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赵又廷:聊了人生和圆圆,高能又高甜

[摘要]据考据,“小鲜肉”这个词从赵又廷而来,不过这位小鲜肉鼻祖自小奉行“老二哲学”,凡事不争第一。像赵又廷这样一个不求上进又忠于自我的人,是如何红到今天的?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腾讯娱乐专稿(文/叶弥衫 责编/露冷)

如果我们理解演艺圈的番位排行、片酬数字、代言封面之类影响力竞赛像理解一场朋友圈竞步大赛,那么,赵又廷应该是其中为数不多的、拒绝开启活动的人——他当然也在走路,只是不会去比较、不必受影响。对这样一个人来说,身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已经足够自得其乐了。

比如说,他到现在都没有参加真人秀。经纪人几次苦口婆心:这个时代要接到好电影,必须得扩大影响力。“我听懂了。”他说,但继续不为所动。“可能是我太自视清高了吧,仍然觉得我是一个演员,拍电影和电视剧才是我的工作。”

又比如,去年6月拍完《南极绝恋》,他给自己放假放到现在,没好的本子就不拍,哪怕宅在家里把已经读过一万遍的金庸再读一遍。至于去年下半年整个行业蹭蹭上涨的片酬,有没有让他感觉错失好多钱?“又不是没被钱砸过。”他一脸平静。

甚至,他现在看起来从善如流地每天要发一张微博搞怪表情包,但我们一控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毫不抵抗就招了:“我一直不是啊,你去看我以前的微博好了。我本来就不那么爱发,宣传部门交代我,那我就挑一些有趣的发吧。”

在这次采访之前,我们对赵又廷的印象或许和多数人差不多:资源好,教养好,演技ok,思想成熟,以及,娶了高圆圆

但做完两个小时的采访,我们只是迫切地想回答一个问题:像赵又廷这样一个不求上进又忠于自我的人,是如何红到今天的?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前,赵又廷给人的印象是个目标明确的电影咖:除了出道时的《痞子英雄》,他并没有演过其他电视剧。事实上,他连电影拍得都不算多,算上还没上映的《南极绝恋》,入行8年也就11部——当然,部部男主,以及对应的,不多不少的得奖和提名。

这种审慎的、宁缺毋滥的接片选择,一定意义上,是他的自我要求的体现。毕竟在娱乐圈里,赵又廷也算有想法有深度,平时看的书不是村上春树就是吉田修一,连东野圭吾都要因为品质下降而要被他从“喜爱的作家”名单里除名了,书单里自然不会有群众喜闻乐见的大IP。

事实上,他还委婉地批评过IP热:这几年他收到的剧本,几乎都是霸道总裁加傻白甜的标配。站在资方立场他能理解,相比原创,一个有粉丝基础的IP改编存在的风险更小;但在演员角度,他承认“有一定郁闷”:“我也想有突破性的角色来找我,但是目前没有。”最后他做了一个很有分寸的总结以鼓励原创:“我们不要忘了,现在所谓的IP,当初也是一个原创。”

这样思路清爽的一个人去拍情天恨海死去活来的《三生三世》,算不算降位?

“不会啊。我拍戏也没有觉得要给哪一个年龄层或者怎样的观众来看,剧本本身能吸引我、打动我,我就接。《三生三世》的剧本跟制作水准已经达到我的标准线上,所以没有问题啊。”赵又廷说。

但“达到标准线”,与“心向往之”毕竟是两回事。“那你会不会觉得,在目前的市场上,像你这样的男演员能选择的东西太少了?”我们继续问他。

“对。很多时候你接到剧本会真的很可惜编剧的脑力和墨水,为什么老是重复。”他蛮坦白的,“但我忘了是谁跟我说的,我很认同:因为有框架,所以 才会有突破。如果没有框架,反而可能没有创新跟突破,因为你拥有无限大的可能性,什么都可以做。但是当空间缩小到一定范围,我们要怎么样既满足当下的环境需求,同时拍出好的东西,如果都能做到的话,出来的东西会是很不可思议的。”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赵又廷在《三生三世》因塑造角色细腻被网友直夸“整容般的演技”

