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中国公安一小步,中国电影一大步

腾讯娱乐专稿(文/小猱 责辑/安琪)

《非凡任务》已经上映。看完片子后,最大的感触是,相比《湄公河行动》,《非凡任务》的尺度又放开了!

而且有两处剧情可谓相当劲爆:

1、堂堂副局长勾结毒贩,一边收着保护费,为毒品交易提供保护,一边不定期凭借抓捕背锅小毒贩、缴获毒品立功,步步高升。

2、卧底警察为了打入金三角,被迫吸毒取得毒贩的信任。

这可是在华语警匪片历史上前所未见的警察内部“错误”。当然,“错误”最终会被修正过来,腐败的被绳之以法,吸毒的成功戒掉了毒瘾还立了功——现实中宋名扬的悲剧不会发生。但仅就创作而言,能够在国产片中如此表现执法者犯法——管理层腐败、卧底缉毒警察身陷毒瘾与公职的道德困境,已然使得整体剧情多了两次跌宕起伏,更重要的是,赋予了中国警察更接近普通人的感情。

中国公安一小步,中国电影一大步啊!

只不过,这一小步,是被无数创作者在背后奋力推动,一点点往前蹭出来的。

众所周知,凡是涉及到中国警察形象的犯罪题材,除了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查,还要通过公安部以及下属各局的审查——后者的限制往往比前者大得多。原创吧,处处禁忌,以前港片常见的刑讯逼供、孤胆英雄,国产片中都不可能出现。改变真实大案更难,警方的刑侦手法、设备都需要保密,依然要靠创作人员“合理想象”,这就又回到开头了。

因此,每拍出来这样一部警匪片,背后无数次艰难的沟通、妥协再争取,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而且这些限制都与商业片的创作规律天然存在矛盾,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市面上都只有高大全的主旋律作品,无法获得大众认同,取得商业成功。

但是,抱怨总是于事无补的,如果没有人冒险尝试打破边界,边界永远不会自己扩大,自我审查也将永远存在于每个电影人的心中。

2013年的《毒战》就是一次意义重大的破壁。在有着丰富人脉的海润影业董事长刘燕铭的支持下,警匪片“大佬”杜琪峰和银河映像团队,制造出了禁毒题材的一股清流。

片中有这么一个情节当时可谓石破惊天:孙红雷饰演的缉毒大队长,假扮毒贩与大毒贩见面,为了取得信任被迫当众用鼻子吸食毒品。当时公安部禁毒局的态度比现在保守许多,这样的情节肯定通不过,但直接舍弃又非常影响观感。最终杜琪峰和编剧们的解决办法是:让其他缉毒警们迅速将孙红雷抬进浴缸,泡在冰水中压制他的毒瘾发作。除了解决审查问题,这还是个非常震撼的场面,向吃瓜群众展示了更接近真实的缉毒警察可能会身处的险境,以及他们面对险境时的非人意志。《毒战》上映后,掀起了“情节人物有多真实”的大讨论,被骂了这么多年的审查,第一次获得吃瓜群众真心点赞。

这无疑是个利好的信号。《毒战》之前,公安部(缉毒局)一直都将塑造警察高大全形象的国字头主旋律制片团队视为小伙伴。但是《毒战》让他们看到,商业警匪片也可以塑造出鲜活又不违背政策的警察形象。这使得他们的态度由被动转变为主动,才有了接下来的《湄公河行动》。

“湄公河大案”的改编,是公安部禁毒局主动提出来的。

他们还为此举行公开比稿,参赛者不仅限于国字头主旋律制片团队,也有博纳这样的商业片制片公司。最终,博纳和导演林超贤团队提前搜集了大量资料后做出的方案,赢得了公安部禁毒局的信任。

《湄公河行动》一上映,再次刷新了吃瓜群众对“缉毒警察”的认知。饰演卧底缉毒警察的彭于晏为给爱人报仇,冲动杀掉毒贩(最后为救队友牺牲救赎);饰演缉毒队队长的张涵予为了禁毒工作无法照顾家庭,导致离婚。缉毒警察的形象变得越来越接地气,惹人同情。此外,影片还呈现出这个团队不仅拥有严明的纪律,还拥有精良的刑侦装备和战术部署,最后一场燃到爆的禁毒小组进攻金三角毒贩老巢的战斗(虽然是虚构的),直接将缉毒警察的好感度提升了一大截。

