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陈飞宇:大导演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摘要]陈飞宇说,导演和演员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陈飞宇是谁?

姓名:陈飞宇

英文名:Arthur

出生日期:2000年4月9日

星座:白羊座

父亲:陈凯歌

母亲:陈红

技能:在剧组养猫、会吉他弹唱的青涩帅少年

特征:曾是个胖小子、如今的颜值实力验证了“胖子都是潜力股”这个真理。

经历:作为国内第五代导演陈凯歌与著名演员陈红的儿子,他背负“星二代”标签,9岁时就曾出演父亲的电影《赵氏孤儿》,在片中担任少年王一角。2016年他在父亲执导的电影《猫妖传》担任导演助理的工作,今年3月,陈飞宇首次担纲青春电影《秘果》中的男一号,与欧阳娜娜一同讲述了17岁少年的爱情故事。

划重点:

1、作为知名导演陈凯歌和知名演员陈红的儿子,陈飞宇是一出生就会演戏的吗?不不不,这次拍摄电影《秘果》时,他还不懂走位,还是“老戏骨”欧阳娜娜处处“提点”他。

2、陈飞宇很喜欢电影《霸王别姬》,可是竟然很久才知道那是爸爸陈凯歌的作品。

3、作为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星二代”,陈飞宇怎么看待自己的家境呢?然后他有了这样少年老成的回答:“我们摆脱不了人生,也没有必要去摆脱自己的人生。我很幸运出生在这个艺术世家。”

正在加载...

    腾讯娱乐专稿(文/秦筱 图/隋希 责编/雨田)

    老实说,陈飞宇在《秘果》里的表演,算不上最精彩的处女秀。“段柏文”这个角色的特质被他一言以蔽之:内心封闭,沉默寡言。于是,陈飞宇收起平日里的温和笑容,努力把这个父母离异、父亲酗酒、继母怪异的男孩,演成喜怒哀乐都藏在心里的模样。可是,最终呈现出来的却只有表面上的不苟言笑。

    陈飞宇:大导演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很会弹吉他的男生

    这么说也有点不公平。电影中的三位主角都与角色同龄,17岁的陈飞宇和欧阳娜娜扮演17岁的段柏文和于池子,19岁的邹元清扮演19岁的斯嘉丽,不同的是,活泼开朗的欧阳娜娜扮演活泼开朗的于池子,个性少女邹元清扮演个性少女斯嘉丽,而从小在有爱的家庭长大、迄今为止遭遇的最大挫折是因为小时候太胖而没有收到过女生表白的陈飞宇,却要扮演内心支离破碎的段柏文。有记者问,你跟段柏文最大的共同点是什么?陈飞宇回答:身高。

    再说,谁能苛责一个17岁的少年“眼神里没有人生”呢?他的人生,本来就刚刚开始啊。

    竟不知《霸王别姬》是老爸作品

    《秘果》占用了高中生陈飞宇的两个假期:2016年寒假拍摄,2017年暑假宣传、全国各地跑路演、上综艺节目、为好多时尚杂志拍了封面或内页大片。他称这是“暑期社会实践”。

    没开玩笑。无论是初中在北京上国际学校,还是高中就读美国名校泰伯学院,每个假期,“社会实践”都是他的必修课,过去常常在打工子弟学校做义工,去年则是在父亲陈凯歌的电影《妖猫传》片场当导演助理。

    陈飞宇:大导演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陈凯歌在拍戏,后面的陈飞宇,你在cosplay吗?

    做义工还是当导演助理,陈飞宇没有什么分别心 。这在普通人眼中难以企及的机会,只是“艺术世家”的日常。身为著名导演陈凯歌和著名演员陈红的儿子,陈飞宇和大自己4岁的哥哥陈雨昂小时候常常去爸爸妈妈的片场探班,可以说是片场上长大的孩子。而一家四口的家庭娱乐活动,就是晚饭后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抽屉里、电视机旁边摞着的都是DVD,有超过两千张吧”,陈飞宇说。

    让他印象最深的是电影《霸王别姬》,因为看的时候掐头去尾,小时候的陈飞宇并不知道是谁的作品。难得的是,陈飞宇非常喜欢。慢慢地,他才知道这部电影的导演就是自己的爸爸,那种感觉是很激动的。

