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越狱》导演用一下午分享了美剧对国剧的启示

由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与强视传媒联合主办的“《对话越狱》大师论坛”于2017年3月20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举行,曾担任美剧《越狱》导演的Bobby Roth(鲍比·罗斯)以及《美国恐怖故事》制作人John Winter(约翰·温特)应邀出席。

活动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导演讲座,鲍比·罗斯畅谈了多年的导演生涯,讲述《越狱》背后的心路历程,为观众揭开影视制作的神秘面纱。

第二部分是大师论坛,在影评人李星文的主持下,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会长尤小刚、副会长兼强视传媒董事长游建鸣和素有“中国的罗杰·伊伯特”之称的影评人周黎明一同上台,与导演鲍比·罗斯、制片人约翰·温特就中美合拍剧的前景进行了深入研究与探讨。

活动开始前,强视传媒董事长游建鸣致辞。他说,这次与美国制作团队的合作不仅仅证明了强视国际化的视野,更表明了其改革创新的决心与态度。他表示:“说是我们选择了导演,其实是导演选择了我们,导演此次与强视传媒进行合作,寓意着强视传媒正在以全新的姿态面对中美合拍片。”

沙画大师李嘉航从强视传媒同事处得知《越狱》导演Bobby Roth要来中国举办大师论坛,作为《越狱》忠实粉丝,特意为了此次活动创作了沙画,欢迎Bobby Roth的到来。

中国是世界第一电视剧生产大国,同时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电视剧观众群体,观众规模达到11亿,中国电视剧市场总体规模达到130亿美元。中国电视剧想走出去,国外电视剧想走进来,总局电视剧司也在推动中美合拍的落实工作。但与电影这种“世界语言”相比,电视剧更多依托“本土文化”,很少有电视剧能穿破文化壁垒,深度融合,文化鸿沟问题一直存在。而且,中美电视剧的商业制作模式完全不同,这包括摄制和播出方式、内容尺度等各个方面。

想要打造一部在中美两个市场都受欢迎的电视剧难度相当高,因此中美合拍目前还处在试水的阶段,但无论是电视剧《孙子兵法》的远征,还是电影《长城》的两处开花,都表明中美影视合作已是大势所趋。

《越狱》导演鲍比·罗斯现身说法:预见性无比重要

在过去的数年间,鲍比·罗斯频频受邀在世界范围的影视研讨会上讲话。此番受邀来华参加“《对话越狱》大师论坛”,寓意格外深远。一方面他希望通过讲述自己的制作经验来激励和帮助年轻一代影视人,另一方面也希望借此进军中国,与主办方强视传媒进行深度合作,共同提升未来中美合拍剧的品质与高度。

鲍比·罗斯

鲍比说,“四年前我就来过中国,当时来拍电影,主要得益于《越狱》的知名度,那是一次非凡的经历,由于文化与语言等差异,当时学到的不是很多,这一次希望可以与中国有很多的接触。尤其是与强视传媒的游建鸣董事长详聊了之后,我找到自己的不足,既能够与中国的演员有更多合作,又能重新从事电视行业,很有趣。今天带来的这部纪录片就是给大家粘合文化差异,讲一步步如何拍摄电影、导演如何做准备。不是给大家做讲座,就是将我的亲身经历来讲给大家听。电影是视觉语言,摘取有关《越狱》拍摄及幕后的工作,以及15个电影人讲述自己故事,希望给予大家启迪。”

“《老板之子》是我拍摄的第一部作品,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如何摆放设备,演员如何站位,如何与演员讲戏,都是摸索着来。将这一部分讲出来,希望让大家以后不要再遇到这些问题了。准备工作真的很重要,它能让拍摄顺利进行,更富有创造力。还得有备用计划,面对紧急情况时,不是责备任何人,而是已经做好了另外的准备让它更好”,鲍比如是说。

鲍比对电视和电影同样敏感,他说,意识到了不确定性和各种可能性,找到自己的正确打开方式,都可以成为一个好的导演。在拍摄过程中,每一点都可能发生的问题,例如演员的参与度、满意度,剧本的创作,人物的感情,都需要理解并协调好。

中美创作者对话,反套路是世界性的问题

随后是影评人李星文担任主持人的论坛环节。首先聊的是中国嘉宾看了什么美剧,美国嘉宾看过什么中国电视剧。

周黎明说,《越狱》是他看过的印象最深刻的美剧,中国电视剧的生产方式与美国是很不同的,美剧由不同的编剧和导演协力完成,却能保持个性化的统一风格,而中国电视剧是由几位主创带队完成的,可是套路化的现象比较严重。