几句话说来轻巧,背后又是一次艰苦卓越的拉锯战。

导演林超贤曾对腾讯娱乐透露,沟通说服公安部禁毒局的过程漫长又痛苦,上述令吃瓜群众点赞的人物设定,真的是他们用生命保留下来的。为此在影片陷入停滞时,他直接崩溃到撂挑子,跑去拍了《破风》。但是,林超贤也告诉我们,其实换个角度看,这个过程有着相当积极的一面。从前,他拍这类题材时,都是通过一纸红头文件,来和审查部门“交流”的——说白了就是不让拍就不能拍,让改就得改。但是这次能够坐下来面对面讨论,林超贤才了解到公安部层面真正的想法,原来并不是不能接受警察“人格化”,只是不想被当做刺激眼球的噱头利用。有了这层了解,他才能有的放矢地创作,边界反而转变为某种动力,促使他不断变通,“曲线救国”。

《非凡任务》上映前夕,导演麦兆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披露了一些与公安部禁毒局打交道的经过——我开始想这个故事的时候,就问了公安部的人几个问题,我说:“我想拍一个卧底的故事,可不可以?”他们说:“可以,我们也有卧底。”我说:“我的故事里有一个跟毒贩合作的警察贪官,可不可以?”他们说:“看你怎么拍,你写出来再说。”我就先把故事写出来。中间我说:“这个吸毒的卧底有一个爱情故事,可不可以?”他们说:“麦导,还是不要了,他工作就好了。”我说:“有爱情会很好看的。”他们说还是不要。后来我发现其实不要是对的。这段对话再次从侧面印证,相比《湄公河行动》时期,公安部禁毒局的态度又进一步开放了。

或者说,公安部禁毒局对于警匪题材的商业化更有信心了。

从成片来看,这次审查尺度放松的幅度,要比之前更大,麦兆辉庄文强在给警察做人格化处理的时候,也更加自如了。黄轩饰演的卧底缉毒警察,是潜入到金三角时,被下了套才染上毒瘾的。毒瘾发作的时候,他也曾无法控制自己,寻找毒品。幻觉中,他变回那个因为母亲吸毒成为孤儿的孤独的小男孩,不停呼唤着“妈妈”。一个堂堂的缉毒警察,在这一刻变得如此脆弱,简直是“男默女泪”。后来见到领导,领导勒令他停止行动,被他以“保证破案”为由实力拒绝,非常燃。故事有矛盾有悬念,缉毒警察的钢铁意志和领导的关爱与纠结,也得到了充分展现,人设和剧情相比从前结合得更加紧密,公安部和电影再一次实现了双赢。

更有趣的是,这样的双赢,看起来是中国公安的一小步,为华语警匪片和创作团队的生存环境带来了一大步的进步。然而尝到甜头的公安部,也已经不再满足于被动迈出小碎步了。《非凡任务》幕后,其下属的金盾影视文化中心赫然在列。公安部不再满足于作为审查部门刷足存在感。在电影产业飞速发展、电影作为大众文化产品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今日,公安部从裁判摇身一变成为选手,进入到了国产商业警匪片的上游生产环节(在此之前这家中国警方唯一专职影视文化机构,重点几乎都放在电视剧上)。

今年,金盾影视筹划的《猎狐行动》即将开拍。这部电影根据中央统一领导指挥、公安部直接组织实施的跨国抓捕经济罪犯的“猎狐行动”改编,投资2亿,由创作了《心理罪》的顾小白担任编剧,导演是《神探亨特张》导演高群书,演员也将请来一线明星,可谓商业警匪片中的超级大片,商业野心昭然若揭。2016年底,金盾影视还宣布将在鄂尔多斯建设全国首个公安专项影视基地,五年内实现每年两亿元的拍摄项目在基地完成。

这已经不能叫做一小步了,这简直就是在下一盘大棋,拥有无数真实大案要案改编权的金盾影视,就这么强势杀进中国电影市场,并且似乎是要以独角兽的姿态,以一己之力将市面上一直稀缺的商业警匪片做大做强。这么一想,在青春片、喜剧片昙花一现又只剩下一地鸡毛后,有着国字头背景的警匪片市场将呈现出什么样的画风,实在是太令人期待。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kyfeng

相关搜索

最新娱乐资讯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