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摘要]同为翻拍,国产日剧遭到国产韩剧的强势镇压,被打得到不起头。没有任何征兆日剧翻拍2.0时代突然到来,至少从数量上我们是欣慰的。

正在加载...

    >>>点击进入腾讯视频,观看《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

    腾讯娱乐专稿(文/胡梦莹、姜小葵 责编/杨小羊)

    一年前,突然有消息传来称《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问题餐厅》、《求婚大作战》、《最完美的离婚》,四大经典日剧都要被中国翻拍。日剧饭圈立刻炸锅,大伙儿疾呼求放过,担心被国内团队的水平一蹂躏,不知道会搞成什么样。很多人操碎了心,忧心原版那些可爱的角色会换上怎样的面孔。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同样作为日剧死忠饭的小编,也觉得纳闷。带着疑惑,我们去询问了业内大佬们。

    日剧曾在中国也有过“万人空巷”的时代…

    在人人都争做韩饭的年代,我们日剧迷们非常孤独,只能仰望星空遥想当年。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东京爱情故事》剧照

    上世纪80年代,日剧也有过非常厉害的时候。还记得第一部被引入的《姿三四郎》席卷全中国,这部剧播放的时段,街上人烟稀少。因为人民全挤在电视机前看剧了,对了,那时还不是人人家里都有电视机的。1983年央视播出的体育题材剧《排球女将》也很吃香,排球卖疯了,扎着小鹿纯子金鱼头的女娃娃们满街跑。还有像家庭伦理题材剧《血疑》、描写八佰拜超市创始人奋斗历程的《阿信》也部部经典。

    90年代的日剧更是时尚得很,假如你只看过琼瑶戏没见过日剧长啥样,啧啧,那你准被同学嘲笑老土。《东京爱情故事》、《第 101 次求婚》 、《同一屋檐下》、《星星的金币》、《魔女的条件》都是学生党的挚爱,小贩们经常在校门口甩卖木村拓哉柏原崇松岛菜菜子深田恭子酒井法子的盛世美照,经常卖到脱销。

    可惜好景不长,在内地日剧很快就被打入冷宫,就在2005年,日剧热的拐点出现。政策限制,加上韩流这股凶猛的势力强势入侵,接下去的十年里,日剧门庭冷落,在内地荧屏几乎销声匿迹。

    但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它并没有完全被遗弃,因为就在这样尴尬的时局下,涌现出一批热心的制作者。在他们的起义下,内地翻拍日剧迈入了1.0时代。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加油!网球王子李易峰

    这是一个一言难尽的时代。最出名的当属真人版《加油!网球王子》以及改编自《花样男子》(韩国版 日本版)《一起来看流星雨》,这两部剧紧挨着出现,但都拥有同一个命运:口碑扑街,吐槽汹涌。

    这当然只是少数个案,更多的是压根没掀起太大动静。其实细数起来,翻拍数目也不大,经年累月的笼统也不过十来部。2012年,日漫《NANA》被中国翻拍成《世界上另一个我》,由戚薇、路晨主演,同样翻拍漫画,日版同名电影在豆瓣评分7.8,中国版低到掉渣,仅2.2分,打1星的网友高达95.5%。还有网友呼吁禁播这部戏,原因是实在太烂。而像翻自《一公升的眼泪》的《幸福的眼泪》、翻自《麻辣教师》《十八岁的天空》、翻自《新闻女郎》的《新闻小姐》也统统折戟。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但走到今天,很有必要为这个时代平反。因为它并非毫无功劳,甚至利在千秋,为中国流量小鲜肉的扶植做出巨大贡献。《加油!网球王子》的阵仗中,除了有王传君乔任梁这些后来名声亮堂的好男儿,还有能撑起大半部《青云志》的李易峰、秦俊杰、陈泽宇。而《一起来看流星雨》的主演更不必多说,张翰郑爽的恩怨情史陪伴90后走过半个青春,到今天二位同学也依旧当红。

    同为翻拍,国产日剧遭到国产韩剧的强势镇压,被打得抬不起头。然而,这真的是励志的一群人。他们并没有就此终止前进的步伐。近些年,伴随网络平台的发展,《Legal High》、《昼颜》、《朝5晚9 帅气和尚爱上我》、《我的危险妻子》这些陆续成了网红剧,成了视频网站的热销产品。蓄势已久的翻拍者们终于等到吐气扬眉的时机。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Legal High》剧照

    2.0时代由此扬帆起航!去年六月,没有任何预兆的,尚世影业在上海电视节上高调宣告,要与日本电视台合作,而且要三年拍至少五部。接下去数不尽的追随者们出现,隔不久就有新动静,一部接一部掷地有声,规模迅速壮大。

