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导演公园|路阳:为了《绣春刀2》,我给出了我的全部

[摘要]路阳评价杨幂:“她停了《三生三世》剧组,到这边来拍《绣春刀》,这一点让我非常佩服。她真的是一个宏观上具有判断力的一个女演员。”

导演公园|路阳:为了《绣春刀2》,我给出了我的全部

腾讯娱乐专稿(文/ 耿飏 图/隋希)

《绣春刀:修罗战场》正在热映中,上映首日,影片就以3500万的票房成绩从《悟空传》手中抢过了单日票房冠军的位置,在豆瓣上评分也达到7.7分。3年前《绣春刀》上映后受制于古装武侠的类型,虽然口碑不错,可是票房最终定格9340万。

不过,这已经足以让影片导演路阳成为新一名冉冉升起的青年导演,媒体们也发现了这部国产电影中的良心作品,“绣春刀”三个字从无人知晓化为了一个新的“IP”。

有这样的前提,在火热的中国电影市场中,拍摄“绣春刀2”算得上是件板上钉钉的事情。确实如此,《绣春刀》2014年8月上映,10月路阳就开始进入了续作的剧本创作阶段。影片的投资规模,往亿元级别靠拢。

对比路阳在筹拍《绣春刀》时候,两三千万的成本规模,找了两年半找不到任何投资方,直到最后中影投资,整个项目才避免“胎死腹中”。

今非昔比。《绣春刀:修罗战场》有宁浩担任监制,拉投资不再是难题。但是在创作上,路阳则几乎把自己逼到了绝境。算起来,从2014年10月开始写剧本,2016年7月杀青,2017年6月后期制作结束,到如今上映,经过了近三年时间。

“有一段时间,宁浩不断地推翻我们想出来的故事。脑子里已经掏空了,就是干巴巴的什么都挤不出来了,非常崩溃。”路阳坦率地说,“对于《修罗战场》,我给出了我的全部。”

导演公园|路阳:为了《绣春刀2》,我给出了我的全部

一个“天真”的新导演

在2014年的《绣春刀》之前,导演路阳执导过两部影片。尽管有一个在中戏当老师的父亲,但是路阳在大学时学的是工科,毕业后工作了一年,心中喜爱电影的小男孩始终在呼唤他,于是,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拿到通知书,辞职,跟剧组,当场记……

他的电影之路这才算开始。‍

研究生毕业之后,留校坐办公室的日子让他感到苦恼和煎熬。这不是他要的生活。他犹豫是否要辞职彻底投身创作的时候,他去请教在北影任教的著名导演田壮壮。后者一席话,让他备受鼓舞,做出了决定。

2010年的春天,他的一个编剧朋友写了《盲人电影院》的故事给了他。这是一个有着真实来源的故事,通过一个青年人的视角,走进一个给盲人放映电影的“电影院”,与电影院的创办者老高结下不解之缘。

通过父辈介绍,剧本送到了西安电影制片厂。从考虑投资到最后确定投资,经过了四个多月的时间。预算也从350万减到了170万元,最后的拍摄时间只能有21天,剧组中的演员几乎没有拿片酬。

这部影片邀请到了台湾著名的演员金世杰出演。当时名不见经传的路阳给他发了邮件毛遂自荐,又特地飞去台北面谈了一次。最后金世杰愿意出演,原因也很简单:喜欢剧本,也看中路阳的诚意。

拍摄时候自然十分艰辛,甚至因为投资方打款不及时的原因,一度要停机。最后拍摄结束,虽然避免不了留下了许多遗憾,但是纯粹的创作状态,让路阳一直记在心中。这次经历,算是他对于拍电影的“初心”。

《盲人电影院》参加了釜山电影节,还拿到了一个“最受观众欢迎奖”。路阳心想自己拍了一部电影,似乎也得到些认可,可能再找投资会容易一些。给《绣春刀》找投资的遭遇让他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起初,没人愿意投资一部古装动作片。这年头,观众口味早就变了。路阳想邀请张震出演,和之前邀请金世杰的过程一样,他又一次毛遂自荐,又飞去了台湾。不过也是因为《盲人电影院》,张震对于路阳多了一份信任。两个人对于漫画的的共同爱好,让张震决定可以试试沈炼这个角色。

尽管有张震加盟,但是找投资的两年半里路阳还是几经碰壁,《绣春刀》最后的投资规模在3000万级别,拍摄时间原定90天,最后压缩到67天。为了能去内蒙古拍一场戏,还压缩了10天的拍摄周期。拍摄时强度最高的时候,一个小时要拍4、5个镜头。路阳说,他感觉张震当时都有点焦虑了。

导演公园|路阳:为了《绣春刀2》,我给出了我的全部

若要接着拍,就要“不破不立”