他在《三生三世》中的成功,一定意义上,也属于这种“不可思议”的表现。自定妆照出现,赵又廷就一直因为外形而被书迷抨击,认为他跟原著里的“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子”相去甚远。但电视剧播出至今,赵又廷的微博粉丝已经涨了数百万,人们变着法儿夸他“整容般的演技”、“完胜小鲜肉”——殊不知小鲜肉这个词第一次出现,是小S用来形容刚出道的赵又廷的。

套用他的理论,这大概属于,在四海八荒第一杰克苏暨仙界霸道总裁的既定框架下,赵又廷演出了这样一个人物的突破。就像导演林玉芬所分析的:“他本身有一定的成熟度,有一定的人生经验。整个小说他肯定是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他研究过夜华这个人,然后再看剧本。从他的演绎来说,他分析很细致很透。再加上他有一定的人生经验,在情戏方面,他有他的分寸感。”

连他的父亲、被蔡康永称作“活体赵氏家训”的赵树海,看了《三生三世》都在微博夸儿子的演技“入木三分”。虽然他是一个曾经严格到,看了儿子的舞台剧表演不置一词,而活生生扼杀了中学生赵又廷的表演梦想的父亲。

“其实他很少表扬我。我演很多戏他都没说太多,但我觉得这一次他确实觉得挺欣慰的。刚播了不久,他就发微信给我,说我觉得你这一次演得极好,把墨渊和夜华两个角色分得非常清楚,节奏、呼吸都掌握得很好。”赵又廷对我们说。

但对他来说,这个角色的成功,最关键的意义不在父亲认可,或身价提升,或者多了一群追着他叫姑父的粉丝,他在意的,应当是通过影响力的增加,来得到更多的拍好电影的机会。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赵又廷最喜欢的武侠人物是段誉,“那就是我理想中的生活。”

他觉得段誉有道义,无压力,不事生产,从心自在,为自己而活——就算天塌下来,还有伯父和大哥顶着呢。

最关键是,“认定了一个姑娘,那就非她莫属,非常痴情。”

“你是个从来都不想做大侠的人吗?”我们问他。

“从来不想。”他毫不犹豫,“像萧峰那样,我觉得压力好大啊,那么悲烈的感觉。算了,还是不要当英雄了。”

“那你会喜欢韦小宝吗?”

“还行,但是太累了。每天要算那么多关系,动不动就有可能要被杀头,还要兼顾那么多女的,谁顾得过来啊。”

理解了他富贵闲人的人生理想,或许才能理解,出道以来一直被视为手握逆天资源的星二代,为什么会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前,一直没有到现象级的走红程度——那些普通人需要苦苦追求的所谓成功:出人头地也好,声名鹊起也好,发家致富也好,他只用一句话就能带过:“太累了,算了。”

如果娱乐圈也有一套KPI制度,赵又廷的得分肯定不会高,哪怕口碑不错得奖不少,光看出道8年统共就11部电影3部电视剧——其中一部还是客串——很明显的工作量不饱和。其他方面的绩效也乏善可陈:不参加真人秀节目,接受采访和发微博之类的活动往往只在宣传期进行,一年休养生息的时间甚至可能比工作时间还来得长——比如他告诉腾讯娱乐,去年6月拍完《南极绝恋》以后,这大半年的时间,他都在给自己放大假。

“可是这半年明星片酬蹭蹭地长啊,你不觉得损失了很大一笔钱吗?”我们问。

“当然是很大一笔钱啊,可又不是没被钱砸过。”他漏了一点名士派头出来,但马上又得体地收了回去:“拍戏就是一直在消耗,当你耗干的时候还要接戏是很不负责任的,因为你没有能量去做到导演的要求,保证自己的表演质量。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你做这行到底是为了什么。”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赵又廷凭借首部大荧幕作品《艋舺》 获得最佳新演员奖

当演员是他的自我实现,也是自尊体现。以赵又廷的方式,每个角色都要做洋洋洒洒的性格分析,动作戏亲身上阵且受伤不少。《痞子英雄》里要求他从12米的桥上纵身跳下,有点恐高的他跳了19次。拍《南极绝恋》一度得了雪盲症,为了保护雪地无法预演,他直接滚下另一头是悬崖的百米山坡,说来还轻描淡写:“因为我想去南极啊。我也没演过这样的角色,跟我的性格差别还是蛮大的,想要探索看看。”

