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江志强戛纳聊《捉妖记2》:梁朝伟演loser

腾讯娱乐戛纳报道(文/陈小猱 摄影/隋希)

法国戛纳,阳光直剌剌照射下的海边,几十年如一日穿着白衬衫、黑便裤的安乐影业老板江志强,正坐在国际村香港馆里接受采访。这已经是他第三十几次来到戛纳了——但他自己也已经数不清是三十几次了。第一次来戛纳,还是父亲江祖贻(著名的百老汇院线创建人)带着他来买片,那时,我们所处的这片建成帐篷样式的国际村尚不存在。三十多年后,江志强带着他亲自主持开发的第一个属于华人的IP《捉妖记》,真正走向了国际市场。据悉,狮门已经买下《捉妖记2》版权,并且非常看好这个项目,准备在北美同步上映英文配音版。此外,狮门还在为胡巴这个品牌的衍生品行业拓展资源,目前正在谈的是拟在中东建一座胡巴主题公园。江志强还爆料,针对国内市场,安乐还将开发《捉妖记》外传,将梁朝伟和一只叫笨笨的妖怪这一对loser组合的冒险故事继续下去。

除了商业片,本届戛纳电影节唯一一部参赛片——入围一种关注单元的《路过未来》,也是江志强掌管的安乐影业出品。江老板在圈内是出了名的爱艺术片,爱捧新人。电影市场飞速增长后,他更是一直致力于让热爱艺术片、缺乏资源的年轻影人走上这个舞台。曾凭《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入围柏林电影节的导演李睿珺,正是因此主动找到了江志强。江志强也是一如既往地“霸气”,对于李睿珺的坦白“《路过未来》可能要赔一点钱”不但欣然接受,而且特别自豪:“我做商业片赚的钱都投在这个里面了。”“您这个用北京话说就叫千金难买爷乐意。”第一遍没有听清的江志强,在腾讯娱乐重复了一边之后,笑得十分开怀。

70岁的戛纳电影节在拼命展现自己仍然年轻、富有活力,越来越多的中国影人正穿梭其间不停“买买买”,抓住一夜暴富的机会。几十年如一日的江志强,依旧按照自己的步调忙碌着。他说自己并不是反对这些灯红酒绿、资本运作,只是他自己不适合而已。这么多年了,他最擅长就是谈剧本,做电影,即使一天到晚除了睡觉都在为电影忙碌,他也享受这个过程,三十多年都未曾改变。

《捉妖记2》已被狮门购买,将在中东建主题公园

《捉妖记2》国际版海报

腾讯娱乐:大家现在都非常关心《捉妖记2》的故事和特效如何升级?

江志强:第一,制作成本升级了两三倍。第二,演员方面增加了很多,除了井柏然白百何吴君如曾志伟,还增加了梁朝伟、李宇春柳岩大鹏黄磊一大堆明星,更有吸引力。

腾讯娱乐:梁朝伟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江志强:我们要继续发展第一部的世界观,人有好人有坏人,妖也有好妖坏妖。梁朝伟是人,笨笨是妖,两个都是孤儿,从小一起长大,坑蒙拐骗,都是很low的,但是心地都很好。这次就是讲他们怎么在这个界里打怪。其实我们跟梁朝伟签了不止一部,以后会让他和笨笨继续发展下去的。

腾讯娱乐:井柏然和白百何之外的一个系列?

江志强:外传。《捉妖记》的发展是很多的。白百何井柏然跟胡巴会继续发展,另外还有很多发展,还有很多妖。比如我们跟李宇春合作得很好,我希望下面也有李宇春的系列。(腾讯娱乐:她是妖怪吗?)李宇春是人。

腾讯娱乐:白百何这个事情不会影响到续集吗?

江志强:不会。

腾讯娱乐:刚才您也说了,制作成本升级了两三倍,回收的压力相比之前如何?

江志强:拍电影永远有回收的压力,我们做这个行业会每天都想这个事情。《捉妖记》不仅对安乐,对中国电影来说也是一个很重要的IP。既然运气给到我们第一集的成功,我们就要勇往直前。那天电影局的人问我你准备花多少钱拍第二集,我说四个字“不计成本”,必须拍得比第一集好。安乐不是上市公司,没有股东来问为什么拍这么多钱,我喜欢拍多少钱就拍多少钱。观众是我的股东,观众买单,就是买我的股票,所以要不计成本。现在有些投资公司来问我合作,说最低成本拍就可以了嘛。但我没有想赚最多的钱,我要把这个戏做成中国最牛叉的IP,不只是中国,还要发展成全球最牛叉的IP。

腾讯娱乐:对今年国内市场的票房整体走势怎么看?

江志强:我觉得票价不是一个问题,是时间的问题。你要让观众觉得三小时的价值是远远超过五十块的。我在网上快进看,半个小时看完一个电影,要想清楚怎么克服,让观众觉得这三小时花得值。要给他这个体验,看得过瘾,开心,尽兴很重要。你当观众是“傻X”,你死定了。你要考虑怎么对待观众。

腾讯娱乐:去年的状况有人觉得很像当年香港电影将近没落的时候,您怎么看?

江志强:你也知道的?(笑)当时真的很惨,我有一个朋友去了台湾,认识了一个女朋友,很高兴女朋友答应他去看电影,看一个港片。看完以后,女朋友马上就甩了他,“我没有这么没品的男朋友”。当时台湾的女孩子就觉得看港片的人真的没品。真的不能拍烂片。所以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腾讯娱乐:这次国际版权交易有何进展了?

