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范湉湉:有机会拍戏很感谢蔡康永,不会挑挑拣拣的

腾讯娱乐专稿(文/胡梦莹 责编/雨田)

采访范湉湉是在上海新天地的一家颇具情调的咖啡馆进行的。黑框眼镜加简约黑T的范湉湉看上去全无星光,她总是机械性地搅拌咖啡、重复加奶,而后迅速地喝掉大半杯。我们默默数了数,这是她从坐下来喝掉的第五杯咖啡,火急火燎,丝毫不搭配这家咖啡馆的悠闲。

“我就是能量比别人多。你看法国路易十四,每天开四个会,打四次猎,还有好几个女朋友。世界上就是有这种肾上腺素比别人多的人。”说话时的范湉湉表现得十分亢奋,用最快的语速讲述她的平生,如同她在《奇葩说》里担当辩手时的模样——热情激扬、表情丰富。

我们此次采访范湉湉是因为她参演的电影《吃吃的爱》正在上映中。虽然她只在其中出演一个配角,但今年36岁的范湉湉,终于能以演员身份重新回归娱乐圈,而不是麻辣辩手,这是她心存感激的。而对于《娱乐生鲜》栏目,她是最高龄的一位,但是在演员领域,她却依然新鲜。

接受采访的范湉湉

感谢那些给我机会演戏的人

作为导演,蔡康永筹拍电影《吃吃的爱》时,动用了不少人情,包括邀请林志玲,甚至也包括小S。但邀请范湉湉却是个例外。《奇葩说》第一季临近结束,范湉湉曾袒露心声:“我感谢所有给我机会演戏的人。”在场的人,只有蔡康永记住了这句话,当他着手准备第一部导演作品时,他想到了范湉湉。这也让范湉湉感激至今。

拍摄《吃吃的爱》,蔡康永第一个想到了想当演员的范湉湉

自《奇葩说》出名三年以来,范湉湉不厌其烦向别人灌输她的演员梦想。

近两年陆陆续续地,有人向她发出邀约。今年她有七八部作品上映,包括李易峰主演的电影《心理罪》、薛凯琪张钧甯主演的《闺蜜2》,陈坤重返小荧屏的《脱身者》,部部是热门作品。可惜她都是配角。

包括在电影《吃吃的爱》里,她负责在双女主小S和林志玲之间兴风作浪,但出场也仅有短短五分钟。

但范湉湉的回应是:“康永哥愿意给我角色就很好了,哪有挑挑拣拣的道理。”让她兴奋的是,她分明能在电影里找到自己的影子:“小s演的上官娣娣,靠扮丑上位,这个人物的原型分明就是我啊,小S是抢了我的台词吧。”范湉湉哈哈大笑。

如今36岁的范湉湉还在演女配角,但是她说她并不觉得苦闷,她已经有了强大又完善的心理建设:“谁都有龙套生涯,没什么关系。而且我挺抢戏的,真不是故意的哦。”

《吃吃的爱》中,范湉湉专门调拨小S和林志玲的关系

更何况她从来都没有放弃当女主角的梦想。“我要演的女一号,可不是那种校园青春片女主角,那种没什么意思。我想演的是变态连环杀手,那种内心世界很复杂的人。”

范湉湉还有更远大的目标:“不但要当女主角还要拿影后,我要冲上天当凤凰,去表演殿堂最高的地方,占领最高境界。”范湉湉和表情和语气都越来越恢弘。

15年前也是“星女郎”

范湉湉的演员梦想,并不是一时兴起。她从小就立志当演员。父母记得,小学时的范湉湉就指着电视机,大声宣布:有一天要当这里面的人。

大学时代为了接近自己喜欢的影视圈,她报名参赛了《灿烂星河,MJ选拔大赛》,选拔电影节目主持人。从海选到决赛,她过关斩将拿下第一。

然后她作为电影节目主持人,去剧组探班正在拍摄的电影《少林足球》。采访周星驰时,她不知天高地厚地问:“来,说说你有什么绯闻吧。电影聊得多了,说点儿你没说过的。”一旁的工作人员个个惊诧于哪来了一位这么敢说的记者。