但在做明星上,他确实兴趣欠奉。虽然“不想当明星,只想当演员”已经成为当下娱乐圈的政治正确,但大多数人表态之后,还是半推半就又义不容辞地奉出私人时间/空间去交换更大产出。在这点上,那个以“我开心”为行事标准的赵又廷,是绝对忠于自己的——做不到。

到现在他还是不肯压缩日常生活——对于大多数当红艺人来说,这属于奢侈品,“拍完一部很困难的戏,我就跟公司说,接下来一个月请不要安排工作,我要回加拿大放松。”

虽然他的放松方式,在很多人眼里应该特别无聊:宅在家里不出门,每天看小说、看电影、打游戏,“吃同样的面包,做同样的事情”。能让他出门的只有一起长大的兄弟,“每次回去都见面,好开心。走在路上也不会被认出来,没人理我,我好开心啊!”

几年前他上《康熙来了》(视频)也说过自己不被路人认出,小S的反应同情与震惊兼有,而他闲闲说:“可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我从小就没什么企图心,不觉得我要成为一个怎样怎样的人,我觉得我只要开心就可以了,赚的够用就可以了,让我有很多自由自在的时间玩乐就可以了。”赵又廷对腾讯娱乐说。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在通常的理解里,娱乐圈就是名利场,潮涨潮落,瞬息万变,一个小浪头可能是大势所趋,也可能是在劫难逃,没有过人的欲望与强悍的意志,基本无法立足。

赵又廷能保持超然,或许是他从小总结并执行的一套“老二哲学”使然:他永远不争第一,活在舒适区,只求一个合适的投入产出比。

在家里他是老二。有个大他两岁的哥哥,高智商、高自尊,次次考试第一。有次没拿第一,父亲赵树海看老大责己太深都看不下去,建议他:“你下次考一次倒数试试,我给你买一个遥控飞机。”哥哥回答:“那我死了算了。”

赵又廷和哥哥恰好相反,聪明程度仿佛,但从不外露,考试成绩永远在10名左右,并且,从不给自己施压。5年级时移民加拿大,他更是如鱼得水地进入了一个新环境:生活节奏缓慢,竞争意识鲜有,他甚至养成了下课后就跑到海滩躺着放空的习惯。

家里对老二的不思进取,和老大的严格自律,一样头痛。他母亲曾旁敲侧击:“你看看哥哥再看看你,不觉得伤心吗?”

赵又廷回答:“可我后面还有很多人啊,要伤心的还有很多人哎!”

他打小就不准备成为哥哥那样的人。从兄弟俩能一起打游戏的时候,他就已经习惯了双打的时候哥哥主攻,自己殿后:风险小,付出少,一样享受了游戏过程,最后的分数统计还差不多。到现在,他喜欢的游戏职业也都是辅助性的。

“我从小就有一个老二哲学,当老二比当老大轻松舒服,压力小太多了,但可以享受到的东西跟老大其实差不多,性价比最高了。”这个经济学学士很开心地向腾讯娱乐介绍。

在赵家,父母望子成龙的愿望——以及压力——都落在了哥哥身上,赵又廷只是偶尔在他们想到的时候挨几句抱怨,绝大多数时候,他都享受着这种“不那么被关注”而带来的自由——所需要的代价,只是牺牲掉一点争强好胜的虚荣心,而他恰好就不是那样的性格。

终于有一次他暴露了。家里跟他说,考前五名能得到奖励,他天真地做到了。赵树海后来回忆:“我们也才知道小王八蛋多厉害,他可以控制他的成绩落在什么位置!”

