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除了假唱和真唱,更流行的是这种灰色地带

腾讯娱乐专稿(文/骚大人)

春晚临近了,一年一度的假唱+车祸现场+滞后的网络流行语总结晚会,你期待吗?

假唱在近期是个热门话题,王菲演唱会陷入假唱疑云,“天后”玛丽亚·凯莉也在跨年夜现场栽在了假唱上,她在事后抱怨耳返出了问题,声称如果此前合作甚久的录音师在,不可能出现车祸效果,还指责主办方有意“陷害”,在耳返和麦克风上做了手脚……

玛利亚既不承认假唱,也不承认自己的唱功江河日下,反倒是道出了一个LIVE表演的灰色地带——回放采样,也就是俗称的半开麦。

2014年的《中国好歌曲》(在线观看),一位名叫杨众国的小伙子演唱的原创歌曲《悠哉》看懵了不少人。上台之后,他用了几分钟时间连接吉他和效果器,开始演奏时,先以手敲击吉他面板和琴颈发出一段声响,当他的手离开琴体,这段声音已经留在了效果器中,不断重复播放,形成节奏和贝斯。之后再通过同样的方式录下吉他和人声,形成旋律,叠加在此前录制的敲击声之上,而后,杨众国在这段现场演绎的伴奏下,完成了这首歌曲。

玩过电声乐器或懂一些音响工程的人,很容易就能搞明白杨众国在干什么。他用到的,就是回放采样技术。琴手常用这种方式练琴,比如先录下一段节奏,再在节奏基础上进行即兴SOLO练习,乐手的演出中也有可能用到类似方式。如果一支乐队中只有一个吉他手,他就可以通过采样回放的方式同时在一场演出中担任节奏吉他和主音吉他手。

回放采用那么好,当然也会被用到假唱中。

如今,大规模的假唱已经很罕见了,除非在某些低端演出或形象工程中。说到春晚,我们当然都清楚,有些歌手会假唱,比如一些以非专业身份登台的歌手,而某些歌手必须真唱,通常,真唱的歌手都具备更高的商业价值,为了身价,他们不敢假唱。

演出行业有一条大众公认的准则——售票的演出不可以假唱。你花钱,我给你真实的表演,看起来非常公允。可是,歌手毕竟是肉身,影响状态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姨妈、生病,声带疲劳,甚至是疏于练习等等,一旦某些关键乐句唱砸,可是要砸招牌、影响商业价值的,所以,商演中难免也会有假唱。

技术带给现代歌手的福音是,如果真的状态不好,便可以通过回放采样的方式,将事先录好的难点唱段替换真人的现场演唱,并在音响、音色、环境声等层面基本一致,并保证歌手能够干净利落的“承上启下”。

在现代演唱会中,歌手基本上都会把每一首要唱的歌事先录制好,当然,录制的是演唱会版本,所以,当你抓住了某个歌手假唱的小辫子时,别想着去和CD对比,因为不会有歌手蠢到直接在演唱会上播放CD版。为了让录音更显真实,会刻意保留一些瑕疵,比如无伤大雅的破音、较重的唇齿音,以增加真实感,所谓不完美才是最完美。

在演唱会之前,音乐总监会和歌手详细将演唱会上的每首歌过个数遍,当发现歌手在某个地方有可能会很吃力时,在表演时,音乐总监便会卡在那一句把录音播放出来,不用担心节奏卡不准,软件会帮忙把现场音乐和录音精确对位。

有时,歌手在演唱间隙会和观众聊天,或者卡在唱句的前后大喊“一起来”、“山上的朋友”,这时候,观众通常就会欣喜的认为:“他是真唱耶!”殊不知,歌手完全可以通过这种真真假假的方式,用基本没什么压力的方式完成整场演唱。

唱场卡拉OK都憋得脑袋大脖子粗的你,是不是觉得亏了?

通过回放采样来假唱,还算假唱吗?辩证来看,至少在大多数难点不高的部分,歌手们还是真唱的,小部分假唱,也是为了演出效果、不扫大家的兴嘛。著作权都规定了歌曲有“八小节”雷同才算抄,你又怎能因为一句假唱,就给歌手扣上假唱歌手的帽子呢?

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每首歌都有它的华彩部分,高音、花腔,作为歌手一定得甩得亮才算完成使命,要是搁在梨园时代,唱砸了观众轻则喝倒彩,重则抄家伙啊。

试想一下,韩红在演唱《青藏高原》时,如果最后那句“高袄傲熬敖傲敖昂凹澳嗷原”唱劈了,你是不是会骂娘?但如果韩红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用回放采样把这句唱出来(我相信韩红老师一定不会的),你会不会觉得受骗了,觉得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以至于再也不想听她唱歌?

从道德角度出发,把回放采样用于假唱不合适。

只是,这类假唱会越来越少吗?或许不会,甚至很有可能越来越多,那么,作为听众要怎么办呢?

教你: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视觉和听觉,总得有一个在享受啊。放宽心,还有什么能比雾霾更严重呢?

腾讯新闻客户端音乐页卡上线啦!!!手把手教你添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prilyin

相关搜索

最新娱乐资讯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