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薛之谦教你写满分命题作文

[摘要]去年参加了34个综艺薛之谦,今年从3月开始一直在出新歌。

正在加载...

    腾讯娱乐专稿(文/四月徒伤悲)

    去年参加了34个综艺的薛之谦,今年从3月开始一直在出新歌。《高尚》、《动物世界》、《暧昧》,每一首都人气高涨:预告新歌的微博转发101万,《高尚》转发124万,《动物世界》转发112万,发行最晚、被本尊称为“最不自信一曲”的《暧昧》也已经40万转发。

    薛之谦微博里上百万转发量的内容,除了爆笑段子,就是这些新歌以及和新歌有关的内容了。

    去年的薛之谦是有些悲情又有些励志的存在,“在综艺里卖笑赚钱来做音乐”是屹立不倒的人设,但这不仅仅是人设,今年大量的新曲产出,说明薛之谦在百忙之中确实有腾出时间来做歌。

    作为创作歌手,薛之谦最出彩、也最被津津乐道的是他的歌词,曾经有一段时间,薛之谦的歌词被做成各种唯美图片,在网络上变成了心灵鸡汤一般的存在。“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多伤痕累累,可我在乎今后你有谁陪”、“多希望是你,牵起我这身白衣裙;是我的婚礼,对面不是你”...谁还没几个受过情殇的时刻,看着这些戳心窝子的字句,大约会从记忆深处涌上一股大喊“是我是我说的就是我!”的冲动。

    薛之谦的歌词是私人的、内心的、细碎的,就像有歌迷评论的:“好像能说遍天下所有的爱情”,而后期词作转型之后,薛之谦也写出了有普世意义的深入思考,把社会问题放进了歌里。关于歌词,就亦如任何文学创作,好或不好都各有分说,而薛之谦的词,最棒的一点或许就是“朦胧的切题”——不说与之无关的,也不说太透,这一点,似乎可以作为“命题作文”的典范。

    薛式作文第一招:紧扣主题 花式解读关键词

    看薛之谦的歌词感觉很舒心,几乎不会有“文不对题”的时候——歌名是什么,整首歌就在讲什么。而且薛之谦喜欢在第一句就“点题”,绝不拖沓。来看几个例子:

    《认真的雪》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

    夜深人静 那是爱情

    偷偷的控制着我的心

    提醒我 爱你要随时待命

    这首歌其实是在讲一个“被分手”的故事,大致是“感情的付出不是真心就会有结果”的意思,一个认真爱了的人,得到的却是满心失望。所以认真的雪,就是认真的自己。整首歌围绕着“认真”和“雪”的意向展开,一句“已经十几年没下雪的上海突然飘雪,就在你说了分手的瞬间”,更是把故事的由头和环境也说得很透,让这个看起来有些“不成立”的歌名,也顺理成章了。

    《黄色枫叶》

    桥过水流深处屋外有一片枫树林

    战火硝烟弥漫过了今夜我要远行

    你摘下黄色枫叶

    证明我在秋天离开

    我答应你会回来

    当红色枫叶再开成海

    《黄色枫叶》是薛之谦版的《白桦林》:奔赴战场的士兵和爱人道别,说枫叶再红之时就会回来,但战争却夺走了他的生命。

    歌词一开始,就把“枫树林”点出来了,下面的故事也基本围绕着“枫叶”,在描写男主牺牲的瞬间时,也用了“那片黄色枫叶飘入硝烟来见我最后一面 ”的句子,可以说讲主题贯穿得非常好了。

    《暧昧》

    反正现在的感情 都暧昧

    你大可不必为难 找般配

    付出过的人排队 谈体会

    趁年轻别害怕一个人睡

    最新的这首《暧昧》,没有讲爱情,是在讲都市人的一种恋爱状态:若即若离。第一句就提到“暧昧”二字,而全篇提到这两个字的地方,除了此句,也只在结尾处做了演绎:“反正现在的我们 算暧昧”,其他地方都在解释这两个字,而并未让其“出场”。这种写作的方式,和薛之谦早期“重复意向”做法很不同,也是他作词成熟的一种体现吧。

    薛式作文第二招:看破不写破 点到即止合理留白

    歌很奇妙的,虽然说到底是关于耳朵的艺术,但歌词也能加很多分。曲调往往各花入各眼,但说到歌词,是好是坏一般都有一些模糊的标准,就像所有的关于文字的东西一样。“我爱你,你爱我”、“好心痛啊你别走”这类的,一般称不上“好”,而“好”的标准,大约是有美感,且有空间。薛之谦的歌词(特别是在后期)越来越懂得留白,也越来越有“诗”的品相,让人好像能懂,又不能全懂。

    《演员》

    简单点 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递进的情绪请省略

    你又不是个演员

    别设计那些情节

    没意见 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

    你难过的太表面 像没天赋的演员

    观众一眼能看见

    这几句应该说是相当有名了。如果单看,就是在描写旁观者对一个演技拙劣的演员的描写和讽刺,但带上了语境中双方的“分手情侣”关系,才能体会出那种尴尬和无奈,甚至可以代入很具体的画面——曾经都知己知彼,如今再见却故作矜持。

