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摘要]如果说艾伦·索金笔下的《白宫风云》描绘了一副美国民主政治的愿景,那么《纸牌屋》到现在就像是一场与之完全对立的无休止的噩梦。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腾讯娱乐专稿 文/ReeZan 责编/陆长生

在BBC出品的英版《纸牌屋》的最后一幕中,男主人公弗兰西斯·厄克特被其老婆和保镖密谋安排的狙击手枪杀于撒切尔夫人雕像揭幕仪式上。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遭受各方谴责、失去保守党支持、杀人证据曝光……即将身败名裂的弗兰西斯用自己的死亡,永恒地遮盖了自己曾经的种种罪行,保住了名望。

弗兰西斯在登上权力之巅——成为英国首相后的目标,是能够在时间上可以长过撒彻尔夫人。而被刺杀这天,正是他成为英国首相的第4228天,比撒切尔夫人执政多出一天。

美版《纸牌屋》在第四季上演了近乎同样的戏码,下木总统(弗兰克·安德伍德)中枪后置之死地而后生,套用了原版的最后一个桥段,同时又彻底摆脱了原著的结局。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以致于我单纯地相信,核心主创鲍尔·威利蒙(编剧)选择在制作完第四季后离开,是因为已经讲完了他所需要讲的故事。

所以今年5月底如期回归的《纸牌屋》第五季,从头至尾给我的感觉,都更像是一部同人作品,所有的情节都在意料之中,且似曾相识。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第五季的开篇延续第四季的选战,表面上弗兰克又要输给威尔·康威,结果自然是金童斗不过老狐狸。同时,曾在第四季发布文章打击弗兰克的主编托马斯继续深挖企图再次揭秘其黑历史。故事中段弗兰克的一手精心策划,到达整季的高潮——道格去顶包成为谋杀佐伊·巴恩斯的凶手,克莱尔代替弗兰克任命总统,然而最后克莱尔并不愿意配合弗兰克的如意算盘将他赦免,同第三季末二人的决裂如出一辙。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第五季的弗兰克俨然成了一个漫威人物般的存在。他时刻深陷于危机之中,而敌人再强大也无所畏惧,甚至可以先发制人在源头控制敌人,因为无论如何,观众都知道他最终一定会以漫画英雄式的胜利而告终,同时根本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然而总有人是需要承担后果的。或许是因为美国政坛步入了特朗普时代,无论剧里剧外我们都看到举着“他不是我们总统”(Not My President)这类标语的示威者。日常打开CNN新闻节目,都好像在播放《纸牌屋》一样。虽然前四季中的弗兰克·安德伍德不是奥巴马,第五季中的弗兰克·安德伍德也并不是唐纳德·特朗普。但当现实政治与娱乐狂欢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付出的代价只能由人民来买单。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在《纸牌屋》的世界里,最高权力的象征,一直都是白宫与总统之位。前四季中观众一路跟着这个不喊口号、没有实质性的政纲、更谈不上什么政治理想的男主角一起,看着他通过各种或高超或阴狠的手段玩弄权术,一路登上美国总统宝座,达到掌管“free world”(自由世界)的目标,之后依旧利用卑鄙、奸诈的手段在各种政治漩涡中腾挪周旋。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到了第五季,创作者为了方便给后续故事铺路,将夫人克莱尔设置成为弗兰克2.0。其他次要角色例如汤姆·耶茨,一旦失去调试剂作用便可以毫不犹豫地被消灭。弗兰克则开始向其他范畴探索,并抛出了一个权力逾越白宫之外的概念,而这,也将成为《纸牌屋》是否有必要继续下去的唯一理由。

如果说艾伦·索金笔下的《白宫风云》描绘了一副美国民主政治的愿景,那么《纸牌屋》到现在就像是一场与之完全对立的无休止的噩梦。而在这梦里我只能看到,弗兰克偏执着追踪权力的尽头企图最终凌驾于权力之上,却从不知权力之上在什么地方。

套路满满的《纸牌屋5》把下木写成了漫威人物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uskyy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