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好莱坞报道》:中国和好莱坞的合作不会持久

《好莱坞报道》:中国和好莱坞的合作不会持久

中美合拍大片《长城》剧照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3月13日报道(作者:Stephen Galloway)

对于中国和好莱坞合作的未来前景,《好莱坞报道》记者Stephen Galloway以第一人称的角度进行了分析:

1989年我第一次前往中国,到达那里并不容易,特别是对于一个没有钱的年轻人来说,因为我需要从洛杉矶飞到东京,再从东京飞到香港,然后乘火车前往广州。

当年,在穿过满是包裹的九龙车站,挤进一个狭窄的火车座位,告别了九龙的霓虹灯后三个小时,一个被烟雾笼罩的城镇在黑暗中出现了。在那里,成千上万的人骑着自行车穿来穿去,很多人仍然穿着毛衫,一些没有灯光的街道则变得更加危险。

对我来说中国是个不同的世界,但也是一个迷人的世界,那个时代,那里的“洋鬼子”还非常缺乏。离开广州后,我乘坐着当地的交通工具,花费了24小时才来到几百里以外的目的地——景德镇,中国著名的瓷器贸易中心。我当时的女朋友在那里教英语,我们乘坐着公共汽车在附近漫游,那些公共汽车经常会抛锚,我们跟其它乘客有时候要下来一起推车,有时候则被困在寒冷的郊外。

黑烟从工厂巨大的烟筒里冒出来,那也是中国过度工业化的早期预警——污染将成为中国和世界人民最大的威胁!

但我喜欢中国,我喜欢中国年轻女性看到时尚杂志《Cosmopolitan》时瞪大的双眼;喜欢被一位老教授邀请去他家吃饭,他自豪的让我看美国小姐选美大赛的家庭录像;我甚至喜欢一个当地男子的喊叫,他说当中国摆脱贫困以后,将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或许他是对的!

那次为期三周的旅行让我深深的爱上了中国,那也是我接下来将要提到的中心点的背景,而这个中心点就是——好莱坞在“追求”中国方面犯了一个大错,因为这个国家和政府的利益,跟好莱坞所追求的利益是截然相反的。

上周两个中美娱乐事件的崩溃就是证据,第一个是对派拉蒙公司的投资,第二个是对Dick Clark Productions公司的收购。“由于中国政府阻止大笔资金外流,此前跟上海电影集团和华桦传媒达成合作协议的派拉蒙,迄今还没有收到中方的任何资金。”我的同事Kim Masters在3月9日的报道中写到。

短短一天后,金球奖和其它多个颁奖典礼的制作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也宣布取消被中国大连万达集团10亿美元收购的协议,并且起诉要求对方支付2500万美元的违约金。

随后又有传言称,万达集团去年早些时候斥资35亿美元收购传奇影业,可能有些估价过高了,而传奇影业耗资1.5亿美元打造的中美最大规模的合拍片,马特·达蒙主演、张艺谋执导的《长城》,虽然在中国表现不错,但却在美国遭遇了票房滑铁卢。值得注意的是,张艺谋打造的上一部中美合拍片、2011年由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的《金陵十三钗》,在美国的票房只有区区30万美元。

去年12月,中国安徽的鑫科新材料公司本打算斥资3.5亿美元收购电影制作公司Voltage Pictures,该公司是凯瑟琳·毕格罗执导的《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的制作方,但那笔交易最终也无疾而终。

将这些信息综合在一起,你就会发现一个问题——任何希望中国成为有意义的合作伙伴(甚至是金融救世主)的想法,不但是错误的,而且是荒谬的。随着货币波动以及中美政府在贸易中的相互对抗,娱乐产业更将会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两个因素造成了目前的这种混乱。首先就是从去年11月开始,中国政府限制了本土公司对外国大规模的投资,从那时候开始,任何大规模的资本外流都被冻结,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明,这种冻结何时能够“解冻”。一家在北京和香港都有业务的投资公司主席告诉《纽约时报》:“虽然这样的资本控制可能是暂时的,但的确给中国对外投资带来了不确定性。”

其次,这种不确定性也并非单单来自中国。去年下半年,知名博客媒体Lawfare就指出,“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有可能让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变得敏感,同时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也将变得敏感。

“去年11月16日,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向美国国会公布了其庞大的553页的年度报告。”Lawfare博客指出:“其中一项建议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国会应该修改法规,授权美国的外国投资委员会禁止中国国有企业,直接或者以其他方式获得对美国公司的有效控制。”该博客还补充说:“尽管该建议纯粹是咨询性的,但它也将全面影响中国国有企业对任何美国公司控制性收购的计划。”

换句话说,中国将会限制美国,或者说美国将会限制中国。但无论如何,好莱坞都会因此而受伤。

好莱坞现在的一大问题,就是电影产业对中国投资的依赖。一段时间以来,好莱坞电影公司的高层和股东们都认为,中国和美国这两种完全分离和独特的文化,最终可能会聚在一起,从而形成一种新的产品,一种新的国际形式的合作,这将最大程度的满足双方的观众。

如果说中美之间地理、语言和历史的差异还不够明显的话,那么《长城》的失败恐怕将摧毁之前任何与之有关的幻想,即便是最忠实的“乌托邦主义者”,恐怕也会深受打击。中美合拍片不像英美合拍或者美国加拿大合拍片,后两者有着共同的语言、共同的假设、共同的经验以及共同的工作人员。

《长城》的失败不仅仅是一部电影的失败,而是那种对智力和艺术“突变体”的希望的破灭,它标志着一个全球化分支的崩溃。中美合拍片并没有好的效果,好莱坞是时候意识到这一点了。除了罕见的例外,比如2000年李安执导的《卧虎藏龙》以外,其它中美合拍片既无经济效益又无艺术性,这些影片就像流星一样,只有一霎那的光辉。

在过去几年中,好莱坞电影公司都已经将中国看做维持平稳收入的快速解决方案,这种战略表面来看很有道理,毕竟中国有着超过13亿越来越富裕的人口,这似乎提供了一条可持续的票房增长之路。

但是,无论好莱坞现在做的有多好,这种情况都不会永远持续。因为中国政府不希望引进更多的美国电影,它希望看到更多更好的本土电影;中国不想用自己的经济来振兴美国的出口,而是想以此来支撑自己电影产业的发展,万达不就正在青岛建设一座宏大的、综合造价高达82亿美元的电影基地么?

我年轻时去过的景德镇,它已经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它是著名的瓷器制造中心,这个小镇不仅为中国国内制造瓷器,而且也向国际市场提供瓷器,从中国出口的瓷器在世界各地都被当做宝贝,无论面临其它国家多么强大的对手,景德镇从来没有被取代过。

当中国学会一个伟大的产品后,她就能将其推销到海外,如今中国正在将这种经验应用到电影产业,这个巨大的国家有资本、有人口,有人才基础,最重要的是她有建立自己电影帝国的意志。所以,当中国电影能拍的很好的时候,她为什么要引进好莱坞电影呢?

(翻译:嘟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kyf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