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红楼》开播30年·回忆篇:主演片酬70元一集

[摘要]1987年,央视版《红楼梦》的开播,让中国文学史上最有价值、但也最难“啃”的大部头,走入了寻常百姓家。无论此后经过多少次翻拍,它始终是人们心中的“官方”版本。

设计图片

腾讯娱乐专稿(文/秦筱 责编/子时)

5月,我们在北京香山公园一间清雅的茶室里见到了86岁高龄的王扶林导演——整整30年前,也是这个季节,他执导的电视剧《红楼梦》(旧版 新版)正式在央视开播。正是这部被观众喻为87经典版的《红楼梦》,让中国文学史上最有价值、但也最难“啃”的大部头,走入了寻常百姓家。

30年后的今天,茶室窗外绿树成荫,春游的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排队走过,叽叽喳喳。他们并不知道脚下这块土地曾是影响了自己父母乃至祖父母的电视剧集的拍摄地,而屋里这位腿脚不太灵便、精神却很矍铄的老爷爷,就是它的创造者。

也许,在这些孩子的心中,“贾宝玉”的形象早已被盛世美颜的杨洋所占据,又有几个小朋友看过当年娃娃脸的欧阳奋强

不不不,除了宝玉,杨洋还可以是《微微一笑很倾城》中的校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上仙,乃至真人秀《花儿与少年》中那个本色的“暖男”……而欧阳奋强呢?“拍完我跟他讲,打住吧,别再演戏了,你演不了别的角色了,你就是贾宝玉。”王扶林说。就如同陈晓旭就是林黛玉、张莉就是薛宝钗、邓婕就是王熙凤,而无论此后翻拍过多少次、演员如何美、妆发如何华丽、投资如何多、技术如何进步,87版《红楼梦》始终是人们心中的“官方”版本一样。

在这部难以超越的经典播出30周年之际,《贵圈》采访到了久不出山的王扶林导演、手握财政大权的制片主任任大惠、头发已花白的“宝哥哥”欧阳奋强以及其他众多演职人员,通过他们的讲述,让我们一起重回那场华丽旖旎的红楼一梦。

中国最早的“海选”:有人用自杀威胁导演求角色

一旦起了心、动了念,就再也放不下了。拍摄电视剧版《红楼梦》的这个念头在王扶林心头盘旋了整整两年。

1979年,他随国家广播事业局代表团去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看到世界各国名著都被人家搬上了电视荧幕,心中一动:为什么中国名著不可以?

两年后的一天,王扶林在中央电视台大楼的走廊里迎面遇上了当时主管文艺的副台长洪民生,对方随口问道:“今年我们的电视剧应该拍什么?”他脱口而出:“四大名著!”对方一听有意思:“拍哪一部呢?”“《三国》《水浒》大场面多,《西游记》需要特效,《红楼梦》都是室内戏,最简单,从它开始吧。”

这一年,王扶林已经整整50岁。

计划按部就班地展开:1981年底,中央电视台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红楼梦》电视剧的改编。1983年2月筹备组成立,5月编剧组成立,8月顾问委员会成立,12月剧本初稿确定,同时开始在全国各地选拔演员。

导演王扶林给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讲戏

“不会演戏没关系,关键你要像这个人物”,这是王扶林的选角标准。《红楼梦》的主角中,正儿八经演过电影电视剧的不到一半,大部分演员来自“周边文艺界”:邓婕是唱川剧的,成梅(元春)是唱样板戏的,胡泽红(惜春)是唱越剧的,金莉莉(迎春)是报幕员,张莉是跳舞的,陈晓旭甚至是练杂技出身、在话剧团打下手……

事实上,80年代初的中国不乏大明星:凭《芙蓉镇》摘得金鸡百花双料影后的刘晓庆《庐山恋》中一举成名的张瑜郭凯敏,还有“孔雀公主”李秀明、龚雪、沈丹萍……即使对这些大明星来说,出演《红楼梦》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这不仅是一个“百年大IP”,还是中国第一部名著改编剧、第一部古装剧,以及有史以来最长的电视剧——之前的纪录是王扶林在1981年拍摄的《敌营十八年》,9集。