“我对学习的要求,就是差不多满足我爸妈的要求,不要多,而且永远给自己留一点空间和余地。你一开始考100分的话,接下来怎么办?考101吗?”他对我们说。

赵树海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分析两个儿子:“小儿子比较没有患得患失的心理,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机会,一个没有压力的环境,所以他比较开朗比较快乐;但是他哥哥就太痛苦了,一开始就把自己设定在顶尖,压力太大。”

演戏也是如此。有些演员是酒神式的,现场永远求导演再来一条,极尽才得过瘾。有些演员是便日神的,精确干净,一击即中。赵又廷不属于这两者,“我是比较乖的演员,不管怎样都还是尊重导演。我一定是会跟导演说自己想法,但很多时候并没有特别多的时间来把每场戏都聊透,所以最后常常还是按照导演的来做。拍戏毕竟是导演的作品。”

倒是在《三生三世》里,因为拍电视剧的时间有限,导演基本没有干涉他的演法,“基本都是按自己想法演的。”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赵又廷因为这把飘逸的长发被网友戏称“仙界名媛”

他自己都每天追剧,并没有觉得演技多好,因为那个观看的自己还能给表演的自己挑出很多毛病,“怎么能演成这样”。但他一点也不觉得遗憾,“每部戏我都不觉得遗憾,因为我在当时已经尽了全力了。”

是的,他的标准是“尽了全力”,而非“臻于极致”。前者的出发与回归均是一介凡身,而后者,参照的是艺术史。

这是他的自觉,在当一个普通人的快乐,和成为一个天才的痛苦中,他毫不犹豫选择前者。就像他喜爱的作家太宰治。议员家的六少爷,家境优渥,才华与相貌出众,一方面虚荣自赏、沉湎酒色,另一方面,又极度自省,深以自己为耻乃至到了自毁的程度。在矛盾痛苦中他写出传世作品,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本可以好好当一个少爷,我并不觉得他是多爱女人和酒,我觉得他是舍不得放弃那些带给他的文学上的刺激与灵感,他没法放弃那一块,所以他一直在痛苦中摇摆。我觉得天才极高的人要成就自己,是必须牺牲掉他过日常生活,享受平凡人的快乐的权利。”赵又廷说。

他看到了这样一个分身、一种可能,而他决定和过去一样,选择那个相反的方向。“我知道要做一个伟大的演员,就得往那个方向走,但我还是选择不会,因为我知道我会不开心。”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赵又廷这样知足常乐小富即安。比如他老爸赵树海,在儿子入行的时候曾放言:“要嘛就做到最顶尖,没有,就不要混了。”

赵树海是70年代台湾名噪一时的男歌手,当年还是学生的蔡琴就曾是他的粉丝,之后转行当演员、做主持。当年由于知名度太高,两个儿子在台湾上学时家长登记都只填母亲,父亲栏不是留白,就是仅仅一个“赵”字。赵又廷记得自己3岁时,母亲就开始给兄弟俩“洗脑”不要进演艺圈,“你看你爸多辛苦,还给家人带来了多大的搅扰和牺牲!”

钮承泽上《康熙来了》时,曾提到赵又廷开始入行时,赵爸曾带儿子到处拜码头,遭到过一些冷遇。在这个角度,公诸于众的远大志向,或也是心中块垒的折射出口。

但做儿子的毕竟也有一套二十多年行之有效的生存智慧。何况,赵又廷入行,本来就没有打算成为第二个赵树海。“那时候他挺红的时候,我们全家有次去逛动物园,在入口他就被粉丝包围了,要签名合影什么的。然后我妈带着我们俩就装作完全不认识他,抛下他逛了几个小时回来了,他还在那里,我们继续不认识,走了。我觉得我爸其实很可怜的。”他告诉我们。

“那你入行的时候,就应该已经知道这个职业会对你所重视的日常生活有多大影响。”

“是的,我是做了比较大的觉悟踏进来的。”赵又廷说,“我觉得我可以平衡。”

从艺是相对从商的选择。赵又廷曾在温哥华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实习,“每天早上起床,吃早餐,开车,中途停下来买一杯咖啡,等塞车,到公司停在同一个车位,开工,每天都做同样的事情,无聊死我了。无聊到那一年那个事务所接了300多个案子,我做了2/3,因为实在太无聊了。”

大学毕业前他进入台湾一家电子公司实习,当时他需要一个好看的实习履历,亲戚介绍他进入了这家大公司,结果让他意识到,做市场调查,比会计师更无聊:“公司做的是半导体跟组装线路,其实我也不是非常明白。干了那么久都不知道公司具体是做什么的,也没有太重要的任务,就说你去调查一下这个东西,那我就调查一下,做个PPT,呈上去就可以了。很多时候我都是没有事做,看着电脑等下班。我觉得这样的工作真的很辛苦,不是因为累,是太无聊了。”

