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悟空传》制片人专访:泄露的片源,我们只能不停删

《悟空传》制片人专访:泄露的片源,我们只能不停删

《悟空传》上映四天后,仍然占据票房榜榜首

腾讯娱乐专稿(文/李小麦)

上映第四天,《悟空传》仍然牢牢占据票房榜榜首。“总票房3.5亿了吧?”记者问。刘闻洋不假思索地纠正:“没到,我刚才看了,才3.48亿。”他又补充道:“周四(上映首日)票房稍微高一些,单日过亿了,加上前面的预售有1.15亿。每天大概是1个亿的增长量。”

当一部电影遭遇了上映前一周片源泄露的事件,你便很能理解为什么制片人会对票房长势关注得如此细致。

电影上映后网络上流出枪版资源,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但上映前就泄露,而且是117分钟的长片,刘闻洋自己都哭笑不得:“这很少发生,太少发生了。”

《悟空传》制片人专访:泄露的片源,我们只能不停删

《悟空传》上映前一周,网上出现了片源泄露

反应显然不止他现在云淡风轻的一句“懵了”——片方第一时间报了警,警方已经立案调查,是内部操作失误还是有人故意泄露,“只能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但这十多天来,面对“故意泄露炒作”、“上传网盘未加密”等传闻,片方硬是沉住气,一个字都没回应,“不想再扩大影响”。刘闻洋说,团队没有去统计泄露事件对票房有多大影响,“也没法统计,”他谨慎地选择措辞,“只能说对我们是造成了伤害的。”

伤害还在继续,泄露的资源仍然在网上流传,怎么办?只能打游击战,“他们不断地发,我们不断地删。”

还有“二次伤害”:一些关于泄露版的负面评价也开始在网上传播,影响了正片的口碑。刘闻洋不得不在采访中向观众喊话:泄露版没做特效、没调色、没配音,剪辑也跟正片有出入,还是去电影院看吧,真的非常非常不一样!

但困扰他的并不仅仅是泄漏事件。在上映首日创造了“170多天以来第一次国产片单日过亿”的纪录后,这部备受期待的大IP电影遭遇了口碑的滑铁卢:不仅原著粉对电影的改编极为不满,不少普通观众也纷纷吐槽电影情节幼稚、逻辑欠奉、只有特效没有故事。

对于这些批评,刘闻洋全盘接受,“观众的任何批评我们觉得都是合理的”。他直言,《悟空传》并没有超越《大话西游》的野心,改编“不一定非常成功,但至少我们尝试了”。至于观众作何评价,只能套用原著作者今何在的话:“1000个人看《悟空传》,1000个孙悟空在里面。”

泄露事件已报警,电影院版本非常不一样

腾讯娱乐:对于目前的票房你满意吗?

刘闻洋:上映第一天,我们是170多天以来第一次国产片单日过亿,我当然是很满意的。

腾讯娱乐:泄露事件之后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很难得吧?

刘闻洋:对。说实话,我们的管理是很严格的,每一次怎么交片、怎么取片都有清晰的登记,在上映前一周突然大规模泄露出来,我们也很懵的。当时还有人说是不是你们炒作,怎么可能呢?我们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四年,来做这个事情,(不可能用这种方式炒作)。

腾讯娱乐:所以是因为操作不当泄漏的?有传闻说是上传网盘的时候没有加密,被人下载了。

刘闻洋:太多传闻了。出现盗版已经是很大的困扰,因盗版而起的不实传闻,我希望大家都不要相信。我们在事情发生后就报警了,警方也立案了,现在还在调查过程中,只能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

腾讯娱乐:能通过法律手段把泄漏的资源都删除吗?

刘闻洋:很难完全堵掉。我们能做的只能是他们不断地发,我们不断地删。

腾讯娱乐:统计过泄漏事件给票房造成了多大影响吗?

刘闻洋:目前没有做统计,也没法做这个统计,我只能说对我们是造成了伤害的。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能做的只有保证电影平稳放映,然后希望真正想看《悟空传》的观众,包括之前看过盗版的观众,还是可以去电影院看一下。

泄露出来的这个版本,第一它是无特效的,第二它没有调色。第三,虽然说这个版本有117分钟,但跟最终剪辑还是有不少出入。第四,没有配音,没有做混音,用的只是同期声。一些观众看了盗版之后有一些(不好的)评价和判断,我觉得是有问题的,你不能拿一个半成品去给成品下定论,还是应该去电影院看一下,真的非常非常不一样。

《悟空传》制片人专访:泄露的片源,我们只能不停删

泄露的片源只是半成品,与电影院版本相差很大

1000个人看《悟空传》,1000个孙悟空在里面

腾讯娱乐:郭子健的孙悟空和今何在的孙悟空是一样的孙悟空吗?