随着《红楼梦》筹备的每一步进展在《光明日报》和《人民日报》上公开,人们纷纷猜测哪位明星会成为主演,但最终却全都落空。“黛玉进府”的时候不过十二三岁,宝玉比她大一点,最大的宝钗也才十五岁。而即便是当时相对年轻的成名演员,也有二十三四岁了,和原著比起来年纪都太大了。王扶林向我们解释道:“就说‘意绵绵静日玉生香’这一段,夏天的中午,宝玉闲逛到潇湘馆看到黛玉在午睡,也要躺到床上一起睡。黛玉不肯,两个人就在床上打闹起来。你让两个成熟演员来演,一下就黄色了,那种稚气、两小无猜的感觉没有了。”

最终,剧组挑选出的主要演员均为新人,其中一半没有演戏的经验

剧组通过报纸、电视、广播宣布,《红楼梦》不会启用明星,而是面向全国甄选新人,寻找“20岁左右,具有古典美,能进贾府的姑娘”。这也许是中国最早的“海选”。

自荐信像雪片般飞向北京——80年代年轻人的明星梦,丝毫不输20多年后“红楼梦中人”的狂热。负责收发信件的王贵娥记得,有个姑娘连写几封信来:“亲爱的王导演,我太喜欢《红楼梦》了,我可以演林黛玉。你不用我,你会后悔的,快给我拍封电报让我到北京去吧!你再不答应我,我就自杀……”王贵娥看后,不得不写了一封措辞严谨的回信,告诉小姑娘她不符合剧组的要求,不要胡思乱想、耽误学习。

陈晓旭入选靠写诗,邓婕险因身高成炮灰

王扶林曾在各种场合讲过初见陈晓旭的经历:华侨大厦的地下室里,她手中拿着一把滴着水的雨伞,身材瘦削,一身浅绿衣裤,裤脚也湿了,却眉眼如画,活脱脱就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然而,促使他让陈晓旭来北京见面的,却是她的自荐信:里面除了一张照片,还有两份剪报,登着她刚刚发表的两首诗。这才是王扶林心中真正的林黛玉:光弱柳扶风不够,还要有诗人气质。

陈晓旭靠自身的才情获得林黛玉这个角色,被观众视作最贴合原著气质的林妹妹

这个打动导演的“小心机”,源自陈晓旭当时的男朋友毕彦君。已经是一名演员的他,比熟读《红楼梦》的女友更明白剧组想要的是什么,是他建议陈晓旭将剪报塞进信封的。1987年《红楼梦》杀青后不久,两人便领了结婚证,可惜几年后因性格不合而离婚。

剧组中的另一位“女文青”是邓婕。“王熙凤没文化,但演王熙凤的演员必须要有文化,邓婕符合这一点,她爱看书。”王扶林说。

邓婕因为个子不高,一度不被剧组看好,险些错失了王熙凤这个角色

所有主演中,邓婕是争议最大的。剧组去四川选演员,十几个女孩子站成一排,邓婕简直太不起眼了。“个头太矮,皮肤太黑,又不是很漂亮”,王贵娥评价。然而,一上妆、一入镜,戏曲演员出身的她立刻光彩照人。可那又怎样呢?“演丫头气质大了,演夫人、小姐个子又不够”,三个人的选角小组争论了半天,一人赞成、一人反对、一人不置可否,勉强算是半票通过,邓婕的试镜录像被带回了北京。

即使后来进了北京的演员培训班,邓婕也被视作“炮灰”:当时王熙凤组的三个候选人,乐韵和周月都是高大洋气的美人,往那儿一站,不用说话就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在大家眼中,真正的竞争是在这两人之间进行。连邓婕自己都没有信心,跑去找王扶林要求换组:演不成王熙凤,可别连演丫鬟的机会都错过了。

