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无爱可诉:哀婉的伦理惨案,功亏一篑的政治寓言

腾讯娱乐戛纳报道团(文/李栗)

欢迎来到《新老娘舅》(在线观看)之戛纳专场。内向少年惨死郊野谁之过?看起来萨金塞夫的新片讲的是一个家庭伦理惨案:奉子成婚的夫妻多年后各有外遇,离婚谁都不愿意孩子成为自己追求幸福新生活的负担,于是伤心的孩子离家出走,惨死郊野。

跟上一部让萨金塞夫备受关注的讲述强拆的《利维坦》不同,而是回到了更早些时候,《回归》和《将爱放逐》那种家庭日常生活的框架中来。冷基调的调色下是一个发生在冬日冰冷忧伤的故事。

但如果仅仅如此,这就不会是截至目前为止场刊评分最高的影片了。在戛纳开幕第二天上映就拿下了3.2的高分,得到了各国影评人相当一致地高度评价。显然透过家庭伦理的外壳,里面包裹的对后苏联时代民族创伤记忆的回溯更对戛纳这些“知识分子”的口味。

提到“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电影,塔科夫斯基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塔科夫斯基式的精巧的调度、诗性的长镜头表达几乎成了当代俄罗斯电影表达的某种标准范式。而萨金塞夫的确是里面的佼佼者。

影片开头就直接用一个(伪)运动长镜头给出了电影最核心的隐喻喻体:无家可归的孩童。从这里开始,“孩子”成了贯穿影片始终的核心线索。

首先,影片用孩子的视角带出了父母离婚的冲突,在客厅里互相指责谩骂的家长和在门背后听到父母不要自己而崩溃大哭的孩子,那里的镜头调度可谓惊艳,是全片最震撼人心的段落之一。

而孩子很快缺席,父母各自在外的情人出场。父亲的情人年轻、天真、热情,全身心的依恋着爱人,并且已经接近临盆;而母亲的情人年长、富有、善解人意。父母之间的宿怨也逐渐明晰:母亲从小渴望着逃离自己的家庭,当初和父亲结婚不过是想借机摆脱自己原有的生活;而父亲只是想获得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个愿意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两人之间毫无爱情可言。

然而随着孩子的失踪,两个声称自己不爱孩子的成年人逐渐开始崩溃,他们求助于警察,然而警察的官僚作风让人心寒(萨金塞夫惯例黑国家机器),但是警察把他们推荐给了一个 NGO,这个 NGO 组织严明,行动有序,甚至还是免费的。

影片进行到这里,除了找孩子的主线外,还有一条暗线以新闻的形式一直出现在影片里,即电视和广播中一直在报道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相关新闻。直到 NGO 发现,孩子的藏身处很有可能是学校附近一所废弃的大楼。当这栋明显具有苏联时期特点的大楼和苏联时期遗留下的大信号接收器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两条线终于汇合在了一起。

NGO 军队化、集体化的作风简直比警察更要警察,当他们穿梭在废弃建筑里的时候,他们成了联系过去和现在的纽带。一个“现时”失踪的孩子,消失在了一栋过去遗留下的建筑里,唯一的希望就是一个带有明确旧时印记的组织帮忙寻找。萨金塞夫在这里构建出了一种对当下俄罗斯困境的解决方式:用社会主义的力量消解后社会主义时代的冲突。

然而这种尝试迅速被证明是无效的。父亲在停尸房的反应清楚地告诉大家:孩子已经死了。而影片的结尾令人绝望:父母各自重组家庭,但是父亲的新家显然快要重蹈过去的覆辙,夫妻感情生变,父亲对新生儿粗暴而漠不关心。母亲和情人过去爱得炽烈,如今相敬如冰危机暗涌。而电视里播放的新闻告诉我们,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已经完全破裂,完全契合了片名,“无爱”是所有人注定的过去、现状和未来。

影片的构图和调度都令人惊叹,明暗两条线的完成度也颇高。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萨金塞夫构建整个类比体系的时候过于简单粗暴,原本夫妻感情剧变、父亲缺席/试图缺席这种形式天然地就会让人联想到苏联解体后的后社会主义时代原苏联成员国之间的各种问题,但是萨金塞夫用新闻的形式直接把影片冲突指向乌克兰危机则显得太心急了些。

《无爱可诉》原本可以作为一个更加具有普世性的寓言文本,但“新闻”的强势插入让整部电影显得刻意而做作。电影里母亲的原生家庭对个体造成的心理阴影原本也是可以让电影更有深度的闲笔,然而把矛盾明确指向乌克兰危机,让“原生家庭”这个话题单纯成了电影里制造戏剧冲突的工具,令人叹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ichuanle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