像我们听到的大多数成名史一样,也是那段实习期间,赵又廷在看电影的路上被星探发现,拍了自己的第一个广告,发现了自己的表演兴趣。回到加拿大后,又得到了试镜邀请。母亲跟他做了一个两年约定:如果当演员混不出名堂,那就回加拿大继续读书、工作。

自此之后,就像他的履历体现的那样,赵又廷回到台湾,签了《流星花园》导演蔡岳勋的公司,并在蔡岳勋执导的《痞子英雄》里担任主角,获了金钟视帝。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赵又廷获得金钟视帝后和父亲赵树海共享喜悦

但相比他父亲强调的“最顶尖”,赵又廷追求的是“安全边界”,并对此有着近乎本能的直感。比如,他从小就明白,只要做完功课,那么睡觉之前的时间都可以拿来打游戏,又或者,考试保证一定名次,那么父母就不会干涉平时去哪玩。

甚至,他还能分辨哪个边界才是最终点:“小时候当妈妈说:赵又廷,睡觉了。那你就知道,哦其实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再玩一会。当她开始说:赵又廷,要自爱。我就知道,ok,不能再过了。”

甚至,他还知道如何在终点之外再争取一点空间:“你还可以理性和她探讨,比如说:我现在游戏进程到了一个阶段,离下一个储存点可能还需要五分钟。可不可以再给我五分钟?这样通常都是会答应的。”

“我爸妈让我们很早就知道,撒娇是没有用的,哭闹是没有用的,讲道理是有用的。”赵又廷对我们总结。

开始当演员时,相比演技,他首先学习的也是边界与规矩。“蔡岳勋导演跟钮承泽导演,他们教了我很多专业上的东西:演员该具备的修养是什么,演员的专业性体现在哪里,要怎么样对待身边的工作人员,在现场的规矩是什么。我受益匪浅,因为我觉得是能帮助我们拍摄更有效率的。”赵又廷对腾讯娱乐说。

而蔡岳勋更直接表述为“应对进退”,至于赵爸,上节目时曾提到,赵又廷会向他请教比如被问到一些问题时如何得体回答。

而他也如他从小习惯的那样,明确了边界,也就意味着在这个范围内至少不会出错扣分,至于如何提升作为演员的基本分数,是框架之内的另一门学习课程。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大概是出于对安全边界的敏感,赵又廷是个特别容易感受到尴尬气氛的人。

比如他老夸自家粉丝和自己很像,“都比较理智,比较有距离感,需要自己的空间。所以他们也不期待我常常跟他们互动”。但也遇到过一些不那么像的粉丝,判断标准之一,就是会不会来接机。“这样我会很尴尬,不知道跟人说什么。很可能是一起沉默地走了5分钟后,我说我们来聊聊天吧,因为确实很尴尬。”

人生中最主要的尴尬,他认为都留在了《康熙来了》。“小S是我的克星,我的天敌。”至今我们记得他在康熙被小S贴身拥抱的样子,一个一米八的男人可怜兮兮地双手交叉护胸保护自己,眼神到处求援,内心OS估计是:“谁来救我!”

“有的节目我知道乖乖的就可以,有的可以开玩笑,像《快乐大本营》(在线观看)。但我不知道怎么应对《康熙》,我不知道这是节目效果还是她的个人主张,我也不知道我应该配合还是反驳,但那时候《康熙》又非常火,每部作品都好像要去一次,所以我那么多尴尬都是在《康熙》上面。”他对我们解释。

尴尬最严重的一次,是他和父亲同时上节目。赵树海看起来以人生道理横扫全场,哪怕小S问出“父子是否一起看A片”之类的话题也能轻易挡回,而赵又廷手足无措坐在一旁,他的紧张被人视作父权之下的儿子。