至今还有传闻,若不是乐韵当时执意要去香港发展,王熙凤怎么也轮不到邓婕来演。但导演却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我心目中的王熙凤,一直都是邓婕。”

除了“天生的camera face”,他还看中这个川妹子身上的泼辣劲儿:凤姐是荣国府的大管家,而邓婕从十几岁就开始帮姥姥管家:“有次姥姥说这个月的开销超支了,我说姥姥,这是您没有计划好。姥姥有些不服气,咋个?你想管家?我说可以啊,姥姥还真把管理权交给了我。一个月下来,不但没有超出计划开销,还剩了八块钱,给姥姥做了一件新棉袄,姥姥高兴得合不拢嘴。从那以后,我就真的开始管家了。”

结果,不被看好的邓婕,恰恰凭王熙凤获得了《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配角,王扶林为自己的选角眼光得意不已。

跳舞出身的张莉,用舞蹈演员特有的微笑表情,表达出了宝钗的含而不露

张莉也是“逆袭”的例子之一。她的故事听起来很俗:陪朋友试镜,结果自己选上了。毫无表演经验的她面对镜头不知所措,原本是“二木头”迎春的候选人,却被发掘出了“宝钗”的一面。用剧组表演老师、贾赦饰演者李颉的话说:“她原来是跳舞的,舞蹈演员那时候演出的表情就一个:微笑,标准的微笑。上至编剧、导演,下至场记、工人,张莉对谁都是一个表情——微笑,不多说什么,含而不露,这不就是薛宝钗的性格吗?”

欧阳奋强是最后一个进组的。第一期培训班已经上完,所有演员都定了,眼看就要开拍了,贾宝玉还不知道在哪儿,排练的时候只好派英气的女孩子东方闻(探春)和张玉屏(史湘云候选人,后因故退出)轮流反串贾宝玉。

事实上,此前无论在香港电影中还是戏曲舞台上,贾宝玉的角色都是由女演员反串。张玉屏去找导演:“我不想演史湘云,我觉得我可以演贾宝玉。”王扶林不允:“这次我想找个男演员。”

选角组在江苏省扬剧团找到台柱子侯长荣,想让他演北静王,录像发回去,王扶林却眼前一亮:“这个演员有点意思,可以演宝玉。”见了本人却连连叹气:“个子太高了,他演宝玉,跟钗黛两人无法搭戏。”最终,侯长荣分饰柳湘莲和北静王两角,成了《红楼梦》“第一帅”。

欧阳奋强个头不高、娃娃脸,正是王扶林导演心中的宝玉形象

但进组后的侯长荣见到张玉屏,却来了灵感:“在电影《虹》里演你弟弟的那个欧阳奋强,不是正符合王导对贾宝玉的要求吗?娃娃脸,个头不高,还是专业演员。”王扶林收到消息后,立刻飞到四川,用报销往返机票的承诺将正准备进另一个剧组的欧阳奋强“骗”到了北京——此前,他从未坐过飞机。戏服一套,试完镜,所有人心里的石头都落地了:贾宝玉找到了。

宝玉使坏捉弄老祖宗,贾赦“淫笑”戏鸳鸯

自此,欧阳奋强正式入住“大观园”——剧组在圆明园开设的培训班。

大观园里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晨形体训练;上午,曹禺沈从文等文学家和蒋和森、吴世昌、周汝昌等红学家组成的“超豪华专家团”来给演员们上课,讲《红楼梦》中的故事和人物;下午上表演课,在老师的指导下排练小品,写自己角色的人物小传;晚上琴棋书画,既是练习也是娱乐。

为《红楼梦》组建的超豪华专家顾问团与剧组主创合照

拍“黛玉抚琴”那场戏之前,欧阳奋强问陈晓旭,要不要跟导演申请找个替身?陈晓旭摇头,第二天就跑到中央音乐学院找老师学《高山流水》。老师带她来到古琴前,说弹一段让我看看,她坦白:“我一点都不会!”老师惊讶地瞪大眼睛:“我学了四年才弹成这样,你一点基础都没有,后天却要弹’流水’?不可能!”