    《一半》

    别期待 伤人的话变得柔软

    也别揭穿 剧透的电影不好看

    隔墙有只耳朵 嘲笑你多难过

    你越反驳 越像示弱 请别再招惹我

    我可以为我们的散承担一半

    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

    看上去能孤独的很圆满

    我做作的表情让自己很难堪

    可感情这玩意儿怎么计算

    别两难 hey晚安

    关于分手的歌有很多,《一半》写得特别虐心。其实要完全理解,需要看完全部歌词,摘录的这几句,可能会看得迷迷糊糊。实际上,这首歌讲的是一个在分手时故意撂狠话、让对方恨自己的人,“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讲的就是主旨。歌名叫“一半”,讲的却是把一段感情破碎之后的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这确实是非常虐心的一种分手方式了。

    整首歌词用了很多不太明确的所指,话说一半,留一半给听者。例如这里说的“可感情这玩意儿怎么计算,别两难”,应该是对对方说的话:“你就别在分与不分之间两难了,恨我就行了”,而紧接着的一句“Hey,晚安”,又是内心对对方的牵绊,像还在恋爱中一般道晚安。

    薛式作文第三招:合理运用白描 营造生动画面感

    文字是“一次元”的东西,一堆符号,全靠解读,所以好的文字,是会在脑子里形成好的画面的。薛之谦很会用歌词“画画”,听一句有一句的画面,这也是为什么歌迷容易被他的歌“带沟里”,引发更多共情的原因之一吧。

    《爱情宣判》

    你把我约在月光里

    却一个字也不提

    我重复着提醒你

    我们相遇在这里

    街边的小孩在问我

    是否要买花送你

    OH SORRY 对不起

    今天不适合这创意

    又是一首分手歌,嗯,被分手。歌词的后半段其实挺直白的,就是说女孩说出了口,爱上了别人,要跟自己分手,但是这白描式的开头,却让这首歌变得不同。

    就像人在回忆任何一个深刻的场景时一样,最先浮现的一定是一个环境,模糊也好、清晰也罢,始终是在场景中进行的。“月光”、“相遇”、“买花”、“Sorry”,几个情景和对话连在一起,很恰当地画出了“宣判”爱情死亡之前的情景。

    《绅士》

    我想摸你的头发

    只是简单的试探啊

    我想给你个拥抱

    像以前一样可以吗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

    我只能扮演个绅士

    才能和你说说话

    这一组白描,基本是动词。“摸头”、“试探”、“拥抱”、“退半步”,基本就可以还原两个人互动的场景了,而那句“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也是很多歌迷很爱的句子,几乎能感受到看着曾经的爱人对梳理的小细节时,那种恍如隔世的无措。

    《动物世界》

    东打一下西戳一下

    动物未必需要尖牙

    示爱的方法有礼貌或是我管它

    要将情人一口吞下

    还要显得温文尔雅

    螳螂委屈的展示旧伤疤

    求偶时候一惊一乍

    因为害怕时常倒挂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舍弃了尾巴

    即使不是写爱情的心痛,薛之谦也延续了自己擅长的写词方式。《动物世界》到底要表现什么呢?这种满是意向的歌词,其实最适合解读,也最不好解读。大约是要讲,动物世界和人类世界,好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人类认为动物是蛮荒,但自己似乎也在重复这些蛮荒。

    一开头的这段描写,其实引用了很多动物世界中著名的例子:母螳螂在交配之后会吃掉公螳螂、蝙蝠休息的时候会倒挂也更方便遇到危险时立刻飞走、蜥蜴会在预感到危险的时候丢弃尾巴逃生。用更文学的方式来描写动物,也给整首歌的氛围定下了一种有些诡异又有些暗沉的调子。

    薛之谦以“段子”闻名,其实,写段子,也是需要文字修为的。他的段子和他的歌词,虽然是截然不同的画风,但合起来看,也能知道,薛之谦是一个对文字敏感、也喜欢文字的人。

    他的歌词除了以上说的这些特点之外,还有两个有趣的共同点——“为了押韵什么都做得出来”以及“就是要对你说”。

    押韵,是诗歌的基本要求,歌词呢,就是现代的诗歌。虽然没有人对歌词的押韵做过任何硬性要求,也有许多不押韵但经典的歌词,但薛之谦却一直对自己的韵脚十分在意,这一点可以说是“刻板”,也可以说是对诗歌美的一种执着。

    有个老记者曾讲过这样的故事,薛之谦说他写歌的时候,常常是想到一个特别喜欢的词,然后把词放在那里,再努力去找可以和这个词押韵的词,来写成句子。这看起来是一个很生硬的方式,但语感好的薛之谦,却可以把每首歌,都写得圆满。

    而“对你说”呢,则是一种非常直抒胸臆的写法。如果你从薛之谦的第一首歌,看到最近的一首歌,会发现,大约90%的歌词,都是“我”对“你”。他的歌,都是有“对象”的,是想对那个隔空的“你”说出那些话,是非常适合情歌的形式。到了后期,薛之谦纯粹的“情歌”变少,这种形式也相应减少了。..

    写作,是把感情变成符号的过程,有趣也困难。薛之谦喜欢写作,也在不断地学习写作,歌词从自己的故事、从爱情,慢慢转变成更深层的思考、更诗意的表达。段子也是薛之谦,深情也是薛之谦,只愿这个热爱文字的boy,不要放弃写作。

    May the pen never drop。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prilyin

    标签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