了几岁的新生代当了妈。倘若杨幂继续再这么撒娇卖萌,当她最拿手的美少女,彩云易散琉璃脆,“花瓶”还能当多久,只能打个问号了。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uafeic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