一再请求之下,老师才同意自己弹一段,让陈晓旭照葫芦画瓢来一段。她却不愿意死记硬背,要看琴谱。老师又瞪大了眼睛:“古琴琴谱跟天书一样,你看得懂?”陈晓旭得意地点头:“在圆明园培训的时候学过。”这样苦练了两天,老师拍着她的肩膀说:“你可以出师了,去吧。”

陈晓旭用两天的时间跟老师学习古琴弹奏的指法,拍摄时其专业的姿势让导演震惊

第三天拍摄,录音机放出《高山流水》的曲调,陈晓旭应声抚琴,对宝玉倾诉心声。情到深处,“啪”的一声,琴弦断在曲子高潮处。“好!”导演抬起头,“没想到陈晓旭还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啊!”

“这才是跟剧中角色谈恋爱呢。”30年后,王扶林仍为自己的“弟子”感到骄傲。

为了让“插班生”欧阳奋强尽快融入到大观园的姐妹们中间,找到“宝二爷”的感觉,王扶林也给了他任务:淘气、使坏,可以捉弄剧组里的任何人,但不能过火。

拍摄间隙,欧阳奋强和陈晓旭经常凑在一起,想些坏主意“戏弄”同组演员

老实的欧阳想不出点子,跟黛玉一样机灵、毒舌的陈晓旭就成了他的军师。两人把小姑娘们捉弄了个遍,又开始打“老祖宗”的主意——谁让她爱向王导打小报告呢!午睡之前,他们把饰演贾母的李婷的床板放斜,她一躺上床板就塌了,吓得大声惊叫。结果是,欧阳奋强又被告了一状,“再也不敢捉弄老祖宗了”。

到了正式开拍,欧阳奋强却真变成了被宠坏的“小祖宗”。过年剧组不让回家,要接待香港来的记者团。那是香港第一次派记者团来内地,重要的政治任务,拍大合影时却发现贾宝玉不见了。原来欧阳奋强偷偷跑回了成都过年,还叮嘱扮演贾琏的高亮,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他去天津姑姑家了。“反正我是宝玉了,不会被换了,导演也喜欢我,才敢这样放肆。”

相比之下,饰演贾母丫鬟鸳鸯的郑铮,在剧组的过程就相当“悲惨”了。剧中有一场戏,贾赦在园子里遇到鸳鸯,闻了闻她的头发,淫性大发,要霸占她为妾。为了激发鸳鸯对贾赦的厌恶和恐惧,饰演贾赦的李颉常常会尾随郑铮,然后在背后阴沉沉地喊一声“鸳鸯”,或者从某个山石后面突然冒出来“淫笑”,惊得她一身冷汗。

剧组顶级片酬70元一集,演员8块钱能住一个月

事实上,对于春节不让回家这件事,欧阳奋强颇有微词:“香港记者团来也不耽误我们回家过年啊!”他当时暗自猜想,可能是剧组付不起全体演员回家的路费了。而实际情况是:如果接下来20天、一个月都没你的戏的话,剧组是会主动给演员们买火车票回家的,这样节省下来的食宿费也还是很可观的。

惜春、探春、迎春三姐妹执扇而笑

据了解,在当年《红楼梦》剧组,导演、制片及宝黛钗凤四人每拍一集的片酬为70元,其他演员按戏份多少依次递减为50,40,30,有一两句台词的小丫鬟,每集只有20元。除此之外,每人每天还有1块2的餐补和每个月10块钱的住宿补贴。这个数字在今天看来或许少到惊人,但要知道在1983年的北京,一个普通的国企职工每月的工资也不过40元左右。