刘闻洋:我相信他(今何在)是认可的。我们整个拍戏过程,包括前面的创作,今何在是从头到尾看在眼里的,也参与在里面,我们的问题对他来说也是同样的问题:怎么把小说文字式的表达转换成电影的表达。不一定非常成功,但至少我们尝试了。

《悟空传》制片人专访:泄露的片源,我们只能不停删

郭子健对《悟空传》有自己的理解

腾讯娱乐:很多原著粉不太认同现在的这种改编。

刘闻洋:对,我知道很多人觉得电影和小说的差别很大,这是为什么我们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做剧本。像今老师讲的,小说本身是偏艺术类的,不可能直接把内容拿过来(放在大银幕上),所以我们选择了《悟空传》里有特点的东西,让孙悟空变成了一个反叛的、有劲的、很“燃”的人物,像我们少年时代的一个普通人,希望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大家也看到,在影片的最后,他只是打败了一个天尊,背后还有太多太多掌控你命运的、你看都看不到的人,依然是一种无奈感。

腾讯娱乐:“燃”也是现在口碑分化的一个焦点,一部分人觉得特别燃,一部分人觉得特别中二特别幼稚,你觉得呢?

刘闻洋:我觉得任何电影都不可能让所有观众都喜欢,比如有人特别喜欢王家卫的电影,有人就觉得他是在装腔作势。

就算原著粉看小说的时候,理解的也不完全是一样的东西。今何在老师说,1000个人看《悟空传》,1000个孙悟空在里面。有人看到的是反抗、狂妄不羁,有人看到的是很悲哀、很悲情、很无奈,你很难把这两个大相径庭的东西融合起来,但还是那句话,至少我们尝试了。

特效没花很多钱,花的是功夫

腾讯娱乐:剧本做了两年半,拍摄和后期呢?

刘闻洋:2016年春节完成了拍摄,大概三个月,后期制作到2017年5月底。

腾讯娱乐:后期做了一年半?所有才有80%都是特效这个数据?

刘闻洋:对。但实际上,跟其他同类片子甚至两年前的好莱坞大片比起来,我们整个特效的花费是少之又少,占比只有其他片子的三分之一。

腾讯娱乐:那为什么能做成一部特效大片?

刘闻洋:大家觉得视效好,是因为我们在细节上、创意上花了功夫,那不是光靠钱可以做到的。比如金箍棒,我们做了三次处理,它的每一次变化是随着孙悟空性格变化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故事是故事,特效是特效,特效还是为了故事服务,我们没有为了特效而增添很多看起来很宏伟的场面。

腾讯娱乐:但还是有一些观众觉得特效喧宾夺主了,反而故事主线不够清晰、人物行为缺乏逻辑。

刘闻洋:我刚才说的是一个思路的问题,不是现场特效怎么牛怎么做,但是不代表说我们就不要管特效了,我们对特效的要求依然是非常非常高的。所以如果大家对特效的视觉满意,我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可以说我们真的算是做到了用有限的资金把最有创意的想法都实现了。

《大话西游》无法逾越,观众的批评都是合理的

腾讯娱乐:这个项目是什么时候开始筹划的?

刘闻洋:2013年3月份,当时《西游降魔》才上映,我们也想做一个跟西游相关的片子。因为西游做过的题材太多了,我们肯定想做一些突破的、不一样的,当时就说到了《悟空传》,回来之后就把《悟空传》的版权拿下了。

郭子健本身就是这本小说的头号粉丝,他看了可能有20多遍,又是《西游降魔》的执行导演,他,我,今何在,我们2013年夏天开始一起工作,光聊剧本就大概两年半的时间,改了了十五六遍,2015年11月才开机。

《悟空传》制片人专访:泄露的片源,我们只能不停删

《大话西游》是很多人心中不可逾越的经典

腾讯娱乐:能够看20多遍,肯定有一个核心的东西打动你,是什么呢?

刘闻洋:《悟空传》第一次把孙悟空写成了一个普通人,他有爱、有恨、有战无不胜的法力,同时他又很无奈,面对很多人生的问题、爱情的问题,面对命运、面对上天,就像是从少年时期走过的每一个人,像今何在自己,像导演自己,也像我们自己。我们觉得这是最核心的东西。

腾讯娱乐:有一种说法,《大话西游》也是用爱情来包装,展现这个人和命运的对抗,《悟空传》也是这样,但《悟空传》里的感情线太复杂了,甚至有点狗血,你怎么看?

刘闻洋:我觉得大家不要拿《悟空传》跟《大话西游》做直接的对比。《大话西游》是一个经典,是我们无法逾越的东西。起码我作为制片人,没有说在做之前看了《大话西游》,看了各种西游的题材,哪些东西好我们拿过来,哪些东西可能观众不会喜欢就放在那儿。

一个东西如果能打动人,必须由心出发,起码得做自己吧。所以说孙悟空有属于六小龄童的孙悟空,有属于今何在的孙悟空,有属于周星弛的孙悟空。这部电影的导演是郭子健,他就是属于郭子健的孙悟空。我们很真诚地把我们看到的、感受到的东西拿出来,但是一旦交出来在市场上,它就属于观众了,观众的任何批评我们觉得都是合理的。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ashuai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