但他对我们解释,紧张并不是因为父亲在身边,而是,他隐隐觉得看起来谈笑风生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爆发:“我超害怕他会发飙。我会觉得’哇这句话好刺耳啊他会不开心的’。他其实是能开玩笑的,但他是有他的底线的,我就一直很害怕小S,心里一直在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这次节目最后看起来是赵树海的胜利,蔡康永和小S虽然占据主场,在无往不利的“赵氏家训”面前也常常面面相觑。赵又廷终于放下心:“我爸的情商是随他的心情调整的,我也不知道他上节目情商突然就变得超高了。”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赵又廷上《康熙来了》遭小S“调戏”感到尴尬

这种紧张或许是因为,他见过父亲情商掉线的样子。小时候一家四口出去吃西餐,他父亲老大不情愿,点餐时直接对服务员说:“给我一份炒饭。”

“人家说我们没有炒饭,对不起。他说可是我不要吃牛排,我不要吃鸡,我就要吃炒饭。他说你配菜里面不是有白饭吗?你有葱吗?有蛋吗?那你就把这些东西炒在一起端上来不就是炒饭吗?”

现在他描述起来我们都能感到他当时的紧张和尴尬。我行我素的父亲,早已习惯的母亲,“高智商,但对于人情世故一点都不了解,也不在乎”的哥哥,还有这个独自吸收了空气里所有的紧张气氛的弟弟。

他不可能像他父亲希冀的那样“最顶端”,或许也是因为,追求极致的人常常需要一点不管不顾的劲儿,赵又廷没有,他太追求秩序,对周围气氛太敏感,不仅容易感受压力,还会连带产生责任感。很多时候他表示自己喜欢独处,也是为了,避免让自己承担额外的、人际交往中出现到的压力,比如说:在意识到这种沉默的尴尬时,跳出来开个玩笑,让所有人解围。

一定意义上,如今他成为我们看到的这个礼数周到、进退有据、滴水不漏的赵又廷,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周围,不必环绕不必要的尴尬。

不过这样的赵又廷,只有在一个时候可以完全控制住自己的尴尬情绪,做到收放自如,那就是拍吻戏的时候。之前,他在网上流传最广的一段视频,就是刚出道的作品《痞子英雄》里他和隋棠的一段激情戏。

“因为我觉得那不是我,那是角色,我应该做的就是还原他这场戏要做的事情,所以好像我的羞耻心或者是怎么样就不是那么重要了。”赵又廷解释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特别“放得开”的原因,哪怕是第一天进组就要和对手拍吻戏,他也会有这种自觉,“男人更应该man一点,如果你在那儿小家子气、害羞或者是怎么样,反而会让女生对你很难产生一种安全感跟信任感。这个时候你反而要很豪迈,可以,放心吧,交给我。这样她才会觉得好些。

在解释的时候,他明显地处于尴尬状态,不过因为还要假装得意,所以他有点语无伦次,“吻技一流是吗?还不错,还可以。如果大家拍这种戏需要找替身,可以考虑一下我。”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在整个采访里,他唯一任性的时刻,就是当我们问他对“直男公敌”这一类绰号的感受时,他直接怼了回去:“你说他们凭什么呀?好像如果不是被我抢走的话,你就有机会吗?你也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呢。”

再一次提起的时候,他还是忿忿,“现在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也是一堆,为什么直男们还是在执着于已婚女性们呢?”

我们告诉他,“一个经典的角色是很重要的,会让你长期活在一代又一代的少男少女心目中。”

“我都没看过她那部《倚天屠龙记》(张纪中版 苏有朋版 马景涛版 梁朝伟版 吴启华版 郑少秋版),我不想看她演反派。”

“周芷若怎么算反派呢,是悲剧人物吧。”我们试图纠正他。

“那也不想看。”他继续任性。

他说自己作为老婆的粉丝,希望高圆圆可以在演员道路上继续突破,但是,不要演反派,哪怕他刚刚说过,自己最想演一个惊天变态大反派。“主观来说,我希望她漂亮就好了,但她如果要演反派,我也不会反对。其实我最希望看到的是她演喜剧,圆圆私底下是挺搞笑的,很幽默,这一点你们都看不到。”他开启了炫耀模式。

