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曹云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腾讯娱乐专稿 文/马晓溪 责编/赵二宝 实习生/王青青 摄像/张葛洋

见到曹云金时,他刚刚录制完《吐槽大会》,新剧的剧组也给他放了个长假,坐在京郊的家里,他喝茶、喂鱼,跟来访者侃侃而谈,这个状态,似乎跟三十岁的年纪不是那么相符。

反而在前天刚刚上线的第二期《吐槽大会》里,曹云金的表现才更像年轻人。

“比起磕过的头,我更在意签过的合同,比起满嘴漂亮话,我更在意丑话说在前边,现在的社会,我们所有的年轻人,都应该讲一个契约精神”。

时间倒回两个月,那时“九月风波”还是一个雷区,曹云金回天津办专场,那是他自风波以后,第一次出现在家乡观众面前。谢幕时,报幕员说了一句话全场哑然,“感谢大家今天能来观看德云社的演出”……

惊诧过后,观众们炸了,底下哄声四起,“你这是故意的吧”、“揍他、揍他”只见曹云金忙笑着打圆场,然后一把搂过这人下场。

后台,自认为犯下“大罪”的年轻报幕员吓得不轻,一直低着头站在曹云金的休息室门口,眼都不敢抬一下,可曹云金非但没有发火,还安慰他说,“我是谁?我是你老大!老大就是扛事儿的!”

舞台上的插科打诨和生活中的义气十足,一张一弛,这是我们眼中的曹云金。

曹云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没觉得大家吐槽我有多狠,其实我的吐槽更加精彩

曹云金说,一开始接到《吐槽大会》的邀约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原因很简单,就像他在节目中说的:“我最近已经挨了很多的骂了。”

节目里“假作真时真亦假”,我们不做判断,但坐在记者面前的曹云金,给出两个字:坦荡。

“有错要承认,挨打要站稳”,这是曹云金对这档节目的理解。

“一个艺人在娱乐圈越长,你的槽点越多,但是有些黑历史,比如我犯过的错误,我的负面新闻:我打架,但是我要第一时间站出来认识到这是我不对,我得知道打架是不对的,我改正了以后不打架了,但是别人提这个事的时候,你不能回避,这是原来发生过的。”

所以在《吐槽大会》中,曹云金“现了形”:抄段子、耍大牌、打人、票房毒药、发票,还有那段众所周知的“九月风波。这些槽点被一众好友们数落了个尽,但曹云金非但没觉得尴尬,反而在节目的最后把“Talk king”(最佳吐槽嘉宾)颁给了自己,用他自己的话说,“作为相声界的颜值担当,我希望在这条臭不要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但你仔细看节目就会发现,相声演员这个职业不是白给的。

周韦彤的嘴像棉裤”、“我含苞待放瞿颖接近枯萎”、“沙宝亮在夜场唱歌见谁都叫爸爸”……吐槽起别人来说学逗唱样样不落,尤其是在节目中对郭德纲的一段神模仿:“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不知道什么事儿,站出来劝你大度的人,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这种人,你得离他远点,因为他遭雷劈的时候,容易连累到你。”

曹云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吐槽大会》中,曹云金的对郭德纲的神模仿让观众笑喷

无论语气口吻还是表情动作,一撩大褂下摆,抬脚踢腿,惟妙惟肖,对这套路子熟悉的人,一眼便解其中味。所以曹云金说:“没觉得大家吐槽我有多狠,其实我的吐槽更加精彩。”这绝对算不上自夸,连主持人张绍刚也评价:“曹云金给我们带来了《吐槽大会》自开播以来主咖带来的最精彩的一场脱口秀”,说这话的时候,张绍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一本正经。

毛病都是怂人惯出来的

采访那天,经纪人忽然发来捷报,前年某剧组曝光曹云金耍大牌,而曹云金却反诉剧组拖欠片酬,这场官司足足耗了他一年,如今终于迎来大结局——全面胜诉。

正在客厅品茶的曹云金闻讯立刻站起身来,亲自给律师打了通电话,对着话筒连续说了好几个NB,还扭头让助理买了十斤大闸蟹,准备亲自下厨,晚上邀好友来家中痛快喝一顿。

“胜诉的感觉就是好(气死你)......毛病都是怂人惯出来的!”

