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韩梅梅》叫板豆瓣的巨婴逻辑,我给你捋捋啊!

《韩梅梅》叫板豆瓣的巨婴逻辑,我给你捋捋啊!

腾讯娱乐专稿(文/小猱 责编/安琪)

这两天豆瓣又因为两部电影的评分怒刷了一波存在感:其中一个就是电影《李雷和韩梅梅》评分3分,短评中带一星的精彩吐槽无数,却引发导演杨永春质疑遭到恶意差评——“被水军黑了”。她还在微博上发出了出品方写的长长的一篇文章,列举了《李雷和韩梅梅》“被黑”的种种理由,直接“叫板”CEO阿北。

这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了。

《关云长》《唐人街探案》等无数电影上映时,“豆瓣水军”都被片方发出过战斗檄文。抛开“水军”真伪不谈,这篇战斗檄文可谓“前无古人”,“叫板”的逻辑生拉硬扯,漏洞百出,却委屈得理直气壮,字里行间每一个空格,都像是一个成年人坐在地上表演“不给买糖就蹬腿儿”,巨婴心态一览无遗。

《韩梅梅》叫板豆瓣的巨婴逻辑,我给你捋捋啊!

这篇战斗檄文的核心,是要证明自己在豆瓣的评分3分不正常,“被水军黑”了。要证明自己被黑,正常逻辑是要列举自己不应该被黑。

来看看他们列举的理由。

《韩梅梅》叫板豆瓣的巨婴逻辑,我给你捋捋啊!

开篇一大段列举了5个,前4个依次是:大学生“齐声喝彩”,影评人“高度认同”,中央电视台和共青团中央“热情推荐”,以及上映三天票房是同期国产影片的“突出代表”。

四个字四个字的,虽然一点都不押韵,但的确是很有煽动性。连起来潜台词无非是在说,这么多人都夸我了,豆瓣你怎么可以不夸我?且不论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么夸的,或者是否出于真心在夸——反正这四个字四个字的都是你们自己总结的呀。仅就逻辑而言,你既不能证明这些群体就是豆瓣用户,即使是也不能证明他们就代表了豆瓣用户,那么豆瓣评分和这些人的“齐声喝彩”“高度认同”,到底又有什么关系呢?除非片方遇到的这些大学生和影评人,已经彻底占领了地球,代表月亮消灭了所有普通观众。

退一步讲,就算按照片方的想当然,这些人都在豆瓣都打了分,那么多少分在片方看来又是合理的呢?

往下看。片方觉得3分不对劲,理由是“看看其他的平台评分吧!”然后贴了好几张截图,显示这部电影在微博为8.3分,在淘票票为7.5分,在猫眼为7.2分(截止发稿分别为8.1分、7.5分,7.3分)。说明,在片方看来,至少要达到7.2分才是合情合理的。

且不论到底谁给了他们这样的自信,事实是,把《李雷和韩梅梅》换成任何一部电影,在以上4个平台得到的评分都会不同,因为这4个平台根本就是基于不同属性的社交平台、不同的用户群体建立的。

豆瓣用户与前三者的用户画像有着明显区别,以文艺青年为主,对于电影的评价标准更小众,更私人化,文艺片受追捧,商业片评分普遍低于文艺片,这早就是一个常识了。就拿文章中片方最大的假想敌《摔跤吧!爸爸》来说,猫眼评分9.8分,豆瓣评分只有9.2分,还少了整整0.6分呢,按照片方的逻辑,难道这也是“豆瓣水军”所为吗?

《韩梅梅》叫板豆瓣的巨婴逻辑,我给你捋捋啊!