    被伤害好过被遗忘,所以单从数量与阵势上说,我们至少是欣慰的。中国版《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问题餐厅》先后在腾讯视频播出;黄磊主演的《深夜食堂》张艺兴与陈都灵主演的《求婚大作战》也接连杀青。《龙樱》、《最完美的离婚》翻拍拍板,《我的危险妻子》《情书》《干物妹!小埋》《同一屋檐下》《悠长假期》和《Legal High》也陆续放出风声。多达15个日系IP被中国制作方买走,就连讲述花花公子玩弄女性的《源氏物语》都被立了项。按照冲锋军代表、尚世影业制片人孙佳亮的说法,2017年是日系IP爆发的一年。

    日剧翻拍怎么就突然流行起来了呢?

    不久前,剧粉们还要么沉浸在缠绵悱恻的韩剧中,要么是特效满天飞的仙侠玄幻剧。转眼间,一直被埋没的日系IP就要辟出半壁江山,在各处疯狂刷存在感了。我也是懵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由尚世影业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的日剧改编剧《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是这股热潮中第一个交卷的项目。尚世影业对于这个现象的解读自然具备绝对的发言权。

    受访中,该剧制片人孙佳亮也很坦白,表示国内IP价格已经高到不可想象的地步,逼得不少制作公司不得不将目光转向海外。但日系IP还算价廉物美,一部顶级IP的价格大概也就与国内前100位的IP不相伯仲,对前十则没有可比性(不过听说最近抢得太疯也涨价了)。另外,国内网剧市场逐渐成型,20至30分钟单集长度的网剧,拍个20集恰好和10集长的日剧体量相当。于是久未挖掘的日剧就成为众人争抢的富矿。

    影评人陈小北则直呼, “国内网络小说资源的相对枯竭,韩剧翻拍疯狂导致资源也被榨干,驱使制作公司将目光投向海外。”

    少有人知道,在这场跨国“联姻”的背后,还有一个原因是时机成熟。其实很久以前,日本电视台就有意与中方合作,他们早就留意到中国影视圈的高速发展,却苦于找不到门路。但近些年有一些日本的影视公司开始担当中介,在他们的助推下,日方与中方影视制作单位终于接了头。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中介在整个交涉中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比如为日方过滤优质客户,并为选中的中方团队提供信用担保。而当中方提交改编计划书后,中介也会进行内部审查,再交给日方电视台;日方提出的各种意见条件,也由中介整理出来,传回中方,多次来回以促成谈判成功。而富士台代表武内英树告诉腾讯记者,当富士台率先与尚世影业达成合作后,其他台也特别关注中国版《约会》的动向,还有不少人私下找他问询,希望能得到资源。

    日剧归来,新一波翻拍热潮有亮点吗?

    遭受过1.0时代的雷劈,这一波作品告别了粗制滥造,居然似模似样的。为了振兴常年来萎靡不振的日剧翻拍事业,各方人马竭力开发出各种本子,搞打包深度合作,直接让原班团队涉及制作;也有的从台湾请来援军整改,总之是充分调动资源。

    尚世影业:原作团队全程护驾 号称是最深度的合作

    担当翻拍军前锋的尚世影业,宣称和日本富士台开展的是“最深度的合作”。换句话说,做的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签了长达三年的合同,约定期间享有富士台所有影视剧的版权优先开发权,即2015至2017年所有大热日剧,都可能拍中国版。

    不同于简单的版权购买,日本制作方将深度介入进来。《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筹备期间,原作编剧古沢良太和制作人成河宏明多次到上海开会、视察,除了选角不参与(因为对中国演员不了解),剧本、灯光、摄像等统统严格监工、把关,尤其是剧本改编,要求表述必须与原作内核一致。当女主人设由日本地位颇高的公务员变成精算师时,原作者曾质疑,“这样不奇怪吗?”多番解释之下,日方才同意修改。随后,中方团队又飞到东京,在富士台接受速成培训,以了解日剧的正确翻拍姿势。

    实拍过程,日方特派六人小分队跟组,人员组成:监制+监制助理+2摄影+2灯光。日方个个是细节控,其中灯光还随时会掏出米尺,拿出杆子来笔画,点出灯位的具体坐标。

    因为拍摄风格不同,中日代表队几乎天天发生激烈争执,“每天都在撕中合作,在合作中撕,”孙佳亮回忆。一场倒车戏就拍得天昏地暗,双方各持己见僵持不下。中方认为要十秒,方便后期剪;主张精打细算的日方则坚持拍三秒,他们觉得倒个车要什么长镜头,把车停进车位就完事。期间光是邮件沟通就两千份,现场沟通量更大,随行的九名翻译倒了仨,体力不过硬的,直接就被送进医院。