但小演员们往往都是省着花,每顿吃2毛钱一个的烧饼,住8块钱一个月的床位。床位是四人间,没有独立卫生间,连行李都没地方放。于是每人进组的时候都带着一个大塑料桶,每天早晚去水房打水洗脸洗澡。卸妆油用的是最便宜的,卸妆棉就是粗卫生纸,擦完满脸通红。

戏拍完,制片主任任大惠算了一下,演员的片酬加起来不到总投资的25%。不过也幸亏都是新人,大明星是不止这个价的——十年后他任《水浒传》(观剧)总制片人,付给台湾演员王思懿的片酬已是一集1万。但听闻现在“小鲜肉”拍一部电视剧收入几千万,他还是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是瞎说呢吧,瞎宣传呢吧?

但当时没人对片酬发牢骚,相反,还有人领一份钱做几份工:

周瑞家的、贾芸、柳湘莲的饰演者在剧中都是身兼多职,既做演员又做场务

既要收发信件,又要全国各地奔波选演员的王贵娥,还在片中饰演“尤氏”;

“周瑞家的”孙彩虹,在戏里要管太太奶奶们的出行事宜,戏外还负责联系训练班场地和演职员们的住所,第二期训练班被她安排在北京远郊的香山,“孩子们”想溜出去玩都没有门路,只能安心上课、训练,把导演组乐坏了;

“贾芸”吴晓东同时担任场记,每天晚上都要把第二天要拍的镜头列出来,然后早起去现场检查小姐丫头们身上穿的衣服、头上戴的簪子、需要的道具是否已置齐;

而“柳湘莲”侯长荣竟然是个业余道具师,王熙凤屋里的“红珊瑚”、“翡翠扇子”都出自他手……

500万投资不够用,计财司都要“翻脸”了

《红楼梦》剧组到底有钱还是没钱?任大惠的答案是:有钱,也没钱。

项目成立之初,中央电视台说我们真的出不起这个钱,后来是当时的广电部计财司给《红楼梦》特批了500万。500万在当时是什么概念呢?地方台拍一部6集的电视连续剧,每集可能才花两三万。500万,天价!可是跟电影比起来,这又不算什么了:广电部给电影版《红楼梦》设置的预算是2200万。

摊子一铺开来,任大惠发现,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这么大的剧组,光人员工资,每个月就是一笔巨大的花销。演职人员都是从各个单位“借”过来的,他们每月工资不变,剧组却需要付给原单位两倍的价钱,好让它们去雇佣顶替的劳动力,以及付两个人的社会福利金。

为了保证剧集品质,剧组先后辗转全国10个省市的219个景点

2年7个月的拍摄过程中,剧组先后走遍了全国10个省市的41个地区的219个景点,交通费也数目庞大。

算好季节去南方拍“史湘云醉卧芍药裀”,没想到连日阴雨,花迟迟不开,整个剧组只好窝在宾馆里干等,等一天就是一天的钱。

说好的2700套服装,一件也不能少;说好用丝绸料子、苏州服装厂手绣,品质也不能降低。

任大惠找到广电部计财司说,我算了一下,钱可能不够……对方翻脸:500万还不够?!我们没钱了!

吃了闭门羹,只能想法子省钱。

整部剧中最“大”的两场戏,“元妃省亲”和“秦可卿葬礼”,小厮们浩浩荡荡抬来的礼物,瓷器、花瓶、华丽的木椟,全部都是北京的六个道具师傅用纸扎的,耗时一年之久。见记者们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任大惠更得意了:就连贾母房间里的大瓶子都是纸扎的!刷上漆一点都看不出来。

也不是没有真古董。拍夏金桂跟薛姨妈、宝钗大闹摔花瓶之前,道具师专门给饰演夏金桂的杨晓玲看瓶底的“大清康熙年制”字样,面色严峻地叮嘱:“花瓶碎了之后我们要给特写,体现夏金桂的跋扈,所以不能用假的,你可一定要一摔成功啊!”结果,导演一声“咔”,道具师颠儿颠儿地跑来:“别心疼了,这是假的——假的也最好只摔一个啊,所以才骗你。”