《功夫》中的范湉湉,我们基本认不出来了

没多久,周星驰所在的星辉公司经理人田启文打通了范湉湉的电话,在一顿天南海北地胡侃之后,田启文说:拿着身份证来签约吧。

那是一份长达十年的合约,但20出头的范湉湉一挥笔就决定了自己的未来,当时的她能感觉到兴奋,“整个人都是起飞的状态”。

到现在,范湉湉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吸引了星辉公司。“因为大家都走学院派风格,只有我解放天性胆子大?因为我和香港演员风格接近,我们都是野生的?”范湉湉猜测。

当然当时的范湉湉顾不了那么多,她能做的只有抓住机会,给自己布置下密密麻麻的功课——每天看5部电影,背30个英文单词,去要学会开枪、骑马、射箭。她幻想的结果是,无论导演问她什么,她都可以自信地说出这句话:“我会啊,我可以演。”

范湉湉用最饱满的热情跟完了整个《少林足球》的拍片,等到2002年的电影《功夫》开机时,她终于有了机会,她被分配到角色的是一名妓院老鸨。为了仅有的一句台词“小红是我们的头牌”范湉湉暗自设计了十多种表演方式。

古装戏中的范湉湉,左一

只是如今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并不能找到范湉湉的身影,因为她仅有的这段戏也被删了。而当时的工作人员们都认为,她完全没有必要玩命般地“丰富”人物。

之后,范湉湉在《功夫状元》、电视剧版《食神》(电影版 电视版)、《第一茶庄》里饰演的角色也都是一闪而过。以至于,很少有人知道15年前,她就已经是“星女郎”了,一个没有黄圣依张雨绮、林允美丽和幸运的星女郎。

但是范湉湉还是觉得自己希望,她到处寻找机会。

她曾经跑去北京大观园面试《红楼梦》(旧版 新版)选秀,在美女堆里被无情淘汰;听说海淀区招聘气象小姐,她又投简历去试,结果是再次石沉大海。最后为了生计,她坐上绿皮火车四处跑商演,“都是那种不会上电视的”,三年她跑遍全国所有一二线城市。有一次她连夜从广州坐大巴回上海,途中汽车开得飞快,又没有安全带,她怕睡着了被甩出去,只好拿衣服把自己绑死在座位上;也是在长途车上,她看到了比她晚一届参加MJ选秀出道的、同样是星辉公司的黄圣依上了最流行的杂志封面。“很慢很慢我才发现了娱乐圈的竞争是多么残酷。”

范湉湉放弃了,穷途末路的时候,她去当北漂,在小公司做过前台,也曾奋斗到了管理层。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去录节目,她恍然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喜欢聚光灯下的感觉。

谁说《奇葩说》一定能红?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么?

范湉湉艺人生涯的转机无疑是《奇葩说》。但是最初接到《奇葩说》的邀请,范湉湉是拒绝的,她的理由也颇为奇怪,只因为邀约她的编导信心满满地说《奇葩说》一定会红。

“我就是不喜欢他们嚣张的态度,凭什么拍板说节目一定能红。谁给他们的勇气,梁静茹吗?”现在想起这件事,范湉湉还觉得自己气得要疯掉。

《奇葩说》中的范湉湉咄咄逼人

几天后,节目组再次发来邀请,说机票都买好了,如果不来钱就浪费了。范湉湉说,她一向吃软不吃硬,虽然不喜欢别人拿着张机票“威胁”,“但也不愿意让人家受委屈。”

然而范湉湉和《奇葩说》中其他辩手的初次相逢也并不愉快。“他们一见面就很热络,像开茶话会一样,我一眼就看出都是混辩论圈的人。”之后的录制节目,范湉湉从大清早等到大半夜,然后终于因为这样漫长的等待发了飚,她和工作人员吵了几架,然后搬了张凳子一个人坐着生闷气。

马东对她说,马薇薇他们的辩论都很厉害的,都是辩论界的“大神”。范湉湉一脸不屑:“得了吧,那么小众的东西,自己玩就好了,还什么大神,在现实世界混得转的人才叫大神。”马东笑了:“你有这种精神最好了,别怵。”范湉湉马上撂下话:“我这辈子还没怵过谁呢。”

经过第一天的相处,范湉湉判定马薇薇和其他选手应该对她都有敌对情绪。

事实也的确如此,范湉湉和马薇薇属于王不见王,一碰头就斗得很凶。不巧的是,范湉湉还和马薇薇同住一个房间。“她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一山不容二虎,都是强势的女人,凭什么要让着你。”

