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衍生了太多超级IP!异形系列不愧为最伟大的B级片

正在加载...

    腾讯娱乐专稿 (文/马田 编辑/樟木)

    在好莱坞科幻电影的广袤宇宙中,《异形》系列无疑是最另类也最耀眼的一颗孤星。之所以孤单,是因为没有B级片同行能与它在人文,生命的求索路上结伴同行。之所以灿烂,是因为38年过去了,我们仍旧将其视为科幻,恐怖电影中的奇瑰珍宝。

    雷德利·斯科特詹姆斯·卡梅隆两位电影大神珠联璧合,H·R·吉格“有机机械风”的视觉奇观,共同将《异形》系列打造成了B级题材中唯一的超级IP,也为后世留下了一座取之不尽的文化金矿。从《七龙珠》到《魂斗罗》,从《铁血战士》到《异形战铁血》,全世界的艺术家们都在自己的领域,结合自己的领悟与语法表达对《异形》系列信徒般的狂热。在《异形:契约》上映之际,我们就来扒一扒这个风靡全球的恐怖怪物到底衍生了多少超级IP。

    电影:《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系列

    80年代末正值异形全球大热,尤其是1986年的《异形2》仅用1700万就为福斯带来了1.3亿美元的票房收入。1987年由州长主演的《铁血战士》票房回报更是不俗,1500万赚了近一个亿。一直发行异形系列漫画的黑马公司(《地狱男爵》)便决定让两大怪物组成CP。1 989年,第一本《铁血VS异形》漫画发行,一个是武装到牙齿的外星狂战士,一个是残暴嗜血的太空大爬虫,两大恐怖凶兽在漫画舞台上狭路相逢,最终铁血战士斩下了异形的头,但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在1990年《铁血战士2》的片尾桥段,一个异形头骨出现在了铁血战士摆放战利品的头骨墙上,以彩蛋的方式为两大B级怪物首次银幕联动铺路,《铁血战士VS异形》的银幕PK也随即提上日程,但由于《铁血战士2》太过血腥,竟成为了美国本土第一部NC-17级别的电影,片方为了降低到R级大刀阔斧进行删减,却让本就不怎么严谨的剧情支离破碎,最终导致《铁血2》的票房连前作的一半都不到。而福斯正忙于《异形4》的拍摄,铁血战异形的联动计划被迫流产。直到2004年福斯才将执筒交给了《生化危机》系列的导演保罗·安德森,推出了第一部《异形大战铁血战士》。

    在福斯为《异形战铁血》开绿灯之前,詹姆斯·卡梅隆一直想为异形系列的起源故事填坑,他的想法和异形之父雷德利·斯科特不谋而合,两人都有意将《异形5》打造为一部追根溯源的前传。在得知福斯放弃起源故事拍摄《异形战铁血》大乱斗之后,卡梅隆退出了前传计划,并声称此举根本就是“科学怪人大战狼人(卡神在10年前就猜到环球要建立暗黑宇宙了!)”,只为榨干IP的剩余价值,严重破坏了异形的艺术完整性。然而在看过第一部《异形战铁血》后,卡梅隆却口风一转,挑起大拇哥夸到:“精彩!真精彩!”

    平心而论,第一部《异形战铁血》也的确对得起卡神的褒奖,保罗导演将异形和铁血战士的起源故事巧妙结合,虽说是“异形野史”但起码血统纯正。人类,异形,铁血战士三方势力在布满机关暗道的金字塔内明枪暗战,铁血战队VS异形皇后的冰上决战让人大呼过瘾。再加上PG-13的定位获得了更大市场,第一部《异形战铁血》为福斯带来了1.72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成为《异形》和《铁血战士》系列票房之首(以首轮上映票房为准)。直到8年后的《普罗米修斯》才打破这一纪录。

    不过,《异形战铁血》的票房佳绩并没有持续太久,2007年的第二部《安魂曲》虽然获得了1.2亿的全球票房,但糟烂的口碑让这场银幕PK止步于此。片中,铁血一族的精英战士“独狼”一人对抗异形大军,更多的黑科技虐杀让血腥指数直线飙升,片中还出现了上一部中的“铁血异形混血”,与独狼来了一场势均力敌的雨中搏杀。但纯粹的B级享受还是难掩剪辑和故事的粗粝。本片之后,异形和铁血战士这对CP分道扬镳。异形在雷导的带领下回归太空恐怖片的正轨,而铁血战士则在B级虐杀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2018年,早在《铁血战士》第一部中就参与制作并出演的导演沙恩·布莱克(《钢铁侠3》)将带来该系列的重启之作,无疑也是借了《异形》系列新千年银幕重生的东风。

