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相比中国练习生出道问题,韩国公司另有担心

腾讯娱乐2017-04-21 01:53
0评论

如今的丽子和JYUNKY,随着国内的“网红”热的兴起,也开始在国内的直播平台上进行直播,希望开始累积国内的人气。同时,她们也报名参加了中韩翻译培训班,希望除了一些韩国的中文节目,能够在韩国当地的节目上展露自己的能力,“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还是要为了自己努力一把。”

而对于韩国经纪公司来说,虽然“限韩令”让他们普遍人心惶惶,但相比自身在华业务减少的烦恼,他们对中国练习生的培养并没有太大变化。

真正减少的 是中国练习生在韩发展的欲望

韩国一家大型娱乐公司的海外业务部负责人告诉腾讯娱乐,目前公司旗下所有中国籍成员,不管是已出道还是练习生,都照常进行活动和培训。“我们不会因为限韩令等一些政策风险,就立刻停止招收中国籍练习生、或停止中国业务,”这位负责人说道。“我们会继续招募一些合适的练习生,以满足中国、韩国及其他国家的粉丝。”

另一家拥有韩国一线演员的韩国经纪公司,其中国业务的负责人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限韩令)这个情况下,韩流通过引入更多的中国元素,反而有获得更强大生命力的可能;毕竟,文化是在交流和融合中才能够得到发展。”

这位负责人也坦言,通过“限韩令”的这场洗牌,也许只有业内排名靠前的少数公司能够存活下来,“毕竟很多小型企业连改变战略的能力都没有。”

就职于韩国某经纪公司的朴成龙因为对中国的了解和关注,在行业内有“中国通”之称,据他透露,如今首尔大大小小的经纪公司,都能看到来自中国的练习生,但这些公司当中,真正能够为练习生提供长期培训机会,并给予签证保障的,屈指可数,“绝大多数都是草草训练以后,直接组成一个中韩混合组合,推向市场,并希望能够复制成功经验。”

在韩的中国练习生大多以组合形式出道

因此,他表示“真正签订在韩长期培养合同的中国练习生,应该并不是很多,毕竟从语言、文化方面来看,培养一组能够在两国‘通吃’的中国籍艺人的成本,要远高于仅针对中国市场的中国籍艺人。”

腾讯娱乐也了解到:在韩国获得E-6(演艺签证)的条件较为繁琐,比如需要提交韩国放送通讯委员会(相当于国内的广电总局)的推荐信——而能够获得推荐信的重要条件之一,便是该演艺企业的规模、背景。因此,绝大多数中小型经纪公司的做法,是吸引持有留学签证的中国留学生进行培训,并让其在韩出道。

在“限韩令”之前,中国在韩国娱乐产业对外出口中一直占有绝对优势地位。早在2005年,便有了第一位在韩出道的中国练习生,韩庚。在那之后,韩国组合里的中国面孔越来越多——据韩国演艺制作者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四成的韩国经纪公司,有计划、或正在培养中国练习生,但在中韩两国都有知名度的,却不过EXO四子、f(x)的宋茜等寥寥数人。而从现在的情况看,今后能做到在两地同时发展的,只会更少。

韩庚是中国练习生最早在韩国出道的代表

“随着中国自身娱乐产业的发展,已经渐渐具备培养偶像组合的条件,毕竟中国人在本国发展,文化上面的阻碍会小很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中国练习生赴韩发展的欲望。”

练习生合约纠纷才是让韩国经纪公司最头疼的

上面提到,越来越多中国练习生因担心未来发展问题,选择停止在韩培训,回国发展。而他们的退出,使其与韩国经纪公司的合同纠纷问题浮出台面。

在韩从事多年娱乐媒体业务的权盛楠告诉腾讯娱乐:按照惯例,韩国公司的练习生合约和出道合约一签数年。在合约初期,艺人的收入分成极低,还要住在公司的宿舍中。

虽然有少部分公司对练习生的待遇较好,但也有许多公司以艰苦的条件磨练其意志。例如,李敏与近十名同公司男生住在同一宿舍,公司要求其不能擅自与粉丝或外部人士接触,理由是“练习生属于半成品,还没有做好对外推出的准备”。

“万幸的是,手机没有被公司没收,至少还能够偶尔和家人通个电话,虽然绝大多数时候也没那个时间。”李敏苦笑道。

在韩练习生居住的宿舍条件都很普通

权盛楠表示,2009年,在多起“奴隶合约”事件爆发后,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推出“标准合约”,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艺人的合法权益。

但即便如此,在艺人退出组合等问题上,仍然是公司占据主动权。“艺人要经过和公司的协商,才可以退出,否则要缴纳巨额的违约金,但对于大多数韩国中小型经纪公司来说,因为并没有签订一个有约束性、完整的合约,所以当练习生或艺人准备回国、或单独接活的时候,也没有强有力的约束手段。”

腾讯娱乐了解得知,有许多在韩国活动的中国籍艺人,暴露在没有完整合同保障的灰色地带,甚至合约仅覆盖团队活动、对个人活动未做任何规定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Melody也向腾讯娱乐证实:在低收入、高压力以及看不到出道希望的多重苦衷之下,有的中国练习生甚至通过做一些“被绝对禁止”的事情,只为退出公司。

另外,在中国的“网红”热之下,有一些韩国中小型经纪公司企业,已经开始把目光从耗费大量精力和金钱的练习生,转向培养成本较低的网红,并将中国网红引荐至一些希望推广自由行的韩国政府机构、化妆品和流通公司。腾讯娱乐在韩国门户网站NAVER上搜索“网红”二字,得到近32万个结果,其中有许多标榜着‘中国网红代理’的公司。

随着直播在韩国的兴起,培养“网红”成了很多韩国公司的新目标

我们以希望成为网红的中国人的身份,随机给其中几家拨打了电话,并表示自己是一名在韩留学生,拥有一个6万粉丝的个人微博,这几家公司不约而同地表示“希望能够见一面,越快越好”,并不断强调“这是能够改变你一生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位在韩发展的中国媒体人也告诉腾讯娱乐:“最近经常有些留学生朋友来找他,询问哪家网红公司、平台比较靠谱的问题。”

“不过,由于‘网红’是在韩国较为生疏的概念,许多韩国公司只是作为中方企业的代理出现,对于网红产业的了解不足,因此过程中的纠纷也在不断增多,”权盛楠表示,“甚至有因为中方网红、韩方企业和中间代理公司的纠纷,而最终对簿公堂的案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lvinxchen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