《绣春刀》在2014年暑期档上映后,成为了当年口碑最佳的国产电影之一,路阳一鸣惊人,投资人也都看到了这个新导演和这个可能的新IP。

在筹划续集的拍摄时,路阳和他的制片人张宁想到找宁浩来担任监制。一方面是由于宁浩对于电影故事的眼界和要求,另一方面宁浩也有计划扶持年轻电影人,于是路阳成为宁浩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中的一员。

宁浩给路阳提出了一个“不破不立”的思路,他希望路阳在创作的时候不要受到《绣春刀》太多的束缚和牵扯。因此,路阳给这一次的故事选择了全新的舞台,一个新的历史节点。

确定做前传,并不是因为考虑《绣春刀》中三兄弟人物的命运,而是预先就选择了现在电影中的时间节点作为故事发生的舞台。

《绣春刀1》以魏忠贤的死亡为节点,三兄弟也是因此才卷入了命运的漩涡。从历史上来看,《修罗战场》的历史背景是明熹宗时期恭王府案与明熹宗落水事件,这个时间点比《绣春刀1》的时间要早,所以就成了一部前传。

在《绣春刀》中,一个属于锦衣卫的世界已经建立起来了。因此,这回路阳所要做的,则是让沈炼所处的环境更加险恶,更加诡计丛生。比如电影中出现的“无常薄”就是这样一种设计。锦衣卫在无常薄上记录周围人的一言一行,像是苏联的秘密警察和纳粹的盖世太保一样。

“锦衣卫让别人觉得害怕,他们让别人觉得恐惧。这次想让观众看到的锦衣卫自己也是不安全的。你犯了一个错误,可能就会有大麻烦。这样一个符号化的道具是能够帮助我们去理解锦衣卫的世界是如何的。观众能够迅速地明白,有这样的东西,它可以致人于死地。”路阳解释说。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以沈炼、陆文昭、裴纶为代表的几个角色,作为大时代中的个体,各自的生存手段和抗争的手段就得以拥有了展现的空间,以及各自不同的特性。

相比《绣春刀》的3000万成本,第二部的预算近8000万。路阳也得到了更大的余地去加入自己想要拍摄的场景。电影中一场发生在竹林的动作戏,就是路阳的心头好。

“我希望有这样一场戏,也许潜意识里面还有一些向经典的武侠电影致敬的念头。我想看到的是一个更具有漫画感的竹林。它是写意的,又是凛冽的。竹林通常来说温柔、浪漫。那么如何变得凛冽?如何变得凶险?”路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选择拍摄夜晚的竹林,这也带了更大的拍摄难度。“竹子这个东西有一个特性,非常的浓密,要打光打透,极难。但是如何运用光影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营造气氛,营造我们需要的这部电影的气氛,是很有挑战性的。”

实际上,尽管整个拍摄周期有86天,可是对于这样一部有大量动作戏、夜戏、场景变化的电影而言,时间上还是有些紧张。

为了尽量在现场不出差错,路阳和摄影指导用了50天做出了详细的分镜头图。美术部门提前设计出场景的平面图、制景图。在还没有到现场前,怎么样的调度,什么样的结构,他们表演的细节是如何的……这些都已经考虑好了之后,才开始设置镜头,讨论镜头如何运动,如何衔接。

“在前期的时候真的是要想非常非常多的东西,才能保证在现场能够尽量快速地按照方案实施。才能再有空间让你有写临场的发挥。”对于路阳来说,拍电影并非就是创作者天马行空的舞台。

“压力越大的戏越需要我们提前做细致的准备工作。我们经常会需要说太阳还有一个小时落山,我们还有大概六、七个镜头要拍。而且大场面有很多很多的群众演员,还要配合主演的动作。那个时候就像打了一个鸡血一样,要飞快地说怎么一个顺序,怎么安排是最合理的,必须一个小时之内拍完。其实是很刺激的体验。”

导演公园|路阳:为了《绣春刀2》,我给出了我的全部

沈炼是《绣春刀》的核心 杨幂放下《三生三世》来出演

如果说第一部《绣春刀》的故事重点是小人物的命运抗争的话,那么这一次,路阳把重心放在了挖掘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抗争上。

真正的关键角色,只有一个人,沈炼。

“这次的主题是关于沈炼的个人相信或者他的信念的一个觉醒。在他所处的世界里面,人都会说,他相信的东西是错误的,有问题的。可是这个时候我们的主人公要不要怀疑自己,还是要坚持自己。这种相信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沈炼心里面有一颗种子,这个种子其实还没有发芽,但是他有了这么一颗种子,这个人物就拥有了可能性。