    另外,铁血战士在形象设计上也和异形有着不解之缘。在原初设定中,铁血战士只有一只眼而且脖子细长,只能像狗一样爬行,这样的造型导致拍摄成本太高被福斯直接毙掉。之后特效大师斯坦·温斯顿在《异形2》导演卡神的建议下,为铁血战士加入了下颌骨的面部设定,并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了异形的“H·R·吉格有机机械风”,融入东瀛武士和印第安部落要素,再结合《铁血战士1》中的热带片场拍摄要求,这才有了如今我们看到的“网袜狂战士”。另外,温斯顿大师同样也是异形系列的核心道具师,铁血和异形也因此在美学风格和角色设定上一脉相承,论辈分,铁血战士还真要管异形叫一声爸爸。

    山寨A货:在第一部《异形》电影获得空前成功后,一大批蹭热度的跟风之作充斥B级片市场,仿佛加上一个“异形“的片名就能获得收入加成。首当其冲的便是1980年的《异形侵袭》,该片的导演本想给片子取名为《异形2》,直到福斯律师团杀到才被迫改名。更丧心病狂的还有同一年的《异形2:地球》,全片的主要场景都在卡斯特拉纳洞穴中拍摄完成,甚至没有获得福斯盖章就以续集名义吆喝上架。铤而走险也要挂羊头卖狗肉,足见《异形》系列强大的票房号召力与IP影响力。

    81年之后,各大B级片商的效仿脚步仍未停下,又涌现出了《杀出银河系》,《宇宙怪婴》,《突变异种》《第三类外星人》等等异形“续集”。好在此时的B级影人终于恢复了理性,更多是解构异形元素带来更具B级趣味的恐怖体验。然而到了新千年,一家臭名昭著的好莱坞山寨大厂“ The Asylum ”,就是那个拍《环大西洋》,《鲨卷风》的A货大厂将魔爪伸向了《异形》,炮制出了恶搞《异形战铁血2》的《异形大战银河猎人》。恶搞《普罗米修斯》的《异形起源》,就连日本电影人也来蹭热度,拍出了《异形大战忍者》和美女忍者触手Play。甚至还有《异形大战阿凡达》这种强行蹭热度的终极山寨大片。然而,山寨A货的横行并没有为异形原作抹黑,反而从侧面反映了《异形》系列历久弥新的生命力。38年了,我们依旧没忘记那段寒彻骨髓的太空惊魂。

    漫画:《七龙珠》&《鱼》

    在异形文化风靡全球的80年代,不仅美国本土出现了一大票跟风山寨B级片,就连日本艺术家也开始从H·R·吉格美学中汲取创作灵感与养分。《七龙珠》的作者鸟山明就是异形的狂热粉丝之一,他曾公开表示自己非常喜欢雷导的第一部《异形》。而鸟山明对于异形风格的借鉴在《七龙珠》中后期愈发丧心病狂,甚至造成了《七龙珠》美学风格的断裂。不难发现,《七龙珠》系列最开始其实是效仿香港武侠片的类型风格,然而当70年代末武侠电影热潮消退,80年代美式娱乐IP崛起后,《七龙珠》几乎走向了美式肌肉崇拜的不归路,人物线条越来越狰狞浮夸,出场角色各个都是魔鬼筋肉人。其中以弗利萨代表的战斗种族最为突出,鸟山明在创作时也承认,弗利萨的外形就是由异形的形象加工而来,在弗利萨进入第二形态之后,他的形象就已经和异形有50%的相似度。在进入第三形态长出长长的头冠后,弗利萨就完全变成了一只异形大虫。

    除了最显眼的弗利萨之外,另一位人造人反派“沙鲁”也是鸟山明根据异形的形象二次创作。《七龙珠》中的骷髅机器人,几乎是照搬了异形的造型。甚至早在《阿拉蕾》中,鸟山明就已经用异形作为自己的自画像,他还将抱脸虫设定为反派画进了洋溢着少女心的企鹅村。足以见得这位影响了一代人的漫画巨匠几乎将《异形》系列奉为了创作圣经。