第一次对辩题,二人就杠上,见不惯马薇薇的强势,范湉湉当众挤兑说:“你又不是导演,凭什么决定次序。”范湉湉很得意:“她当时都傻了。”

从来没想过能和马薇薇成为朋友

到现在范湉湉也不敢相信,她还能和马薇薇成为朋友。那么咄咄逼人的马薇薇其实相当热心,同样咄咄逼人的范湉湉慢慢接纳了她。

如今,范湉湉、马薇薇、肖骁、樊野都成了马东的“米未”旗下的艺人,还结下颇为深厚的“战斗友谊”,“已经熟到私下不想聊天了。”

不相信任何人,人很危险的

范湉湉说,她是狂热的人,痛恨平凡。但是她的父母从小灌输她的是:你一定要接受自己就是一个平凡的人。所以在成名与不成名这件事上,范湉湉的内心经常产生激烈的冲突。

她怎么可能是平凡的人呢?小时候的范湉湉就是带头调皮捣蛋的“领军人物”。

看似能量无限的范湉湉其实是一个忧郁的人

三岁时,她就率领全院子的孩子们出去“闹革命”,有组织有纪律的,跑到妈妈医院的老干部病房占据地盘。小学二年级,她还组织一队人马“抗日”,爬上了上海的日本总领事馆,被武警举着冲锋枪在后面追。

范湉湉的裤子上永远有补不完的破洞,也几乎每天都有人向她的父母告状,范湉湉又打架了。妈妈气急了,随手操起家伙就来打。但是范湉湉永远不哭。

在学校,范湉湉一样的顽皮,天天被老师留堂,但是她从来不服气,总是有各种理由。实在词穷时,她就会放出终极大招——上厕所。“我要上厕所,老师你不能阻止我上厕所啊,我拉到裤子上怎么办,请给我一张纸。”一拿到厕纸,范湉湉就一去不返了。

范湉湉一直将自己的不安分归因为天性。前段时间她还真的做了一个DNA测试,鉴定结果她带着有双向情感障碍和躁狂症的潜在基因。范湉湉一面感慨科技之神奇,一面把测试报告甩给父亲看:“我是个疯子,疯子也是你的DNA。”

很多人说,你永远都猜不到身边最活泼疯狂的人,没准也是最犹豫的一个。这句话放在范湉湉身上特别合适。“我很忧郁,超级无敌忧郁。”

她的忧郁体现在对“人”的失望。“我喜欢动物,不喜欢人。人很危险,很可恶,我不信任任何人。”她的忧郁也体现在她对于“活着”这两个字的悲观认。“活着是件很累的事啊,睁开眼就是累,我累死了,恨不得拿一支牙签撑在这。”范湉湉指了指她的眼皮。

范湉湉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不容易亲近别人。她有朋友,但是“很少,就一两个吧”,因为“又不是圣母,不需要和全世界的人做朋友。”她有过爱情,但是她却不止一次地成为“落跑新娘”。

刚刚做演员时的范湉湉

亲近的朋友曾不解地问过她:“湉湉,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墙筑地那么高那么厚呢?”

范湉湉也没有答案。

她只记得,两三岁的时候,她常常跟着当法医的爸爸去解剖尸体。殡仪馆里很黑,她懵懵懂懂,只觉得好玩。

等到长大了再回忆“殡仪馆往事”,她开始诚惶诚恐:“看过真的东西(尸体),人就非常警觉,走路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明明知道没人害我,我就是紧张,家里的锁都是里三层外三层。”

紧张、疯狂、意气用事、咄咄逼人是很多人对范湉湉的第一印象。

事实上,在参加了《奇葩说》,尤其是加入“米未”之后,很多亲近的人觉得范湉湉变了,好像脾气都变好了,也不像之前那么意气用事。是《奇葩说》里把能力都释放了?还是新公司让她有了归属感?

范湉湉说,对于这样的变化,她自己并不高兴,她太天马行空,太感情丰沛,所以也太怕被束缚。“我现在发起脾气,也想骂人,也想吐口水,也想像一个小女生一样尖叫,但是现实不允许了,我只能把那个小女孩锁进阁楼里了。”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eonhai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