    在原版团队的护航下,中国版《约会》与原作不管在置景、表演,还是服道化都全面接近。不过有时过多干涉未必是好事,具体到《约会》这个项目,结局就很尴尬。就连日方的评价都是:整体质量上乘,但没有惊喜。当然,这是后话。

    拉近影业:外来的和尚不会念经 日方不要插手太多

    拿下日剧大神坂元裕二两部代表作《问题餐厅》和《最完美的离婚》翻拍权的拉近影业,则不主张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他们只在初期谈深度合作,后期则走独立自主。拉近影业CEO尚娜认为,对于本土市场的认识,还是本土团队更深刻,“中日影视工业差别巨大,如果联手一定会水土不服。”所以他们要的是翻拍权,话语权则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最完美的离婚》日本原版海报

    在向富士台提合作意向时,拉近拿出了一套详实的翻拍计划,比如多久完工、大致改编方向、幕后班子,并不忘在演讲中充分展示自己的高水准、在中国杠杠的影响力,以让日方放心。反正意思就是,咱们活保准干得到位,您就甭操心。

    在剧本改编和人设上,拉近针对中国现状改编,和《约会》类似流程,讲道理原作编剧坂元裕二也是要来过目的。不过,日方工作差不多到此为止,接下去的具体实施环节则完全是“中国制造”。拉近聘请了解本土市场的团队操作——从导演、摄影摄像至灯光,统统是台湾人马。拉近认为,台湾介于中国大陆与日本的中间状态,团队做出来的东西不会太偏日剧,也不会太像国产剧。

    但拉近没有想到的是,日方期间还搞了次突袭。某日中午,导演黄常祚正在片场埋头扒盒饭,富士台的工作人员突然杀来,弄得他手忙脚乱,赶紧将手擦干和对方握手,并用生硬的日文进行“闲聊”。日方随行带着小礼物,但目的很明确,他们很认真地视察了一下置景,并在一旁静悄悄观察了一些戏份的拍摄,检查完工作后,他们才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

    水土不服?观众难接受?日剧改编落地不易

    大IP时代人人都有一颗想打造爆款的心,大佬们的初心可以理解,不过看上去很美的日剧,不是靠一颗天真的心就能翻拍好。眼下先锋作陆续挨了砖,后面还有一大波日剧改编剧正在路上不知前景如何。放了这么多年不动的矿藏突然被集中挖掘,到底是富矿还是深坑?

    引进一种文化?危险!

    在影视圈,日剧是公认的难改编,相比日韩影视圈的频繁“牵手”,过去日剧被改编成国产剧的数量相当有限。不轻易动这块奶酪,不是没有缘由。现在新时代的大跃进刚刚开始,问题已经层出不穷。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文化差异。

    得承认,关于此翻拍日剧还是做了一番工作。比如原版《问题餐厅》中渣男遍地开花,但中国版就增加了甜暖男的人设,避免产生敌视男性的误会。又比如中国版《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的基调比原作要励志昂扬,最终男女主也治愈了性冷淡,在欢笑与泪水中品出爱情的滋味。

    但只是部分问题得到解决,日剧多数将日本独有文化背景作为前置条件,故事被牢牢打上和风的烙印。翻拍形同引进新文化,干这事风险很大,弄不好会跌坑里。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教授葛颖前段时间去了场黄磊版《深夜食堂》看片会,回来后担心起中国版的前景,“这剧本身就是太过日本文化的产物,像深夜在小饭店吃饭的氛围,带有太强烈的日本味道啦。”更要命的是,他还听说有不少家也盯上这个IP了,想拍网剧、拍大电影的都有,他认为这相当莽撞:“不该看见一个IP火了,一拍脑袋就抢下来。”

    中国版《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作为2.0时代的先锋之作,也境遇尴尬。原剧完全以日本适婚男女青年对恋爱、婚姻、生育没兴趣为大前提,但国内基本国情并不包括“性冷淡”。角色设置上,男主的高等游民人设也是日本特产,但在中国影视作品,男主角要是赋闲在家啃漫画,圈粉就不要想,口水倒能将他淹死。面对质疑,孙佳亮处之泰然,他认为观众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约会”是日剧翻拍第一枪,总要有一些先锋尝试,网剧也需要细分人群,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

    翻拍了这么多日剧,为什么难再现当年的辉煌?