    另一位日本漫画巨匠伊藤润二也是《异形》系列的忠实粉丝,作为一名创作嗅觉敏锐恐怖漫画家,他对《异形》系列鬼怪与科幻元素的完美结合大加赞赏,并坦言将鬼怪与科幻要素结合一直是他的创作方向。有趣的是,伊藤润二的履历上还真有一部类似异形故事的科幻恐怖漫画,这就是同样主打寄生,突变,有机机械,甚至有抱脸虫一样寄生设定的《鱼》。本作也是伊藤大师为数不多主打生化恐怖的长篇漫画,处处充满了对异形设定的借鉴,喜欢B级重口味的观众千万不要错过。

    游戏:《魂斗罗》&《银河战士》

    游戏领域,诞生于1987年的《魂斗罗》显然受到了《异形2》的影响。从最直观的美学风格上看,《魂斗罗》无疑继承了异形系列的“H·R·吉格有机机械风”,即使是在画面分辨率只有 256x240的FC时代,你依旧能从场景设计,建筑风格,怪物造型中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异形画风。尤其是《魂斗罗》的关底BOSS“天王鬼龙神”,完全就是异形巨化后的二次加工,最后一关更是带领玩家深入异形母巢,满地的“异形蛋”和蜂拥而至的“抱脸虫”,成为了不少80,90后老玩家难以磨灭的热血回忆。在剧情设定上,《魂斗罗》主打的也是《异形2》的快感虐杀。打怪升级,深入虎穴,黑科技武器,载具对抗异形大军与《异形2》的通关流程如出一辙。在之后的续作《魂斗罗3:异形战争》中, 科乐美更是将异形系列的复古科幻,有机机械等猎奇风格发扬光大,缔造了一部载入NES编年史的传世经典。

    另一款深受《异形》影响的游戏作品同样具有里程碑意义,这就是诞生于1986年的《银河战士》(Metroid)。迂回幽闭的迷宫,强殖机械的怪物,非线性开放式玩法一度开创了MetroidLike硬核游戏风格。而《银河战士》对《异形》元素的借鉴并没有停留在H·R·吉格美学的视觉层面。在游戏开发到一半时,一位开发成员就提议将主角设定为女性。要知道,80年代无论是游戏界还是电影界,肌肉大胸突突突才是收入的保障。而《异形》却剑走偏锋,成功塑造了一个顽强独立的女英雄形象,女权主义的先锋意识也影响到了《银河战士》。在游戏通关后,从能量战甲中走出的竟然是一位高挑妩媚的女战士,游戏界从此记住了萨姆斯·阿兰这位游戏史第一女主角,就像电影界从此记住了“异形女王”西格妮·韦弗一样。

    另外,《银河战士》中还有一位叫做“雷德利”的长尾翼龙,毫无疑问是在手动笔芯“异形之父”雷德利·斯科特。看来,除了克苏鲁神话之外,日本漫画人和游戏人汲取营养的另一座金矿金矿就是《异形》,就连《合金装备》传奇制作人小岛秀夫在谈及新作《死亡搁浅》时,依旧将79年《异形》作为重要的灵感来源之一。

    彩蛋:异形无处不在

    在动画《51号星球》中,异形化身为萌宠狗狗,在调皮逗趣之余,也是主角一行最忠实的小跟班。

    无敌脑洞科幻动画《瑞克和莫蒂》即将在第三季前往造物主飞船,爷孙俩还为《异形:契约》演出了一段病毒宣传预告,预告中瑞克和抱脸虫亲密接触,但抱脸虫很快便因为酒精可卡因中毒气绝身亡……

    《星球大战:侠盗一号》中的伊杜星是银河帝国用来精炼凯伯水晶的秘密工厂,这里地形险恶,寸草不生,暴雨肆虐,幽暗压抑不见天日。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在伊杜的塑造上参考了《异形》系列电影中的LV-426星球,也就是异形盘踞的死亡之星。

    在2015年的格斗大作《真人快打10》中,异形作为DLC嘉宾乱入,游戏版异形能够伸出两把骨刃,绝对是异形变种中最能打的一个。

    异形的足迹几乎遍布英美主流漫画厂商,和蝙蝠侠,超人,终结者,绿灯军团,特警判官,吸血鬼猎人巴菲,吸血鬼姬梵蓓娜,《魔女之刃》中的超能女战士等各路神仙都有过交手。

    “在遥远的外太空,没人能听到你的尖叫!”38年过去了,这段充满绝望意味的宣传语依旧回响在我们心间。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ichuanle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