    但是,对电影表露出更多兴趣的其实是哥哥。无论在片场还是“家庭影院”,哥哥都是那个对演员表演、故事情节乃至导演拍摄手法发表更多看法的人,陈飞宇则一定要等哥哥说完才选择性发言,“我怕我自己说错”。不过,最终哥哥却选择了读商科,反倒是陈飞宇,9岁就在《赵氏孤儿》中客串少年“王”而“进入演艺圈”。

    陈飞宇:大导演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陈飞宇9岁那年在《赵氏孤儿》中的客串

    事实上,陈凯歌并没有要培养儿子进入演艺圈的计划。或许这只是大人的一份好奇:测试一下儿子有没有继承自己和妻子的天分?9岁那次客串,更多是父母送给儿子的生日礼物,权当片场是游乐园,让儿子玩一天了。

    “我父母对我和哥哥的未来没规划,我俩对什么感兴趣,就培养一下,其他的都不会过多插手,也不觉得一定要子承父业。”陈飞宇说。他对自己第一次演戏的经历已经没什么印象了,还是后来父亲说的:拍完一看,唉,这孩子好像没有什么演戏的兴趣和天赋啊。

    但没有希望,也就谈不上失望,这个小插曲就这么平平淡淡过去了,甚至都很少有人知道《赵氏孤儿》中的小“王”就是陈凯歌的儿子。到了2016年夏天《妖猫传》开拍,恰逢陈飞宇放暑假回国,陈凯歌还是让他来片场看看玩玩,也做做“导演助理”的工作。只是,陈飞宇一提“导演助理”就自嘲,实际的任务是照顾那只猫,“算哪门子’助理’?”

    陈飞宇:大导演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撸猫少年,吸引了《秘果》的导演

    导演和演员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没想到,恰巧是一张片场逗猫的照片,让《秘果》原著作者饶雪漫一眼看中这个面容清秀的少年。

    演,还是不演?泰伯学院是美国著名的中学,进了泰伯,就相当于一只脚迈进了常春藤联盟大学,陈飞宇大可像哥哥一样,按部就班地毕业、读名校、找一份体面的工作,而迈进演艺圈?那将是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但是他并没有纠结太久,对于未来的路,他有自己的看法:“不要着急给自己限制。不去尝试,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兴趣是什么,自己的潜能在哪儿?”

    只是剧本接到手上的时候,陈飞宇会觉得,这次“寒假社会实践”可能有点不一样。这么多年,父母并没有教过他要怎么演戏,也不是说导演和演员的儿子就一定天生会演戏。

    陈飞宇很坦白,他在拍摄《秘果》时,还不太会走位,也不知道怎么面对镜头,还是“老戏骨”欧阳娜娜处处“提点”他。

    陈飞宇:大导演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秘果》中的陈飞宇感受了一把17岁的爱情

    好在父母给儿子树立的标杆是:“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责任,不管是对家庭,还是对事业和学习。演戏也不例外。”如果接了剧本,“就要有对戏的责任,对人物的责任,对整个摄制组付出的辛勤劳动的责任。”

    “所以演这部电影并不是一个体验,而是一个决定,等于我迈出这一步之后就迈不回去了。”陈飞宇说。

    之后,全家都把这件事当做“家庭的责任”来看。爸爸陪他一起看剧本,分析段柏文的个性和每一个场景下的状态,“如何进入角色,如何讲台词,甚至细致到如何跟剧组的工作人员相处。”哥哥从大洋彼岸赶回来探过班。妈妈则几乎全程陪同在片场,有一场继母要把房子卖掉的戏,段柏文冷冷地对前来看房的买主说:“这房子死过人,我妈就死在里面,你们还敢住吗?”就句台词就是母亲陈红替他想出来的

    演员为角色牺牲,是最基本的事情

    为了进入段柏文那种“封闭”的状态,陈飞宇努力让自己“收起来”。进剧组前几天,他就开始“闭关”,逼自己不许说话不许笑。第一次见欧阳娜娜,对方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在美国习惯了西方礼仪的他,却吓一跳。拍戏间隙,欧阳娜娜和邹元清两个小女生在旁边叽叽喳喳,拍搞笑小视频,陈飞宇就一个人躲在空荡荡的教室里,让自己“放空”。