江志强:我们找到了狮门这个平台,它是全球最年轻有为的电影公司。非常感谢他们对胡巴对《捉妖记》的兴趣,第一次把中国人的IP打到美国去。我们会配合他,因为我们买迪士尼的东西买得已经很多了,我们希望美国家庭能多买几个胡巴。现在他们除了帮我们开发电影以外,也开始谈在中东搞一个胡巴的主题公园。

做《路过未来》会赔点钱?“千金难买爷乐意”

《路过未来》海报

腾讯娱乐:安乐是这几年少有还会坚持做《路过未来》这种片子的公司。

江志强:其实都有做。我相信中国电影必须有商业电影跟艺术电影同步发展。去年真的没有,但是我们未来会拍很多。安乐投这类电影,我是在为中国艺术院线去发展。《路过未来》将来会在艺术院线发行。我在香港长大,可以说我今天的成就有一半是因为我看的艺术电影。我在香港做百老汇电影中心,做了二十几年,培养了无数的电影人才。当时我们每年发一千个会员,每年一千块钱,看多少片都可以。这么做可不是为了赔钱,是培养人,是看未来的。电影局最后决定成立一个艺术院线,我也是非常非常高兴,他们终于理解到艺术电影必须在中国做,没有艺术电影,中国永远都是落后的。

腾讯娱乐:您最早怎么关注到李睿珺导演的?

江志强:是他关注我的。李睿珺导演的作品在柏林入围过,大家都很想跟他合作。他也知道我很喜欢艺术电影,一拍即合。他说要拍《路过未来》,我说你要什么,要钱就给钱。他问赔钱怎么办,没问题,赔一点钱也没有问题。艺术电影都是要赔钱的。我赚了钱以后,都会放在这个地方。不要告诉许诚毅(《捉妖记》导演)。

腾讯娱乐:为什么安乐可以拒绝资本的诱惑?

江志强:我没有拒绝,是因为我没时间去应酬这些事情。我最爱的就是白天开会谈剧本,晚上在剪辑室里面工作,回家睡觉,第二天又看剧本……我很享受。你要我每天晚上陪银行的人去喝酒,我真的很累,我也不喝酒,不享受这个事情。大家对电影的抱负不一样。我今年下半年还有《闪光少女》、《城市之光》,不停地培养新导演,鲍鲸鲸、雷米这些新的创作者。我很爱做这个事情。

但是我也非常理解,中国要成为一个大的电影工业国家,必须要在财务上采用这种正统的管理方法。很需要华谊、光线这一类公司,去对抗美国那些大公司。我不鼓励人家跟我一样,我只是不适合做这些事情而已。像我们这种个人的小公司,就用自己的钱去拍。

腾讯娱乐:您这个用北京话说就是“千金难买爷乐意”。

江志强:对对,千金难买爷乐意。

腾讯娱乐:其实今年戛纳也有很多年轻导演过来推广他们的商业作品,您怎么看这种变化?

江志强:中国有一个好处就是人多,市场大,什么人都有。这个市场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些人会越来越多,还是不同类型的。

腾讯娱乐:你觉得现在的新导演数量够了吗?

江志强:不少了,有独特能力的人还不够。新导演每天都有很多,十年以后会有更多,也会有更多更烂的,都是同比例增长的。

腾讯娱乐:很多投资人说年轻导演比前几年浮躁,您有感觉吗?

江志强:永远都有急功近利的人,也有按部就班的人。你一定要相信,只要你有能力,坚毅,你一定会成功。这个是很重要的。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有这个机会表现自己,他很浮躁,他做不了,他需要有机会证明他做不了。我们必须给他们机会。有一万个浮躁的人,但是有一个坚持的人就够了。

戛纳趣事:30年前爸爸在房间煮煲仔饭吃

戛纳的海滩

腾讯娱乐:戛纳您来了很多次,说说您跟戛纳的趣事吧?

江志强:我来戛纳都三十几年了。首先这个地方是一个天然的美丽的地方,不谈电影都很舒服。对我来说,戛纳是我每年可以有几天休息的地方,起码氛围是比较愉悦。柏林太冷,就不要去了。但我觉得戛纳对普罗大众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了,观众已经越来越懂自己喜欢什么电影。以前戛纳拿奖的电影都很受关注,但我问你最近十年的最佳男女主角,你说得出来吗?(此处果然卡壳……)因为很多不是中东的,就是欧洲的,没有中国的。中国人拿了一个女主角也不觉得在海外有什么影响,跟你一样,他们也记不起中国人。

戛纳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卖东西,来公关,卖片,但我不觉得他们的电影会怎么怎么影响到未来的中国电影。

腾讯娱乐: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时是什么样子么?

江志强:我第一次来这里还没有国际村。那时是我爸爸来买片,我跟着他来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当时住在马丁内兹酒店,当时那还是一个很便宜的酒店,我爸爸买了一个电饭煲,每天晚上都回酒店煮煲仔饭吃,省钱。

腾讯娱乐:那个时候外面吃的也不贵吧?

江志强:我爸爸觉得贵。

腾讯娱乐:材料都是从香港带过来的?

江志强:带过来的。我爸爸对我影响很大,我很崇拜我爸爸。后来我爸爸退休了,我自己来买片,每天晚上关在房间里开会,回房间就开始看剧本,看到半夜4点,第二天再去买。

腾讯娱乐:您现在一天的常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江志强:每天都很忙,工作16个小时,睡6、7个小时就够了。除了睡觉都在工作。

腾讯娱乐:不会觉得吃不消吗?

江志强:最近是比较累,要休息一下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anwuzhong

标签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