北京市政府助建大观园,收企业资助还得事后还钱

最大的资金缺口来自制景。500万的预算中,只有75万可用于制景。大半部《红楼梦》都发生在大观园中,一拍就是一年多。如果全班人马去南方租个园林,这点钱远远不够;而搭个临时布景,拍完就拆掉又太可惜。时任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顾问的文化企业家黄宗汉提出,不如学习国外的“影视基地”,盖一座永久性的实景大观园,拍完电视剧还可以作为旅游景点持续盈利。

在北京市宣武区的资助下,大观园景区终于建成,如今已成为北京市著名的旅游胜地

但大观园盖在哪里好,资金又从哪里来呢?黄宗汉将此事与老战友、时任北京宣武区领导的李瀛一商量,两人一拍即合:宣武区拿出南菜园苗圃10.9公顷的空地作为大观园建造地址,且剧组只需投入制景费75万元,其他费用由宣武区政府筹集。

无独有偶,河北正定县县委也看中了与《红楼梦》联手发展旅游业的潜力。在同样的合作方式之下,《红楼梦》另一个重要场景——荣国府在正定落地。

这边,大观园和宁荣街紧锣密鼓地建设着,那边剧组辗转全国各地把能拍的戏先拍完。他们以每年9万元的价格租下香山干休所的篮球场,搭上棚,好多室内戏便是在那儿拍的。有一段剧情,王熙凤在屋里发现了贾琏私藏的多姑娘的头发,质问平儿是怎么回事,平儿不高兴,回我怎么知道,一摔门帘,去院子里逗鸟玩了。这一摔门帘,便从香山摔到了200多公里外的正定,而且是在一年半之后补拍的。任大惠至今提起还觉得有趣:“幸亏沈琳(平儿扮演者)这一年半没怎么发胖,否则这戏肯定穿帮了。”

该省的都省了,该携手政府的也携手了,可钱还是不够。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摄像机休息了近一年。听闻此事,山东潍坊一家叫做“康乐”公司的总经理陈增友来到北京,辗转找到任大惠,称自己与当时号称“蓬莱新八仙”的8位农民企业家愿意一起出资,为《红楼梦》出一份力。最终,任大惠与陈增友签下一纸合同,借了240万。

机器重新运转起来,又花掉了190万。一杀青,剧组就将没有花掉的50万原封不动还了回去。等《红楼梦》开播挣了广告钱,央视又还清了剩下的190万。而《红楼梦》每一集的片尾,都会出现“本片承山东潍坊康乐公司通力合作”的字幕,这大概是中国电视剧最早的鸣谢辞了。

片尾出现的感谢字幕,应该是中国电视剧最早的鸣谢词

令人唏嘘的是,没过几年,康乐公司便因经营失败而破产,2015年更爆出“曾资助87版《红楼梦》500万的陈增友瘫痪在床”的新闻,引得舆论纷纷。王扶林导演不得不出面,澄清当年款项是240万而非500万、是“暂借”而非“资助”,且早已还清。

家家户户都在唱《枉凝眉》,那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时候”

在制片主任任大惠面临着资金压力的同时,导演王扶林则时时刻刻面临着创作压力——没人相信他能拍好《红楼梦》。

确切地说,没人相信电视剧能拍好名著。早在1981年的中央电视台台务会议上,拍摄电视剧版《红楼梦》的决议以半数赞成惊险通过。有人当场就劝持支持态度的时任副台长戴临风:“老戴,你这一辈子革命成果都不错,可别最后栽在《红楼梦》上。”

任大惠也记得,电视剧《红楼梦》立项的消息一传出,时任电影局局长就给中央电视台打来电话,说你们别拍《红楼梦》了,我们老导演都准备好几十年了,你们拍点别的,别占这个题材。

谢铁骊导演执导电影版《红楼梦》的消息让王扶林感到压力很大

局长口中的“老导演”指的是谢铁骊,中国第三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六七十年代的经典影片《暴风骤雨》《早春二月》《智取威虎山》等全部出自他手。彼时,他也正着手想将《红楼梦》搬上电影银幕。

王扶林自己都怀疑自己:谢铁骊是什么履历,你是什么履历?你拍过名著吗?你们中央电视台拍过古典电视剧吗?一点经验都没有,你怎么拍?