像是《血战钢锯岭》中拥有崇高信仰,拒绝拿起枪的大兵道斯一样,沈炼的内心有一种坚持。

“哪怕他的对面是非常强大的力量。就好像他会被那幅画吸引:一只蝈蝈在面对一只很凶悍的公鸡,虽然蝈蝈很微小,但是它那种旺盛的生命力和愿意做出反抗的姿态,是他一直在追寻的东西。”

电影开头北斋与沈炼相遇的情节,其实就是路阳构思整部影片故事的出发点。他最早想到的就是沈炼这样一个锦衣卫,他周围所有人都怕他,他看上去也很令人生畏。但是他有一个很柔软的爱好,就是他很喜好某一个特定的画家的画。他在雨后的山中碰到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到了一个锦衣卫在很小心地去不让那幅画弄湿,那幅画是她的画。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孩是谁。

沈炼穿着锦衣卫的制服,但是他的人心跟他的身份属性有巨大的反差。“两个人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相遇,我觉得这样的人物关系会非常有趣,很有可能性。”

在路阳设想里,北斋是他理想中的女性形象:“她是年轻鲜活的、果决的、生命力旺盛的,很热烈的,非常有光彩的一个女性,同时她又是细腻的。她是让沈炼的心里的种子发芽和生长的那个人。”

在这样的设计下,路阳想到的最合适人选,是杨幂。

可是杨幂当时时间并不合适,她主演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即将开拍,对她来说也非常重要。

直到开机前的一个月,她能否出演北斋还悬而未决。后来出于对于角色和剧本的青睐,杨幂决定出演,而《三生》整个剧组都暂停了拍摄。

“她停了剧组,到这边来拍《绣春刀》,这一点让我非常佩服。她真的是一个宏观上具有判断力的一个女演员。我真的很佩服她。”路阳说。

更进一步,陆文昭和裴纶这两个角色,对于沈炼的影响也是深刻的。雷佳音饰演的裴纶也是一名锦衣卫,他起初对于沈炼抱有敌意,可是在故事的最后,他和沈炼一起并肩作战。张译饰演的陆文昭和沈炼亦师亦友,但是心中却隐藏着一个阴谋。

“裴纶像猎犬一样,他非常敏锐,会紧紧地咬住沈炼不放。他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我们就希望让观众知道,这个人即将成为沈炼的一个很强大的对手。而沈炼也相信陆文昭教给他的这套规则是适合我在这个世界生存的规则,尽管他的内心对此是不太舒服的。”路阳解释说。

包括在《绣春刀》中出现的丁修(在本片彩蛋中也有出现)。这个角色的自由也是沈炼内心所向往的一种状态,也让沈炼看到自己,实际上并不能做到无所羁绊。

在沈炼的觉醒过程中,他遇到的每个人,都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可能爱情催化了这个过程。他所有的基于他对他的世界的思考,对他的觉醒都是重要的。”

导演公园|路阳:为了《绣春刀2》,我给出了我的全部

每一次创作都要把自己逼到用尽全力

也是这个故事,最终打动了监制宁浩。在这个开头的基础上,故事一点点延伸,格局慢慢变大,成为了现在电影中呈现的样子。

路阳在采访中谈到如何邀请宁浩担任监制的时候,轻描淡写:“我们找老宁,说能不能做这部电影的监制,他很痛苦地就答应了。”

其实直到路阳交了第四版剧本,宁浩才答应了担任监制的身份。之前路阳给他的剧本,宁浩不断地推翻,让路阳一度遇到了创作的瓶颈。

“当他犹豫或者不说话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定是不够好,就再重写。但是因为写了很多故事,有一段时间觉得脑子里已经掏空了。就是干巴巴的什么都挤不出来了,非常崩溃,甚至有点憋得慌。”

路阳起初也并非对于宁浩提出的要求就全盘接受。作为创作者,他对于自己的创作自然抱有坚持,也难免钻牛角尖。在他和宁浩直接起到缓冲作用的,是他的父亲。“当时我爸就说,你听宁浩的吧,他说的也有道理。”

宁浩最后用来打动路阳的,也是创作者都无法拒绝的一个理由——挑战。

“你是想拍一个重复的还是想挑战一下拍一个全新的?”宁浩问他。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漫长的重写剧本的日子,路阳言语中带着一丝宽慰:“可能总要经历一个痛苦的过程,在某一天才会突然一下柳暗花明。当时宁浩听了这个故事的开头,这两个人的相遇,他说这个好像是对的,你去写这个故事吧。最后才有了今天的《修罗战场》。”

如今,《绣春刀:修罗战场》顺利上映,路阳在自己位于北京的工作室里和腾讯娱乐谈起这一切。他的下一部作品已经有了眉目,是去年他看到的一篇中篇小说,现代戏,依然是一个很热血的故事。

“我要重新地去充电,要开始做下一个,”路阳说,“每次创作都需要蜕一层皮。《绣春刀2》,我已经给出了我的全部。”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anwuzh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