周黎明

游建鸣说,《敌营十八年》前三集借鉴了鲍比导演的《越狱》,是先有结果,后讲来源,以一种倒叙的方式去讲故事,以快节奏让人快速入戏。

游建鸣

尤小刚说,他印象最深的是《反恐24小时》和《越狱》。美国电影电视剧都是一脉相承的 ,一季12集,制作精良,电影的叙事方式,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和表演,镜头使用得非常巧妙,张力很强。中国电视剧近几年也有进步,叙事上也有借鉴,但近期都喜欢用小鲜肉,成了表情包式的表演,有所倒退。

尤小刚

制片人John Winter说:其实并没有仔细看过中国电视剧,但想看中国文化更多形式的表现。

John Winter

说到中美电视剧的区别,周黎明说:最大的区别是叙事方式,外国是大导演决定影像风格,编剧主导剧情,边拍边播。美剧有行之有效的生产方式,国剧在工业流程上不太规范。

游建鸣说:中国的电视剧看了开头,就知道结果是什么,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能猜到结局。美剧的每一部都是多个导演,而中国就是一个导演,反倒显不出个性,净是熟悉的剧情。

尤小刚说:美国是电影向电视剧延伸,中国的电视剧是从广播剧衍生出来的。让不可能变成可能,而不是套路化,才能出好作品。

导演Bobby说:想起了多年前一个美国喜剧,打破了长期固定的模式——主人公强势到底。当时就出现了反主人公的范式,发现杀掉主人公也是不错的。中国电视剧虽然需要送审,但也要追求个性。

Winter说:我想说的是,就生意而言,中美差异巨大。在美国,我们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信息,然后签约。中国更愿意开会,认识你,了解你,和你交朋友,再谈生意。比较而言,美国更轻松,更自由。另外,我们希望有计划性,总是有所变动,双方是不舒服的。中国这边比较喜欢改变,开始承诺了,最后一刻还在变,会影响合作。

中美合拍,是官方着力推动的事,也是本次论坛聚焦的重点。电影方面已有很多先行者,电视剧方面却鲜有成功案例。这条路还能不能走通?

周黎明说:《绝望的主妇》 在中国播出时,收视率不高,《甄嬛传》压缩成12集在美国播出,效果也一般。《马可.波罗》在网上的播出效果也一般般。要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走弯路是必须的。成功的美剧到其他国家也都是翻拍,融入进自己的文化和风格。电视剧的合拍之路,要比电影更漫长。

游建鸣说:我的梦想是能够让中美合拍的电视剧在国外播出并有很大的反响,尤其是在美国。现在正在探讨如何融合,选择题材,首先可能要做一部女性版《越狱》。

尤小刚说: 国际合作重点是如何找到共同点。在2008年与俄罗斯合作了一部电视剧,前期由于剧本的缺陷打算停止,但好在有一个好的沟通,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修改剧本,最后在俄罗斯播出时取得了收视率第二名。合拍双方都有自己的方式,重点在于了解对方的方式。首要做到的是管理好自己,更重要的是找到共同的表达是什么。

导演Bobby说:我们对于当代的中国家庭生活感兴趣,我们想要了解更多中国的社会。制片人Winter说:这是我们昨天已经与游总探讨过的,美剧要吸取中国的故事,我们不能够被资金、时间和团队影响,要关注故事内容。

最后谈到了IP改编的话题,《越狱》要出第五季,《新龙门客栈》要出电视剧版。周黎明说,中国近几年对IP过度强调了,IP最初都是原创的,但影视选材只关注IP,未必是好的。美国从最初的漫画到美剧或者电影,将IP的核心抓出来用现代的手法重新阐释,找不到新的视角就不去翻拍。

游建鸣说,《新龙门客栈》电视剧版,故事架构很有意思,有海上的剧情,有沙漠故事,一带一路包含其中。是不是IP不重要,重要的是创新。

尤小刚说:中国的IP异化了,电视剧的生产变成了标准化生产,大IP+小鲜肉大行其道。IP很快就会过时。

论坛在热烈的争鸣中结束。从中不难发现,文艺创作的规律在中西方是共通的,重故事、反套路在什么时候都错不了。但中美合拍的确存在不小的技术壁垒,需要两边的创作者认真探讨和对表,在重重障碍中寻出一条可行的航道。

【文/吴碧晗】

版权声明

微信ID:yingyidushe

对影像和艺人做最恰如其分的评价

【影艺独舌】

由资深媒体人、影视产业研究者李星文主编。有新闻追新闻,没新闻评电影。坚持大众化路线,趣味化表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om_system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