赵又廷和高圆圆通过合作《搜索》相识相恋

此前《三生三世》宣传时,赵又廷曾表示,除了高圆圆,他把其他合作的女演员都当男人。他对我们解释,这并不是花样炫妻,而是,其他合作的女演员,他确实觉得都是兄弟:“我打游戏,你说baby打不打,倪妮打不打,小幂打不打,她们都非常热衷,那我们聊起这些话题就是像兄弟一样。”

但高圆圆不一样,“圆圆是女的。”他又强调一遍。他们的聊天话题得是文学、电影,“还不是好莱坞电影,她非常崇尚那种巴黎浪漫派,好多年都只看黑白片、影展片,我都没看过,我都看《复仇者联盟》啊、《变形金刚》啊。但在家庭观、价值观上,我们的观点又很一致,这种交集很奇妙。”

他们相恋6年,结婚3年,至今甜蜜。两人现在的日常包括一起追《三生三世》,他也因此对他老婆这种“超级浪漫主义女性”的物种增进了了解。

他给我们还原了一段又圆家庭对话:

高圆圆: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夜华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

赵又廷:不是我,是夜华,你不要怪我。

高圆圆:你不能这样啊!你们为什么不一起逃走呢!

赵又廷:就是逃不了才这样啊!

高圆圆:那你为什么直接就挖她眼睛,也不给她一个选择呢?

赵又廷:还能有什么选择,不挖眼睛她就得死,还是挖眼睛吧。

高圆圆:不,你们可以一起死。

“哗,原来如此。”赵又廷对我们说,“原来女生是这么想的。我说那不行,都死了小孩怎么办,再说,22集男女主角就死了,后面还有30多集怎么办。”

一定意义上,他继承了他父亲“赵氏家训”的衣钵,擅长讲道理。我们问他在家里谁的道理多,“我啊,绝对是我。”

但道理多不代表就是赢家,“大多数时候,是她懒得理我。”

他给我们展示了一下他的思维逻辑:“比如说网上有人恶意攻击我,那我看到了会有情绪。但我会去思考:我到底是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绪。有一个可能是,你为什么要这么来说我?但为什么不能说呢?他为什么不能表达自己的观点?另一个可能是,我明明很努力,他为什么要恶意攻击?就算不认同,为什么要伤害我?那就等于说,你付出努力就是为了得到认可吗?——是的。那这个问题的根源就是虚荣心。你期待的是一片赞扬,结果看到批评就情绪不好,是你自己虚弱。当你想通这一点后,你会发现,你最大的敌人还是你自己。”

但是,如果这种攻击发生在老婆身上,他的思考深度统统跑光:“我应该会比说我更不开心。”

赵又廷:你们姑父聊了人生,高能!聊了圆圆,高甜!

赵又廷和高圆圆一起过生日甜蜜发糖

这个33岁的男人说他从来没有雄心大志,从小到大,唯一的期待就是组织一个幸福家庭,如愿以偿之后,他觉得自己多了一点过日子的责任感:“以前比较随心所欲,比如明知一部戏可能影响力会很大,但是就是不喜欢这个剧本、角色,结果我还是会推掉,然后我可能会一年都没有工作,都不接戏,想想等不到好的戏就算了。但我现在就会改变心态:‘不行啊,我得养家,不能不工作啊。’”

他非常清楚,“我注定不会成为一个多伟大的演员。”在他青葱少年时,常有文学创作的灵感,然而他现在发现自己“干枯”了,“生活在非常稳定和快乐的状态,没有要表达的东西了。这是两个极端,没有办法兼得。”

但就算再让他选一次,他也仍然是要快乐。

但也未必不遗憾,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环境。演艺圈里,黄渤算是他的大哥,一次聊天时,大哥跟他说,这个时代应该再没有产生巨星的可能。“我非常认同。”

“你是不是感到一下子轻松了?贯彻你的人生观也不用背负心理压力了?”我们调侃。

“不,我感到很悲哀。”他正色道:“我还是希望这个时代也能诞生马龙白兰度之类的大演员的,但我同意他说的,时代太安逸了,再没有那样的激荡风云去促成一个巨星的冉起。”

这大概是,一个段誉对没有乔峰的环境,会产生的遗憾吧。

(摄影/薛建宇 编辑助理/周佩珊)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uafeic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