可怀疑又有什么意义呢,项目都立了,白发苍苍的红学家们都组团来当顾问了,还能撂挑子吗?与此同时,任大惠也在劝解自己:说钱不够有什么意义呢?500万你都花了200万了,还能说不干吗?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

电影版《红楼梦》虽然大牌云集,却始终未能超过电视剧版给观众带来的影响

1986年,电影版《红楼梦》开机,众星云集:陶慧敏饰林黛玉,傅艺伟饰薛宝钗,刘晓庆饰王熙凤,赵丽蓉饰刘姥姥……那段时间,王扶林总对剧组的孩子们说:老大哥(谢铁骊)拍提高版,咱们电视剧拍普及版、拍小儿书,你们快点拍,踏踏实实拍,咱们能赶在他前面拍出来就是胜利

他确实“胜利”了,电视剧《红楼梦》早于电影版一年开播。但开播那天,王扶林却躲到安徽去了:“还没播呢,大家就议论着好不了,播出了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骂我。我反正是完成了央视交给我的任务。至于好坏,你爱说什么说什么,我耳不听为净还不行吗?”

奇怪是的,一年之后电影版《红楼梦》上映,名导演、大明星的阵容却并未激起太多水花。对比之下,人们反而对电视剧版的《红楼梦》更添认同。在日后的10年、20年、30年里,它日渐成为人们口中的“87经典”。

“是后来的这些作品,将87版《红楼梦》抬上了‘经典’的地位。”王扶林说。如今,他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表扬自己的作品:一,忠于原著;二,演员选得好;三,拍得用心。

但他并不认为它像人们所说的那么完美。尽管当初开拍之前,他花了几乎一年的时间研究《红楼梦》原著,但“还是理解不够透彻,《红楼梦》是得用一生去研读的作品”。

退休之后,王扶林重新又拿起了这本书,每晚都要读几页,每次读都有新的体会,也就发现更多遗憾。比如当年为了避免“封建迷信”之嫌,他直接让编剧删掉了原著中神瑛侍者浇灌绛珠仙草的情节,如今想来后悔不迭:“第一次见面,宝玉为什么说这个妹妹我见过?因为他们有前世的情缘;黛玉为什么那么爱流泪?因为她要还神瑛侍者的浇灌。没有了这个前提,宝玉和黛玉的爱情就没有了根,拍得再深情也是枉然了。”

他总觉得,应该有比87版《红楼梦》更好的翻拍作品出现。但当下这个影视剧的创作环境能允许吗?不知道。于是他又有点怅惘。

主题歌《枉凝眉》唱遍大街小巷,成为一代金曲

欧阳奋强则认为,87版《红楼梦》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整个剧组有一股“红楼精神”:团结、友爱、奉献、责任。近一年来,他都在筹备“红楼梦30周年大聚首”的活动,6月17号,当年的演职人员们将举办一个400人大派对,晚上还会举办87《红楼梦》专场音乐会。“大家都老了,我头发都白了,我怕再不聚就迟了。”他说。

任大惠可不愿意想这么多。退休之后,他就让自己安安心心地当一个“小老百姓”,偶尔回想这辈子做过的一些好东西,觉得没白过。比如1987年5月2号那天晚上,“那时候还没汽车呢,我骑着自行车在胡同里走,家家户户都在唱《枉凝眉》,那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时候。”(实习生/ 谢心璇 盖方圆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qingyiye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