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李宇春:我对穿衣的要求是思想境界

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由梅赛德斯-奔驰特约呈现。放开活!梅赛德斯-奔驰新生代车型邀你活出自我。

腾讯娱乐专稿(文/阿谁 摄影/周维 摄像/秦付强 )

李宇春在采访里羞涩了好多次。来戛纳的飞机上她连看三部吕克·贝松电影,“我特别喜欢在飞机上思考感兴趣的东西。”我们夸她好学,她没承认,羞涩地笑了笑:“不够哎,也会懒,也会不学习,也不是每天都这样。”

这样羞涩的笑容在采访里出现好多次。对于别人对自己的描述或定义,她似乎总带着点要不要接受的犹豫不决,尤其是,有关赞美。

这样的羞涩,或者说谦虚,并不一定是因为社交上的礼貌,更可能是,她是一个有标准的人,能看到别人的高度,也能明白自己的位置,不自大也不自卑——只是她自己。

她用很长时间对我们讲她的旅行故事。33岁的女歌手迷恋那些充满故事的地方:为了《碧海蓝天》《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会特地安排西西里的旅行,去摩洛哥的时候非得看看撒哈拉沙漠,至于罗马,去了一遍又一遍,只是因为发现读越多历史,发现自己有越多没有踏足。而到现在,戛纳来了第五次,唯一的感觉就是“熟”,但每次走到电影宫,心里还是很多感慨,“心怀敬畏。”她对我们说。

“所以你是一个对世界有好奇的人吗?”我们问。

李宇春又露出那个标志性的羞涩的笑容,顿了一下,然后回答:“算是好奇吧。”

我们忍不住讨论起来:“刚你注意到没,那个表情。”

作为当面被讨论的对象,李宇春显得更羞涩了,但她仍然耐心对我们解释:“因为我觉得比我好奇、比我好学的人有很多,(这么说自己)我不是那么有底气,但我真是那么想的。”

我对穿衣的要求是思想境界

这是李宇春第五次来到戛纳。在吃瓜群众眼里,戛纳红毯像是明星们一年一度的时尚造型大考,但对李宇春来说,“红毯就是大家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赴一场电影盛会。”

往年间,李宇春的红毯造型总是惊艳全场,连范冰冰以前都说过,在红毯上最期待的是李宇春的造型。但今年的造型出现后,观众反响并不是以往那样好评如潮,对此李宇春并不以为意。“昨天的衣服很多人说和以往不一样,其实我觉得我没变。就像第一年的红色礼服、去年的灰色裙子一样,都是探索。”

很多人穿衣服的目的是好看,然而李宇春认为,她的目的是表达。之前她看了设计师的采访,发现今年的设计理念是社交网络:”我非常惊讶的,这也是我过去几个月正在思考的东西,跟我的想法如出一辙,一定是它,(做这个决定)没什么好犹豫的。”

腾讯娱乐:走戛纳红毯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李宇春:(笑)熟。其实我自己的感受,第一次来的时候会紧张一点,现在的心态就是挺放松的,而且我觉得红毯,可能大家看的比较重吧,太沉重了这个话题,红毯就是大家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来电影盛会,不同身份的喜欢电影的人,有歌手,有演员,很多人都会走,不是(大家想的)多么沉重的话题。”

腾讯娱乐:像每年要考一次的试吗?

李宇春:没这么严重。其实就是选一个自己喜欢的(造型)。对我来说,最担心害怕就是无聊,不想说安全啊或者怎么样,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不至于到考试这么严重。

腾讯娱乐:你是个追求有新意的人吗?

李宇春:无论音乐或者演唱会,每次和团队讨论,都是希望有突破,有新意,融入自己思考的东西。

腾讯娱乐:昨天的衣服你喜欢的地方在哪?

李宇春:那套衣服很多人说和以往不太一样,其实我觉得我没变,我第一年的红色礼服、去年的灰色裙子,对我来说都是探索,我自己(求新的)心态上根本没变。我看到今年的高定的设计理念,就感到我要穿的一定是它。我对衣服的要求,不是好看不好看,适合不适合,是思想境界,这届的设计理念和社交网络有关,社交网络让人们紧密连接,但又像是高墙,把大家围在其中,让你有孤独感。所谓点赞数怎么就是你的价值体现呢?这个采访,让我非常惊讶,因为这是过去几个月正在思考的事情,(做这个选择)没什么好犹豫。

腾讯娱乐:为什么会思考社交网络?

李宇春:这就是日常啊。看艺术作品展的时候,你会思考,follower跟艺术价值的关系。像贝多芬没有一个follower,达利也没有,究竟艺术价值和社交网络间是什么关系。但我平时思考这些东西不是通过时尚角度,是我音乐里想探讨的东西。所以看到那个采访的时候很惊讶,(和我的想法)如出一辙,就想选它。

有可能参与文艺片

虽然正式身份是歌手,但李宇春内心,一直是个电影爱好者,确切地说,一个文艺片爱好者。她喜欢吕克·贝松,喜欢的电影包括《摔跤吧爸爸》、《碧海蓝天》和《海边的曼彻斯特》,哪怕自己一直参与的是商业片,但她仍然看重那些负责自我表达的电影,而她介绍,自己想表达的内容,甚至可能不是音乐这样一种形式所足以表达的。

“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些心思花在文艺片上面。”李宇春对腾讯娱乐说。

腾讯娱乐:今年是戛纳70周年,有没有像对戛纳说的?

