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良心”说明《三生三世》这么火是有道理的!

[摘要]《三生三世》的出现,曾让笔者感到一丝惊艳。《三生三世》的改编难度其实不小。原书叙事是插叙,碎片化的,编剧将这些破碎的细节一点点弥合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点击进入腾讯视频,观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腾讯娱乐专稿 (文/东荒俊疾鸡)

很多年前就看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下简称《三生三世》)的小说,那时还在青春期,只觉得少女心被这本书苏炸了一回。时隔多年,女中学生也长成了已婚妇女。原本对电视剧期待并不高,却不想再被这《三生三世》感动。

《三生三世》做得确实很认真。近几年国产影视圈,只认IP不认质量的多,各个投资号称上亿的剧,成品却粗制滥造,连最基本的故事都讲不好。

在这样的光景下,认认真真做戏的正午阳光火了,人们为正午阳光的成功感到高兴,或许是因人们将正午的成功,看作是急功近利的影视圈里用匠人心做事的回报。我们都曾被匠人精神感动过,都盼望着国产剧以后能遍地正午阳光,驱散那些乌糟糟的风气。

《三生三世》的出现,曾让笔者感到一丝惊艳。《三生三世》的改编难度其实不小。原书叙事是插叙,碎片化的,编剧将这些破碎的细节一点点弥合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在保留原著整体情节,撩人细节的前提下能做到整个故事环环相扣,细致铺垫。

桃花意象延续三生,让人难以捉到一枝突然岔出的枝叶。女主身为司音时的机灵调皮:

身为素素时的孤独无依;

身为白浅时的睚眦必报,冷清高傲。三世截然不同的白浅,皆被一个情字和桃花贯穿始终,弥补了三世故事的割裂感。

《三生三世》的剧本是极为注重细节和铺垫的。原本看着极细微的“白浅敲”,用扇子轻轻敲鼻梁的动作,都成了夜华最终认出白浅是素素的证据。

而早在司音出现时,导演就让我们看到这是她惯用的动作。

素锦的出现,在天族与擎苍大战时就已经埋下了伏笔。我们曾经被这一族人的英勇打动,才会理解素锦这个碧池,为什么屡次搅屎大家都会顾全面子成全她嫁完爷爷嫁孙子的愿望。

昆仑虚大师兄是西海二皇子的设定,也不仅是为了帮玄女挡枪顺嘴一提。随着故事的发展,大师兄已成了寻找司音线的大悬念,成了夜华战翼界、战擎苍的臂膀。

就连诛仙台这个地方,都早有凤九和帝君的对话做铺垫,先告诉观众诛仙台的存在。所有新出现的面孔,新发生的事件,都勾连着前后的剧情,推动着故事的发展。

而剧中的配角,像是夜华他娘乐胥,三叔连宋,什么事都参一脚的司命,再到白浅身边的迷谷,每一个小人物都有着独特的饱满个性,有着属于人物自己的看待事情的角度。折颜孤独时是拐弯抹角地让白浅劝白真回十里桃林,迷谷会嘟着嘴给自己倒茶叹息白浅凤九不在时独自在家的冷清。

如果不是创作者真正的用了心,又怎会有这样的灵动鲜活。

除了编剧导演对故事的演绎,《三生三世》的制作也是认真地为观众呈现四海八荒每一处独特的景致。

天族是恢弘潋滟的仙气缭绕,翼界宫殿是深沉神秘的雨林织竹,凡间皇宫带着苏式园林的特色。虽天宫皇宫也是君王宫殿,人间却做出了和天族的飘逸辉煌截然不同的人间烟火气。

相应的,导演在人间用的打光,调色都不如天宫的饱和亮堂,让人看了真有从仙界落入凡界的落差。

甚至在剧中只有两三集戏份的两位水君府邸,都作出了不同的特色。

同为水君,我们可以看到长海水君家里到处是多彩繁华的珊瑚:

东海水君的水晶宫却又是简约明亮,没有一点多余的颜色。每处的音乐各有特点,竟然连各族人物作礼时用的礼数也各有不同。

《三生三世》在制作方面的认真程度,确可称作少有的专业和良心。在资本狂袭影视圈的这几年里,IP热卷起了整个行业急功近利的浮躁。电视匠人们为自己钟爱的事业兢兢业业,倾尽心血对作品精心雕琢,但IP的罪与罚无法惩治利欲第一的资本,却落在了这群难得的,认真做事的人身上。

有不少曾经认真做电视的手艺人弃了本心做了“资本的奴隶”,令人叹息。如果再不做点改变,十几年后那些从小摸不到精神脊梁的下代电视人,也许就和没被好好教过的素锦一样,做出些让人看了想自抠双目的事情来。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arina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