    从小,家里人来人往,都是银幕上的大腕。他听过爸爸妈妈跟叔叔阿姨们开会研究剧本和角色,也见过“外表光鲜亮丽”的他们是如何为表演艺术而牺牲:有漂亮的阿姨为了角色需要,把满头长发剃掉;有人为了一场情感崩溃的戏而强迫自己彻夜不眠,甚至连饭都不吃。所以,“我从没有幻想过演员是一个非常容易的职业。一个演员为角色牺牲,我觉得是最基本的事情。”

    陈飞宇:大导演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那时候的陈飞宇还是有些婴儿肥

    “闭关”“放空”当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牺牲,但却是他对这份职业交上的初心。

    站在镜头前,小时候的观影记忆全部激活。聊起自己最喜欢的演员罗伯特·德尼罗,陈飞宇的眼神亮了:“他演什么像什么,不会说演《午夜狂奔》《出租车司机》是一个样子。他会给每个角色设计不同的小细节,其中穿插着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经验,比如一个特工该怎么样走路、怎么样与人说话。”

    当然,理论是理论。一个17岁的男孩,即使是演一个17岁的同龄人,也没有足够的生活经验可以去“共情”。

    怎么去表达喜欢和暗恋,而且暗恋对象是一个大自己10岁的漂亮女老师?这对于他来说太难。陈飞宇连恋爱经验还没有,唯一一次喜欢女生,还因为自己当时太胖被拒了——后来一气之下从210斤减到了140斤,才走上了现在的颜值巅峰。

    片中的哭戏对他仿佛要容易一点,因为“有很多感动的事”。“比如?”“就好像同学分离,自己去了新的学校这样的。”

    能体会段柏文的痛苦吗?“我没有经历过,但是我会努力想象,比如他最痛心的地方是看到他最爱的人、最最亲密的家人沦落到那种地步,我会去想象(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怎样),然后,我真情表达。”

    非典型“星二代”,17岁成了“老干部”

    相比身为演员的母亲更注重角色的情感表达,身为导演的父亲更有“全局观”。他给陈飞宇讲戏:每一个角色都是他/她的生活环境塑造的,你不要集中在这个角色身上,要去挖掘他/她背后的生活环境,去想象在这个环境下他/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是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

    陈飞宇用这个理论去理解段柏文:“他可能从小生活在这种心事很多、忧郁的状态下,所有事情都要靠他自己,是一个被孤立的人……他跟我的生活环境、家庭背景完全不一样。”

    我们能很容易从陈飞宇身上看到只有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才能生长出来的教养:他会认真听每一个人说话,回答问题时看着你的眼睛,思路清晰、语气诚恳,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微笑,既不为自己拥有的东西沾沾自喜,也不因做不到的事情而妄自菲薄。

    这些天,他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对自己“星二代”的身份怎么看?陈飞宇的回答是:“我们摆脱不了人生,也没有必要去摆脱自己的人生。我很幸运出生在这个艺术世家,家庭气氛非常和睦,尤其是我现在做演员,他们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可以帮助到我,这不是一件坏事。但后面还是要靠自己努力。”

    陈飞宇:大导演的儿子也不是天生会演戏

    和妈妈很亲密哦

    怎么样?如此端正的人生观三段论,是不是听出了“老干部”的既视感?

    事实上,这些天的密集采访中,陈飞宇还给我们贡献了很多“老干部”金句,比如——

    “最重要的是对自己负责:要做就一定要做到自己没有遗憾。”

    “我妈妈是为家庭放弃了自己的事业,但怎么说呢,可能她找到了对的人吧,就是我爸(笑)。”

    “我觉得男孩子或者男人必须有的气质,一个是表达能力,一个就是冷静分析问题的能力。所以平时上网看评论,不管是好评,还是差评,甚至被诋毁,我都不会情绪化,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话语权嘛。”

    当然所有这些关于人生的理论,都有待日后去体验和检验。他的人生道路仍然是开放的: “并没有规划将来要演什么样的角色,都想尝试一下。”“也许不会把最喜欢的东西作为职业。”

    “假设一下,如果没有拍《秘果》,你现在在干嘛呢?做普通高中生在做的事吗?”我们问。

    “拍了《秘果》,我也还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啊。”陈飞宇笑了,仿佛完全没有感受到人生的重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utianlu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