曹云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曹云金官司胜诉后,发微博表示“庆贺”

新年的第一天,曹云金发微博并转发了海淀法院的判决书。然而,这条微博的评论数只有八百多条,远没有当初被爆耍大牌时引起的讨论大,曹云金自己也知道,自己虽然赢了官司,但是输了新闻,时间难倒回,舆论又岂能轻易被扳倒。

可即便如此,曹云金还是选择“干到底”,这是他脾气,“30岁这样,50了还会这样”。就像当初他决定发出那片长文一样,身边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他和郭德纲“明着斗”,但他依然选择“干到底”。

“怕了就别做,做了就别怕,干了就干了,干就干到底”。如今再谈起那场沸沸扬扬的“九月风波”,曹云金说出的每个字仍然铿锵有力。这也是他自风波之后,唯一一次在采访中再提及此事。

15年的过往,占据了30岁的曹云金生命里一半的时光,德云社三个字,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身上。

技术和艺术是两回事 现在是个没有相声大师的年代

中央电视台曾经做过一个纪录片,叫《发现中国·相声大师》,短短四个小时,把中国相声的发源兴衰讲得通透,片尾说:从此,相声进入了一个没有大师时代。

曹云金看到这儿的时候,眼泪忍不住下来了。

“相声原本是有大师的行业,可是从此以后,就没有了。那时候我还住大兴呢,我坐那儿看哗眼泪就下来了,停不住,就看着那个画面,看所有的人在屏幕上划过,李德钖、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马季……他说的是实话,相声再也没有大师了。”

曹云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已故的相声大师们,左起:马三立、马季、刘宝瑞、侯宝林

“我很客观地说,如果有些人德行够了,修为够了,再加上他的专业水平,他就能成为一代大师,但是他现在只能说是一代宗师,这一宗,这一派你是宗师,但不是大师。”

对曹云金自己而言,他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相声演员,爱相声,说相声,自己创办的听云轩相声大会也是做得风生水起,但做宗师或大师的事儿从没听他说过。

与此同时,曹云金在每年春晚的上表演的相声也被很多网友诟病,说他的“江郎才尽”、“只会抄网络段子”。“抄袭”二字,也成了一众好友在《吐槽大会》上发挥的热点。但言语间的曹云金,对这件事儿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

曹云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听云轩相声大会,曹云金表演投入

“的确,这两年来我没有特别想写的东西。这是灵感的问题 写作这个东西就是叫上几个朋友,约上几个编剧,屋里一待,喝一下午茶,晚上这段子就出来了。要是没有灵感,坐在屋里面半个月,三行都写不出来,大伙儿天天聊,山南海北的,就是聊不出包袱来。”

在曹云金眼里,相声永远是门艺术,匠人精神是不适合他所从事的艺术领域的。

“比如你学钢琴,老师告诉你指法是这样的,到你后面学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能自己独立写一首曲子了,这才是真正的艺术。你要如果只提工匠精神,我觉得那是技术,技术和艺术是两回事。”

比钱更重要的是修为 虽然我也并不缺钱

“九月风波”过后,一档综艺节目曝光了曹云金的金府,这原本是一档设计师改造明星家居的节目,可是当设计师来到曹云金家时却傻了眼,“压根无从下手”,这栋巴洛克风格的五层别墅处处充满细节,大到吊顶水晶灯,小到水龙头都是曹云金严格挑选的,甚至每个物件儿的摆设位置都有讲究,花了重金装修,心思更是用了不少。

节目播出后,很多人都感到很意外,他们没想到这个“背叛师门”的年轻人,居然能有这样一栋金灿灿的房子,日子过得这么滋润。

事实上,自从2010年离开德云社后,曹云金自立门户,成立工作室,组建相声团体听云轩,2012年、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三次登上央视春晚(在线观看),他并没有像预言的那样“离了老郭就混不下去”。

曹云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曹云金曾连续三年登上央视春晚舞台,且表现不俗

相反,片约、商演接踵而至,他演话剧、电视剧,拍电影,上综艺,坐房车、住别墅,和香港女明星谈恋爱,通告越来越多。

“比他有名的艺人,可能还没他有钱;比他有钱的艺人,可能还没他自由”。曹云金的朋友这样形容他。

“我就想买东西,买手表,这事有头吗?比如说我想买一块骷髅头的那个表,200多万,再往上买还有世界表王。谁都是有点小虚荣心的,但是我觉得虚荣心应该只停留在小范围内。你看我这个杯子你没有吧,我这个杯子挺牛的,差不多得了,不能拿它当回事。

“人到最后你贪婪的已经不是物质层面,贪婪的就是精神层面。我曾经看过六六写过的一篇文章,她说如果一个人的财富达到一定程度,必须道德修养和精神层面要同等上升,如果不同等上升,这个人就会变成扭曲。人到最后你贪婪的已经不是物质层面,贪婪的就是精神层面。我曾经看过六六写过的一篇文章,她说如果一个人的财富达到一定程度,必须道德修养和精神层面要同等上升,如果不同等上升,这个人就会变成扭曲。”

这些话一出口,曹云金的举止神态又回到我们刚刚见到他的样子,只是了解了他出道这15年的经历,你倒觉得他这种“看淡”,不像起初那么突兀和年龄不相符了。

“这个世界上的事没有绝对的对与绝对的错,不要违反法律,不要触犯道德,这样地活着我觉得就行了。”这是曹云金打开生活的正确方式。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曹云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WCCHW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