    《深夜食堂》中国版

    葛颖建议,项目启动前最好先做数据调研,搞清楚目标观众,再决定做不做,拿《深夜食堂》来说,如果做完调研发现观众是那些爱去日本、爱吃日料的白领,那就是个危险信号,说明观众要的就是那日本味道,主演不开口说日语他都不舒服。

    本土化的过程很艰难

    其实制作者们的处境也是心酸,一旦买了日剧版权,就注定要经历各种骑虎难下,以及在本土化改编的过程中和观众博心态。《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启用中方七人编剧团队负责细节本土化,但最终仍旧挡不住如潮的黑水。

    熟悉日剧日漫的朋友大概知道,日式表现手法一向是夸张、动漫式、快节奏。但大部分国内观众,长期浸淫在国产剧的注水、温吞之下,对颠倒的风格很难适应。剧中,男女青年以全程高能的密集嘴炮,来进行极端婚恋观的碰撞。但在漂洋过海之后,就被视为两朵奇葩在人间绽放的大型舞台剧:表演话剧式、台词尴尬。

    其实在做中国版时,尚世影业很早就预料到会为此惹上麻烦,在与日方的筹划会议上,曾经很郑重地表示出担忧。但当时,原著作者古沢良太表示:“话剧感是需要习惯的,每一种价值观都值得被探讨,有它存在的理由,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在古沢大师深刻的洗脑下,他们打消了顾虑,决定背水一战、尊重原著。最终反响不是太理想,但在孙佳亮看来,这是一个习惯的过程,“国内观众习惯流水的、日常化的表演风格,但日剧的原著就强调非常强的戏剧冲突感,所以表演会给人舞台风格感。”

    至于日剧中的一些标志性产物,比如漫天炸裂的烟花、漫天飞舞的花,还有常用的谐音梗、本土化幽默,在改编时动与不动更是老大难。这部剧中,男女主角在烟火下拥吻,但日饭们一向认为夏日烟火是日剧的专利产品,直指这样的做法不地道,属于生搬硬套、强行植入。制片方对此也很是无奈,“其实我们新年也会放烟花啊。”说多了是泪,谁让人家先“注册”了呢。

    不过好在,尚世影业将《约会》视为试水之作,经此一役,他们总结经验:翻拍不能照搬日系特有唯美风;二次元必须要过渡到三次元;还要找到中国观众的嗨点。这是多么沉痛的领悟啊。

    慎玩严肃,多一些卿卿我我吧

    都说日韩翻拍剧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翻拍自韩剧《妻子的诱惑》的国产剧《回家的诱惑》,2011年在湖南卫视播出时,收视率仅次于神剧《还珠格格》。可多少年过去了,就没什么产生过较大影响力的日剧改编剧出现。

    不怪日剧不优秀,主要是与国产剧审美趣味太不同。翻拍版韩剧之所以热销,靠的是和霸屏网言IP类似的卖点:不管你是御姐还是傻白甜,总有一款霸道总裁将你宠上天。但日剧走的是写实、暗黑,隔三差五的推出些如《昼颜》和《贤者之爱》毁三观的作品,去挑战主流价值观,但中国观众的耐心和成长显然还没到这个阶段。

    “日韩剧调性不同,韩剧符合中国观众的调调,比较浓烈,不管剧情设计、冲突感、人物个性都很浓;日本一直追求淡的审美,中国观众不一定吃这一套。”葛颖向记者表示。尚娜也承认,由坂元裕二执笔的《问题餐厅》,金句闪现、关注人性,但故事线偏弱却是硬伤,翻来覆去讲的就是几个女性开餐厅的琐事。

    李星文对此的建议很干脆,他说以后翻拍日剧只取故事架构和人物关系,改成国产剧的套路就能喜闻乐见。“不谈真实问题,不揭露人性阴暗面。官方喜欢正能量,观众喜欢虐恋爽感,多一些卿卿我我就可以。”

    不过身处被套路了的行业,制作者们还是要谨慎,毕竟套路不是屡试不爽的法宝。有鉴于女观众看一部国产剧,就要喊一个老公,为了迎合观众的口味,《问题餐厅》的制片方特意仿照《最后的朋友》中的上野树里,将焦俊艳打造得攻气十足,希望借此推出一款“新老公”,来拉动热度,结果打错了算盘,观众没被掰弯,还质疑女主很奇怪。

    这毕竟只是个开始,虽然开画不利,未来难保没有反转,且行且珍惜吧。(采访支持/杨婕)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arinayang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