更有趣的是,《摔跤吧!爸爸》在微博上得分只有9.1分,竟然比豆瓣还低,这岂不是说明微博上有水军在黑他们?这么一来,《李雷和韩梅梅》的最高分,可是在微博上得到的8.3分。这是不是也被水军黑过,实际上得更高呢?9分?10分?哎呀,这么经典的电影,我实在是没有慧眼,看了两遍都没看出来。

反过来说,凭什么微博、淘票票、猫眼的打分就代表正确呢?新出台的《电影产业促进法》规定的吗?我查了一下,的确没有呀。既然如此,如果片方可以用微博、淘票票、猫眼的打分为标准,去怀疑豆瓣评分有问题,那反过来,那些打出3分的8585个豆瓣用户,同样有权质疑以上三个平台的打分有问题,是被“被水军洗白了”。

然而,最囧的理由还不是这些,而是5大理由中最后一个:李雷和韩梅梅,两个普通的中国学生,为国产电影的生存与发展努力着,奋斗着。豆瓣评分和这些有五毛钱关系吗?难道《李雷和韩梅梅》其实是部公益片吗?票房收入全部捐给了电影产业专项基金了?还李雷和韩梅梅,两个普通的中国学生?Excuse me?难道“国产电影的生存与发展”被降维打击(降维,源于刘慈欣的《三体》,是一种通过降低敌人所在世界维度而毁灭敌人的方法)了,要靠两个英语课本里的虚拟人物来拯救?如果不是,那凭什么要求观众用钱投完票,还必须打个高分,用来证明你的“努力”和“奋斗”?而且从成片效果来看,片方到底对于“努力”和“奋斗”两个如此正能量的词有什么误解么?

说完主观理由,再说片方拿出来的”证据”。是的,《李雷和韩梅梅》片方可不是“血口喷人”,还拿出了“证据”。

《韩梅梅》叫板豆瓣的巨婴逻辑,我给你捋捋啊!

首先,片方声称有观众上去打了五星马上被封禁,置顶的永远是一星差评。有观众打五星被封禁如果属实,我绝对支持这位观众找豆瓣维权!但是置顶的永远是一星差评,哪里不正常了呢?这就是豆瓣评论的显示逻辑呀,著名影评人“桃桃林林”的评论被点赞最多,可不就会被置顶么。这就跟假如我再不喜欢豆瓣评分NO.1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跑去给它打一星,也不可能被置顶的,因为已经有八千多个人给第一条五星好评点赞了——哎呀,第二条五星好评也有五千多人点赞了呢。当然如果片方觉得“桃桃林林”以及那些点赞的1600多人都被水军收买了,倒也让人无法反驳,请片方一定要请律师去找他们维权!

紧接着片方又说,有人跑来打小广告说,可以刷到7.5分,并保证能持续两周,代价是人民币300万。恕我眼拙,翻遍了所有截图,也没看到能够证明豆瓣和他们交易的截图,只有一个被抹掉名字的人声称他“怀疑这部电影被人恶意攻击了”。这就很令人莫名了,就因为一个猜测,导演就感到“出离的愤怒”,指责豆瓣评分”成为绑票和敲诈的现场”,会不会有些太草率了?

我书读得少不要骗我,反正如果我是豆瓣,我肯定会找个律师问一问,这是不是已经构成了侵犯名誉权呢。

事实上,有趣的是,即便是被质疑得最厉害,豆瓣方面却是唯一一家没有否认过水军存在的电影评分平台。而且,豆瓣CEO阿北也曾不止一次在被质疑“水军”作怪时,几次三番正面澄清豆瓣评分机制,并且敢于正面承认,没有一种评分机制是十全十美的,豆瓣也一直在与水军斗智斗勇,不断升级,尽可能消除水军的干扰。在我看来,作为一个监管平台,豆瓣已经是对于自己的责任和职业所在最为明确,也最有作为的了。

说回常识,自古以来,只要有战争的地方,就有信息战,就有所谓“水军“。尤其是在传播速度如此迅疾的互联网时代,电影公司之间类似的信息战,在电影宣传期内就是最根本的兵法。说白了,那些海报上、通稿里、明星口中名目繁多的宣传语,不也是广告的一种么。片方请来的宣传人员,不也是“水军”的一种么。如果没有这些广告,观众怎么会平白无故花钱走进影院看电影。但是,不能只允许片方打完广告,心安理得收了观众的票钱,却不允许一部分人不喜欢你的电影,唱唱反调啊。况且电影本来就是情感类的消费品,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投射和寄托,任何一部经典电影,都可能会有人不喜欢,更何况平庸的电影。当然了,如果片方就是觉得《李雷和韩梅梅》应该得到《肖申克的救赎》那样的评分,那就请继续坐在地上蹬腿儿,不要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ichuanle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