李宇春:没有特别想对戛纳说的,但每次来戛纳,心情还是受到感染,走到电影宫,感受到那种氛围,我会心怀敬畏,被很多电影人所感染,我觉得这样的氛围是有意义的。

腾讯娱乐:第五次来戛纳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李宇春:工作安排上没有特别大改变,但是感受是自己去积累的:跟演员交流,看开幕式,看电影,那些价值是别人看不见的,是内心的丰富,好像很难跟别人分享。

腾讯娱乐:会通过音乐分享吗?

李宇春:我会想这个事情,但我觉得音乐的呈现方式比较单一,电影可能层次更丰富,包括音乐、美术、画面,等等,音乐作为艺术载体可能不能完全表达。我会想这个东西。

腾讯娱乐:感觉你的想法蛮像一个艺术家。

李宇春:我想的比较多吧,看电影、看书常常触发我别的想法,但很难解释,解释起来很深奥,我可能更愿意思考,享受自己在飞机上想感兴趣的东西。

腾讯娱乐:最近看了什么电影和书?

李宇春:《摔跤吧爸爸》,我挺喜欢的。还有《海边的曼彻斯特》。飞机上看了吕克贝松的电影,我很喜欢他,看了三部,《这个杀手不太冷》《第五元素》,《碧海蓝天》。书看的是人格分裂的书,就是感兴趣,想了解。

腾讯娱乐:你很好学哎,飞机上不睡觉看电影。

李宇春(羞涩地):也会睡觉的。觉得不够(好学)哎,会懒。也有不学习的时候,不是每天这样。只是最近在看。

腾讯娱乐:最近有新专辑的计划吗?

李宇春:我在筹备新专辑,想放进新的东西,就像刚刚聊的东西,没有定什么时候发,但应该今年会有新的东西给大家听到。电影方面还在思考,因为我之前电影方面都是偏商业的,《捉妖记2》也是商业电影,但我的兴趣一直是文艺片,还有一些心思在这个上面。

腾讯娱乐:那会想在演员之外参与一些其他的电影流程吗?

李宇春:想学,想参与,但我不是特别随便做一个决定的人。

腾讯娱乐:《捉妖记2》主题曲会是你唱吗?

李宇春:还没定,因为还有一段时间。

腾讯娱乐:这次有感兴趣的电影吗?

李宇春:其实昨天开幕式电影,我自己挺感兴趣。虽然没有中国电影入围主竞赛单元,但我还是很想看下杨子姗的《路过未来》。

腾讯娱乐:这么力挺中国电影。

李宇春:不能说是力挺吧,只是很想关注,很想看一下。

比我好奇、比我好学的人很多

李宇春并不觉得自己能算好学,或许是因为,她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好学,“我觉得有意思。”

但作为一个歌手,她的兴趣显然比较多元,既能包括对人格分裂的好奇,也包括对人文历史的求知。为了满足自己的兴趣,可以一遍一遍去罗马访古。为了体验中世纪人是怎么生活,专程去了菲斯老城感受。

为兴趣的一个好处在于,如果没有充分的把握,她不必公诸于众,有自己没想明白的东西,也不必急求结论。“所以我总是很慢。”

腾讯娱乐:你好像很有超越自己的经验领域,去学习更多东西的愿望。是怎么做到的?

李宇春:我觉得是感知、感受,比如我有很多机会在国外工作、旅行,看一些展,最开始的时候也不是特别有感受,积累多了就会发现,有些新的东西会出来,因为涉及创意工作,不仅时尚方面,也包括装置艺术家啊,别的层面的一些人。有这样的机会让你去思考,去提问。这不是我好学,我是觉得有意思,就像你开始看画,不会知道这个是什么派那个什么派,但你有喜好,喜欢明亮或者是晦涩的,时间久了,积累多了,会对自己内心的东西、自己的喜好有发现、有了解。还有就是通过书籍,就像我对罗马史很痴迷,只是因为最开始去过一次罗马,发现那里有很多故事,包括宗教的东西,非常多,因为我还没有研究,所有东西对我来都很新鲜,但没有系统。所以我回来就看这方面得书和电影,看完就决定还要再去一次,因为错过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去完回来再看书,还想再去。就这样循环。

腾讯娱乐:那有什么地方是你先看书和电影再想去的?

李宇春:之前去西西里,就是因为《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碧海蓝天》也有在那里拍的。过年的时候去摩洛哥,因为对菲斯老城里面保留的中世纪的生活方式很感兴趣,在这样一个时代里,还有一个地方几千条巷子里没有现代交通工具,依靠骡、马,人们制作手工艺品,食物,服装都是中世纪的感觉,我就很想去。

腾讯娱乐:你对旅行的要求是度假还是游览?

李宇春:我的喜好还是会选择有故事、有历史的人文的地方去的,当我累崩的时候,也会选择能躺的地方,但相对比较少,有时间有机会就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腾讯娱乐:你是个对世界很好奇的人吗?

李宇春:(羞涩地)算是好奇。因为我觉得比我好奇,比我好学的人很多,我不是那么有底气,但我真是那么想的。

腾讯娱乐:还有什么想去的?

李宇春:我没去过印度、尼泊尔,有很多这样的地方想去。

腾讯娱乐:这种旅行是会作用在你的歌里,还是就是一种爱好?

李宇春:(我的音乐)肯定跟我当下思考的东西有关系的,就像我刚讲,最近思考社交网络,会通过音乐去呈现。但音乐有自己的局限,(也有可能)通过视觉通过video的呈现,不知道,所以我总是很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urizhang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